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天下无敌
  • 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天下无敌

    作品:《遮天

        最高殿堂被切裂,一柄巨剑插在了此地,耸入高空中,剑柄在不断的摇动,杀气直冲九重天!

        所有人都变色,叶凡如入无人之境,径直杀到了他们的眼前,让人惊悚。

        “欺人太甚?你们编排了那么多,还有脸这么说!”叶凡眸绽冷电,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天帝拳轰出,那位护道者当场崩碎。

        血雾在大殿中散开,骨头碎片飞射,鲜血染红了殿堂,大圣阵纹更加暗淡,所有人都近乎石化,忘记了惊呼。

        这可是他们教中的一个巨头,一个极为强大的人物,就这般被击杀了,根本就没有能做出反抗。

        “你……”副教主脸色血红,而后又转白,他亦是倡导者,现在转身就走,不想多说什么了。

        因为叶凡过于刚猛,上来就有这番表现,他绝对抵不住,若是不走没有一丝活命的机会。

        “嗡”

        叶凡眉心光华大作,一道匹练冲出,化成一座小鼎,追上要逃走那道身影,冰魔殿副教主当场被震碎,血雾飘散。

        众人全都傻眼,从头凉到了脚,这太可怕了,教中的两大巨头根本连一点机会都没有,就这般形神俱灭了。

        这让人胆寒!

        叶凡眸子冷冽,望向众人,而后一步一步向着最高处的宝座而去,最后坐在了上面,威严的俯视众人。

        冰魔殿教主不在,殿中死了两个巨头,其他主事者噤若寒蝉,一个个都没有吭声,现场气氛冷冽到了极点。

        “接下来,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了吧?”叶凡问道,神色漠然。

        他高坐在最高殿堂的中心宝座上,高高在上,俯视下方众人,这个场景让人既怒又发寒,这可是唐唐一个圣地,而今却成了这个样子。

        虽然没落了,但是毕竟曾为不朽的传承,就这般被人攻破,俯瞰他们,一个个都是又惊又惧,火气上涌。

        但最后,所有人都克制住了,没有人不怕死!

        “我们马上澄清,收回那些话语,将真相告知世人,向你赔罪!”一个老者硬着头皮说道。

        现在不表态根本不行,这个魔头就坐在上方,若是稍有不慎,不能让他满意,今日可能有灭教大患。

        事实上是,教中本就有一部人不同意此前的鼓噪,万一被知晓,肯定会引来大麻烦。

        可是护道者与副教主认为,凭借天下大势,神庭、冥岭长生观等诸多大教一起动手,天下共杀,叶凡在没有了解前,可能就成飞灰了。

        然而,事实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魔头直接登门,击杀了这两人,直斩七寸。

        宏伟的冰殿成片,叶凡并未驻足,就此远去,在山门外与厉天、燕一夕等人汇合,离开了这片浩瀚的冰原,向着南方行去,寻找叶瞳。

        “叶子,和你说个事,而今你在紫微星域事了,是不要回去了?可我们不想离开了,这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们想留下,归根于此。”厉天说道。

        叶凡轻叹,终是到了这一日,朋友有自己的路,有自己的选择,将分在星空的两岸,悲欢离合,这难以避免。

        不过,他有神光台,而今知道了紫微的坐标,并不是没有相见的机会了。

        也许,相对于成仙路将要开启的北斗星域,这里更为安全,另一地注定将要打到沸腾,甚至灭世。

        他们一路前行,向南而去,在路上听到了很多消息。

        由极地到南方,这一路上一片争执声,谁也没有想到,冰魔殿改口了,这次不是暗中鼓噪,而是站出来道出一些“真相”。

        “同为修士,你我皆懂,莫要被**蒙蔽了双眼,人族圣体为寻亲而来,事实真相摆在眼前。”

        “北斗星域那边有消息了,有人横渡星空往来,得到确凿消息,那个小囡囡真的来自那片星域,被叶凡视作女儿、妹妹。”

        “**无止境,但是莫要为贪婪披上一层鲜亮的外衣。”

        ……天下哗然,这反水也太快了,而且是这般的彻底,直接为叶凡洗白,跟以前的抹黑、叫嚣完全不同了。

        冰魔殿到底想做什么?这是所有人的疑问。

        同时,他们的言辞也让很多大教愤怒,太不应该了,天下大势在此,共伐叶凡,都已经成为了一种大趋势,出现这种言论实在是让人不痛快。

        “没什么可说的,人族圣体恃强凌弱,强取仙药,想要独占,而今更是欺压冰魔殿,让他们敢怒不敢说真言,一切都是被逼的!”

