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没有了悲
  • 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没有了悲

    作品:《遮天

        半面残镜伴虚空,就这样落幕。

        冰冷的星空,暗淡的宇宙,染着帝血,悬着大帝残骨,冷凄而悲寂。

        他的一生都在劳累,终于到了这一天,不用血战,不用再去奔波,而永远的陷入沉眠。

        “啊……”

        叶凡大叫,震动了宇宙,充满了悲与怒,眼睛都红了,目眦欲裂,可是却改变不了什么,无力回天。

        这就是一位人族大帝的结局。

        宇宙深处,万灵恸哭,通过众生念力加持,许多人知晓了这一切,心中悲苦而酸涩,这样的落幕,让人悲叹。

        “大帝,小祖!”

        另一个人,在宇宙深处悲吼。姬皓月躯体簌簌颤抖,咬碎了牙齿,大滴的血泪滚下。

        “最后一战,最终一战啊,就这样流尽了血,连道骨都祭出去了……”各域传来呜呜声,像是凄风冷雨。

        叶凡喃喃着,最后的一刻,他分明看到了几个人,半截残体是虚空大帝,还是姬子,还是黄帝,他恨欲狂,悲愤长啸。

        就这样落幕,就这样消逝人间,怎能承受?这种悲凉让人深深的绝望,一个受人敬仰的大帝却这样殒落了。

        八荒震动,宇宙共鸣,万道颤栗,天地有感。

        “虚空,嘿,终于是死了!”光暗至尊无情的说道。

        “杀!”叶凡闻言,眼睛都瞪裂了,到了这一刻还能做什么,唯有一战,以敌血祭虚空,告慰英灵。

        众生交感,虚空残留的烙印还没有彻底消散,他们看到与听到了这个杀字,全都愤怒的跟着一起大吼。

        “杀!”

        直震的天崩地裂,第一个大步而来的光暗至身体剧震,被一股庞大的杀念冲击到,整个身子横飞了出去,仙台都出现了一丝裂纹,吃了一个暴亏!

        这个结果让其他人大吃一惊,全都变色。

        但光暗至尊稳住了,脸色冷的吓人,眸子幽森。众生合力的一个念力都杀不死他,真的太强大了,可想而知要除掉他有多么的艰难。

        可惜了,虚空大帝的烙印散去,众生因愤怒而冲来的那股念力也消亡了,不能在冲击。

        “一只虫子而已,蹦跶到了现在,连虚空都死了,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收割你的生命!”神墟之主也开口,向前迈步。

        轰!

        更为惨烈的大战爆发了,四大至尊出手,向前逼杀,叶凡拼命,他是蝼蚁,远比比不上至尊,就如同在仰望巨龙,但是而今却有机会一战,早已视死如归,不在乎性命了。

        而恒宇大帝则浑身流淌光,缓慢的燃烧,那是帝之本源,他要拼掉生命进行最后的血战,在这黑暗动乱中尽最后的一分力。

        大帝两字沉如山,叶凡悲吼,他见到了慢慢发光的恒宇,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他知道又一位可敬的人可能要远去了。

        “轰!”

        宇宙深处,一座悬浮的碎裂大陆上,圣皇子怒吼,那是斗战圣猿一脉的葬地,他拼命进入,举着仙铁棍,希望可以寻到圣皇杀阵。

        可惜了,阵已经残缺,最后他发出一声咆哮,将仙铁棍掷了出去,带着一座不全的法阵没入星空中。

        虚空亦或是姬子残躯在黑暗的宇宙中飘零,还有叶凡的吼,都被圣皇子感知,他怒发冲冠,恨欲狂。

        仙铁棍离手而去,寄托了他悲与愤,请棍中的神祇带着杀阵而去,战到哪怕天崩地裂。

        “嗷吼!”

        这是一声惊世大吼,震的太初古矿中不曾出世的存在都醒了,透出神光,望向宇宙那璀璨的仙铁棍。

        那杆乌黑的铁棍瑞霞万道,仙光亿缕,爆发着滔天的威能,冲向了战场。

        最为可怕的是,在那铁棍后露出一尊金色的身影,威严无比,雄霸天下,恐怖之极,像是壮年时的斗战圣皇复生了。

        仅一瞬间,仙铁棍就带着杀阵到了宇宙战场,立劈而下,直取正在猎杀叶凡的至尊,怒吼声震塌了星空。

        “当!”

        光暗至尊等本来想要解决掉叶凡,让蝼蚁早点成为尘埃,因为无始大帝的血都快流尽了,可是这个时候一杆仙铁棍砸落,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它很特别,轰隆一声,将光暗至尊手中被虚空镜击裂的法杖撞碎,直接砸在了他的身上,几乎将光暗至尊给立劈了。

        他的头颅都碎掉了一块,半张脸都血肉模糊,骨头断裂,鲜血淋淋,惨不忍睹。

        “斗战圣皇!”

        四大至尊都是一惊,他们自然看出来了,这不光是仙铁棍的威力,最为重压的是在其后面跟着一只巨大的圣猿。

        他浑身毛发璀璨,躯体耸立在星空中,像是一道长天,震慑人世间,眸子深邃如海,是他持棍打了下来。

        光暗至尊闷哼,露出痛苦之色,刚才那一击比想象的还要严重,居然伤到了仙台,出现了可怕的裂痕。

        对于至尊来说,这是最为可怕的事,他们为了长生在这个世间,需要保持仙台不朽,万不可这样遭劫。

        “竟然是这样,是斗战圣皇化战仙而留下的不甘的战意,竟然还没有散去,蕴生在这个仙铁棍中!”石皇冷漠的说道。

        这让人们都是一惊,当年的斗战圣皇太过霸烈了,最后不得善终,直接在逆天化战仙时炸开而死。

        那种战意自然强大,难怪刚一出现就险些立劈光暗至尊,更是伤了其仙台,惊人之极。

        叶凡眸子明灭不定,他当年就曾看到过这道圣皇法身,在胜佛带着仙铁棍去太初古矿去取命石时显化过。

        弃天至尊冷笑道:“的确很强大,更是不曾自斩,但终究是战意而已,只能显化几次,就会彻底磨灭!”

