•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五十八章 朋友多了路好走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五十八章 朋友多了路好走

    作品:《官路弯弯

        稻香楼的内部装修,全部采用木质结构,古朴典雅,墙壁上挂着一串串玉米和辣椒,营造出一派丰收景象,服务员都穿着大红唐装,显得喜庆欢乐。

        熊子光看来是这里的常客,大门口的迎宾经理一见他来,就躬着腰迎上来,笑道:“熊部长,欢迎大驾光临,请问几位?”

        熊子光右手食指点了点众人:“就这些人,坐一桌吧。”

        调查小组五人,加上熊子光和詹在平,七个人。

        在这样的小县城,能有这般风格的饭庄,实属难得,李毅心想,这饭店的主人,看来蛮有经济头脑的。

        詹在平也一劲儿夸:“这地方好,看着心里高兴,你们瞧瞧,这堆大米,看着多踏实啊!”饭店的楼梯两边,各摆了一只大米桶,里面堆了尖的盛着白米。詹在平这种年纪的人,是吃过苦,挨过饿的,对大米和粮食,有着十分特殊的感情。

        饭店并不大,二楼只有三间包厢,恰好有一间是空的,一行人进去,围着桌子让座,詹在平和熊子光都推邵国平坐主位,邵国平推辞不受,说两位部长都是县委常委,该坐主位。

        跟随进来的经理笑道:“几位领导,我们这桌子是圆形的,就没必要分什么主次了吧?大家随便坐呗!”

        詹在平就笑道:“随便坐好!我就坐这里了,李科,来来来,坐到我身边来,我们聊聊天。”

        李毅只好就着他身边坐了。

        欧阳谨萱正要在李毅身边坐下,熊子光却笑着抢先占了,笑道:“我也同李科唠唠嗑。”

        一个唐装服务员拿了菜单过来,熊子光将菜单递给李毅:“李科,你点菜。”

        李毅推辞道:“还是领导点吧!”

        “你是客,当然是你点。”

        “客随主便,你是主人,又是领导,无论如何,都得你来点。”

        熊子光就道:“不行,你是省里来的钦差大臣,当然得你来点。”

        李毅笑道:“这样吧,我们七个人,每人点一个菜,如何?”

        熊子光道:“轮流点也行,每人点两个菜!”

        李毅起身,将菜单递给邵国平:“邵科长,你先点吧,这么推辞下去,太阳落山了也吃不到嘴里。”

        邵国平本来心里有些不顺气,但见李毅如此抬举他,便也笑道:“那好,我就先点吧。”看着食谱,点了两个菜,递给李毅。

        点完菜,聊了一会,菜就陆续上来。酒过三巡,熊子光笑道:“李科,刚才常委会上,听你打电话,是不是跟葛副市长很熟?”

        李毅知道正题来了,也不回避,直接道:“不算熟,接触过几次。”

        熊子光听说不熟,心里便是一沉,唉叹了一声。

        李毅问道:“熊部长,何事长叹?”

        熊子光道:“一点家事,没什么,来,我们喝上一杯。”

        李毅捂住杯子,正色道:“熊部长,你今天这话不说清楚,我这酒就没法喝了。”

        熊子光道:“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了三江市化肥厂。厂子效益还可以,就是厂里空气差,污染严重,对孩子身体发育不好。何况,在企业里头,也没什么出息!我想起这个,心里难受,所以叹气。”

        李毅这才恍然,原来,熊子光是想通过自己,去拉拉葛副市长的关系,帮儿子走走后门,换个工作岗位。一时沉吟未答,心道:“难怪熊子光在常委会忽然转性,一力支持薛县长,原来是有求于我,我倒也想个法子,满足了他的愿望,让他忠心帮着薛雪。”又自嘲地笑笑,暗道:“我怎么事事处处,为那个女县长着想呢?她是我什么人?关我什么事?”

        熊子光苦笑一声,振作精神道:“不管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与儿孙做马牛。来,我们干一杯!”

        李毅笑道:“熊部长,这样吧,贵公子不是在三江市吗?我找找三江市的朋友,看能不能介绍贵公子进三江市机关工作。”

        熊子光暗淡的眼神放出亮光来,三江市跟西州市一样,都是地级市,儿子如果能进市机关工作,那自然比来涟水县城要好得多,露出希冀的眼神,看着李毅,仿佛李毅就是那位能决定儿子前途的领导。

        李毅陡感压力剧增,连忙先打一针预防针:“熊部长,我只是尽尽心意,至于能不能成事,还真不好说。”

        熊子光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太过急切了,收敛了眼神道:“那是当然,不管成不成,我都是一样的感激李科长。”

        李毅这才摸出电话,拔出一串号码。

        他拔的是三江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王海山的电话。

        三江之行,他跟王海山接触颇多,这个人也很对李毅的脾气,两人在一起吃喝过几次,彼此谈得也挺投缘。李毅一心想在仕途发展,对官场上的人物,也就格外留心和看重。说不定今日结下的善缘,他日就能结出善果。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李毅刚喂了一声,里面就传来一声大笑:“是李科长吗?哎呀,好久不见啦!今天怎么舍得给我打电话了?”

