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风不止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风不止

    作品:《遮天

        众人全都呆住了,身上的汗毛孔嗖嗖的发凉,在向里灌冷气,瞬间从头寒到脚。

        这是这样的一个场景?大地上流血漂橹,伏尸千万,直打到山河崩毁,日月星辰一颗接着一颗的坠落,大帝阵纹磨灭。

        而在那中央,最后只剩下了一道朦胧的身影,谁都无法见到,发出炽盛的光,像是飞仙了!

        疑似有上古圣皇参战,但是最终全都倒在了血泊中,只剩下了一个人独立那片古战场上飞仙,震撼了人世间。

        这是怎么回事,那究竟是谁?

        不要说是众人,就是暗菩、神冥的眼睛都直了,露出了不可思议的光芒,这太具有颠覆性了,让他们都震颤。

        伏尸无尽,即便倒下去的那些人不是古皇,也是最强大的准帝,临门一脚,快要达到无上至尊那个级数了,但是却全都倒在了血泊中。

        由此更能突出那个人的强大,惟我独尊,睥睨万古,伴随成仙光。

        众人看向小囡囡的目光全都变了,有惊悚,亦有敬畏,还有希冀,太过非凡了,一个小女孩而已,她的背后为何会浮现出这等场景?

        场中央,神幽抱着头大叫,他刚才身上爆发出了凌压九重天的杀机,让一方教祖都心寒与胆颤,那是他真正的本源气机。

        可是,当这种巨大的压力向前汹涌后,却见小囡囡身体发出祥和的光,显化出了这种异象,超出所有人的预料。

        神幽像是极为痛苦,尤其是在面对小囡囡的飞仙光后,更是颤抖,他那至强的本源足以傲世,但是此时一对比却孱弱的不成样子。

        他浑身发抖,在一步一步后退,而后竟然抱着头大吼了起来,震的苍天都崩碎了,且方圆数百里内的云朵都溃散了。

        这个景象,惊的人们更加发毛了,这个孩子果然是帝子,无愧为神冥的兄长,出了问题,还这般绝世可怕。

        最后,神幽发狂,一边倒退,一边大哭,那是源自最本心的恐惧,像是看到了万古来最为可怕的事。

        “我认输了!”神冥高声喝道。

        这是他的兄长,他不可能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那般,不需要什么磨砺,心中有敬也有憾,快速将他接引了回来。

        然而,在这个时候,神冥还没有触及到小囡囡的祥和光芒,只是稍微一接近,他就感觉如被万古大岳镇压,几乎透不过气来。

        神冥震惊了,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这个小女孩是谁,怎么能会如此,这般的力道不该出现她身上!

        他一句话不说,快速带着自己的兄长飞退了出来,直到远离那些祥光才长出了一口气,刚才竟有些承受不住。

        太震撼了!

        神冥从来没有一天像今日这般,接连感觉到惊悚,一个神娃也就罢了,已然逆天,而今又出了一个小女孩,这种表现快让人无法思考了。

        所有人都发毛,全都惊憾,也只有场中的小囡囡茫然无知,并未见到自己身后的那些可怕场景,很不解的看着嘶吼的神幽。

        小女孩很无辜,面对众人的审视以及诸雄的恐惧,她什么都不知道,大眼睛像是黑宝石一般,向叶凡求助。

        “没事。”叶凡尽管心中震撼,但是面上却带着微笑,安抚小女孩,让她不要因此而不知所措。

        小囡囡背后的光芒敛去了,各种场景都消失了,不再出现。

        “越是强大的人越不能伤她……”黑皇盯着那暗淡下去的场景,轻声自语,非常相信自己的推断。

        直到这时,叶凡才走过去,牵着小女孩走出了场中央,让她渐渐平静了下来。

        “别过来,我服气了!”神娃带着哭腔,大声叫道。

        他对谁都不服,不仅同叶凡犟嘴,就是被黑皇“管教”时,也跟它叫板,唯独对一个小囡囡发怵。

        众人更加心惊,这些孩子怎么一个比一个逆天?生而为圣,揍趴下了禁区至尊的后代,而后却快被一个小女孩吓哭了,这还有没有天理。

        最为过分的是,小女孩自己茫然无知,这让他人震颤的同时,也相当的无言,没一点脾气。

        “认赌服输吧,你哥都被吓哭了。”黑皇说道。

        这话相当的不中听,但是却是一个事实,神幽大哭,到现在都没有恢复过来,神智都有点错乱了,让一个曾经睥睨天下、雄霸**八荒的帝子这般,当真是惊世骇俗,古来仅见。

        暗菩长叹,道:“这个世间,总有些我们不可理解的存在与力量,无论是在古代,还是在过去,都是这般,让人敬畏!”

        他的话语让人深思,难道在古代也发生过类似的不可理解的神异事件吗?

