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战后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战后

    作品:《遮天

        初战落幕,霸王黯然远去,一代至强火灵殒落,这个结果无疑是轰动性的,叶凡三大弟子于这大世崛起,睥睨八荒!

        三条身影,被神环笼罩,并立在一起,宛如自远古时代走来的战神,在这一世显化,人间难逢敌手。

        四野静悄悄,人们都屏住了呼吸,叶凡的的弟子都已如此,成长起来了,让他的宿敌情何以堪。再若战,将面对谁?

        此时,没有人在针对他们,尽管帝关中还有绝世高手冷眼旁观,不曾真正赶来,但是相信这一战必然会让他们大受触动。

        人散去了,这个地方恢复宁静。

        当然,一些想追随叶凡的人不曾走远,在附近徘徊,他们在等待,希望有一个机会。

        “师傅,这三个挫货是谁?”

        茅屋前,花花歪着脑袋,光头跟打了蜡一般,倍儿亮,他斜睨莫问天、拓跋漠、伊明三人,一脸轻佻之色。

        “秃子你在说谁?!”拓跋漠当时就怒了,被叶凡强势镇压、抓来当苦力也就罢了,居然还被一个光头鄙视。

        “小子你欠打吧,敢对佛哥哥品头论足,也不看看你是谁,去给佛爷倒杯茶去,别拎不清你的身份。”花花一屁股坐在了木墩上,指使拓跋漠。

        “秃头,你大言不惭,可敢与我一战!”拓跋漠火气上涌,直冲天灵盖,大步向前逼来。

        “一战就一战,谁拍谁啊。”花花站起身来,一巴掌就盖了过去。

        “砰”

        没什么悬念,拓跋漠横飞了出去,跌倒在尘埃中,因为他被叶凡击成重伤,五大秘境都破了,想要复原无比艰难。

        “和尚,有种你让我复原,我打的你连阿弥陀佛都不认识!”拓跋漠大恨。

        他是一个魔一般的人物,在这世间肆无忌惮,向来强势,一直是随心所欲的行事,眼下却倍感憋屈。

        “你以为你是谁啊,随便来个阿猫阿狗就想挑战我,我若是都要回应还不烦死。”花花冷笑不已。

        在来的路上,他就已经听说了这三人的事,尤其是得知这个魔一般的男子曾说自己的师傅叶凡老了,不堪一击,自然被他记住了。

        和尚报复,那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小子,听说你很狂,要与我师弟杨熙一战,以证明摇光强过我师?还听闻你说,三百年后世间再无人族圣体叶凡,早已死了,真是险恶啊。”花花又盯住了莫问天。

        莫问天一声冷哼,没有应答。

        花花笑了,道:“也罢,我看你颇有慧根,当是我佛门中人,今日贫僧接引你归位。”

        “你……想做什么?”莫问天寒毛倒竖,预感到大事不妙,警惕性的盯着他。

        然而,他现在能有什么反抗之力,直接就被花花给禁锢了,而后取出一把锃亮的剃刀来,不慌不忙的按住了他的头,而后开始下刀。

        “住手!”莫问天大叫,脸都绿了,这个和尚怎么这么另类与缺德,竟然想这般对付他。

        “施主,你就叫吧,叫破喉咙都没用。”花花一脸的贱笑,手中剃刀刷刷挥动,雪亮刀芒飞舞,跟漫天的纸片飞落一般。

        莫问天狂吼,可是被按住了头,一动不能动,只感觉一头乌黑长发簌簌坠落,头上凉风袭来,气到浑身颤抖。

        “施主你大彻大悟了,三千烦恼丝已经尽去矣。”花花收刀,一副绝代刀客的样子,刷刷又挽了几个刀花,摆出一个酷酷的姿势。

        莫问天脸色青绿,恨不得一脚踩在他的光头上,终于是忍不住长啸,可是并无黑发乱舞,只有一颗光头。

        花花向后退了一步,收起剃刀,摆出一副得道高僧的样子,双手合什,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从此你与我同在,与佛同存,一念花开,师傅在上。”

        他神神叨叨,却让莫问天抓狂想咬人,这秃子太缺德了。

        “咦,对了,你刚才不是骂秃子吗,难道你在说他?”花花询问拓跋漠,而后又指了指莫问天。

        两个当事人全都脸色铁青,目中喷火,凶狠的瞪着他。

        “这样是不对的。”花花纠正,而后走向拓跋漠,道:“佛说,众生平等,你怎么能歧视莫施主呢,你与他同在,是一样的人。”

        刷刷刷!

        寒光闪烁,刀光飞舞,拓跋漠也变成了光头,脑壳锃亮,可以清晰的看到生面有一条条青筋在暴跳,他浑身哆嗦,扑向花花。可惜,这是徒劳的,被一巴掌拍翻在了地上。

        “别……别过来!”伊明叫道。

        “我最讨厌小白脸,什么出尘气质都不如这芸芸众生相,来,佛爷送你一场富贵,让你返璞归真。”

        砰!

        花花轮动老拳,砸了伊明一个乌眼青,道:“就凭你们也敢辱我师,你们的师傅来了都不行!”

