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二十一章 衙内聚会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二十一章 衙内聚会

    作品:《官路弯弯

        走进香江实业,里面的布局,跟正规公司一模一样,进门是前台接待。接待小姐十分养眼,一看到汪洋,老远就躹躬微笑:“欢迎光临!”

        汪洋上前摸了她的脸一下,调戏道:“哟,今天香香的嘛,亲一个。”

        接待小姐娇笑着,伸手纤白的手,轻轻打了汪洋一下,害羞的说了一句“讨厌”,然后张开红红的双唇,狠狠地印上汪洋的脸,在汪洋脸上留下老大一个唇印。

        汪洋嘻嘻笑道:“改天找你!”就往里面走去。

        里面是一溜排办公室,门头都挂着白底蓝字的职务牌子。

        汪洋穿过走廊,上楼梯,来到三楼。

        三楼别有洞天,迎面是一尊巨大的美女雕塑,全裸的,雕刻得细致入微,栩栩如生。看得郭小玲一阵耳热心跳。

        汪洋似有所觉,嬉笑道:“这是西方艺术!你不懂!哈哈,我也不懂,不过我喜欢!”

        大厅正中,是一座假山和鱼池,池里还养着几条名贵鱼种,印尼龙鱼,中华鲟等。

        几个接待小姐站在大厅里,正在聊天,见到汪洋过来,就分开了,站成两排,作欢迎状。

        通过一扇古色古香的铁艺门,进入一个宽阔的大堂。想来三楼就被隔成了外面的大厅和这个大堂。

        说是大堂,倒像西方的聚会厅,摆着餐桌,放着餐点和红酒,空气中回旋着动听的舞曲,几十个男男女女,都在里面谈笑风生。

        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穿着很考究,长得很像妇女杀手,端着酒杯,走了过来:“汪少!你可来迟了!”

        汪洋并不以为意,指了指李毅:“李毅。”又指了指那个男子:“吴知秋,这里的老板。”

        吴知秋向李毅伸出手来:“你好!久仰大名,今日幸会!请!”

        李毅微微笑道:“吴老板,幸会。”

        一个打扮妖娆的风情女人,扭着腰,迈着莲步,走了过来,同汪洋握手。

        汪洋笑着介绍:“这位美女就是满园的经理,秦思媚。秦总,这是我兄弟,李毅。”

        秦思媚伸出手,同李毅握了握,手指不老实地挠了挠李毅的手掌心,轻轻娇笑道:“李先生,我们见过面。”

        “见过吗?”李毅并不受其引诱,抽出手,诧异地问。

        “李先生可能不记得我了,但一定会记得那双美丽迷人的燕子吧?”秦思媚眨了眨眼,点漆的眸子里,似乎能放出电火花。

        李毅浑身一震!

        那天晚上的香艳情景,一幕幕浮上脑海,一时间有些心跳加速。但他毕竟是过来人,淡淡一笑,镇定如常,并不接口。

        郭小玲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满怀戒心地看着秦思媚。

        秦思媚挽着吴知秋的手,撒娇道:“老公,陪我去跳舞嘛!”

        郭小玲见她老公在侧,这才放下心来。

        秦思媚瞥了郭小玲一眼,眼角流露出一丝得色:“小样,跟我玩心眼,你还嫩着呢!”

        吴知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几位,请,随便玩,玩尽兴!有什么需要,都可以跟我们提。”

        郭小玲有样学样,也挽紧了李毅的手臂。李毅偏头,哈哈一笑。

        郭小玲轻轻拧了他一下:“有什么好笑的。”

        李毅轻轻地道:“我喜欢这种感觉。”

        郭小玲嗯了一声:“等毕业了,我们就能天天这样了。”

        李毅点点头:“对了,就快到中秋了,你要回家吧?有什么要买的吗?”

        郭小玲摇摇头:“李毅,我说过,不会花你的钱。”

        李毅很有些郁闷,一个女人如果不愿意花你钱,那就表明,她心里并没有把你当成最亲密的爱人。

        不过,这种事情,必须水到自然成,没有捷径可走。

        郭小玲问道:“那个女人说的两只燕子,是怎么回事?”

        李毅嘿嘿一笑,糊弄道:“就是两只燕子,她养的宠物。”

        “养燕子做宠物?还很漂亮?我要去看看,你有空了,就带我去看。”郭小玲撒娇似的说,还摇着李毅的手臂。

        李毅只得苦笑着点了点头,一个谎言,总要一千个谎言去圆啊!

        两人各自端了一杯酒,找个地方坐下,看着形形色色的人。

        这里面的大都是年轻人,以李毅的猜测,可能大半是省市两级的衙内公子,最次的只怕也是某商贾的富二代。这一点,从他们趾高气扬、颐指气使的表情就能看出来。

        “李毅!你也来了,是汪洋带来的吧?”张昕怡见到李毅,有些高兴地过来打招呼。

        “你还没去学校?”李毅对她并不感冒,语气有些冷淡。

        张昕怡笑道:“我每个周五晚上都会坐飞机回来。”

        李毅撇了撇嘴,有钱人的活法,真不可理喻!

        张昕怡在李毅旁边坐下,双手摩挲着手中杯:“好无聊!我爸爸硬叫我来的,说什么多认识一朋友啊,以后在商场好行走。我看这些人,都是些任性的小孩,认识他们,有什么用呢?”

        李毅挪挪身子,尽量不碰触她,因为郭小玲一直警觉地看着他:“唔……他们或许跟你一样,是小孩子,可是,他们的父辈,也跟你爸爸一般,都是了不起的,这叫子女外交,懂吗?”

        张昕怡果然没听出李毅话里隐藏的讥讽,点头道:“也是哦!那你呢?你爸爸是做什么的?”

        李毅垂下眼帘:“我父亲在我出生后就去世了。”

        张昕怡捂住嘴,连声道:“对不起!想不到,你这么可怜!”

        李毅叹道:“没什么。”

        张昕怡转移话题:“这是——你妹妹吗?哦,不对,你姐姐吗?”

        郭小玲气得直翻白眼,瞪了她一眼:“你才是他姐呢!我是他女朋友!”

        张昕怡听出了火药味,回敬道:“怎么看,我都比你小吧?我才十八岁呢!”

        郭小玲看了看她,忽然笑了:“的确比我小,还小得多呢!”说着挺了挺高耸的胸脯。

        张昕怡低头看看明显小了一号的小白兔,有些不服气地道:“光大有什么用,东瓜那么大,也不见有男人去抢?我的小巧得精致,还粉嫩嫣红呢!”

        李毅听了,眼神不由自主地往她那里瞥了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