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应尽的力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应尽的力

    作品:《遮天

        曾经的辉煌……全部落幕了!

        而今的北斗死气沉沉,到处都是血迹,到处都是尸骸,成海成山,这是一片最为惨烈的末世景象。

        生命古地四分五裂,许多……许多……都不复存在,再也回不来,永远的磨灭了,寻不到踪迹。

        一路上不知见到了多少血与骨,叶凡站在圣崖外,攥紧了拳头,在这黑暗动乱中,人命当真是比草贱,让人悲与愤。

        在他的身后,还有黑皇,它是为破解阵纹而来,想进圣崖有它随行最是稳妥。此外,还有小囡囡,她拥有奇特的能力,总是在关键时刻显现。

        “哥哥……”小女孩大眼中噙着泪水,一路上所见,让她眼中充满了晶莹,这人间惨剧对一个孩子来说是不可承受之重。

        “有人!”叶凡寒毛倒竖,直接就祭出了绿铜鼎,散发出莹莹宝光,将这里笼罩。

        让他这般神情凝重,自然是出现了极危险的波动,有强大的人物带着敌意而来,不然他也不会直接动用仙鼎。

        “嘿!直觉倒是很敏锐。”圣崖畔,一团朦胧的光出现,一尊高大的身影显化,如海般的压迫瞬间而至。

        恐怖的气息,强大的力量波动,以及森然的杀机,预示着这是一位至强者,像是一头上古天龙在俯视蚁虫。

        那种自负,以及超然在上的无敌姿态有些刺眼,他毫不掩饰自己的锋芒,帝气弥漫,极度恐怖。

        这是一位准帝,叶凡没有想到一场大劫过后,这里还有这样一尊可怕的人物,对他有明显的敌意与杀机。

        “你就是圣体叶凡?”他淡淡的问道。

        “是,你又是谁?”叶凡眸光闪动,沉声问道。

        “神庭副教主——羽化天。”他神色冷淡,体外雾霭迷蒙,混沌力汹涌,强大的气息向前汹涌,震慑人心若是一般的大圣直接就崩碎了,必要化成血雾与碎骨,这是来自准帝的莫大压力,绝对可以碾杀一切“蝼蚁”。

        绿铜鼎发光,铿锵作响,震出了强大的波动,仙辉洒落,护佑叶凡巍然不动,可是他的心中却不平静,想不到会在此时此地与对方相见。

        神庭帝主曾经下诏,让他去觐见,结果被他拒绝,且斩了那个狂妄信使的道基,让他跌落下大圣境界,自然是结下了仇。

        而后,这位副教主拟诏,言辞逼人,让他去神庭领罪,不然血杀他亿万里,直至死去。

        这真是意外,在这黑暗动乱中,各方强者都如惊弓之鸟,亡命飞逃,不曾想却在这黑暗动乱的源地——北斗,见到了神庭副教主羽化天。

        确切的说,他是要从这个地方离开。

        显然,神庭副教主羽化天很胆大,在各地雄主都惶恐至极时,他很老辣,悄然赶到了发生过动乱的血地,就呆在各方至尊的老巢附近。

        这的确很有魄力,不得不承认,而今北斗还算安全,诸多至尊不返,这看似最危险的地方其实是最宁静的净土。

        此时,他要离开了,因为他估摸着,诸多至尊不久后要回返了,不可久留,只能避一时之祸。

        “这老东西,还真是比油条都滑溜。”黑皇腹诽,心中诅咒,在这个地方见到一尊准帝,且敌意这么浓,不是什么好事。

        若是登临圣崖,将所需取到手中也就罢了,无惧于他,可是现在却有些不妙。

        “你来此作甚?”羽化天森然的问道,杀机不加掩饰,这是要出手了。

        叶凡神色平静,道:“黑暗动乱来临,我要尽一份力。”

        “你?哈哈哈哈!”

        羽化天仰天大笑,周身混沌气扩散,而后笑声突然戛然而止,轻蔑的说道:“就凭你一个蝼蚁,也敢大言不惭,你能做什么?!”

        “蝼蚁再小也能尽一分力,我不够强大,但是我要发出自己的声音,哪怕战死,证明我曾抗争过!”叶凡冷淡的回应道。

        “那有什么用,蝼蚁而已,只能枉死,徒惹人笑,哈哈……”羽化天大笑,脸上写满了嘲讽。

        “至少我发出了自己的声音,用我的怒吼,用我的行动去抗击,如果世人都如你,都如霸体,那真的是没有了一点希望。”叶凡冷漠的说道。

        羽化天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可是声音却阴森森,道:“你就是有一万条命,杀过去,都溅不起一朵浪花,可笑之极!”

        “我不强大,你足够强,而你身后的神庭之主更强,他已经要成道,与古代至尊有一战的能力,你若能他将请出,最少可让至尊流一掊血!”

        “凭什么,我们为何要去战?”羽化天神色阴冷了。

        “相信绝世强大的人,不止你们两尊,若是都不屈,都去相助虚空大帝,助他一臂之力,也许就能改变战局,亿万蝼蚁的咆哮,让天地也要颤栗。可若是所有人都沉默,那将是万灵的悲哀!”说到这里,叶凡已经面无表情,他虽然已经知道结果,但依旧这般说了出来。

        “哈哈哈……”羽化天忍不住大笑,而后神色转为森然,道:“要送死你自己去好了,不,还是我直接送你上路吧,免得承受那般精气与血魂尽失的痛苦。拂逆神庭,你有杀无赦之大罪,今日将你解决,以正法度!”

