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仅此一世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仅此一世

    作品:《遮天

        宇宙被划破,一道又一道最为璀璨的仙光飞出,让黑暗与冰冷的宇宙在这一刻一片通明,光芒璀璨。

        这像是开启了一个新纪元,照耀过去、现在、未来,贯通了古今未来!

        也不知道有多少件帝器复苏,粉碎万物,宛若在开天辟地一般,镇压而来,一起对付黑暗动乱!

        古之大帝的气息在爆发,全宇宙都在颤栗,一尊又一尊巨大的法相在不同的星域中暴涨,而后撕裂宇宙而去。

        一尊又一尊远古先民膜拜的身影仿佛归来了,重新降临在这个世间,要平定这万古来最可怕的黑暗血乱。

        天地万物,一草一木全都在惊颤,一挂又一挂星河都在簌簌抖动,就更不要说是宇宙万灵了!

        从来没有一世像现在这样,这么多的大帝兵器复活,一起出动,全部镇压向一域,这简直像是在灭世。

        这不是简单的复苏,而是真正的彻底复活,堪比古之大帝一击,这么多兵器杀来,天地都要凋零了。

        几位古代至尊第一次这般震动,再不像以前那般从容,一个个都露出了凝重之色,每一个人都如临大敌。

        这般帝器都是他们这样的人祭炼出来的,想要毁掉有很大的难度,更何况是,他们而今仙台有缺,并非无暇。

        这么多把兵器一起出现,古往今来没有一个人可以应付,太恐怖了。

        若非是五位至尊站在一起,绝对没有任何悬念,一人的话直接就会被打成飞灰,当会成化成尘埃。

        “铿锵!”

        石皇手中的黑色大戟剧烈抖动,乌光裂天,巨大的戟刃闪动可怕的光芒,像是可以劈碎所有阻挡。

        但是,冲来的兵器根本就没有一丝的迟疑,发动了至强的一击。

        “轰隆!”

        降魔杵砸了下来,狂暴无比,宇宙瞬间就崩塌了!当的一声与那黑色的大戟撞在一起,震的石皇手臂都一阵发麻,露出惊容。

        这些兵器愤怒到了极致,超出了他的现象,一个个都复活了,宛如昔日的大帝重临人间。

        降魔杵是阿弥陀佛大帝铸成的至宝,为佛门无上降魔古兵,过去总是缭绕瑞彩,神圣祥和,可是在成仙路上被溅上了太多佛徒的血,近乎大变。

        这个时候,它如一头紫色的怒狮,吼碎宇宙,通体紫光大盛,拼命砸来。

        “当!”

        惊天巨响发出,降魔杵暴动,又一次砸了下来,紫色的兵器发出了亿万丈光,隐约间仿佛有一尊大佛屹立在虚空中,要镇压石皇。

        石皇手中大戟在颤动,这一击让他手臂又一次发麻,很是震惊,道:“好一个阿弥陀佛,看我如何毁你兵器,熔炼入我的仙器中!”

        然而,他话语刚一落,要用禁忌秘法专门对付降魔杵时,旁边一柄璀璨的仙剑当即就劈了下来,太过犀利了,太过璀璨了,照耀的石皇都几乎睁不开眼睛!

        太皇剑落下,攻击力举世无匹,它龙首为锋,龙尾为兵,拥有无上的攻伐威能,斩破宇宙,无人能撄锋!

        石皇一震,避过锋芒,轰击降魔杵,亦极力躲避太皇剑,可还是稍慢了瞬间,灿烂的光划过,黑发散落,他被斩断下一绺发丝,只差一点而已,那柄仙剑就会割裂他的血肉。

        太皇当年攻击力举世无匹,他的法号称比肩攻击力最强大的斗字秘,是一种无上仙法,其兵器的攻击力自然亦如此。

        石皇大怒,轰开降魔杵,探出一只大手就要直接抓那柄璀璨的仙剑,想要捉到手中后炼化掉。

        他是万古来的无上至尊,世间谁能匹敌,自从他成道后不要说斩他发丝,就是欺近他的身前的人都没有。

        而今,直接就被削掉一缕黑发,这简直是一种奇耻大辱!

        “轰!”

        天地震动,无尽的泪雨飞洒,一座绿金塔压落,震的**八荒都在哀鸣,宇宙要大爆炸了。

        西皇塔砸向那只大手,恐怖滔天,道则无穷,光芒无尽,瞬间就让那只大手一颤,差点就砸中。

        石皇震怒,这一刻几件兵器都攻击向他,不是不能以帝体硬撼,但是却要付出不小的代价,生命精华对于他来说太宝贵了。

        “吼!”

        他一声大吼,口中喷出一片炽盛光,那是帝道法则,化成了火焰,要将西皇塔淹没,以无上法则炼化。

        “哗啦啦”

        古卷斑驳,横空而过,九黎图截断前路,内部是一片璀璨星空,广袤无垠,它的防御力绝对是惊人的。

        所有光焰都被收了进去,自身光芒大作,将法则分解,实在对付不了的,则直接导入了另一片星空。

        “几件兵器而已,也敢对我无礼!”石皇真的怒了,浑身发光,帝道法则迸发,秩序神链如铿锵作响,如一根根仙金铸成的链子般自其体内飞出。

        然而,帝器也都发光,古之大帝的法则纵横交织,复活过来的神祇同样拼命,且这一次一下子就是四件一齐飞了过来,同时镇压。

        古代至尊的确很强大,是这个级数的兵器的缔造者,虽然他们绝对的强大到了无敌,可是面对同级数攻伐,也不可能全克。

        四件兵器啊,相当于古之大帝的攻击,不然这些器物何以能成为昔日至尊的掌中兵,没有相应的攻击力根本不配。

        石皇顿时有些狼狈,被四件兵器围着镇杀,不极尽升华的话,到最后说不定还真的会发生意外!