        “嗡隆”一声,那尊圣猿持着铁棍横扫,而且身后一座法阵飞出、炸开,攻击石皇等四位至尊。

        这个地方又一次沸腾,本来恒宇大帝以及叶凡在四大至尊的强大冲击力下,已经出现颓势,而现在却有扭转的迹象。

        战场沸腾,有至尊的血在飞起,有骨头断裂的声音发出,可惜了,那不灭的圣皇战意持续了片刻终究是消失了。

        而且残阵粉碎,不复存在,只剩下了一根仙铁棍依然在爆发瑞彩。

        终究不是斗战圣皇,只是战意而已,伤了至尊,而今自身也消亡,无法存于世间。

        一切又都回到了原点,叶凡手中的无始帝血越来越少,即将干涸,无始经发出的秘术威力在减弱。虽然将至尊扫飞,也曾让他们流血,但不如开始那般气势如虹了。

        而恒宇大帝太疲累了,浑身是血,终究不是昔日的他,缺少当年气吞天下的盖世战力,他战的很辛苦,帝血在燃烧,身体散光,完全是在搏命。

        显然,他有一个目的,最差也要带走一位至尊共赴死亡,即便真的无法彻底平息黑暗动乱,也要活着的至尊数量达到最少,从而减少宇宙万灵的伤亡。

        这是一种悲哀的选择,也是残酷的现实,已经不是当年,他无力平灭所有动乱,只能为减少人间血劫而努力。

        两个人摇摇欲坠,随时会被冲击至死亡,但这个时候帝器集体突然再次井喷似的爆发,不计后果,哪怕会伤到内蕴的神祇。

        大帝的殇去,虚空镜的半碎,一幕又一幕的悲歌,彻底让它们陷入了狂暴!

        战场形势有转变!

        “光暗至尊仙台有裂痕,今日我会努力带他一起上路。”恒宇大帝平淡的声音传入叶凡的耳中。

        这让他心头一沉,感觉到一种痛,显然这位大帝生命无多,支撑不下去了,要尽最后的力杀死一位至尊。

        “或许我可以让大帝剩下一些力气,多杀一名至尊!”叶凡回应,他需要时机,等待至尊疲惫,放松警惕。

        “轰隆!”

        无始经隆隆而鸣,震出一束又一束的光,而叶凡手中的宝瓶当中的血液却已经见底,即将干涸。

        “蚂蚁也想仰望到天龙的世界,这不是自不量力,而是可悲。”光暗至尊到了,与其他至尊错位,终于再一次杀叶凡而来。

        到了这一刻,他浑身都是血,浑身都是伤,精气流失的严重,而且仙台有裂痕,他若不死,毫无疑问危害会最大!

        因为,他需要修复仙台,需要吞食的生灵会最多,必须要灭杀!

        叶凡以手中的无始经拼命向前攻击,而后更是在突然间眸光暴涨,八十一杆大旗飞出,震动星空。

        这一刻,天地崩毁,鬼哭神嚎,星辰像是一根根蜡烛般,被一股狂风吹灭,整片星域都暗淡了。

        “不死天皇!”神墟之主惊叫。

        “怎么会是他的帝级禁器?!”连石皇都是一怔,露出凝重之色。

        所有人都是一呆,不死天皇的威名太盛了,震动万古,是继帝尊后一位让全宇宙许多大族当作至高神膜拜的存在。

        没有人冲过去阻止,都不想引火烧身,这是大帝级的禁器,就是为了毁灭而存在的。

        所谓禁器,就是只能用一次或几次的法器,等阶不同,威力不同,注定是要在战斗中彻底毁掉的,欲杀人先自毁。

        不死天皇是何许人物?他留下的大帝禁器自然惊世,威力比不上不久前的残破绿铜鼎,但炸开的神能也绝对不会弱很多。

        此时,光暗至尊浑身是伤,骨头都断了,再面对这般攻击自然陷入危局中。而且他仙台有裂痕,难以在短时间内极尽升华,不能做到。

        可惜了,叶凡暗叹,这些大旗有裂纹,只能动用一次,要是能多动用几次,那也许可让一位古代至尊遭受不可承受之重创。

        “吼!”

        恒宇大帝化成一道火光飞了过来,通体都在燃烧,他在拼命,尽最后的努力,火光淹没了光暗至尊。

        石皇冷漠的站在一旁,神墟之主、弃天至尊也没有援救,因为他们知道光暗至尊完了,他的仙台被恒宇大帝点燃了,谁来了都救不了他。

        谁上前去都会引火烧身!

        三位至尊不再看恒宇大帝与光暗至尊,只冷漠的盯住了叶凡,而今只剩下了一只蝼蚁,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挡他们的脚步。

        “虚空死了,恒宇亦将殇,尽情的宣泄你的悲与痛吧,而后献祭。”

        神墟之主说道,带着一丝蔑视,这是看不起,因实力而强大到绝巅,于天地中肆无忌惮,无所顾忌。

        “虚空大帝殇,恒宇大帝亦将殒,而今我已经没有了悲,只剩下了满腔的战意,纵死也要让你付出代价!”

        叶凡声音冷漠,没有了泪,连恸都发不出,到了现在,只能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