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这一世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这一世

    作品:《遮天

        “啊……”叶凡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满头白发凌乱,眼中流血又流泪,最好的朋友们都战死了,最喜爱的几个弟子皆凋零了。

        还有女儿,她是那么的聪慧可爱,才只有几岁啊,却在那里挣扎,没有了前路。

        而紫月更是连追本溯源这种秘法施出后都没有见到最后一面,只有那残迹中的点点血,以及一角紫衣,他心如刀绞,泪水滚落。

        叶凡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感到凄凉,是这般的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在他们身边?而是隔着一个时代。

        上苍是何其残忍,让他看到了这样的画面,却没有办法去参战,充满了无力感。

        “娘,你不要丢下我,小紫害怕。”稚嫩的声音传来,虚空裂缝闭合,可是她却并未被传送走。

        因为那两只大手禁锢了永恒,没有人可以逃离,任小松费尽心力,终极一击,也没有能打穿一条时空裂缝。

        当叶凡看到那两只大手,一起抓向虚空并覆盖在那里时,他闭上了眼睛,泪水很咸,淌进他的嘴里。

        修道以来,第一次这样疲倦,忍不住悲泣,他过去也曾心伤,也有遗憾,但是都没有这次绝望。

        “父亲,你在哪里,小紫害怕,娘不在了……呜呜……”

        这稚嫩的话语,如尖刀一般捅进叶凡的心中,让他浑身都在哆嗦,他握紧了拳头。

        “啊……”

        叶凡悲吼,咆哮,愤怒的轰杀向天空,迎击向那两只大手,他想阻止这一切,不能容忍有人伤害自己的女儿。

        他一拳粉碎了苍穹,让那两只大手破碎,消失不见,可这……只是画面的破碎,并非真的跨越万年一战。

        最后的画面定格在那里,小紫抽泣,无助的睁着大眼,看着天空。

        就这样,一切都破碎了,消失了,看不到未来,看不到结果。

        叶凡也不忍去看小紫第二遍,他的心千疮百孔,早已伤到不能自已,拳头上的血在流,青筋崩裂,冲破体表。

        他的力量在狂涌,震动了宇宙,让这片残迹都在抖动,许多裂开的星辰进一步炸碎。

        叶凡悲歌,恨欲狂,他强忍着伤与痛,一步一步走向遗迹深处,这是他曾经守护过、生活过的净土,可是而今却什么都没有了。

        瓦砾、断兵、血迹,昭示了当年那一战是何等的惨烈,而今又是多么的凄凉。

        脚下一个狼牙棒的断头,让他眼中再闪悲色,这是野人的兵器啊,这个结果并不意外,也在可悲的猜测中。

        既然天庭覆灭,那就没有几人能活下来,曾经并肩作战,生死与共的朋友们,都别了,永远的逝去。

        叶凡像是一个孤魂,在静寂的废墟中行走,热泪滑落,没有话语,没有声音,不想停下来,只想一直走下去。

        为什么?他没有能够参加昔日一战,这种遗憾弥补不了!

        他想大哭,可却哽在了嗓中,他想大吼,可张了张嘴却是那么的沙哑,此时他只能望着废墟,心如刀割,默默承受。

        怎么会这样?叶凡抓住了自己的头发,他开始痛恨自己,为什么要离开,怎么一闭关就是万载?

        走在冰冷的星空中,寻不到昔日的温暖,叶凡像是一个失魂的人,浑浑噩噩,通体冰凉,这种伤难以愈合。

        他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为什么没有陪在他们身边,为什么错过了那一战?这不可原谅!

        叶凡失魂落魄,在孤独中品味苦涩,在寂静中咀嚼煎熬,一个人不停的向前,不想止步,他心恸、神伤。

        若是放声大哭,或许还能好受一些,可是他却做不到,那么多的人啊,都不在了。

        紫月那灿烂的笑,却葬于废墟下,只有血迹,小紫呜呜的大哭,失去了顽皮。庞博雄伟的身躯,却经不起地府巨头一击,只留下一片凄艳的红……叶凡如一个木偶,机械的迈步,泪水无声的滑落,心这般的痛与难受,眼睁睁看着,却回不到过去。

        他像是一个幽灵,在这里徘徊了很多天,没有太阳,没有月亮,这里只有黑暗,因为一切都被打碎了。

        最后,叶凡像个孩子般,跪在这里,放声大哭。

        他已不再年轻,白发披散,皱纹如刀痕,岁月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一坐万年,再回首,多少爱恨悲欢仇,都付诸时间河道中。