        “杀!”

        另一边,其他几位至尊一样如此,都陷入到了这种战局中,原本他们还想救援石皇的,结果仙光一道一道的飞来,镇杀向他们。

        “兵器也想称尊,你们还差点事!”轮回至尊大吼,奋力挣动,镇压周围的仙光。

        “哧!”

        乱古战斧惊天动地,它有两种形态,一种为道符,另一种是无物不破的斧,在两者间转化,可以炼化万物,可以切裂宇宙。

        轮回之主身上的青金战衣发光,他以手指硬撼,想击碎斧刃,恐怖无边。

        “咚!”

        一声巨响,一口大印砸落,太阴人皇的大印出现,虽然残缺了一角,但依然绝世强大,镇压宇宙万物。尤其是现在复活后,像是有了人皇生前的一缕意志,要护众生,威力格外的强大!

        轮回至尊一个不注意,在几件兵器的攻击下,几乎被人皇印砸中,脸颊上被轻擦了一下,鲜血淋淋,恐怖无比。

        若是他人,被帝器打中,绝对会形神俱灭,化成宇宙尘埃。

        而古代至尊则是一个踉跄,并没有受到重创,将那些法则抵住了,这种盖世的神能几乎让人要绝望,这还怎么战?

        不过来的帝器足够多,足有十几件,将几大至尊淹没,发生了有史以来最为可怕的一战。

        从来没有一次像这般,诸多兵器出世,一起镇压至尊,古来仅见。

        因为这次黑暗动乱波及的范围太广了,将所有兵器都惊醒,导致它们相继复活,参与到了这场旷世大战中。

        “没用的,终究是兵器而已,我们能炼制,就能毁灭!”光暗至尊嘶吼,手中的光杖与暗盾一碰,光暗交融,能量发生了大爆炸,他发出了最可怕的法则力量,将几件兵器崩飞。

        其他至尊也都狂暴,除却没有极尽升华外,都动用了最可怕的禁忌法则,粉碎日月星辰,毁灭天地万物。

        “杀!”至尊嘶吼。

        宇宙颤栗,众生胆寒,很多人都跪伏在了地上,无论相距多么遥远,都感觉到了这种莫大的压迫,像是在直面古之大帝。

        这场旷世大战,从一个地方打到另一个地方,不可避免的波及到了很多星河,让一些星域化作飞烟,再也不可能出现了。

        战斗前所未有的激烈,有帝兵被毁掉了,炸碎了宇宙中,成为了过去,这是一种最为悲惨的落幕,让人哀叹。

        至尊拼命,来了这多兵器都难以镇压,反而有帝器被毁掉了,当然也有至尊负创,血溅星空,鲜红的血触目惊心!

        “杀!”来自函谷关的人动了,与姬子一模一样的男子视死如归,发动了最可怕的一击,让石皇的身上溅起一朵血花。

        但是,他并不能能将其格杀,自身遭到皇道法则反噬,大口吐血,踉踉跄跄的倒退。

        他屹立在准帝绝巅的尽头,最为重要的是拥有帝身,理论上可与至尊一战,但可惜的是发挥不出皇道法则,生死搏杀终究是不敌的。

        “虚空,真是一场意外,想不到我们还能在这种情况下见面,这真是太美妙了,你……将会被血祭,化作生命物质,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

        石皇残忍的大笑,手中的黑色大戟指向前方,刃口处的雪亮光华震碎九重天,他通体被混沌气缭绕,像是一个盖世的神魔!

        “好,今日我就是虚空,与你一战!”相貌并不出众,可是此时的他却是这般的刚烈,一往无前,要以生命进行最后的一场血战。

        石皇心头一跳,这种神情,这种决绝,让他想起了昔日的那场大战,虚空血战八荒,怀着必死之心,一个人进不死山,面对几位至尊。

        太像了,石皇原本是知道的,这不是虚空了,但此刻却有一丝动摇!

        “好,既然你说此时是虚空,那我就把你当做他来对待,太多的仇,太多的血,你杀我不死山的至尊,今日要清算!”石皇大吼,手中大戟裂天,道:“虚空,你的兵器何在,还能否一战?!”

        许多兵器飞来了,但是却还未见虚空镜。

        “虚空镜到了!”

        星空的尽头,一个白衣男子手托一面古镜,他摇摇欲坠,浑身是血,而那面镜子也是鲜红,被血染红了。

        神王姜太虚出现,站在遥远的星河尽头,道:“这是我姬家上下所有人的鲜血,全部浇灌在上,我们的血脉中蕴含着祖先的希望,是他生命的延续,蕴含了他的大道碎片,今日请祖先复活,为了众生进行最后一战吧!”

        “无上的虚空大帝……你在哪里?这个天地需要你……”

        无尽的星域中,诸多生命古地,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祈祷,在悲呼,在恸哭,这种念力化成了一片汪洋,汹涌澎湃,让古代至尊都动容了。

        “呜呜……虚空大帝……请再为你的子民进行一战吧,上苍求你了,让他归来吧!”

        “镜来,随我一战!”就在这一刻,那容貌普通的男子,双眸爆发出了炽盛的光,一声大喝,震的整片宇宙都是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