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二十七章 四个轱辘的幸福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二十七章 四个轱辘的幸福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悄声问妈妈:“到底怎么回事?”

        方芳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忧虑地道:“红军那孩子,太可怜了!”

        李毅看着牛百花伤心欲绝的样子,再看看方振唉声叹声的模样,心里生出一丝不忍,站起来道:“大舅,在家哭坏眼睛也不管用,干脆,我上市里一趟,看看情况。”

        方振道:“小毅,我知道你在省城上大学,学了不少知识,可是,这官司打得赢吗?”

        李毅不敢打包票,只道:“我先去找到红军哥,听听他的说辞,了解事情的真相。你们放心,一个公安局的领导,遮不了天!”

        方振升起几分希望,热切的握住李毅的手:“真能救出红军,舅舅一定好好感谢你。”

        牛百花马上热情的拉住李毅道:“小毅,也不急这一会儿,你刚来,还没吃中饭吧?先吃饭,完了叫舅舅陪你去。”

        一家子有十几个小孩,这会儿,全围着李毅,个个都很好奇地看着这个大哥哥。

        大舅赶走一群孩子,吸着自制的卷烟,坐到李毅身边,问道:“李毅,你说我们去市里,找谁呢?”

        李毅笑道:“不用着急,我们先去公安局看看,如果他们不讲理,一味包庇,我们就去法院起诉,再不行,我们就去信访办,你放心,总有人能治住他。”

        听李毅这么一说,大舅挺了挺腰杆:“对头!这是党的天下,我就不信,没个地方讲理去!”

        吃过饭,大舅道:“去市里只有镇里有车坐,要不到老牛家叫辆三轮车来送我们到镇上?”

        李毅笑道:“舅,我有车,这里面进不来,停在外面呢!”

        三个舅舅就吃惊了,二舅道:“你买了三轮车?那玩意可老贵了,又是个油耗子,你从省城开回来,油费可不少呢!”

        李毅笑道:“不是三轮车,是四个轮子的。”

        大舅一时没转过弯来,打死他也想不到,李毅会有钱买四个轱辘的奥迪。

        沿着出门的小路,没走多远,就看到了李毅那辆小车,几十个小孩子,正围着看。李毅暗暗叫苦,这可是新车,还不被这帮小子刮成大花脸?

        走近了,才看到方倩也在呢,正在赶着那帮小子:“喂,狗蛋、阿三,你们别爬,弄坏了,把你们卖了都赔不起!”

        李毅笑道:“方倩!多谢你啊!”

        方倩见到李毅,脸色慌慌的:“我怕他们搞坏了,就过来看着。”

        李毅笑着拍拍她的肩膀,随口问道:“我现在去市里面,你有什么需要我带的吗?”

        “真的吗?你去市里?那能不能带我去?”方倩的眼里放出光芒来,带着强烈的愿望,眼巴巴的看着李毅,双手绞着衣襟,一副既热切又害羞的模样。

        李毅没想到她会提出这个要求,一时沉吟未决。

        方振挥手道:“我们去办正经事呢!你一个小孩子去凑什么热闹?”

        方倩道:“我不是去玩。我们班的周老师病了,在西州住院呢,我想去看看他。”

        李毅一听是这个事,一口应道:“尊重老师是好事,我答应你。但是,你一定要听话!”

        方倩猛的点头。

        李毅道:“你要不要回去跟家里人说一声?”

        方倩笑道:“不用回去。狗蛋!过来,我跟你说,我要去市里看望周老师,你跟我爸爸妈妈说一声。别忘了告诉他们,我是跟方振叔他们一起去的。”

        狗蛋是个**岁的小男孩,看来很听方倩的话,一直点着头。

        李毅笑了笑,请三位舅舅上车。方倩人机灵,生怕李毅反悔,哧溜一下就跑到副驾驶室,拉开门钻了进去。

        李毅看透了她的小心思,只是笑了笑:“三位舅舅坐后面吧,空间大,不会挤的。”

        三个舅舅嗯嗯应着,坐了进去,都好奇的看着车内。

        方振不可置信的问:“李毅,这小汽车,是你买的?”

        李毅笑道:“是啊!”

        方兴也纳闷地问:“你不是学生吗?怎么有钱买车呢?这车可老贵了吧?比老牛家那三轮,那贵多了吧?”

        李毅虽然不知道三轮车的价格,但跟奥迪相比,不是以道里计的,便笑道:“也不太贵,几十万吧,还没我那辆宝马贵呢,那辆车,花了我百来万呢!那是跑车,只能坐两个人,就没开下来。”

        “你还有辆车?啥子车,宝马?”

        “百来万?”

        若不是坐在这车子上,光是听李毅说,只怕要笑他发癫,吹牛皮也不怕把牛皮吹破了!

        可是,现在这车子可是真的!李毅还真的把它起发动起来,开到路上去了!

        三个舅舅震惊之余,暗暗侥幸,幸亏老爷子英明,认下了这个外孙,不然,猴年马月能坐上这小汽车啊?

        “这么说,你赚大钱了?”方兴试着问,因为他怎么想也不明白,一个学生怎么去赚钱呢?学生不都是花钱的大王吗?

        “也不是,卖了一点技术,赚了一点钱用用。”李毅看到三人的表情,那个八千万就没敢说出口,生怕吓着他们。

        方振和方华坐在两边,不时冲着外面走路的熟人大喊大叫,引得一众乡亲们先是一惊,以为哪个大人物在喊自个呢,仔细一看,原来是方家的大崽和小崽子!哟,都坐上小汽车了,于是都大声笑着回答:“哟!这是上哪呢?谁的车啊?这玩意!真俊啊!”

        方振和方兴就大声喊:“我外甥的车!”那声音大得,生怕十里之外的人听不见似的。

        二舅方兴就有些郁闷,为什么坐中间啊?回头一定要坐边上,不然,乡亲们还以为,只有大哥和小第坐了回小汽车,我老五就没坐过呢!没得叫他们看小了。

        “舅,你们在家,都忙什么?”李毅随口问道。

        大舅笑道:“能忙什么呢,还不就是种地割禾。这两年村里修水库,我们几个就在那里做做散工,赚几个钱花花。”

        二舅就叹道:“可惜我家没有田地在水库那边,不然,也能分上几千块钱呢!”

        聊着聊着,就聊到农活和村里的新闻上去了。

        李毅对这些完全没兴趣,只是专心开车。

        乡村的泥巴路,颠得三个舅舅一摇一晃的,但个个脸上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容,若不是方红军还在局子里,他们能吼出歌来!

        这条走了几十年的泥巴路,第一次觉得那么短,几乎是眨眼间,车子就转入了城镇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