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布阵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布阵

    作品:《遮天

        宇宙冰冷,非常寂静,一点声音都没有,远处有星光划过,更平添了一种幽宁。

        “怎么没出现?”圣皇子露出疑色。

        他们于刹那间没入虚空,全都消失在原地,准备伏击,可是很长时间过去了却没有一点动静。

        “本皇看错了,可能是一颗流星。”黑皇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它的话你们也相信,能把自己弄丢了的人会靠谱?”叶凡道,一副早知道如此的样子。

        显然,刚才大黑狗是为了转移话题,分散他们的注意力,不想被三人奚落没良心,故意弄出了这样的乌龙。

        “这样也好,时间充裕,天助我也,摆下一座杀阵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黑皇眼中冒精光,一副很兴奋的样子。

        叶凡、姬子、圣皇子沦为了打下手的,被黑皇呼来唤去,帮助布阵,将三个大圣级帝子使唤过来使唤过去也算是独此一份了。

        几人咋舌,这死狗到底在星空中弄到了多少好东西,全都是罕见的材料,连筑造阵台的基石都是圣物。

        “你是不是当宇宙海盗了,怎么这么多宝料?”圣皇子问道。

        “乱说,本皇是那样的人吗?”大黑狗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

        “是!”姬子点头,依然是这般的简洁。

        “老实人不带这样的,你怎么能拆我台,本皇一向对虚空大帝心有敬仰。”大黑狗很不高兴的说道。

        “心有敬仰,你还撺掇段德去姬家陵园盗墓,特别还算上你了一份,更是想入虚空大帝的陵寝。”叶凡揭老底。

        大黑狗顿时讪讪的,而姬子则露出了杀人般的目光,看向它。

        黑皇立马大叫,道:“那是江湖谣传,本皇一向都是很讲究的人,从来不做那种事,做人要讲良心。”

        “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汪,汪,汪!”大黑狗追咬,道:“叶小子你总是拆我台,是不是觉得自己是大圣,本皇奈何不了你了。”

        有它的地方肯定不会安宁,少不了鸡飞狗跳,用叶凡的话来说,这只狗太极品,坑蒙拐骗无恶不作,而且专“杀熟”,有它在别想寂寞。

        “咦,我从青鸾族弄来的几根凤凰神羽怎么不见了,还有在玄武海得到的几块神甲也找不到了。”大黑狗嘀咕。

        叶凡、姬子、圣皇子皆一副了然的样子,这家伙肯定是坑蒙拐骗弄出来的,替那些种族默哀。

        “不行,有几样东西得寻替代品,不然杀阵威力不够强。”黑皇说道。

        而后,它瞄向下方那颗星辰,正是螣蛇一脉的祖地,大黑狗双眼发光,道:“守着一座宝山,我们干嘛在这犯愁,直接下去借点呗。”

        “想洗劫你就直说呗,还说什么借。”叶凡撇嘴。当然,并不认为这个建议糟糕。

        “读书人偷书那不叫偷,本皇拿炼阵材料那叫洗劫吗,当然不叫,那就是借!”大黑狗义正言辞的更正。

        圣皇子虽然觉得大黑狗有时候很不地道,但眼下却是十分对胃口,他恨透了老螣蛇,自然极力赞成,他们快速向下方的大星降落而去。

        几个要命的祖宗又回来了,全都有帝器,这还怎么打,如何去抗衡,螣蛇一族的高手全都脸色惨白,吓得亡命而逃。

        螣蛇一脉的重地,有一处布下了残缺的准帝杀阵,就是刚才黑皇被困之处,其他地方并无准帝阵纹,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闯了进去。

        “发财了,螣蛇一脉的宝藏这般丰富,真是让人激动。”大黑狗傻笑,哈喇子流了出来。

        它毫不客气,风卷残云,所过之处非常的干净,几乎连根毛都剩不下,不管有用没用,先收走再说。

        “杀敌的最高境界是什么,不是不战而屈,而是让它自己杀它自己,现在本皇就是在用此道。”大黑狗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

        它不仅将几座宝库给搬空了,更是将老螣蛇几次蜕皮而留下的神蜕给集合到了一起,准备都布置进杀阵中。

        “这么好的皮质太难得了,你们几个要不要,都来一双螣蛇皮战靴怎么样?”它殷勤的问道。

        这狗品真是无敌了,三人虽然也在洗劫,但还没这般彻底,将螣蛇宫被搬空后,黑皇还不满足,又盯住了该族的陵园。

        “诶诶诶,别跨界啊。”叶凡用手扒拉它,提醒道:“术业有专攻,那是段德的领域,现在可没有时间磨蹭,万一那长虫提前回来,连杀阵都布置不好。”

        “本皇一向博学,小德子那点技术一看就会。不过时间真是不充裕,不允许我在这一领域绽放光彩了,今天就先到此为止吧。”它恋恋不舍,掉头离去。

        域外,幽昏而冰冷,一件又一件神料铸成阵旗,打进虚空中,一座又一座阵台成型,没入黑暗中。

        这个地方的气息立时不同了,有一种夺天地造化的气机,无始杀阵在快速成型,杀机可裂宇宙洪荒。

        而今,随着黑皇造诣加深,昔日无始神威终于能露出了一角,光是远远的看着都让人心惊胆颤!

