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当年粪坑
  • 正文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当年粪坑

    作品:《遮天

        “无始大帝还活着吗?”叶凡自语,神色凝重,若为真,将推翻过去的很多常理,必会震惊人间界。

        黑皇亦是早已在颤动了,激动到患得患失,充满担心,又是一场空欢喜的话它将难以承受,希望一次次破灭实在打击人心。

        “也许真的有逆天手段。”一直稀言寡语的姬子说道,双眼中流露出一种奇异的光彩。

        “大帝,求求你了,出来见我一见吧!”大黑狗哭嚎,震的紫山内部诸多矿洞发出隆隆的回音,声音呜呜震耳。

        圣皇子一对金睛射出火光道道,在这个地方扫视,想看出个究竟,今日发生了太多的事,都让人无法理解,非常诡异。

        “大帝,请你出来一见小黑吧……”黑皇大声的喊着,开始在紫山一条条的古洞中奔跑,要寻个究竟。

        然而,并没有人回应它,空旷的紫山内到处都是它吼声,像是惊雷般回荡,再无其他任何声息。

        “大帝,求求你了,小黑真的很想见到你!”黑皇恸哭。

        它像是疯了一般,四处寻找,足迹遍及到了每一个角落,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八部神将设下的一座祭坛,供奉着不死天皇的至高神明位。

        非常诡异,那神位上写着成仙二字!

        但是,却被人一掌震裂了,那个手掌印是如此的清晰,即便过去了万古依旧。

        “是大帝做的,当年用帝级力量摧毁的!”黑皇说道。

        叶凡、姬子都震惊,那是不死天皇留下的牌位,要做什么?在那遥远的年代,这里是古皇山,是太古万族都要礼敬的最神圣之地,葬着不死天皇。后来才被无始大帝入主,世人早已忘记了这里本来的名字,对于太古各部来说是一处冀近神明之地,与天相连,可以通仙!

        大黑狗浑身无力,趴伏在那里,不断的低吼,不肯起来。

        “不要寻了。”那道音再次传来,响彻紫山。

        几人身形都是一震,大黑狗更是霍的抬头,遥望那宏大的帝钟,而今无始钟已经石化,通体皆为岩石,看不出本来面目,吊在紫山高空,像是一座巨殿般笼罩那里。

        “当……”

        一声钟波扩散,振聋发聩,清冽而祥和,并没有一点帝器的杀伐气,也无压迫感,反而如醍醐灌顶般,让人刹那觉悟。

        然而,大黑狗却像是被人抽掉了脊椎骨,浑身无力,瘫软在了这个地方,它与叶凡他们一般,真切洞悉了声音来自哪里,它彻底绝望了。

        是无始钟孕育出的神祇,并非无始大帝归来!

        “呜呜呜嗷……”大黑狗撕心裂肺的大吼,浑身哆嗦,心中大恸,喷出几大口血来,染红了地上的岩石。

        帝钟被封神榜惊动,觉醒过来,是它在主宰着一切吗,一切都是他所为吗?

        随着钟波继续,前方一面石壁被震的龟裂,有大片的石皮簌簌坠落,露出一面“道墙”,显然有人常在这里驻足。

        “错了!”在那面开阔的道墙上,刻有这样两个大字,气势磅礴,似可压塌日月山河,崩裂宇宙,有一缕缕大帝气内敛,若隐若现。

        “是大帝所刻!”黑皇的眼神再也离不开了,而且也更加无力。

        钟波止住,一切都安静了下来,而且什么都没有了,道墙蒙尘,上面的两个字被岁月的尘埃遮住,再也看不到。

        事已至此,再无留下的任何意义。

        叶凡、姬子、圣皇子一起出手,拉起黑皇,将它强行带出了紫山,就此离开人族无上大帝晚年栖居的道土。

        “嗷呜……”在这凄冷的大地上传来阵阵苍凉的悲啸,宛若一头孤狼啸月,闻之让人动容。

        整整大半个月北域都不宁静,时常听到这种凄凉的如狼哭般的声音,让人心惊,也曾有修士前往,发现一头大黑狗在紫山外不断的徘徊,带着无边的悲怆。

        “想开一些吧。”叶凡劝慰,道:“将来也许会有神迹发生。”

        “无始大帝毕竟是非常人,是生是死不见得可以做定论呢,也许还有……那么一点希望。”说到这里,圣皇子摇了摇头说不下去了。

        不得不说,黑皇的调节能力还是很强的,大恸了半个月,最后一反常态,收敛起所有悲绪,道:“我坚信大帝打进了仙域。如果不是这样,我就沿着他的路,继承他的遗志,在这一世走下去,完成他的心愿,在仙路上探一个最终的结果!”

        有目标才有动力,人活着才会有劲,大黑狗的精神好了很多,叶凡相信,凭借这条混账狗的大条神经,只要想通后,再过两个月必然会生龙活虎。

        事实上,三人都低估了它,只过去二十几天而已,它就恢复了,当洞悉北域出现了一张仙葬图后,顿时龙精虎猛!

        “一张神图,可能是神话时代的产物,竟然在这一世出现,这意味着什么?必然是一场莫大的仙缘,古天尊不甘心啊,将希望寄托给了后人!”

        “几块通天古玉并在一起,就是一幅仙道图,这真是惊人,据传只差最后一角了!”