        “此魔不可不除,天下共讨!”

        ……当然,说这种话的人也只能是神庭、天妖盟、始魔教、白虎庄这等可以主宰一域沉浮的大势力,他们自认为可以代表天下。

        至于芸芸众生,都在埋头于柴米油盐中呢,不懂得修行。

        “叶子,我们一起攻破几个大教。”厉天建议。

        叶凡摇头,道:“就让我将恶人做到底吧,你们不要掺和进来,毕竟还要在此扎根立足,复建人欲道呢。”

        两人欲相助,叶凡无论如何也不同意。

        叶凡南下第一日,天妖盟巨擘,一代古妖血鹰头颅直冲苍穹三千尺,鲜血淋淋,无头躯体倒在一座大岳上。

        这一战持续时间短暂,并不是很长,引发了一场大轰动!

        “什么,血鹰死了?!”

        “这可是一位神秘强者,五十年前自域外横渡而来,成为了妖族一代雄主,有几人可与其交锋,就这般殒落了。”

        这自然是震撼性的,众多强者觉得有嗖嗖冷气吹来,他们眼中的一位绝顶强者殒落了。

        第二日,叶凡斩杀始魔教四位太上护法,一一击毙,没有放过一人,全部殒落,鲜血飞溅,让世人脊椎骨向上泛冷气。

        “又死了几位强者……”

        “杀了他,天下共讨!”

        群情激奋,当然这个群也是有一定数量范围的,都是志于人形仙药的人,其余者冷眼旁观,自不会参与。

        天下盈沸,讨伐声不绝于耳,诸多大军齐聚,有一座又一座古杀阵出世,被各大教共持掌,寻找叶凡,欲进行镇压。

        然而,叫嚷最凶的大势力,在第三日遭到了惨烈的反击。

        叶凡君临神州,闯入白虎庄,将他们的庄主与太上庄主全部斩杀,一剑劈开了这片古来让人敬畏的祖地,一分为两半。

        天下哗然,虽然只杀了两人,但却是这般的震撼人心,前后两代教主都不能幸免,被杀了个干净。

        第四日,叶凡来到了冥岭长生观前,这是一片诡异的山岭,雾霭拂动,古道观坐落在上,宛如冥土中的道门。

        远处,各种大岳并立,越发衬托的这里特别,有一种内敛的可怕气机。

        叶凡看罢良久,并没有硬闯,也未去攻破,他感受到了一种强大的气息,准帝法则在流转,这里有准帝阵纹。

        “完好无缺,贸然闯入必死无疑。”

        他忍不住轻叹,这个地方名不虚传,难怪当年收录有半页神灵古经,与人王殿平起平坐,果然有道理。

        三缺道人离去了,而今并不在紫微星域,踏上了星路。

        这让叶凡有点遗憾,因为他隐约间觉得,这是一个极为了得的人。

        三缺道人修有特别的法门,三条魂魄分别寄养在其他人的体内,世间鲜有人知,三缺之名也正是由此而来。

        在这种状态下,三缺道人都很可怕,为尹天德的结拜兄弟,若是魂魄全了,那还了得吗?但凡洞悉其中隐秘者都不会轻视!

        “尹天德也是了得,当年为了争夺神灵古经,直接杀了三缺道人的父亲,差点让三缺那道温养在其父体内的神魂消失。”

        “尹天德够狠,为了达到目的,果断与狠辣的让人发寒。”

        燕一夕、厉天两人说道。

        “广寒宫那边若是没有人跳出来,就将小草送到那里去吧。”叶凡道。

        “囡囡你以后要去看我呀。”小草依依不舍,泪眼汪汪,两个小萝卜头在一起玩早已有了感情。

        “还没到分别时,先不要落泪。”厉天笑道,冲淡了这种孩童间的不舍与愁绪。

        “叶瞳这个小子出海了,去寻找汤谷,要到太阳圣皇的沉棺地看一看,想得到圣皇的兵器。”这是燕一夕得到的消息。

        叶凡一怔,昔日大战北海时,见到太阳圣皇棺椁中仅留下一张人皮。

        这让他至今想来都有些不自然,心中犯嘀咕,这与不死天皇的表现一样,同样是尸骨不见,只余一张皮。

        只余他们的神祇念,留到这一世都没有彻底磨灭,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奇迹。当然这也是有解的,众生不忘,总是念叨,会于“灰烬中”化生恶念不断。

