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第一劫星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第一劫星

    作品:《遮天

        叶凡还活着,只是却精疲力竭,不想动弹一下,不仅身体如此,心神都近枯竭。

        这一战对于他来说太惨烈了,尤其是恍惚间见到了姬子、姜太虚残的躯与血,让他黯然神伤,漂泊了很多年,却难以动弹。

        当日一战,造成了血与骨的废墟,大帝离世,人杰殒落,天地都在飘血雨。

        叶凡血战宇宙战场,在那一役中发挥到了极大的作用,相助两位大帝,发动了至关重要的两击,也正是因此才导致了轮回之主与光暗至尊的殒落。

        相对来说,他可谓是蝼蚁身,于关键时刻血拼之此,付出的代价太大了,成仙鼎碎掉了,自身更是喋血域外。

        不光如此,道衍仙衣亦是炸开,化作碎片,沾染着他的血,在那一刻绚烂之极。

        他之所以能活下来,是道衍仙衣内的神祇护住了他一丝灵识不灭,以数十块碎片阻挡住了那惊天动地的毁灭血光。

        两具大成圣体都成为了血泥,骨块四溅,他的本体当然保留不下来,和成了血泥,混在一起。但是两具躯体却也如神衣般,为他挡下了太多的杀劫与毁灭力。

        他们同源,他们共体,大成圣体的血泥为他护住了一滴真血不灭,纳入血泥中,不曾被那无上杀气断了生机。

        小囡囡赶来,在那血泥与道劫黄金碎片间大哭,泪水如雨,悲伤到极点,那些泪等同于不死药,护住了他最后不曾磨灭的印记。

        只是那个时候,他没有了一丝开口的能力,整个人都陷入了无边的黑暗,或许那就是死亡,他踏入了那个领域。

        帝战后来的事他不知,仙衣碎片伴着残血与碎骨驶向远方,在黑暗与冰冷中漂浮,不断的远去,与外界隔绝。

        也不知道是多少年,他在枯寂中度过,一丝不灭的神识与一滴真血混在一起,被护佑着,保存了下来,在黑暗中度过。

        也许是数十年,也许是上百年,在黑暗中,他想努力睁开眼,却始终做不到,昏昏沉沉。

        后来,他听到了一段经文,在一丝不灭的神识中回响,震耳欲聋,逐渐将他引回,慢慢的复苏。那是九龙所拉的青铜棺所记载的数百字古经,让他不灭。

        后来,他有了真实的知觉,那个时候,“者”字秘在运转,借一滴血重生,进行滋养,再造他的躯体。

        而也是在那时,他发现了一株青莲伴在身旁,洒落下一些光雨,竟蕴含着他的血脉精华,参与了他身体的修复,真身逐渐生长。

        同时,他的神识也是如此,在青铜古棺中的仙经引导下,在者字诀的修复下,在青莲的滋养下,缓慢壮大。

        数十年前,他有了真身,那是他自己的血肉,坚固不朽,纵撞上陨石亦不灭,可是却也仅止步于此,他没有了法则波动,没有了圣道秩序。

        他像是以神金铸成,坚固不坏,但是却运转不起昔日的秘术,血拼至尊,一战之下惨烈无比,大道碎片不可见了。

        在那些年中,他甚至难以动弹一下,也许有法道碎片藏于血肉中,但是却不能为他所用,他只能孤独的远行,在黑暗中的宇宙边荒中漂浮。

        期间,他似乎见到了半面虚空镜伴着一段残躯,那是虚空,还是姬子,还是黄帝,让他想大吼,可是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不能动一下,注视他们远去,葬于冰冷中。

        同样,他也看到了恒宇大帝与姜太虚的血与骨,还有很多的帝器碎片,沾染着血,让他心中大恸,却无能为力。

        近几年他才能动,可是依然不能自主飞行,身体状态不是很好,后来他又陷入了沉眠,直到坠落在这颗大星上才醒。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不知道外界怎样了,不清楚故人在何方,他甚至不知道黑暗动乱的结果。

        而今,在这平日间,他依然会伴随着撕心裂骨的痛,元神像是在被人一刀一刀的割开,骨头像是在被大道碎片碾压,要化成齑粉,这就是与古代至尊一战的结局,虽然活了下来,但却很惨。

        他昏昏沉沉,身心疲累,更有一种心痛,姬子就那样死去了吗,白衣神王不能出现了吗,还有盖九幽,那一生谁敢与我一战,至今还在震动他的心神。

        许多人都远去了,连最后一别,都只是在冰冷的宇宙中交错而过,不能去为为他们收起血与骨。

        “到家了,这就是我家。”

