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黑暗落幕
  • 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黑暗落幕

    作品:《遮天

        那种波动恐怖之极,血光一瞬间照亮了大半个宇宙,虚空与天地星辰全都被赤霞映照的鲜红,似有一轮巨大的血日喷薄,赤光占据半边宇宙。

        有一尊大帝级人物炸开,血溅当世,威能无以伦比,那片宇宙边荒被摧毁,星系暗淡,被湮灭成虚。

        这是一种无法想象的大劫,让宇宙八荒各地生灵都寒悚,那是一种难言的大恐慌,灵魂都要碎掉了。

        有生命禁区传出强大的神念波动,捕捉战斗的真实结果。

        下一刻,宇宙都仿佛静止了,陷入了死一般的宁静,没有了声息,万物凋零。

        死了吗?一位皇道高手就此落幕、从最辉煌的绝巅粉身碎骨而走向终点了吗?这是每一人的疑问。

        “轰!”

        突然,血光贯冲九重天,大帝波动惊世,那无尽的血光与凄艳的赤霞全都倒流,于刹那回转,重塑帝体。

        嗡隆一声巨响,像是有一个混沌祖神开天辟地,挣脱了出来,生命波动震的洪荒天地剧烈颤抖,日月星辰全都摇动不已。

        “帝战……还未结束,无缺皇道高手不可灭!”

        有人猜测,那可能是有意自爆,用以挽回颓势,帝体强度无疆,真要炸开,那种力量太过庞大了,不可想象。

        大帝级人物竟然这般狠烈,让人寒毛倒竖!

        “是弃天至尊,他处在劣势,退出无尽的星系,远走宇宙边荒,被逼如此。”

        人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知道那白衣女子而今是否遭创,一位大帝爆体啊,以这般刚烈手段只是想拉回劣势。

        大战在继续,飞仙之力裂乾坤,更加强大了,照亮了宇宙,璀璨夺目。

        由此人们知晓,那位女帝应该没有受多大影响,不然不会这般气势如虹,始终如一,这是盖世无敌的风采。

        这一战,打到洪荒宇宙塌陷,星辰化成齑粉,甚至波及到了一些生命古地。

        弃天至尊为了补充血气,残酷的将战场像这些方向推移,冷血无情,将两颗生命星辰化作血地,成为宇宙尘埃。

        不过,他只有这两次机会,接下来被逼入了神话时代的天尊战场,那是曾经的皇道人物对决过的地方。

        相传,神话时代,有帝并存!

        这里,没有光芒,没有生气,没有完整的星河,到处都是星辰碎片,亦有巨大的尸骸,比一片星域还要巨大。

        两人大战,天崩地裂,鬼哭神嚎,各种恐怖与妖异事件发生,尤其是这片神话时代的天尊战场,更是下起了倾盆血雨,更有一道道黑色的闪电划过,暴雷一道接着一道。

        隐约间,可以见到无尽天兵天将还有海量的地府阴兵横贯星域,踏上征途,不知道要远征何地。

        可惜,在这场帝战中什么都不够看,一切的异象与诡异场景都会被磨灭,星系废墟间爆发出了冲天的光。

        轰!

        又一次血光冲天,血溅宇宙,天尊战场发生了大崩溃,一些巨大的尸骸都炸成了飞灰。

        弃天至尊再次爆碎,血光如海,汹涌澎湃,浩荡不知多少光年,惊悚了人间。

        真正的大帝战,杀到这一步着实震撼人界,那种强度无以伦比,过去从来不可见,人们想都不敢想。

        人体竟然有那般巨大的力量,若是这样下去,宇宙真的可以被摧毁,那是无穷的风暴,席卷万物,不可阻挡。

        “死了吗?”

        “黑暗动乱能结束了吗?”

        然而,不久后大帝波动继续,喷薄而出一股至强的生命气息,皇道高手又一次重组至尊体,再次投入战斗。

        这么艰难,几乎拥有不灭身,真正无暇的大帝太强了,想杀死真的过于艰难。

        在接下来的半个时辰里,弃天至尊一共四次爆碎,后几次全都是被飞仙之力打爆的,生生杀成碎骨与血,连元神都炸裂了。

        最后,他终于消亡,抵抗不住,没有撑过这一世。

        这一天,各地都爆发出了欢呼声,喧沸上天,响彻了星海,那是众生的意念,合在一起波澜壮阔。

        石皇呢?

        接下来人们似乎又听到了大战的声音,又似乎只是人们的喧嚷,最后只看到一枚大茧横空,飞过了每一处生命古地。

        当一切平静下来时,没有了战乱,没有了波澜,血渐渐散,黑暗被驱逐,露出了曙光。

        一个高大的身影如魔王一般出现,压盖的诸天都要崩裂了,有一种让人窒息的力量波动,他走过一片又一片星系废墟与战场,观看残迹。

        “石皇死了吗?那个女人一战过后又沉眠了吗?我还活着,要长存下去!”

        他是大成霸体,浓密发丝散乱如瀑,眼神吓人,行走于星系间,追寻至尊留下的血液,更是在寻觅虚空大帝的半截残躯,这一战留下了太多,有很多都是他所需的。

        最后,他也消失了!

