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一卷 青葱,岁月如歌 第九章 一语惊四座
  • 第一卷 青葱,岁月如歌 第九章 一语惊四座

    作品:《官路弯弯

        大会工作人员猫着身子,三步并做两步,赶到李毅面前,拉住他的手臂,怒目训斥道:“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快出去!这里不是你玩的地。”

        李毅自尊心再次受挫,哥就那么脸嫩?他扒开工作人员的手,严肃地道:“我是来参加会议的。”

        会场里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刘明明故意大声叫道:“怎么来了个叫化子?”

        周子琪咬着嘴唇,恨恨地看了刘明明一眼。她虽然是李毅的同学,想要维护他的自尊,但李毅此刻出了洋相,她却不敢站出来说话,还缩了缩身子,生怕被李毅认出来,或是被人以为她跟李毅有什么关系。

        叫化子?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国际性的大会,现场前十排的,哪个不是非富即贵,身价不菲?很多人脸上都露出吃惊和厌恶的表情。

        大会组委会的人脸上都挂不住了,今天这么多的领导和外宾在场,还有省电视台在进行现场直播,这篓子捅大了。

        几个工作人员从后面弯着身子走来,迅速地靠近李毅。

        事情的主角,李毅同志,丝毫没有觉察到,很多人看他的眼神都是带刀的,仍然一脸轻松的笑容,向着讲台躹了一躬,又向着会场躹了一躬,朗声道:“打扰大家了!”

        大多数外宾倒是无所谓,他们正嫌这个开幕式太过于沉闷呢,这下好了,来调味剂了。甚至有人鼓起掌来。

        李毅看了一眼,发现大部分是外宾,便用很流利的英语继续说:“我知道大家都是世界钢铁行业的老大,你们不远万里,跨越千山万水,来到此地,带来了你们国家最顶尖的行业技术和经验。我代表我个人,对你们的到来,表示欢迎。”

        掌声响起。

        那几个来抓李毅的工作人员,刚好靠近李毅,听到这热烈的掌声,都不禁退了几步,隐入不起眼的角落。

        李毅不是领导,会场的翻译并没有翻译他的话。

        组委会的人面面相觑,大部分人根本听不懂李毅在说什么,纷纷互相询问。

        温玉溪坐在讲台上,向下面招了招手,一个年轻人快步上前。温玉溪问道:“他刚才说什么?你翻译一下。”

        年轻人是温玉溪的秘书,秘书的英语水平也很一般,涨红了脸,嗫嚅了半天。温玉溪不悦地道:“外事办的翻译呢?”

        秘书连忙小跑过去叫人。

        地面铺着厚厚的地毯,秘书跑快了,脚下错步,一个趔趄,差点摔了一跤。他擦了擦汗,心里一片冰凉。刚才老板的表情,非常的不高兴,老板一不高兴,他这得来不易的位置,还没坐热乎呢,只怕就要悬乎。

        主席台的另一侧,坐着五个人。两个女孩,三个男的,都是大会的翻译。

        不一会,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在秘书的授意下,甩着高高的马尾,快步走向温玉溪。

        “温书记,您好,我是外事办的翁虹,请您吩咐。”女孩刚分配到省外事办当翻译,头次面对着这么大的官,心里还是蛮忐忑的。

        “刚才小毅说的什么,你给翻译一下。”

        “小毅?哪个小毅?”翁虹脑子一阵迷糊。

        温玉溪指了指李毅。

        “哦——!”翁虹赶紧的把李毅刚才的话翻译过来。

        温玉溪点头道:“你就在身边,给我当翻译,看这小子还要搞什么玩意。”

        翁虹心里一喜,能有机会在领导面前露脸,当然是求之不得。

        李毅推开那个一直试图阻拦他的工作人员,走到温玉溪身边,喊道:“温伯伯,借你的话筒一用。”

        这声温伯伯喊出来,全场哗然,底下一阵骚动。

        温玉溪道:“小毅,这可是现场直播的国际性大会,不仅关系着我们南方省的脸面,更关系着我们国家的名誉!”

        李毅恭敬地道:“请放心吧,温伯伯,我有分寸。”

        得到温玉溪的同意,李毅拿起话筒,笑着用英语说道:“不管你来自大洋彼岸,还是来自喜马拉雅山的另一端,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称号:商人!商人的本质,只有一个,追逐利益!别告诉我,你们是来我国免费送技术送设备的!无利不起早,不独你们如此,我也如此!我今天早上五点半就起了床,赶来这里,跟大家约会,当然不会只为了说几句欢迎之类的屁话!我今天来,跟在座诸位一样,是来谋取利益,是来做生意的!”