        怎能甘心,怎能承受,叶凡仰天悲嚎,他像是一头孤狼,在这血色凄凉中独吼,白发啸狂,说不尽的惆怅,道不尽的悲哀。

        这是怎样的一种殇,昔日离别后,就再也不能相见,只能隔着时空见到血色的落幕,无力出手。

        叶凡一个人孤独的坐在这里很多天,没有了泪,没有话语,很多天后才站起身来,他施展**力从星空深处移来一颗又一颗星辰,炼化,凝缩到很小,而后堆积,在这里筑了一座星墓,将天庭的一切都埋葬。

        废墟、残血、碎骨……他不知道哪些是女儿的,哪些是紫月的,哪些是朋友的,心中只有无尽的伤。

        既然天庭覆灭,所有人都战死在了一起,那就砌一座巨大的墓,让大家永远在一起,葬在这万古星空下。

        而后,叶凡毅然转身,走向星空,他要去一战!

        地府在何方,凰巢在哪里?

        叶凡体内的血液隆隆而响,战气沸腾,他恨不得与天一战,挽回过去的所有一切。

        只是,他走在星空下,却看不到一个人,所有的生灵都战死了吗?诸多的古星都被打残,包括曾经他去过的许多生命古地。

        寻不到一个人吗?

        这漫漫宇宙,无尽星系中,有的只是残破,看不到完整,他想找地府与凰巢复仇都无门可入。

        终于,他发现了一处有生命的古地,可是却没有见到一个高手,几乎都可以称之为“凡人”。有修士,但是却冲不出本星辰,根无法走向宇宙中。

        这个世界怎么了,连一个强大的修士都寻不到了吗?

        叶凡踏遍星域,寻找曾经的古地,可是几乎都被打残了,他感受到了大帝级的残痕波动,又一次黑暗大战吗?

        即便偶尔寻到一颗生命古星辰,也见不到圣贤,更看不到一个同代人,这样的世界是如此的陌生,他显得与此世格格不入。

        白发的叶凡,已经老去的面庞上,写满了伤感,一个时代的落幕,上那一世就成他自己了吗?

        叶凡按照昔日的旧忆向着地府曾经统治过的疆土前进,无尽的跋涉,看到了一片的荒凉与大片的残碎。

        “连这里都被打碎了,是觉醒后的小囡囡吗,她与冥皇等古代至尊大决战导致成这个样子吗?”

        叶凡目光扫过,他向前进发,即便不知地府确切位置,也要寻出一道线索来。

        事实出乎了他的意料,当深入一片残碎的星海后,他见到了一片阴雾,笼罩诸天,那是一片浩大的冥土,星辰如萤火,不时沉坠下来。

        冥土大破,那里有一座倾塌的冥门,一块断掉的铜匾沾染着可怕的古皇血,半掩在尘埃中,上面有“地府”二字。

        “是这里,可是却空了。”

        见到这一幕,叶凡没有欣喜,没有激动,只有无限的惆怅,连亲手报仇都不能了吗?

        所有的朋友、亲人都逝去了,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支撑他的只是一股悲愤,要一路血杀到底,灭掉地府与凰巢。

        他孤独的走着,踏过冥土,穿行而过,这里成为了废墟。

        他又走向星空,踏天路而行,数十年后寻到了凰巢,可是这个巢穴早已破碎,被人击的四分五裂!

        “什么都不在了……”叶凡并没有大仇得报的喜悦,有的只是无尽的伤感,有多少往事可以从来?

        有多少人错过,就再也不能相见,他忍不住大吼,一切都这样落幕了,见不到故人,看不到仇人。

        在这一刻,举世茫茫,他寻不到归宿,倍感孤独。

        “都不见了,你们都离我而去了……”叶凡悲笑,面对高天,苍老的容颜,充满了苦与痛。

        只是一次闭关,比就古代传说更甚,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这个说法远不够说,一下子就过去了万年啊!

        他的爱恨情仇,他的悲欢离合,他的恨欲狂,都葬了过去,在这一世已经没有一个相识的人。

        去北斗,进生命禁区!

        叶凡闯向北斗,到了这里,可惜依旧是残迹,这里的星河也都早已崩了,什么都不见了。

        他是一个孤独的旅行者,一走就是百年,身体日渐衰老,地府都消失了,他的诅咒也不曾出现。

        漫无目的,没有将来,难见亲故,连仇敌都死光了,这些是他内心深处最害怕的事,而今真的发生了。

        “我这一生就该到此结束了吗?”

        叶凡已经是万念俱灰,觉得没有了活着的意义。

        “我不甘啊,连小紫都不能保住,连好友、妻子都没有守护好,算什么男人?!”叶凡低吼。

        原本都已经迷茫,原本双眼都已经没有了生气,可是这一刻他突然眸光凌厉,照烁出灼烧九重天的光束。

        “我这一生决不该就此落幕,我的孩子,我的朋友,他们不应这样死去,我要打破不朽,长生尽头,向上苍问个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