        ……近日间,有一则传闻在北域出现,暗流涌动,许多人都在寻找,希望可以得见古天尊的藏经地。

        见到大黑狗一脸振奋,精神旺盛的样子,叶凡有点无语了,原先的安慰话应该去喂猫,真是不用多理会它。

        这一个月来,仙路大裂缝加剧,几大生命禁区光束通天,气势更盛了。而圣崖不死道人的吼声微弱了下去,不知道结果如何了,无人敢接近。

        “本皇终于探清了,那副图快被一位域外的强者集全了,还有一角落在北域一位古族强者的手中,就在这几日内将有大动作!”黑皇眸子中精光四射,那可真是如同焕发了第二春一般。

        “你应该去哭,不应该这么兴奋。”叶凡提醒。

        “妈的,怎么说话呢。”黑皇不忿。

        “去哭一会儿吧。”圣皇子也很不厚道的说道。

        “猴子别惹我!”大黑狗威胁道,再这般调侃它,仙葬开启后不带他们一同去。

        事实上,几人还真没有那个心思,成仙路都要开启了,他们不想节外生枝,而今在静观这个世界的一切。

        无论是帝器、古经还是仙珍等,对于他们来说都没有成仙路的动静吸引人。

        这一日,大黑狗兴奋无比,郑重的来邀请他们一同去探古天尊的仙葬,结果三人都摇头拒绝了,因为太初古矿、不死山都有人出来了,他们在关注,想看一看究竟是古代的至尊,还是帝子级人物!

        “你们可别后悔!”大黑狗狂奔而去。

        然而,它去的快,回来的也快,不到两个时辰而已就骂骂咧咧的再现三人面前,方头大耳上尽显愤愤之色。

        “怎么了,被人打回来了,要我们动手去支援你?”叶凡诧异。

        一听这话,黑皇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一张大黑脸写满了怨念,呲牙咧嘴,露出一嘴锋利的白牙,森森生寒,恨不得一口咬过来。

        几人都露出异色,这绝对有什么事发生,叶凡、圣皇子都追问,难道这条大狗又惹大祸了?

        几经追问,大黑狗才耷拉着大方块脑袋,一脸晦气的说道:“他大爷的,这宝藏是我埋的!”

        三人面面相觑,而后都忍不住大笑,它自己的宝藏别人给盗了,难怪这幅表情。

        “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大黑狗憋的一张大脸都快充血了,眼皮狂跳,盯着叶凡,道:“是你跟我一齐埋的。”

        叶凡惊诧,满是不解之色,斥道:“我们什么时候埋过宝藏?死狗你该不会背着我藏了什么好东西吧,是那把你不想还我的帝剑被人得去了?!”

        一听这话,大黑狗更加的愤懑了,更是有一丝的羞愤,最后额头上青筋直跳,要多古怪有多古怪。

        “到底丢了什么?”圣皇子问道。

        “没丢什么,挖到了一个粪坑!”大黑狗咬牙切齿,捏着鼻子说出这个实情,而后更加的郁闷了,愤愤不已。

        这一次,三人皆爆笑,前仰后合,这大黑狗一起早就出去了,兴奋不已,闹了半天竟然挖到这样一个坑,真是快掉人的大牙了。

        叶凡终于想起了什么,道:“是……姜逸晨?!”

        “没错,就是他!”大黑狗黑着一张脸,呲牙咧嘴,满脸大褶子,恨到了极点,道:“他奶奶的,那个玉片还是我做旧的呢,竟骗过了域外的人。结果,大爷的,最终又让我自己去跟着凑热闹!”

        当年,姜逸飞的弟弟蒋逸晨骄横跋扈,行事无所忌惮,几次要置叶凡于死地,最后被他与黑狗等找到机会给镇压了,将他与其大伯分别埋进了茅坑中,封印了起来。

        时隔两百年左右,他都早已遗忘了,不曾想今日这个“宝藏”被人挖出来了,这个乐子可真是大了。

        尤其是大黑狗自己居然兴致勃勃的去蹚雷,这实在让人捶地大笑不已!

        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后,姬子这个老实人都拍着黑皇的肩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圣皇子就更不用说了,非常不厚道的大笑个没完,让黑皇更加的闹心了,想用大爪子挠他个满脸开花。

        当然,黑皇倒也没有亲自掘“葬洞”,因为刚一接近那个区域它就有点眼熟,后来没有费什么力气就打开封印,出土一个皮包骨头的生物后,它一下子就都想起来了。

        这一日,域外诸强大骂个不停,诅咒北斗的人,竟弄出这些东西,连仙葬宝图都做旧、造假,弄出这样一出,实在是缺德带冒烟。

        这场闹剧让很多人笑个不停,成为了茶余饭后的笑料。

        不久后,早已被镇压糊涂、发懵的姜逸晨终于是清醒了,大吼个不停,发誓要与叶凡决战,杀他满门。

        被人镇压二百年于茅坑中,实在是一种奇耻大辱,若非他灵魂中有保命的法器,当年没有被搜出去,不然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不久后,他的大伯也被人挖了出来,又一个茅坑见天光,气到域外诸强与古族人不顾形象的大骂,一个也就罢了,居然两个粪坑!

        在这成仙路大战来临前,这样一则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发生,真是让天下人都一阵无语,成为笑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