        满座皆惊。

        翁虹按原话翻译给温玉溪听,一边翻译,一边震惊不已,这个年轻人,乍一看,毫不起眼,细瞧瞧,精气内敛,英气逼人。一口英语,纯正流利,说出来的话,也是语不惊人誓不休,心底暗暗赞叹的同时,也为他捏了一把汗。

        “呃?”温玉溪暗暗吃惊,说话这么直接,这么**?

        大会组委会主任擦着汗,趋向讲台,向温玉溪请示道:“温书记,是不是强制将他拿下?”

        温玉溪摇摇手道:“直播呢!先看看再说。”主任便点头退下。

        出乎意料的是,外宾们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发出一片叫好声。

        李毅前世没少跟老外做生意,知道外商最是反感国内官场那一套,太过繁琐,太过虚伪。最直接的方式,也是最能打动他们的方式。

        李毅从背后取下画筒,从里面拿出自己的杰作,摊开放在讲台上,举起一张,展示给观众看:“我带来的,是一些新的设备和新的技术。”

        外商们一听说这个年轻的小伙子要卖新技术,都不屑地笑了,一个日本来的客商更是骄傲地大喊:“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好东西?就算是你们国家,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技术!你们的设备和技术,都是从我们国这进口的!”

        李毅狠狠盯了他一眼,暂时没有理他,微笑道:“下面我来介绍一下这套新技术。这里展示的,是一套CCPP,利用我这套CCPP机组,每小时可燃烧高炉煤气40万立方米、焦炉煤气4万立方米,每小时最大发电量达27万千瓦时,年发电量达20亿千瓦时以上,比同等水平的热电厂年可节约标准煤65万吨以上。该机组在实现每年利用高炉煤气约31亿标准立方米的同时,还可减少一氧化碳排放9亿标准立方米,减少温室气体二氧化碳排放约180万吨,使钢铁厂的电力自给率提高35%左右。具有巨大的节能效果、经济效益和环境效益。”

        下面的人听得入神了,喧哗之声渐渐平息,只有李毅的声音回响着。

        那个日本人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地跑上前,仔仔细细地研究着李毅的图纸。

        李毅冷笑道:“对不起,这位先生,我的技术,不会卖给你们岛国人,请你坐回座位去吧!”

        日本人肥大的脸涨得通红,啊啊两声,回到座位。

        “好!”国人鼓起掌来。

        温玉溪一边听着翻译,一边问道:“CCPP是什么东西?”

        翁虹脸一红:“温书记,我也不懂,我去找个懂的来。”

        温玉溪叹道:“看来,我们准备得还是不够充分啊!你看看,多数官员不懂英语,更弄不懂钢铁厂里的设备,这个年轻人,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啊!人才啊!”

        柳钢的一名副总被翁虹喊了来,谄媚地笑道:“温书记好,CCPP,是燃气蒸汽联合循环发电机组,英文名称是CombinedCyclePowerPlant,简称CCPP。是先将高炉煤气、脱硫焦炉煤气混合。经煤气压缩机加压,与压送至燃烧室的空气混合燃烧,生成高温、高压的气体,经燃气透平机膨胀做功,推动燃气透平带动压缩机和外部负荷高速旋转:从燃气透平中排出的乏气引至余热锅炉,产生高温、高压蒸汽驱动汽轮机,与燃气透平一起带动发电机发电。”

        温玉溪听得直皱眉头。

        副总知道专业术语太多,温书记一时难以接受,不由得抹了抹额头的冷汗。

        温玉溪问道:“他说的那个技术,跟你们厂里的比起来,怎么样?”

        副总更是冒冷汗:“温书记,这个,相差太大了。我们厂的CCPP机组,主机是从三菱重工进口的,经过厂里数十名工程师一年多的研发,才建成投产,但是,各项指标,还不到他所说的三分之一。”

        温玉溪动容道:“那你觉得,他的技术,可行吗?”

        副总抹着冷汗道:“这个,具体的要看过他的设计图,听听他的设计思路,才好决定。”

        温玉溪道:“如果技术可行,我们省内一定要拿下!不管代价!这么好的技术,不能流到国外去!”

        “是,是!我马上去跟汪总商量一下。”

        温玉溪威严的点点头,算是作答。再看向这个衣着穷酸的学生,温玉溪的眼神变了,一个学文的,居然研究出了这么重要的CCPP技术!太不可思议了!

        李毅铿锵有力的男音,继续回荡在大厅中,解说着他那套全新的技术。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几乎所有的内行都被李毅的话震住了。如果这个年轻人所说成真,这对一个钢铁厂意味着什么?

        财富!

        巨大的财富!

        现在的CCPP机组,最好的也只能达到李毅所说的三分之一效益!

        这是怎样一个概念?

        李毅的技术,将引来CCPP机组的一次大改革!

        也将引领钢铁产业的一次大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