        至此,黑暗动乱落幕,一场史上最可怕的血乱与大劫就此结束,时间短暂的惊人,比预料的快了很多。

        但是,却也真的留下了太多的殇。

        “结束了,终于过去了,血与泪的黑暗终结了!”

        “大劫结束,我们还活着!”

        各地都传来欢呼声,响彻云霄,庆祝挺过了这个末世,每一个人都激动到了极点,能够活下来真的不容易。

        所有人都是劫后余生,全都大口的喘气,而后对天大吼,至此才更能体会到生命的可贵,活着比什么都好。

        人们尽情的宣泄,用力的嘶吼,用以表达自己的心情。

        而到了最后,当欢呼与激动结束,人们逐渐静下来后,悲与凄的气氛弥漫,渐渐的传来哭泣声。

        “呜呜……”

        这一次动乱死了太多人,一处又一处生命古地都变成了鲜红色,大地上尸骸堆砌一堆又一堆,比山都要高,比海都要广。

        “孩子,你在哪里啊,回来看看娘吧。”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哭的撕心裂肺,浑身是血,跌坐在地上,感觉浑身冰冷。

        “父亲,你不要死,求求你了,一定要活下来啊。”一个柔弱的少女用力摇动一具躯体,可是那个汉子口中只有血在流,眸光暗淡,无力的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而后就此垂下了头,没有了声息。

        “娘,不要睡了,起来呀,你快起来呀。”一个三四岁的幼童大哭着,抱着一早已冰冷的躯体的手臂,大眼中满是泪水。

        而这只是人间惨剧的缩影,到处都是,不是一个星域如此,而是遍及到了大片的宇宙,凄风血雨,愁云惨淡。

        这一战损失了太多,许多英杰白骨他乡,尽管没有大帝的实力,但却冲向域外一战,血洒星空。

        事实上,不少人根本就没有接近战场,便已炸开,成为了血与骨,他们有心无力,最后只发出了一声不屈的怒吼。

        这样的人不在少数,看到了虚空黯然,恒宇喋血,见到盖九幽的悲凉,他们奋不顾身,尽管没有起到作用,但是却也点燃了万灵不屈的意志之火。

        “可惜了,葬送了太多,不可承受之重,这么多的殇。”大黑狗黯然,在星空中悲叹,有些消沉,有些颓废,慢慢远去。

        虚空镜崩碎了,太皇剑折断了,九黎图裂开了,西皇塔残缺了,恒宇炉炸开了……自这一日后,宇宙中的帝器毁的差不多了,留下了太多的伤与恸,付出的代价过于巨大,不可承受。

        至尊大战波及的星域过广,亦同样造成了可怕的血劫,曾经的辉煌在这一日显得那么的苍白。

        宇宙中传来哭泣,姬紫月一身缟素,挎着一篮子洁白的花,一路落泪,一路洒下,片片晶莹的花瓣飞舞,伴着战场残迹中的血雾。

        “叶凡……”她失魂落魄的喃喃着。

        神王姬皓月更是眼睛都红了,他们要祭的人很多,不仅有虚空大帝,有叶凡,还有小祖姬子,一个个全都离去了。

        姬家人全到了,活下来的人莫不恸哭。

        “找到残尸,那怕是一块骨,一滴血!”姬皓月艰难的说着。

        姬紫月擦去泪水,但很快还会有晶莹滑落,她心中很痛,洒下白色的花瓣,默默的向着远方走去,一路寻觅。

        姜逸飞到了,悲啸震天,带领姜族的人来此祭奠,充满了凄与哀。白衣神王是替他而死,关键时刻将他推走,留给了他生的希望。

        各大传承,不朽的皇朝、圣地、强族等都来了,有人沉默,有人悲呼,多少帝兵葬于此地,再也不能再现。

        天之村的人也来了,到处寻找,要将一处又一处战场翻过来了,踏遍宇宙边荒,悲吼着。

        “叶凡、盖前辈、姜神王、姬子,你们活过来啊,不要死!”李黑水眼睛充血,在这些地方疯狂的大叫与寻找。

        “神子,你在哪里,我相信你一定活下来!”小雀儿大哭,不断的落泪。

        “师傅!”叶瞳长啸,满脸悲容,眼泪滚落,当年是叶凡将他捡回来的,血战金乌一族,带他离开,有了今日的他。

        来了太多的人,全都黯然,战场过于广袤,涉及了诸多星域,他们不知疲倦的追寻。

        “虚空大帝,恒宇大帝……”不少种族都来此祭拜,很是虔诚,满是伤感。

        黑暗动乱,一场血劫的结束留下了太多的悲,让人心中苦涩。

        “叶凡!姬子!”

        圣皇子大吼,浑身金色毛发倒竖,他恨欲狂,曾经一起并肩战斗过的两个兄弟,而今只剩下了他。

        “我真想平了几大生命禁区啊!”东方野怒啸。

        一批又一批的人赶来,祭死者,祭帝器,祭这一战,祭这一世,血与骨的葬地,生命安息的战场,凄冷而又萧索。

        叶瞳、花花、小雀儿整整追寻了百年,希望得到叶凡的哪怕是一块骨,一滴血,可惜失望了。

        叶凡留在天之村的万物母气鼎,没有人继承,也没有人去用,最终葬在了他的衣冠冢中。

        黑暗动乱落幕,求一张月票,求一张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