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今昔
  • 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今昔

    作品:《遮天

        星辉摇曳,对叶凡来说这是一颗并不算陌生的巨大星辰,生机盎然,钢铁高楼林立,各种飞船如极光般横空。

        他重返永恒星域,再次来到了这个与众不同的地方,他不知道神组织在何方,只能从这里入手,因为当年就是最先在此遭遇的。

        永恒,有仙甲传说,有九转仙丹秘方,还有极盛的科技文明,他们走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路。

        当年,叶凡从这里得到了进化液秘方,也正是因为如此让天庭众人的整体实力突飞猛进,一齐迈上几个台阶。

        一座座摩天大楼高耸入云,科武无处不在,只要有外敌入侵便可万道符文齐发,统统杀落下来。

        钢铁城市内建筑如丛林一般,当然也不缺乏真正的植被,都是异种,枝繁叶茂,将这里衬托的生机勃勃。

        碧树万丈高,如巨大的伞撑开了苍宇,不少神草扎根虚空中,散发精气来净化这个世界,神藤冲霄,如龙盘舞,很梦幻。

        “什么……那个人又来了?”

        当叶凡召集最强十族时,这颗星辰顿时轰动,引发了一场滔天的波澜,曾经的人又回来了,怎能让他们不心惊。

        要知道,当年叶凡可是打进来的,而后又打出去了,并非做客在此,不曾有过什么美好的时光。

        正是因为叶凡还有南妖,永恒征伐北斗,伤亡惨重,远征军几乎全灭个干净。

        在这颗星辰上,各大势力对叶凡这个名字都忌惮到了极点,早已听闻过他这些年来的成就,一直在担忧,而今他真的回来了!

        “曾经有一个孤心傲,可与青帝争雄,被我永恒得罪了,现在又出了一个圣体,这……真是一场灾难!”

        永恒星空动荡,十大王族全都发毛,叶凡这是来复仇的吗,若是对决根本就没有一点悬念,那可是一位准帝啊,谁与相抗?

        浮生殿,一座漂浮天穹上的殿宇,在永恒名气很大,据说为古帝遗下的器物。

        岁月逝去,它的道纹都破损了,但依然不曾化成劫灰,依旧是永恒星空中一座漂浮的神地,时常有各教名流来此聚会,把酒言欢。

        此时宏伟的殿宇中气氛有点压抑,只因来了一个男子,背负双手立身在殿中,让所有的声音都静了下去。

        “各位继续,我也只是与十大王族相商一些事而已。”

        一位准帝即便再随和,笑容再灿烂,也让众人感觉悚然,无形中像是有一股压力,让他们窒息。

        叶凡在这里宴请十大王族,这些人进退不得,并不知会赶上这种事,很想离开,但又怕的得罪圣体。

        时间不长,十大王族的人来了,一个个紧张无比,其中还有两尊大圣,不再闭关,从沉眠中醒来,觐见一代准帝。

        永恒已经很多年不曾出这般压抑的气氛了,各大势力战战兢兢,这若是清算的话谁能抗衡,想逃也逃不了。

        “见过叶前辈。”

        有人行大礼参拜,明明早已须发皆白,比叶凡年岁长很多,但却只能带着敬意施礼,不敢平辈论交。

        叶凡扫过人群,意外见到了梵仙,她依旧如过去那般颠倒众生,绝世妖娆,可此时俏脸上却很不自然。

        在其旁边,还有一个老者,是梵家的老祖,是一个强大的圣贤,此际脸色雪白,心中惨然。

        他们不在目前最强的十大王族内,但是硬被其他强族逼来了,这显然是要拿他们顶缸,叶凡真要是清算,必先拿他们开刀。

        “各位随意一点,我不是与你们算账来的。”叶凡微笑道,牙齿晶莹,发丝飞舞,看起来很灿烂。

        所有人都毛骨悚然,这可是一位准帝啊,对他们这般和颜悦色,越发让他们心中不安,生出大惧。

        梵仙却是一呆,看着那出世的风采,以及傲立的身影,她心中百感交集,当年他们这一族百般算计叶凡,可却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甚至,最后连她自己都不小心搭了进去,什么都没有得到,却惹下了这样一个天纵之资的盖世敌手。

        回想到昔日种种,她心中空空落落,怅然若失,这一切太不值了。

        若是当年能换一种姿态对圣体,绝不会是现在这种场景,甚至可能会传出一段佳话也说不定,那可是一代绝世准帝啊。

        梵仙心中酸苦,脸上写满了失落。

        至于梵家的老祖,则更是后悔到想狂吼,当年一步错步步错,若不是功利心太重,只想利用圣体,怎会如此?

