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诡异目的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诡异目的

    作品:《遮天

        “四万年的火莲子,生长在地心火深处,扎根在岩浆中,快蜕变成药王了,走过路过不容错过。”

        “天妖血晶,一位盖世妖主殒落后,一身精血在洞天福地化成了妖晶,价值连城!”

        “大地龙脉精髓,古来罕见的神料,此生再难逢。”

        神罚城,非常繁华,各种嘈杂声此起彼伏,这里没有弱者,都是强大的修士,所交换的天材地宝自然非同小可。

        很多双眼睛望来,叶凡入城时吸引了太多的目光,甚至当他走过一片区域时那里一定会寂静到落针可闻。

        本是闹市,他们这一行人穿行而过,纵然那些桀骜不驯的宇宙散修以及背景深厚的强者也都避退,让出一条路来。

        天庭的人注定要与神庭大军一战,人们不想卷入当中,在这个时候触霉头,那纯粹是自找不痛快。

        叶凡让人忌惮,即便传言他近乎半废,被逼退出了帝路,而十年来更是每况愈下,可一旦他出现,一举一动依然牵动了每一个人的心。

        这一路上,黑皇的大眼珠子差点瞪出来,那些正在被用来交换的天材地宝中真的有神品,让它都直流口水。

        “这是太阳星中才能生长出来的九阳神草吗?”黑皇哈喇子都快滴落了出来,停在一个摊位上,走不动道了。

        那是一株神火腾腾、如一团混沌仙光般的植物,生有六片叶子,普照四方上下,这是一种罕见的神草,遍寻诸多太阳星能寻到一株就不错了。

        这是修体、淬炼自身阳气的绝妙植物,可将人锤炼成一副铜筋铁骨,熬炼成金刚不坏身。

        古城中连这种东西都有,可见它的繁华,非大圣时常出没而交换神料的宝地不可能流通有这种神物。

        可惜,黑皇臭名昭著,卖主是一见是一条大黑狗,直接驾起遁光跑了。

        “汪,你跑什么?”

        “有识之士都知道,绝不会与黑狗还有胖道士交换任何东西!”

        “汪,你们歧视本皇!”大黑狗方头大耳,甚是凶猛,就要追赶,结果被叶凡一把按住了脖子,不让它乱来。

        许多人都眯起了眼睛,一缕缕精光射出,盯着叶凡的那只手掌,要看个究竟。

        十年过去了,他的身体有什么变化吗?每一个人都希望弄清他的虚实,不少眸光宛若匹练,从一个个方向射来。

        然而,他们失望了,叶凡的那只手并未用力,而大黑狗似也心生感应,眯起了铜铃大眼,扫向四方。

        一座断山上,一个年轻的男子问道:“你看怎样,他恢复了吗?”

        在他的旁边有一个老者,白发如雪,但是脸色红润,肌肤宛若刚出生的婴儿般细嫩,眼睛炯炯有神,道:“说不好,按理来说,此生此世他都好不了,会在疾病困苦中而亡。”

        那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子,眸中神光湛湛,话语有些冷,有些无情,道:“你说,我如果突然出手,将他格杀,会有怎样的后果?”

        老者闻言神色凝重,道:“羽默,不要乱来,你多半杀不了他。”

        “我倒是很想求证,看一看他究竟是一天比一天衰弱,还是有了好转。”年轻人眸光更加炽盛了。

        老者告诫道:“不要乱来,不说能否成功,单是向他出手那种后果一般人也不可承受,当年他大战生命禁区中的至尊而亡,如今活着回来,若是被人格杀,世人不会答应。”

        “你们这些人啊,就是瞻前顾后,想的太多。杀了就杀了,成为了事实,又能怎样,我想过不了多少年,所有人都会忘记他,所谓的功绩都是浮云!”

        叶凡来了,很多人不安分,暗流涌动,有人甚至想暴戾出手!心怀敌意的人,大多都是神庭的主事者,其中他们最年轻的大统领都来了,号称三百年来这代人中的最强三杰之一。

        显然,所有人都有心有顾忌,即便真能暗中格杀叶凡也不敢轻易动手,一旦败露,相信诸多人会举起大旗声讨。

        不管怎样说,目前还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宣扬杀叶凡,这是在逆世,与举世生灵为敌。

        有相当多的敌对修士希望叶凡早一天灭亡,不愿他活下去,总觉得他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他们会想尽办法,让这一希冀成为事实。

        这颗大星外,神庭所统治的区域边疆大军无边无沿,几乎要将这里淹没了。

        这么多的人马,开赴到了星域交界地,叶凡他们站在这颗星辰上,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太空中的滚滚威压。

        一场流血大战似越来越近!

