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崩枷锁
  •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崩枷锁

    作品:《遮天

        这是准帝级波动,惊动了**八荒,诸强颤栗,有人在快速接近,不想给叶凡真正强大与崛起的机会!

        “轰!”

        神雷灭世,浩瀚星域被雷光淹没,这个地方已经看不到了星辰,全都雷霆击碎了,很难想象这是多么大的雷劫。

        叶凡远离生命地,进入荒芜死寂星系,不然的话,任何生灵都剩不下,全部要化成飞灰。

        闪电交织,每一道都如一挂星河,银芒很长,划过黑暗的宇宙,灿烂到让人震撼。

        世所仅见,过去人们不曾见过这般巨大、覆盖如此广袤的雷海,这简直要跨星域了,不可思议。

        可以说超越了常理,一道电芒横空而去,脱离这片区域与后,依然毁掉了一颗又一颗大星,像是一朵朵鲜花在绽放,耀眼而美丽。

        这种景象让人说不出话来,太过剧烈,太过可怕,太过强大了,这还是准帝劫吗?

        人们几乎怀疑,这是一位大帝在渡劫!

        当然,没有人见过帝劫,这只是人们的猜想,因为目前的准帝似乎还没有人弄出过这般大的动静。

        叶凡怒吼,在雷海中沉浮,他遇到了大麻烦,在为生死而血拼,在为活下去而战。

        “这才是完整的准帝劫难啊!”

        同上一次相比,天壤之别,恐怖的惊人,连叶凡自己都心惊肉跳,所面对的危险超越了他的预期。

        九死一生都说轻了,简直是在面对一个死局。

        数日过去了,他隐在荒寂的死星系,原本早该结束了,可是只因为磨难众多,他的天罚与众不同,到现在雷光在还在爆闪,暴露到了外界。

        雷暴如海,叶凡似一叶扁舟,在那里颠簸、起伏,随时都会被打翻,葬身在这瀚海雷霆间。

        此时此刻,他浑身血淋淋,他在与大帝征战,在与古皇对决,那是一位又一位至尊,绝代风华,盖世无双。

        上一次这些人没有出现,那是因为准帝劫不完整,有缺,今天全部爆发了,汪洋击天,粉碎星空。

        灭世不过于此!

        叶凡厮杀,他不都知道与多少人征战了,身体都被打残了,白骨块飞溅,金色的血液引爆雷海,红色的血液内大道符文闪烁,漫天都是。

        他眉心中的金色小人也冲了出来,不知道被劈碎了几次,但却全都重组了,与那一道道帝影厮杀、对抗。

        “杀!”

        叶凡战斗了几天几夜,精疲力竭,但是他依然在嘶吼,坚韧不屈,不肯放弃,因为他知道,一旦退缩,一旦闭上眼睛,那么就会永远的沉眠了,再也复苏不过来。

        “嗡”

        对面,一个手持战斧的人杀来,如同一个大魔王,眸子是金色的,炽盛无比,杀气恐怖滔天。

        “乱古!”

        叶凡很疲惫,但是却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又一位年轻的大帝杀至了,一斧劈来,毁天灭地,斧芒如海。

        面对第一击,他没有躲避,而是承受了,利用少年大帝的规则来轰击自身的枷锁,借以打破桎梏,挣脱牢笼。

        噗!

        叶凡双手夹住那柄战斧,寒光闪烁的锋芒直接蔓延进了他的身体中,让他浑身的骨头崩断,血肉律动,躯体几乎炸碎。

        这近乎是自残,但却是必需的!

        因为这三百多年来,石皇、神墟之主、光暗之尊、轮回之主等人的道则残迹在其体内交织,化成了一个茧,更像是一个牢笼,将他的法与道埋葬。

        现在叶凡沐浴准帝劫,借助古之大帝的道法等来锤炼己身,让自己脱困,这像是一把又一把锋锐的战剑,刺进牢笼,助他解除束缚。

        当然,这样做也在伤他己身,这是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数日来他一直在承受这种痛苦,雷罚之所以不结束就在于此,他在雷海中争渡,每当要沉沦,都会怒吼一声,想到过去、现在、未来种种,让心中的执念化成一团火焰,煅烧灵魂,令自己保持清醒。

        痛苦的挣扎,磨难的延续,对于叶凡来说,这是一种难以想象的苦厄,也是一次机会,闯过去海阔天空,失败的话,则永堕地狱。

        一位又一位大帝出现,一位又一位古皇屹立,等待着去征伐,去大战,叶凡洒下了太多的血,骨头都碎掉了。

        也幸好而今恢复力惊人,且这雷劫劈开了他的**,短暂的打破了法则牢笼,让他法与道活跃起来,利用者字秘治疗,不然的话他就是有十条命也死去了。

        “好可怕的天罚,从来不曾见过,这超越了极限,不能给他这个机会!”

        幽冷中带着惊颤的声音传来,一口青铜巨棺悬浮,上面刻着地府冥图,有厉鬼呼啸声传出,鬼气淹没天地。

        当中坐起一个人,虽然不是准帝,但是却极度危险,阴冷的气息铺天盖地,源自他手中的一幅画卷。

        “幽冥图,一代又一代传下来,今天终于耗掉了,不过用在圣体上也值了!”