        “一个这样的存在,是在提醒九天十地的至尊们,他们还有敌吗?”神冥也自语,今日他彻底的服气了。

        不是因为神娃,一切都是因为小囡囡的表现。

        谁都没有想到,一个小女孩而已,竟有这般的潜在威能。就是白衣神王、圣皇子、姬子等也都露出思索之色。

        啪!

        一个清脆响声打断了人们的沉思,神冥自掌了一巴掌,很直接,并没有恼羞成怒与翻脸,这个声响让很多人都惊呆了。

        “我收回此前的话语,在这里向姜神王道歉,向你道歉,恭贺你大喜!”他说的干脆,没有什么拖泥带水,道:“十年内,我对你们退避三舍,有你们在的地方,我自动让路。”

        众人哗然,想不到他真的这样履行诺言,这等高傲的人却放低到了这般姿态,让人吃惊。

        而后,神冥带着三个孩子转身就走,并没有片刻的停留,毫无沮丧,依旧挺拔慑人,强势不改,眸光所过之处众人避退。

        在他离开的过程中,暗中有人冷笑道:“什么生命禁区不过是一个笑话,连姬家的大门都没有能够登入,在外面就被人所阻,打了一巴掌。若是够强,就该杀进去,杀一个血流成河,尸骨千万,如此才无愧为至尊子嗣!”

        这道声音是如此的突兀,惊住了所有人,竟敢这般说,活腻了吗?

        然而,众人寻找,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发现声源,不能辨别方位,此人有妙术,且动用了秘宝,故此才能如此。

        他用心险恶,显然不是一个磊落的人,恶意攻击神冥,无非是想加重他的羞耻心,日后报复叶凡与姬家等。

        “滚出来!”大黑狗断喝。

        同时,叶凡、圣皇子、姬子、东方野等也在寻找,要揪出暗中的人。

        而神冥更是眸光冷冽,扫视每一个人。

        “怎么,我说的有错吗,身为古代至尊的后人,却不敢杀个尸骨千万,如何称尊……”

        叮的一声轻响发出,白衣神王弹指,手中无琴,但是神之序曲的升华音展出,勾动了乾坤,溯本求源,径直蔓延到了一群人中。

        “砰”

        那里有法器炸开,一件用来护身的大圣器成为劫灰,而另一件掩饰神念与行踪的秘宝则也是直接炸开,成为碎片,那个人暴露了出来。

        “跳梁小丑!”神冥冷笑,直接探出一只黑色的大手,如一朵乌云般压落而下,一把将此人抓住,而后攥的骨断筋折,当场成为血雾。

        他连问都没有问,就杀了这个初阶大圣,一个实力非常恐怖的教祖级人物,很是直接。

        “有实力你大可站出来,如我这般直接。没实力也想暗中作祟,说三道四,纯粹是找死!”神冥很冷森的说道。而后转身离去,就此消失不见。

        一位来自域外的教祖级人物殒落,来自禁区的帝子根本就没有当作一回事,不屑一顾,都懒得问!

        “叶兄恭喜了,祝你们白首偕老。”暗菩开口,俊朗的面孔很苍白,带着一丝病态,但是没有人敢小觑,刚才他曾爆发出了让日月星辰齐颤的气势。

        暗菩带着柔和的笑,恭贺完后,严肃地说道:“就此转身别过,自今日过后,若再相见,你我便是仇敌,不死不休!”

        所有人都是一呆,前一刻还在道贺,下一刹那却又如此严肃,截然相反,让人的心都跟着一颤。

        这绝对是一个强大的人物,为一代至尊天骄子!

        叶凡拱了拱手,他对暗菩印象不错,刚才若非他出面阻挡,今日必然要与神冥论个生死,必有一场血战。若是那样的话,在今日这个大喜的日子,实在有点大煞风景。

        暗菩没有停留,转身就走了。

        订婚礼继续,众人将白衣神王迎请进姬家,诸多宾客来临,都迈过那道宏伟的大门。

        “摇光圣主薇薇驾临!”

        “风族圣主风凰到!”

        “古华皇主銮驾到!”

        ……随着一声声高喝,一位又一位圣地的掌教驾临,参加这场订婚礼,声势浩大,非常惊人。

        到了后来,也不知有多少域外圣者也都进入了姬家。

        虚空一脉无惧,这里有大帝纹,来多少人都无需担心,只要敢进来,想要闹事的话,自可全部镇压,这就是出过大帝的家族的底气。

        然而,就是在这种的背景下,有人进入了姬家,依然是相当的自恃,缺少敬,更谈不上畏,一位大圣出列,竟然只是来此送信,语音冷冰冰。

        “叶凡出来,亲启此信!”

        这封信在散发莹莹宝辉,竟然有一缕帝威流动而出,让人震惊!

        这是何人?写出的信笺有这般恐怖气象,有一缕缕帝威发出,虽然是祥和气,并无杀机,但依然慑人心魄!

        金键盘那个投票,请大家集中火力投给作者项吧,貌似这个比作品项高一些,投辰东一票,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