        在接下里的数日里,叶凡大战天下,转战各地,并不退缩,无惧所谓的“全天下人”。

        这不过是大教联盟而已,以势压他,根本难以让他生出惧意,以强撼强。

        数日后,又发生了一场大战,共有七位战圣出手,全都是战斗领域中的绝世人物,是从古代封印下来的底蕴。

        他们来自始魔教、天妖盟、白虎庄等,结果依然是全灭,所挟的众多大阵全部崩碎,这些人死于非命,血溅长空。

        杀尽“全天下人”,隐约间,叶凡形成了这样一种无敌大势,难寻抗手!

        当然,真正的全天下人是不会有什么悲哀的,这是志在仙药、自认为可代表全天下的大势力遭遇了沉重的打击,一个个焦头烂额,心中恐惧。

        “这天地间,也许唯有鲲鹏老祖可以镇杀他了!”

        “据闻,他已不在北海,离开了紫微星域。”

        那是一头老鲲鹏,是上古年间的盖世人物,昔年叶凡第一次来紫微星域时就曾听闻过,他隐居北海,这多年过去其威名始终不衰。

        “神庭还不动手,一切不都是他们在主导吗,到了而今还在等什么?!”有人怒了。

        叶凡也深知,神庭势大,有域外的至尊支持,不然何以敢立如此大教,欲兴建古天庭。

        “是时候了,该结束了!”

        神庭终于出动,大军无数,茫茫无边,围剿叶凡而来,为首者是一个年轻的男子,充斥着极为危险的气机。

        “大圣!”

        看似年轻,但这个人最起码在八百岁以上了,眸光深邃而冷冽,身后大旗招展,蛮骑无尽,宛若十万天兵天将杀来。

        “自以为很了不起,其实你真的算不了什么,在真正的实力面前,你所谓的强势与强大不过是一个笑话!”

        神庭的这尊大圣冷漠的说道,虽然充满了轻蔑之色,但是真一动起手来却是绝杀,他手中出现一杆战矛,竟散发出准帝威势,向前镇压而来!

        此矛一出,天崩地裂,鬼哭神嚎,让叶凡体内的暗金长枪剧烈颤动,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他敢这样说,果然是有其恐怖之处,自身实力足够强大,身为大圣,且一上来就动用了准帝兵,这可以说是绝杀。

        正常情况下来说,敌人必死无疑,没有一点悬念!

        恐怖的帝威爆发,震撼人心,席卷诸天,像是苍茫的山海压落,震撼的人心都要崩裂了。

        这是一股大势,无以伦比,远处的观战者都承受不了,近乎要跪下来,一位大圣手持无缺的准帝器,发挥出巨大部分威力!

        这几乎等若是一位准帝降临下半个身子,要杀叶凡,自然恐怖到了极致。

        然而,人们预料中的血腥场面没有出现,叶凡体内绿铜鼎发出艳艳仙光,左手持一口杀气更为恐怖的仙剑,右手握一杆黑色的长枪,向前攻去。

        “什么,你怎么有容成氏的仙枪,它怎么会落到了你的手中?!”这尊大圣惊叫。

        当然,接下来他的感受更深了,绿铜鼎、杀剑齐出,他的脸色当时就白了,手中的战矛颤动,不受其控制。

        “嗡”的一声,其手中的青色战矛撕裂了虚空,挣脱了他的手掌,自行飞走了,没入宇宙深处。

        这个结果让人震惊!

        而叶凡的身上,莫大的威压散发出,这是真正的大帝器在散发威严气息,让众生都要颤栗,神庭无数大军,几乎全部软倒在地,跪了下来。

        “不止你有后手,在别人的底牌每亮前,不要太过自负。”叶凡冷漠的的说道,而后盯着他喝道:“说,这杆仙枪的主人与你们有什么纠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