        李毅没想到,王海山对他还挺上心,对他的声音记得很牢,便笑道:“古人云:无事不登三宝殿,我若没事,也不敢惊动王主任大驾啊!”

        “李科长说笑啦,罗市长还一直跟我念叨,说李科长来去匆匆,想请李科长好好喝一杯的机会都没有,哪天有空,我代表罗市长请你小聚一番。”

        “多承罗市长记挂,令我感动啊!王主任,我今天还真是有事求到你老兄头上了,这个忙,你无论如何都得帮我一帮。”李毅心想,自己跟罗正浩打交道并不多,他怎么会向属下提及我呢?

        “李科长客气了,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王某人就算拼破了这颗脑袋,也要帮李科长办到。”

        “嗯,是这样的。”李毅说到这里,就看了熊子光一眼,熊子光会意,抑制住满脸的兴奋,尽量平静地低声道:“我儿子叫熊侠,在三江市化肥厂氮肥生产车间工作。”

        “我有一个朋友啊,他叫熊侠。他毕业后分到了你们三江市化肥厂,生产氮肥去了,哈哈,当然,也是为人民服务的好工作,现在,我这个好朋友,愿意将这个好工作让出来,只求到你王老兄手下,当一马前卒子,任王老兄驱策啊!”

        一桌人都放下了筷子,静静的看着李毅,都想听听,李毅真能解决一个市级机关的编制?

        王海山咂咂嘴道:“李科长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怎么能让他当我属下使呢?再说了,你那么大的能耐,还怕找不到事情给朋友做?”

        真是老狐狸!李毅一个太极推过去,被他轻轻一转,又给推了回来,李毅故做生气道:“王主任若是为难,那就算了,我直接跟罗市长说去吧。”说着就要挂电话。

        王海山一惊,连忙笑道:“李科长,你不是说笑的?不是拿我王某人开涮玩?”

        李毅道:“你以为成天没事做,到处找人玩儿呢?能不能办,给个痛快话吧!”

        王海山道:“李科长,咱们的关系,谁跟谁啊!这样吧,我尽量想想办法。”

        李毅等的就是他这句话,不容他反悔,说道:“凭你王主任的威风,安排个把人,那还不是小菜一碟?那就拜托给王兄啦,下次我一定请王主任好好喝个痛快。王主任,你可别弄错了,我那个朋友,名字叫熊侠!”

        李毅挂了电话,对一脸焦急等待着的熊子光笑道:“OK了,王主任答应帮忙了。凭他的地位和名望,安排个把人进市政府机关,应该不成问题的。”

        熊子光激动的站起身,端起酒杯道:“李科,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我连干三杯,以示敬意!”说着,连喝了三杯。

        李毅笑道:“要谢,等事情成了,你再好好去谢人家王主任吧!我能有什么功劳?不就打个电话的事吗?今天的常委会上,还要多谢熊部长仗义执言,坚持真理呢!”

        邵国平看着李毅如鱼得水,心里有如打翻了五味瓶,说不清是啥滋味。但人家就是有本事,这一点,他不得不佩服!这么一想,他也就心下一宽,不再针针计较,对李毅,更加高看了一眼。

        欧阳谨萱却是转动着大眼珠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詹在平拉着李毅道:“李科长,你尽顾着跟老熊喝酒了,来,我们走一个!”

        李毅先给自己满上,端起杯子,向詹在平道:“我敬詹部长!多谢詹部长在常委会上的支持!”

        詹在平摆摆手,不经意的提了一嘴:“我跟老丁,那是多年的战友,那种战友情,可不是别的感情可以代替的!他信任的人,我当然无条件相信!”

        李毅一阵感动,同时也为自己的借势有些惭愧,虽然是一种阳谋手段,但多少还是利用了詹在平的感情,于是笑道:“詹部长,什么都不说了,今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只管开口,只要我能做到的事,就绝不说半个不字!”

        酒桌上气氛融洽,笑语浓浓,杯来盏往,几个人以李毅为中心,展开了一轮又一轮的敬酒,李毅喝了个酩酊大醉。

        回到招待所,李毅觉得身子发软,头痛欲裂,酒的后劲上来了!

        刚躺到沙发上,就听见敲门声,硬撑着起身,支着有些昏沉的脑袋,拉开门一看,俏立在外面的,居然是薛雪,她换了一条连衣长裙,更显得妩媚多姿。

        【喜欢本书的书友,请收藏,请投推荐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