        少年名为白夜,一个很奇怪、单从字面来说又很普通的名字,他开朗乐观,今年只有十四岁,但是却着实力气过人,胜过成年人。不然也不能健步如飞的将叶凡从山地上背回村子。

        这是几间很普通的石瓦房,临着一个鱼塘,处在最村东的位置,屋中的家具很陈旧,有些年头了,但收拾的很安静。

        白夜眼神清亮,递过来一块干毛巾,让叶凡擦脸,而后又抱来一堆干洁与柔软的床被,让他修养。

        叶凡默默的接过来,擦去泥水,换上了一身半新的衣衫,坐在那里,呆呆出神。

        头依然很疼,当他努力运转神识,想恢复己身时,总会这般,古代至尊的皇道给他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纵然真身不灭,但也出了大问题。

        若是常人,早已灰飞烟灭了,他是因为各种因由结合在一切,才能活下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叶凡很想再次纵横八荒,冲霄而上,可是却始终控制不了躯体,他隐隐觉得,血肉中应该有强大的力量,一直在运转,但是不为他所用。

        “啊,它怎么长在炕上了?”就在这时,少年白夜惊呼,那株青莲竟然扎根在土炕上,生长了下去。

        它只有三片叶子,没有粗大的根系,在没有水泽的地方竟有这般强大的生命力,让人瞠目结舌,不敢相信。

        白老翁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叶凡将它拔起,走到房前的池塘,将它放了进去,结果依旧如此,刹那生根,植入水中。若隐若无间,有丝丝的白雾弥漫。

        “你安心在这里养伤吧。”少年白夜露出阳光般的笑。

        “谢谢你们。”叶凡开口,神识虽然如被刀割裂,但是短时间内,他依然捕捉到了他们的神念,弄懂了这颗星辰上的语言。

        或许,这也是他可以恢复的希望与信号吧。

        “不用谢。”少年挠了挠头,阳光中带着质朴。

        这个时候,老翁端来一碗热汤,让叶凡喝下,尽管知道他来头可能很惊人,但依然送来了这些凡人的食水。

        “黑暗动乱结束了吗?”叶凡收起思绪问道,这是他目前最为关心的问题,昔年一战,许多人杰都付出了太多,而结果……却让人绝望,这个时候他的声音都有些抖。

        那是他与姬子、姜太虚等努力想改变残酷现实的一场血战,虚空大帝、盖九幽……死了很多人,究竟如何了,让人恐惧。

        “什么动乱,你是说穷奇出世,混沌灭世吗,他们都不曾出现。”少年说道。

        “我是说,这颗星辰是否有血劫,有古代至尊降临。”叶凡问道,因为他已经看出,老翁是个修士,而少年虽然不懂法术,但是体魄却很强大,也不算常人,应懂得修行界的事。

        祖孙二人面面相觑,露出狐疑之色,一起摇头,表示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你是……外界来的人?”过了片刻,老翁才迟疑的问道。

        叶凡一怔,很快他通过了解,知道了这是怎样一个地方,竟然与大宇宙隔绝,被混沌雾霭所阻,这是一片奇特的星域。

        “你说的黑暗动乱,难道是指飞仙战场,放心,只要不主动进去参战,一般情况下来说里面的人是不会出来的,血灾很少见。”少年白夜道。

        “飞仙战场?!”这个名字很容易让人产生诸多的联想,叶凡暗淡的眸子发出了惊人的光束。

        “喏,就在那边,我们就住在边上,与它相邻。”白夜指向远方,那是一片灰蒙蒙的大地,在那尽头就是飞仙战场。

        “很多强大之极的人会来这里争锋,皆源自外界……”叶凡了解这些后,轻声自语,不曾休息,径直就走了出去。

        “诶,你身体好了吗,那里很危险的,斩人道行,削人修为,神秘无比。”白夜叫道。

        “我只是想登山看一看。”叶凡道,他行动没有问题了,只是不能飞起来,自身的法道碎片被禁锢在了血肉中。

        白夜跟了下来,不放心他,随同一起登上了一座山峰,向着飞仙战场眺望,灰蒙蒙的大地尽头有很多光点,像是一神土在复苏。

        “我们的星辰叫第一劫星,而那片区域浩瀚无垠,比人类栖居地都要大上很多,占据了这颗星辰四分之一的疆域。”

        第一劫星,一个很怪的名字……

        叶凡闻听,心中默默计算,这是一块比东荒都要开阔的大陆,可真是一处广袤的战场。

        若隐若无间,他能够感应到那里有一种神秘的波动,扩散而出,而战场中则更是凝聚出一个又一个符篆,烙印进山川。

        “看,飞仙战场在复苏,将承受一场场可怕的猎杀、对决、围剿大战,据传外界每到一个黄金大世来临,都会来我们的飞仙战场对决,每一个人都是绝代高手。”少年白夜兴致勃勃说着,很向往。

        “是吗,这么快就要见到很多故人了吗?”叶凡轻语,法道碎片不显,眸子中缺少光彩,但是却更加深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