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活着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活着

    作品:《遮天

        星云缭绕,混沌弥漫,这是一片不为认知的古域,万古至今,外界很难进入。

        只有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偶然有特别的人撕裂虚空才能到达这里。想要退出去,很难,这里与外天地隔绝。

        除此之外,那就要等特别的黄金大世了,也许会有一些人打进来,会进行古来注定的最强争锋,于这里普照出不朽与璀璨的光。

        穿过重重雾霭,进入茫茫星河,这里广袤无垠,群星灿烂。

        在这里,有一颗大星,生机勃勃,从天空向下望去,水蓝的海,葱郁的大地,充满了一股蛮荒的气息。

        “咚”、“咚”……山地中,霸龙在奔跑,赤色的鳞甲森然发光,充满了血腥气息,不知道屠过多少生灵。

        更有像是朱雀的火鸟裂天,横空而过,鲜红如如凰血赤金铸成,一声长鸣,苍茫山地都在抖动。

        “喀嚓”

        不远处,一座山岳被挤塌了,当中岩浆沸腾,赤红一片,如洪流一般冲了出来。那里有一头浑身是金色毛发的小兽,嗷的一声大叫,让四野跟着响起无数的兽吼。

        这是一派史前景象,各种荒兽、蛮禽出没,全都是世间少见的异种。

        在这颗星辰上生存着很多族类,各个都天生强大,他们虽然与大宇宙隔绝,不能闯过那片雾霭,但是却也都懂得修行,都很强大。

        这颗星辰很大,不次于北斗等地,地域广袤,但很多区域都是蛮禽与荒兽的领地,其他智慧生命一般不会贸然闯入,不然会沦为血食。

        在这里,种族栖居地有界限,有些生物实在太强大了,故此一些族群只能靠集体的力量才能生存。

        至于人族,毫无疑问,无论在那里都会有惊艳的表现,依然处在上层。

        这颗星辰上,有相当广阔的一片疆域都属于他们,只要不去挑战那些具有神话时代的至强种族的血脉,很好的生存下去不成问题。

        人族区域秀丽山峰很多,而荒山恶水也不少,从天空俯瞰,一座又一座城阙,星罗密布,洒在无垠的土地上,有些区域相连,而有些地方则被十万大山隔开。

        “当!”

        一声钟响,震动天下,那是一口奇特的钟,悠悠荡开,能传遍人族疆域,达到每一寸土地,众人皆可闻。

        “发生了什么?”

        许多人都吃惊的抬头,望向钟波传来的方向,惊疑不定,也不知道多少年不曾有钟波浩荡天地间了。

        可是,但凡一响必然有惊世的大事件!

        “谁能告诉我,将有什么变故,为何钟声动天?”

        在这一刻,无论是田间的农夫,还是高山上的修士,全都发怔,心中忐忑,对不可预知的未来而担心。

        “是穷奇杀来了,还是混沌真的出世了?千万不要啊!”

        许多人忧虑,大荒中一些神话时代的异种血脉极度强大,连人族最顶级的强者都不见得能够对付的了。

        “不是,与那些种族无关,是来自外界的消息。”显然,有人提前得到了消息。

        “当……”

        钟波悠悠,天地间其他声音都消失了,宁静了下来,一道没有感情的音波传来,在每一个人的耳畔回荡。

        “飞仙战场又要开启了,所有人都不要登仙台,以免引来杀身大祸!”

        这则没有情绪波澜的声音一出,顿时引发人们哗然,消息未免惊世,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望向一域。

        那个方向就是仙台区域,亦被称作飞仙战场,有着太多的秘密,有着太多的谜,古往今来也不知道有多少盖代人杰喋血在那里。

        “终于啊,外界又是一个黄金大世来了吗,又要有人进来了,登仙台啊!”

        “我们这里将与外界贯通一段时间,那些人又要来了!”

        许多人都露出忧色,来的那些人过于强大,古籍中有清晰的记载,可与这个世界最绝巅的的人比肩,而数量则远胜。

        “放心,只要我等不进入飞仙战场,不会有什么意外,千万不要去捡便宜,不然会有大祸。”有老修士说道。

        至于农夫、走卒等,很快平静了下去,这些离他们很遥远,甚至无关,不用去担心什么。

        至于一些门派,则都在商量对策,这是一个轮回,外界又到了一个璀璨的黄金大世,值得他们出去探索。

        古代,这个星辰上也曾有人去藉此时间段穿过毁灭性的雾霭区域,去外界历练,当再回来时已为绝巅人物。

        当然,很少有人回来,九成九的人杰都失去了音信。

        “仙台,已经发光,将化为战场,会产生诸多不可思议的异变,削道行、斩修为,最是危险,万不可涉足。”