        黑皇神色难看,见过让它黑心怒跳的人,却不曾像这般让它心中沸腾,在这黑暗乱世来临时,不尽力也情有可原,人的想法不同,但是却这般卑劣,别人要去尽一份力,他冷嘲热讽也就罢了,还要直接阻杀,当真是不可忍恕。

        “滚!”大黑狗一声怒斥,直接摆出几座杀阵,原本是想让叶凡带上路的,尽管作用不大,但这是一分心意。

        “轰!”

        真正的准帝是另一个境界的人,羽化天比之老螣蛇也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怎能说杀就杀。他一步迈出,天崩地裂,挡住了法阵,没有能落下来,并未被困在当中。

        “平日间,指点江山,凌驾在众生之上,真的需要你们的时候,却连狗屎都不如!”叶凡直接爆粗口。

        黑皇磨了磨牙,什么也没有说。

        神庭副教主神色冷酷,道:“说什么都无用了,我只知道,你要死了,现在就摘你头颅,血祭神庭,这是不尊神谕的结果!”

        “你这样的人也想君临宇宙,再建古天庭,真是痴人说梦。无耻而卑劣,让我看不起!”叶凡轻蔑的说道。

        羽化天迈步,就要力毙叶凡,而且盯住了绿铜鼎,眼底深处的贪婪之火灼热如骄阳,炽盛迫人。

        “哥哥……”小囡囡攥住叶凡的衣角,自他身后露出一个小脑袋,向前看去,无比担忧,而后她跑到了他的前面,伸出一对小手臂相护,气愤的叫道:“不许伤害大哥哥!”

        “囡囡不用担心,卑劣者无脸,我们有脚,他奈何不了我们。”叶凡抱起她,直接与黑皇就要进入圣崖。

        羽化天刚要动手,可是却突然间一个冷颤,盯住小囡囡后,越看他的心越惊悚,浑身竟然生起一层小疙瘩,神识探出后,他竟然像是坠入了无尽黑渊,忍不住大叫了一声,震惊的倒退。

        叶凡与黑皇身影一闪,趁此机会,直接进入了圣崖区域中,依照黑皇所持的阵图,一步一步前进,前往那染血的旧地。

        “这边走……”事实上,黑皇的阵图根本不用拿出来,始一深入,小囡囡的眸子就晶莹灿烂,伸出白生生的小手指点前路,就像当年深入不死山时那般,她似乎又一次“觉醒”了,可看透一切道纹。

        禁区外,羽化天盯着他们的背影,眸子中阴冷与迷惑并存,寒光一闪,他并未离去,守候在外。

        他相信,叶凡绝对不会无缘无故跑到这里,早就听说,这里可能“九秘”,有仙宝,他脸上出现森然,静等在外。

        那个小女孩让他惊悚,他看出了一些真实的“场景”,但是他相信,突然发动攻击,击毙叶凡是没有问题的。

        “我也只是猜测而已,不能确定就是在这里,我只是听大帝曾经说过一些,可当时没有弄懂。”黑皇说道。

        它所说的大帝,自然是无始。

        “狗狗,一定要记仔细哦,大哥哥明知必死却还要拿命去拼,我不想让他出意外,你要想办法呀。”小囡囡眼中带着水汽认真的说道。

        终于,他们登临了主峰,途中遇到几道古老的身影,就站立在山体上,身体被雾气淹没。

        “都是极为强大的人物啊,九死一生到此,虽悟了道,但岁月不饶人,结果都坐化了……”

        事实上,这已算是幸运者,更多的人死在了途中,运气使然走到这里的人毕竟是少数。

        这一路上,他们小心谨慎,终于登临到了峰崖上,再次来到了这个地方。

        叶凡开启那口巨棺,两具尸体横在当中,当中有血有邪,景象很惨,其中一人是天庭之主,是一位盖世强大的人物。可是他的死状很惨,是被浑身都长有绿毛的大成圣体活活掐死的!

        叶凡为大成圣体尸体而来,也为无始大帝所刻写的东西而来,要寻找个仔细,按照黑皇所言,当年无始应该留下过什么。

        这具尸体真的很妖邪,恐怖无比,恍惚间,他的眸子似乎睁开了,露出了冷冽的芒。

        不过,这并非真实的景象,只是一种邪气。

        到了而今,漫长的岁月过去了,这里已经很宁静,没有了其他。

        叶凡以绿铜鼎镇压而下,定住了他,即便残缺也相当于帝器,它是帝尊的成仙器,镇邪出煞,自然是毫无问题。

        “你虽然已经是大圣了,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入主这具躯体时间也不能过长,不然的话,不需要至尊动手,你自己就危矣,到时候神来了都救不了你。”黑皇严重告诫,神色凝重到了极点。

        它没有办法靠近,只有叶凡可临近至强的大成圣体,因为他们一脉相传,叶凡运转了那重修圣体秘境的法,可以触碰。

        若是他人,根本没有一点办法,绝不可能触尸,更不要说将要入主了。

        “可惜,他的血流了太多,染红了圣崖,不是巅峰之体,不然连你也无法接近。”黑皇心情复杂。

        叶凡点头。遗憾的是,他们没有在这个地方寻到无始留下的东西,什么也没有。

        “我知道了,可能在那里!”黑皇目露幽光,道:“虽然那样做,对无始大帝不敬,但也没有办法了。”

        “那就不要耽搁了,立刻去!”叶凡催促。

        “小子你要明白,即便你有通天的修为,这样一走也是必死无疑,纵然持掌无始大帝留下的东西去迎战,也难以改变你的命运与结局,你会没命的。”

        “我已经决定,只尽献我应有的一份力,我战过,我不悔!”叶凡毅然而决然的说道。

        黑暗动乱来临,天下无净土,他要用自己的血与魂去诠释这个时代的不屈,曾经存在过,曾经战斗过!

        当他们即将走出圣崖区域时,小囡囡伸出小手指向前方,道:“那个坏人藏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