        叶凡他们站在血鸦的背上,来到了外太空,可以见到远处旌旗招展,在宇宙中排列出了一片壮阔的队形。

        “圣体叶凡出现了,他真以为我们不敢动手吗?莫要以为大战过生命禁区中的至尊,这种荣光成为了护身符。”

        有强兵悍将很不服,在星域中,冷漠的盯着这里,但是却还没有接到大战的命令,不敢妄自动手。

        另一边,天庭所统治的区域,边疆地带也是大旗密布,杀气腾腾,各部封王的强者都来了,各领一部人马,隔空相望,虎视眈眈。

        神庭与天庭大军隔着一片区域遥望,随时都有动手的可能。

        而中心的缓冲地带,就是这座神罚城。

        相传,在漫长岁月前,这是一颗生机勃勃的大星,只因一场剧战,让这里成为了劫土。

        据说,那涉及到的双方为神组织与地府,那一战打了个天崩地裂,鬼哭神嚎,连近乎无缺的大帝阵纹都毁了。

        历史惊人的相似,而今又是两大组织对立,要在此决战,而今这颗星辰上只剩下了神罚城,再无帝纹守护,可能要彻底成为宇宙尘埃了。

        叶凡、黑皇、厉天、燕一夕等,从容不迫,又回到了神罚城,并未理会对岸的大军,似乎无惧。

        “真稳重啊,就不怕我一个火起,大军杀进,将他们全灭了!”不久前,立于断山上的那个年轻人冷哼道。

        他就是神庭最年轻的一个大统领,号称三百年来最强三杰之一,是了不得的后起之秀,名为羽默,被神庭之主收为了亲传弟子。

        在其旁边,那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则是神庭最年老的统领,也蹙起了眉头,叶凡这般淡定,难道真的是有恃无恐?

        “报,圣体叶凡应邀,在神罚城开始讲道,不少人都去了,讨论经文,论述修道感悟。”

        有神庭人马第一时间探知到了神罚城的动静,赶来禀报,顿时让年轻的大统领羽默剑眉立了又立,这是在藐视他们吗?

        “走,我们去看一看,也进神罚城。”一个女子的声音带着磁性,带着一种性感,带着一种惊人的魅力。

        神庭之主的义女来了,被一位将成道者收为女儿,其身份可以说极致显赫,将成道者的女儿无论走到哪里都要让人敬畏。

        神罚城很大,将一些山峰都围在了当中,其中一块区域内有五座石山并立,如同五指山般,平日间是修士谈法论道的地方。

        而今日,道台上只坐了叶凡一人,正在讲解他过去的修行心得,着实引来了大批的人。

        “好一种大道伦音,可惜也剩下了这些经验,圣体还能否一战?”羽默降落,他非常的直接。

        在半路上时,他就下定决心,不能放任叶凡这般下去,于各族有功绩不能总是被人提,那都是虚的,若是长此以往,圣体名气会越来越大。他今日即便不与叶凡生死对决,也要削他的面皮,让他下不来台,扯下他的光环。

        哪怕人们可能会对他不满,他也要这样做,让叶凡从神坛坠落了下来,让人们看到,而今这只是一个凡夫俗子了,三百年前不过是一段特定的历史时期而已,碰巧让圣体叶凡显露于世,发出了光。

        神庭之主的义女皱眉,但最后也默认了,任他行动,将叶凡的神像从高台上推下来。

        “年轻人不懂得尊重前辈也就罢了,还这么的狂妄,只会显得你很无知与肤浅。”黑皇很不客气的说道,甚至探出了一只大爪子准备出手。

        羽默冷笑,道:“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有些人老了,既然已废,就该归隐,不应再出来了。”

        他知道说这些话的后果,多半会被世人喝斥,但他就是想削叶凡的脸,打破其被各族尊重的事实,将他拉下神坛。

        一次、两次……多次过去,若是产生争议,很多人反圣体,叶凡所谓的神环就会暗淡,不会这般被人拥护了。

        “我看你很想与我一战,是吗?”叶凡盘坐道台上,神色平淡,无喜无忧,看向羽默。

        “有些念头,可惜你已不是当年的你,听闻十年来你每况愈下,再无一战之力,让人失望。”羽默降落在地。

        众人哗然,神庭的人明显是来挑事的,言语中有着太多的不敬,既然知晓叶凡的状况,还这般相逼。

        “孩子,让本皇来教教你什么是强者吧!”黑皇如一尊妖神下界,浑身都被雾霭笼罩,血气如汪洋。

        叶凡摆了摆手,并未让黑皇动手,道:“我确实出了一些问题,不过却也还能一战,孩子,来吧,对我出手。”

        黑皇听到叶凡说此话时,心头剧跳,他真的要走那一步了吗?它为神庭百万大军默哀,为所有来此攻杀他的人而叹息。

        “嘿,我期待这无尽的神军,助小叶子破茧花蝶,最好关键时刻有副教主跟着来击杀他!”李黑水亦很兴奋,但却将这一切都掩藏在了心底,并未透露出来。

        羽默神色冷漠无情,道:“万一伤了你,我怕被世人唾弃,我可不像你,浑身都笼罩着神环,不少地方都有你的塑像。”

        “没关系,你尽管来吧。”叶凡说道。

        羽默冷笑,道:“既然如此,别怪我出手重,实在坚持不住,你大可以叫出来!”

        不说其他,但是从战绩上来论,这么多年来,又有几人敢对叶凡不敬?他这样说太过分了,很多人都大怒!

        神罚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时隔这么多年,叶凡还能出手吗,一直有传言,他的身体似乎越来越糟糕了。

        十年前,他还能在帝关借助血液中的秩序神链一战,可是就在不久前,有人传出秘闻,而今叶凡连秩序神链都不能动用了。

        砰!

        羽默出手了,直接拍在了叶凡胸膛上,圣体竟没有避开,所有人都心头一颤,暗叹英雄末路,连这样一击都不能闪过了吗?

        羽默脸上露出一缕讥笑,写满了嘲讽,刚想说什么,可是才张开嘴,突然间神色惨变,他心中惊呼:“怎么回事?我的大道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