        当年,如果有足够的诚意,说不定圣体会成为梵族的女婿,再回首,对方已经是一代准帝,纵横星空无敌。

        梵族毫无疑问是失落的,也是最忐忑的,当年得罪叶凡最狠,现在整片永恒星域都匍匐在了对方的脚下。

        有人失落,也有人欣喜,殿宇外又来了一行人,最前方的是一个清丽出尘的仙子,灵动绝世,若洛神转生,踩着彩云而来。

        正是齐萌,这一族同样不在目前最强大的十王族内,却也被其他族请来了,希望通过他们改善同叶凡的关系。

        当年,齐家与叶凡关系不一般,众人希冀他们出面调和。

        “见过叶兄。”齐家人满面欢笑,一个个都上来相见,叶凡自然也热情回应,当年齐家的老圣人为他挡过梵族的攻击。

        “各位都请坐,我今日回来,不是为了清算,只是想向你们打探一件事。”叶凡道。

        无关的人早已知趣的退走了,十大王族顶在前面,现在退下也不算是得罪圣体了,在这里多呆一秒钟都是一种煎熬。

        叶凡询问神组织,他虽然听闻过大概在哪片星域,但是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找到他们的中心地。

        十大王族面面相觑,没有想到他竟然是为了“神”而来,心中长出了一口气,许多人的后背早已被汗水打湿了。

        神组织的确有重要人物在此地出没,偶尔能看到他们的踪迹,各族不愿去招惹。据传这些人在寻找帝尊留下的一张秘方,那张方子价值连城,可能失落在了永恒星域。

        叶凡闻言颇感兴趣,追问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方子。

        “帝尊当年为长生天尊延巅峰帝命两千年,除却是手段逆天外,还因为掌握有一张长生古方。”

        叶凡哑然,还有这般隐情,看来帝尊留下的东西都是神组织所感兴趣的。

        当离开时,十大王族不少人都几乎虚脱,面对一位高高在上的准帝,那种压力太大了。

        分别之际,叶凡的指端淌落十几滴晶莹的血珠,落在一个玉罐中,被他送给了齐族人,让这一脉惊喜,感激不尽。

        “叶兄还会回来吗?”齐萌扑闪着水灵灵的眼睛问道。

        “有缘自会相见。”叶凡挥了挥手,洒脱的说道,一步迈出,日月山河齐转,从此地消失。

        梵族人在紧张消失的刹那,也充满了遗憾,更有些不能释怀,就这般阴差阳错,没有能与圣体成为一路人。

        梵仙看着天穹发呆,百感交集,滋味难明,她知道,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见到叶凡了,他不会再回来,已经与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连昔日的恩怨都不屑去算了。

        “放心吧,日后的宇宙中都将是他的名,很多人会谈论,也许有朝一日他还会回来看一看的。”齐家的老圣贤很不厚道的挤对梵族的圣者。

        一时间,这里没有了声音。

        “我需要与你们的主神对话,可以说的上话的准帝!”叶凡很直接,探访到神组织成员的踪迹后,开门见山,直截了当。

        “你是……圣体叶凡?!”那个人认识他,因为当年在永恒星域时,他们还曾想吸收叶凡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

        “是我!”叶凡很干脆的说道。

        “请你稍等!”对方也不拖泥带水,第一时间动用神台,横穿星空而去,要去请重要人物。

        而今的叶凡,任何人都要极其重视,即便是神组织与道宫以及凰巢这样的庞然大物,也得要考虑成长起来的圣体有多么恐怖。

        白发准帝来了,昔日的神,一剑寒光耀宇宙,一鼎砸碎成仙路,让长生天尊负伤。

        这是一个可怕的准帝,早很在很多年前就迈进了这一领域,是当世头面人物之一!神组织对叶凡很重视。

        虚空裂开,白发剑神与叶凡一起横穿宇宙,来到一颗很小的星辰上,山河瑰丽,景色怡人。

        其中一座仙山悬在半空上,白雾弥漫,这里殿宇楼台,小桥流水,看起来有一种出世的宁静。

        叶凡有底气来,身在准帝六层天,可触发神禁,再加上挟吞天魔罐而来,舍生命禁区外,天下哪里不可去?

        这个地方并非神组织重地,而只是一个谈话的密地,神组织总部在何方,至今都无人得知,探查不出来。

        “年轻人你即便不来找我等,我们也要造访天庭。”山峰上,有一个老人盘坐在一株老松下,请他坐在一个蒲团上。

        这个老人鹤发童颜,年岁极大,眸光睿智,像是能够看透世间一切,他深不可测,让叶凡不禁叹息,这个组织果然不凡,此人真的快可以称之为天神下凡了。

        他必然功参造化,这是一个能与砍柴老人、不死天后一争高下的人物,将要成道,有希望迈出那最后的半步。

        “神,名不虚传。不知道前辈要造访我天庭作甚?”

        “寻找一个人。”老人道。

        “哦,究竟是谁,让神都想一见呢?”叶凡讶然。

        “这么多年来,我们走遍宇宙,踏访无穷星空,甚至去过帝尊的故乡,也就是你的诞生地——地球,一直在寻找一个人,终于发现了端倪,原来就在这一世成立的天庭中。难道这是天意吗,依旧活在天庭内,即便两个天庭相隔了万古,但这也足以预示了一些情况。”老人感叹道。

        叶凡闻言顿时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