        这是一件准帝禁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比准帝器还恐怖,因为这是一次性的爆发,用过之后此器就废了,神能惊人!

        “嗡!”

        古图横天,如一片星海在闪烁,内部一片又一片星河缭绕,围着一片死气沉沉的地府世界,在这一刻它爆发了。

        显然来人准备充足,禁器破开雷光,直没当中,不曾提前毁掉,且有阴冥气滔天,震动了这片星宇“唔,这是渡劫纹,暂时避过上苍的清算,化开雷劫,熔炼出一条通道。这种无上的阵纹不是早就失传了吗,居然又现了。”

        “这是当年的渡劫天尊创出的阵纹,不曾想落在地府中了!”

        显然来的人不止一个,都在密切的关注,一个个眼中闪烁着无情而冷漠的光芒。

        叶凡很虚弱了,身上快没有了力气,迎战完乱古,又对上了神蚕皇,而此时一幅古图破天,进入雷劫中要将他碾碎。

        “地府!”

        叶凡看到了图中的星河,也见到了中心处的鬼气与森罗殿,眼眉倒竖,他咬破舌尖,张嘴喷出一口道血,以此强打精神。

        “轰!”

        兵字诀奏效,他想夺禁器的控制权,以此轰杀向神皇,欲让两者大碰撞。

        可惜他并未能如愿,禁器通天动地,以他这般的虚弱的状态,不能攫住,冥图稳若磐石,始终不变的朝他镇杀而来。

        “那就来吧,我身上的至尊残痕够多的了,再加上你又如何?”

        叶凡身体铿锵作响,一道又一道粗如臂膀的秩序神链飞出,他像是一个万手神魔,法链化成了巨手,抓向那张图。

        “轰!”

        幽冥图崩溃,演变为一股汪洋席卷向叶凡,这是可杀准帝、灭绝代强者的宝图,这个时候威力终于体现了出来。

        灿烂的光在闪烁,叶凡自行解体,血液中蕴含的至尊道纹等全部扑击向前,与那茫茫如海般的禁器规则秩序相撞在了一起。

        他的血肉与道骨都在燃烧,这是一种两败俱伤的大战,以自身去承受。

        不过在此期间,他的元神不曾沾染地府气,被万物母气鼎收入当中,严密的保护了起来。

        惊天的大碰撞,璀璨的光芒闪耀,让天劫之光都暗淡了一些,神皇站在一旁,没有出手,冷漠的看着,像是真的有神识入主躯体中。

        叶凡粉身碎骨,血在燃,骨在裂,几乎化成了一股光焰,古代至尊留在其体内的残痕神链与那图同时炸开了。

        这几乎让他走向了自毁!

        “结束了吗?”一声森冷的哼声传来,青铜棺中的人笑了,像是在欣赏一片花雨绽放、飞洒。

        “我是不死的!”

        茫茫雷海中,传出了叶凡那冷淡而又慑人神念的声音,那燃烧的血肉熄灭,碎掉的骨头重组,躯体艰难的再现而出。

        这一次镇杀,击穿了至尊残痕的封锁,让他能够动用的法与道更加多了,得心应手。

        叶凡的元神没有立时复归体内,从鼎中冲出后,双手划动,将漫天的鬼气还有地府阴火招来,淬炼元神。

        肉身已然经历过,他想让元神也有一番体验。

        所有人都倒吸冷气,这简直逆天了!

        他们不会想到,古代至尊的残痕会这般可怕,封在叶凡体内三百多年,两者共存,他们的攻击相当于在帮叶凡破除牢笼。

        “你还有什么手段?!”

        叶凡一声咆哮,一步迈出,行字诀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时间停止,又像是倒转了,他瞬息就来到了青铜棺前,撑住了天劫,不让它落下。

        “你……”

        棺中人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心中震颤,叶凡的速度太快了,让他反应不过来。

        看着头上雷光暴动,准帝劫滚滚,他的脸色煞白,即便叶凡不出手他也必死无疑了,雷霆落下他必成飞灰。

        “为什么?”他心中颤抖,充满了不解。那件禁器绝对可以杀准帝,是地府最宝贵的仙珍之一,收藏无尽岁月了,今日才拿出,不曾想却无效,结果超出了常理。

        叶凡一把将他拎了起来,冷漠的看着,而后噗的一声直接将他撕开了,鲜血飞溅,而后抖手扔进了雷海中。

        噗!

        只有一股青烟冒起,连同青铜棺在内,成为尘灰。

        叶凡长啸,雷光暴动,整片星域轰鸣、震动,星辰早已不在,只有虚天与混沌电光。

        “他要成功了,渡劫到了最后关头!”

        可以看到,那屹立在虚空中的一道道大帝身影都淡去了,持续了数日的雷劫将要结束,这预示着叶凡将打开法道枷锁,真正崛起了。

        这种景象,这种雷罚,试问天下,有多少人可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