        当叶凡、杨熙、叶瞳走过来时,花花已经收拾完毕,原地多了三个光头,三位受害者一个个浑身都在突突的抖,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师兄,你这样是不对的,怎么说他们也是有身份的人,你怎么能如此?”杨熙指责,而后一个个都拉了起来,道:“跟我走吧。”

        个人性情不同,行事方法自然也不一样,杨熙拉上三个恨到极点的人去……单挑了,他是一个战斗狂人。

        “师弟你可很狠啊,他们的秘境都被击穿了,你别一不小心都给拍死!”花花提醒。

        “没事,不是有你的涅槃心经吗,暂时让他们复原,我会注意的!”杨熙道。

        在接下来的几日里,远处传来地动山摇的声响,以及三人愤怒的嘶吼,战斗狂人开始活动筋骨了。

        帝关中,气氛有点诡异,火灵死了,霸王败了,这几日人们都在议论,全都心中不宁静。

        叶凡活了过来,时隔三百年后再现世间,这则消息几乎已经算是证实了,震动了唯一真路,让每一个人都惊撼。

        现在,所有人都在思忖,叶凡如果真的恢复了道行那将会有怎样的战力?这是一个值得每一位有志帝路的人都需要去认真思索的问题。因为,将来他们最终可能真的要面对,也许是一道天堑,横阻住所有人!

        “想不到那一日我没有看错,真的是他。”西菩萨觉有情轻叹,当年他们曾共闯过中州仙府世界,有过一段交情。

        金蝉子白衣出尘,颔首道:“那是一个强大的人。可是谁若是想闯帝路,都必须要过他那一关。”

        这一日,尹天德站在帝关中一座古楼台上,眺望远方,他在感应帝尊仙经,不受外界气氛的感染。直到很久后,才他睁开眼睛,默默望向一座光门,那里将直达飞仙战场!

        在其身上,紫气冲霄,浩荡三万里,宛若一尊神明将远行,给人的感觉是深不可测,一对眸子可以湮灭无尽星空。

        “我捕捉到了,帝尊的经文,再等一等,很快去会你。”这是他的轻语。

        “什么,师傅你竟然感应到了帝尊仙经,这真的……逆天了!”一位女弟子震惊,而后露出欢容,差点要尖叫出声。

        另一个方向,有一座古道台,镌刻着岁月的斑驳,这里本应接引天地精华、受日精月华等星辰之力的浇灌才对,最为灿烂。然而,此时道台上却一片漆黑,那里有一个大道宝瓶在沉浮,化成了一个黑洞,吞食宇宙中的一切精气。

        在下方,盘坐着一个男子,一动不动,陷入了最深层次的悟道境,像是一尊尘封在岁月中的一个天神。

        终于,他动了,于一刹那间张口一吸大道宝瓶化成了数不清的符文,没入他的口中,黑色的符号烙印在他的血肉内。

        而后,他通体突然发光,刹那间驱散了黑暗,整个人的气质大变样,神环罩体,每一寸肌体都晶莹发光,连头发都染上了金色的光彩,像是太阳神子一般。

        在这一刻,他有充满了长生气,有一种不灭的神韵,像是历劫万古的仙王从尘封中觉醒,回到了现世。

        这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气质,他体内有两大天功,快速实现了一次转变,让此体可怕无比,流动着最神秘的光彩。

        有神族的力量,有圣灵的气机,有吞天兽的血力,有原始魔的道痕……在这一个人身上,竟然有宇宙中诸多强大体质的气息,让人感觉颤栗。

        而今,这些本源熔炼为了一体,归于一炉,成就了一个人,他就是摇光!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期待能与你一战,想不到你真的这般逆天,又回来了,我的血要沸腾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啊。”摇光自语。

        “师傅,你现在没有时间走开,帝尊仙经最要紧,帝关的守护者不是说了吗,这是关键性的一步。”他的另一位弟子李轻舟走来,立身在古道台下说道。

        ……帝关中,大威圣灵、九劫道人、帝天、大魔王古荒、以及某些古皇血脉到了,反应各不相同。

        想成为大帝,必然要有足够坚固的帝体才行,而强于圣体成也许会在这一世成为一个体魄足够强大而为帝的至强者的终极考验。

        所有人都在想,这或许就是上苍降给他们的最大考验,让人族最强体魄之圣体复活归来,阻挡他们。

        有一个人很特别,那就是张百忍,他一直在古老的街道中漫步,并没有参与什么,似乎超然世外。

        飞仙战场,叶凡与三位弟子相处了几日,听他们讲了很多关于亲故的事,故人无恙,天庭日渐强大,让他很是欣慰。

        茅草屋上,几日前一只壁虎坠落、摔断了尾巴,但而今又长出了部分,引发叶凡一阵出神。

        远处,一条大蟒蛇盘绕在巨石上,在蜕皮,艰难的从老皮中挣脱出来,不久后浑身金鳞闪烁,头上长出了一只角,竟然要化成蛟了,爬向了远方,更加强大。

        “师傅,他们都在感悟帝尊仙经,包括太古皇的后人等,你不去吗,据闻经文中有不世大秘!”杨熙说道。

        “暂时不想去,让为师静一静,想一想自己的路。”叶凡盘坐在茅草屋前,看花开花落,看枯木焕生,看野草抽芽,整个人宁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