        这样当然不行,大黑狗又快速了布出了欺天阵纹,瞬间将杀机掩盖了,事实上如果它真正完全能精通杀阵,倒也不至于如此。

        最终,一切准备就绪,就差老蛇归来。

        “绝世大阵成矣。”黑皇大言不惭的说当今天下它要是称阵法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星辰上,有人冲向域外,显然是要去为老腾蛇送信,他们这般大张旗鼓,自然惊动了下方的一些人。

        但是,有黑皇这个法阵行家在此,难以有一条漏网之鱼,刚一穿行这片虚空就原形毕露。结果猴子大手一探,全部一把抓了过来,一个人都闯不过去。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就过去了两日。

        黑皇坐立不安,帝源那是它的造化,结果却被老蛇横插一腿,截了它的一桩道果,让它气愤不已。

        而圣皇子也是神色凝重,老蛇若是因此而进入准帝境,那真的算是一个灾难性的消息,后果不堪预料。

        第三日,黑皇精神一震,道:“可能来了!”

        它布下了一座特别的法阵,可入微,可感知最为细小的波动,一位几乎可比肩准帝的存在,只要出现在一片星域,必然让整片天地都要颤栗,会形成一种特别的威压。

        叶凡、姬子等全部隐入暗中,用欺天阵纹掩藏了气机,根本就没有一点波动透出,非常的隐秘。

        几乎在一瞬间,炽盛的光爆发,域外大阵被触动,分散在八方的阵台如受招引,在第一时间冲了过来。

        因为,不知老蛇会从哪个方位回来,他们准备的阵台有很多座,绝对的充足。

        而且,只要一座被触动,其余会立刻撕裂虚空降临,可将这片地方淹没,实现无差别的可怕的攻伐。

        “吼……”

        一声巨大的怒吼,震裂了宇宙,像是开天辟地时代的庞然大物要灭世一般,翻个身,也许就能粉碎诸多星辰。

        这是一条巨大的螣蛇,长达也不知道几万里,他施展了一个天地法相,横扫苍茫星空,它想退出法阵去,沿原路回返。

        叶凡、姬子、圣皇子都是心中一凛,黑皇也有点发呆,而螣蛇的巨大身体还在暴涨,似是要压塌天宇。

        “一个肉身法相而已,就是挤满宇宙又如何,还是长虫一条,杀他成十三段,将帝器全部压上去,堵他入阵。”黑皇醒过神来叫嚣道。

        这些人当然没有一个怯场,猴子的老爹当年身为斗战圣皇,气吞星河,比这老腾蛇也不知道了强大多少倍。

        他手持黑铁棍,仙霞艳艳,瑞彩万条,横扫了过去,恐怖气息滔天,震的远处诸多小星辰都崩碎了。

        他是都战圣者的化身,勇不可挡!

        姬子的父亲为虚空大帝,跟七大生命禁区中的诸多至尊交过手,耳濡目染,经历更是广博,一条螣蛇慢说还不是真正的准帝,就是真的也不会让他害怕。

        他手中虚空镜一翻,照耀出炫目的光,化成一道璀璨的光束,径直打在了前方,老腾蛇变色,快速躲避。

        黑皇就更不用说了,追随过无始,用它的话说,大帝都陪伴过,还怕一条腾蛇?直立着身子,拎着杀剑,横着走。

        唯一没有伴过大帝的就是叶凡,但是他所经历的战斗太多了,杀遍人族古路,根本就不会怯场。

        嗡隆一声,在其头顶上方,绿铜鼎发光,释放出了帝威,而今他已经是大圣,能够催动这件仙器了。

        四大强者联手,每一个人都持掌有帝器,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场灾难,更何况是以有心算无心。

        “小辈,你们敢尔!”老蛇大怒。

        它早已收起了八万里法相,化成一尊魔神般的身影,避过攻伐,凝立虚空中,满头金色发丝飞舞,眸子冷的像两口冰窖一般。

        “你杀我结拜兄弟,灭他们的祖地,屠戮一整颗小星的生灵,这血海深仇你就是拿命来还都不够。”

        “猴头,坏我大事,还敢跑来,我出手就是为了杀你,过来领死!”螣蛇杀机森森的说道。

        可是他的心中却惊起了滔天波澜,四个人出手,全都持有帝器,让他吧半截身子都凉了,充满了震撼,但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

        “老蛇,你坏我道果,夺我之大帝本源,本皇与你不死不休!”黑皇叫嚣道。

        螣蛇转头看着黑皇,越看脸色越黑,到了最后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长啸,因为他见到了大黑狗所穿着的黄金大裤衩。

        老蛇气的差点喷出一口血来,浑身都在颤抖,满头金色发丝根根倒竖,怒目圆睁,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吼道:“我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