        这一日,许多门派内的长老都在告诫,严厉叮嘱子弟,希望他们本分一些,千万不要因好奇而去探秘,白白丢掉性命。

        夜间,大雨滂沱,电闪雷鸣,阴风怒号,像是有各种妖魔鬼怪在出动,让深夜的暴雨显得非常可怕。

        苍穹上,一具躯体坠落而下,被闪电击中,被雷火炙烤,并没有毁掉,肌体无损,只是身上多了一些焦黑而已。

        他随着暴雨坠落,直接砸在下方一座很高的石山上,预料中的粉身碎骨、血泥四溅并没有出现,他砸碎了石峰,滚落而下,又坠落在另一座小矮山上,翻滚多次后才停下来。

        山脚下,有数十户人家,一个少年被夜间的闪电几次惊醒过来,就在刚才他透过窗户见到炽盛闪电横空的刹那,一具躯体从乌云中坠落,惊呆了。

        “爷爷,有人从苍宇坠落,砸在牛头峰上,主峰碎了!”少年震惊过后,喊与他相依为命的祖父,指着窗外,躯体在微微的颤抖。

        “不要去管,真有神魔鬼怪的话,也不是我们能对付的。”老人坐起来后,浑浊的老眼被闪电照出一缕光芒,告诫少年。

        “可是,那不是妖魔鬼怪,我看清了是一个人。”十几岁的少年说道,他很想去看一看。

        “不许去,这是深夜,妖魔也能化人。”老人阻止。

        天蒙蒙亮时,暴雨停了,林地间雾气很大,少年出门,径直向着矮山那里跑去。

        老人跟在后面,怕少年出现意外,山地很滑,到处都是泥水,但他们的动作并不慢,很快就到了山上。

        一个年轻的男子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半边身子都泡在水洼里,他被大雨淋了一夜。

        很奇怪的是,在水洼中竟有一株青莲,缠绕着丝丝雾气,扎根在泥水中,伴在男子的身旁。

        “天啊,他的躯体没有烂掉,砸在了牛头峰上啊,竟然没有碎掉。”少年惊叫,抬眼望去,上方的牛头山,峰巅龟裂,碎掉下来一大块。这个人拥有怎样的体魄?

        “这不是一个简单人,比妖魔鬼怪还强大一万倍。”老人眼中露出一缕精光,脸上有些忧色。

        “他……还活着!”因为,少年听到有力的心跳声,他的耳朵非常敏锐,远超常人。

        “你……”当这十几岁的少年要蹲下来细查看时,猛然一惊,快速倒退,因为他发现这个男子的眼睛一直在睁着,并不曾昏厥。

        老翁连忙解释,道:“我们无意冒犯,我孙儿心地善良,想来救人,既然你无恙,我们就此告退。”

        他拉起孙儿就要走,可是那个男子却没有任何反应,眼虽然睁着,但却缺少神采,仿佛活在自己的世界中,眼睛自始至终都不曾眨动。

        “爷爷他的状态不对,不然的话也不会泡在泥水中半夜了,我们将背回家吧。”少年说道。

        老翁蹙眉,他看了看牛头峰,又看了看地上的人,很是迟疑。

        可是少年已经动手了,直接将地上的男子扶起,径直就要背起来,老翁见状一叹,走过来帮忙。

        这个时候,一直不曾动的年轻男子,一把将地上那个只生了三片叶子的青莲拔起,根茎上不染一滴泥水。除此之外,他就没有任何动作了,任少年将自己背起,眼神依然缺少光彩。

        “我没有死……”

        在年轻男子的脑海中,是无尽的血,诸多大帝兵器崩碎的场面,古代至尊血洗宇宙的场景,还有他力拼而血溅星空的画面。

        他不知道黑暗动乱的结果,那时他已经力竭,战到了粉身碎骨,喋血宇宙边荒,他已经力尽。

        世间传诵他也好,忘记他也罢,战死域外是他的归宿。

        “不曾想,我还活着。”

        他心中闪过很多残碎的画面,小囡囡趴在他的血与骨间,放声大哭,许多晶莹的泪滴滚落,洒在了他的身上。

        “不要哭。”他嘴唇轻动,不知不觉间自己的脸上却有泪水滑落。

        虚空大帝死了,姬子死了,盖九幽死了,姜太虚死了……让他痛彻心扉。世人会记住他们吧?这样的人杰却再也回不来了。

        血与骨的废墟上,终会建立起盛世,世人传诵也好,渐渐冷漠忘记也罢,那曾经的人杰都难以回来,再也见不到了。

        他的眸子中没有光彩,一片暗淡,苏醒很多年了,漂浮在宇宙,看到过碎裂的帝兵,伴着血与骨,亦见到过残躯,恍惚一瞥,却无力寻回,那可能是此生最后一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