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血漫冰原
  • 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血漫冰原

    作品:《遮天

        雪峰抖动,隆隆轰鸣,发生了可怕的大雪崩!

        成群成片的修士出现,全都朝这一个方向飞来,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来自天下第一神庭的护法,也有来自大荒中的散修。

        在这个地方人影绰绰,众强者踏雪而行,雪崩、山碎等根本难以阻挡他们的脚步,全都围了上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小囡囡身上,每一个人都移不开眼睛了。这是传说中的神婴,让紫微神朝繁盛百年,而后突然消失,其画像传遍天下,而今举世皆知,都在寻找。

        “出现了……真的出现了!”

        “人形仙药终于再现世间,让人激动要发狂。”

        一个又一个修士,眼中只剩下了小囡囡,甚至都快叶凡忽视了,那是当世可以成仙的希望所在。

        一株超越不死药的孩童,一个活着的仙,让人眼睛都快红了。

        许多人都不认识叶凡,更不要说在这种场合下了,就是神来了,众人都想咬一口,分得一些“仙缘”。

        叶凡在这一刻出奇的宁静了下来,血气内敛,但却无比的冷漠,盯着这些疯狂的人。

        一些人认出了他,心中惧怕,但是也并不退缩,等待人出头,挑战这个可怕的圣体,也许能等等到机会,夺取人形仙药。

        “放下神婴,就此离去!”

        前方冰原上出现一片黑压压的人马,为首者骑坐一头蛮兽上,手持一杆方天画戟,遥指叶凡,杀气腾腾。

        “这是极北之地冰魔殿的人,为一个不朽圣地,他们终于出现了,在他们的地头上,出动这么多的兵马,不算意外。”

        不少人蹙眉头,感觉压力巨大。

        “人形仙药有德者持掌,我也不为难你,留下仙药后速速退走!”

        他的坐骑身体上长着冰鳞片,寒光闪闪,而他的身上也覆盖着金属甲胄,杀气森森,整个人连头颅都被盔甲笼罩,慑人心魄。

        而在他的后方,所有人都几乎是同样的装束,甲胄闪动冰冷的金属光泽,坐下蛮兽摇头摆尾,不断长嘶。

        “放下神药!”这些人整齐划一的大喊,震动天地,后方许多山岭都崩塌了,在众多蛮兽的铁蹄下化成齑粉。

        这是一股不可阻挡的钢铁洪流,快速冲击了过来,震撼人心!

        叶凡嘴角露出一缕残酷的冷笑,心中愤怒到了极致,小囡囡让他心酸,感觉很难受,而这些人当着他的面依然如此,视小女孩为药。

        “杀!”

        叶凡一声嘶吼,像是负伤的野兽一般,蒙住小囡囡的双眼,隔空摄来一口铁剑,向前劈杀而去。

        虽然不是什么仙兵,只是一柄精铁剑,但是在而今叶凡的手中,就是一根枯木也能绽放仙芒,自然威力奇大。

        这一剑照亮了天宇,切开了苍穹,像是一挂巨大的星河铺展而下,喀嚓一声,大地裂开一道数十丈宽的巨大口子。

        至于持大戟的那个为首者,则在第一时间崩碎了,不是斩断的,而是被这种力道生生砸死的,爆碎了成了数百块。

        就是他的坐下的蛮兽,也都没有能发出一声哀鸣就直接的炸碎,化成了血雾。

        龙有逆鳞,触之必杀!

        小囡囡就是叶凡的逆鳞,这样一个孤苦无依、惹人怜爱的小可怜,到了这步田地,光看着就让叶凡鼻子发酸,更遑论是这么多人要来欺她。

        这一剑落下,数十骑处在正当中,于那道恐怖的大裂缝间直接消失了,全都化成了血雾,粉身碎骨,干干净净。

        至于其他铁骑,全都大乱,人仰马翻,皆恐惧到极致。

        “你是什么人?”冰魔殿的人大吼,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

        “杀你们的人!”叶凡咬牙道,手中铁剑这一次横扫出,剑气如匹练一般吞吐,无坚不摧。

        “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前方断臂残肢飞起,像是一片又一片浪花溅起,可怕无比,那是人的血肉之躯碎掉后形成的肉浪。

        这一剑无人可挡,无论是蛮兽还是坐在上面的猛士,全都被切碎了,斩的不成样子,在这茫茫剑波中没有人可以例外,全都化成了血泥。

        在撕心裂肺的恐惧叫声中,这些铁骑落幕,冰原上血淋淋,到处都是碎骨头,大片血迹让这里看起来触目惊心。

        “这是什么人?”其他修士寒毛倒竖,一个个头皮都发麻了,这简直就是一尊修罗,将极北之地的冰魔殿遣出的人马竟然杀了个干净!

        “两剑……仅仅两剑啊,就让千军万马结束了,成为了过去。”有人颤抖,失声喊叫,心都要从嗓子眼惊出来了。

        当然有人认识叶凡,但是此刻都在保持缄默,一个个冷眼旁观,但心中躁动,神婴的诱惑太大了。

        即便知道叶凡可怕,知道他厉害,但是依然心中不甘,希望有绝世强者出头,群起而攻之,杀他一个败亡,夺走神婴。

        隆隆隆!

        天际尽头,战车轰鸣声响起,一辆又一辆古老的青铜战车出现,向着这个方向驶来,碾压的苍宇震动,一杆又一杆大旗招展,如乌云压顶,这天蔽日。

        “神婴属于天下人所有,任何人都不能独占!”一个威猛的中年人传来大喝声。

        这个大势力到的比较晚,自然要找些好的借口,称应天下共分人形仙药,喝斥叶凡,让他立即放手,欲借“天下人”这个大势。

        “一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凭你们也敢伤害小囡囡!”叶凡神色更加寒冷了,抱着小囡囡,且盖着她的双眼,横杀了过去。

        用横杀不为过,一口铁剑而已,横扫一片,鲜血四溅,一颗又一颗头颅带着大片的血水像是水浪一般飞向天空,骇人之极。

        这是一副地狱场景,唯有一个人独立血泊中,周围所有战车皆毁,所有强者的头颅都飞了起来,尸骸遍地,布满天空。

        至于他们的元神,在头颅被斩下的刹那,就被那入侵体内的杀气绞碎了,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叶凡降落在地,面无表情,看向所有人,虽然杀了两个大教的人马,但是人却越聚越多了,并未减少。

        人潮汹涌,从四面八方赶来,占据满了山峰、雪岭,将这个里围住。

        而这个时候,厉天与燕一夕也到了,带着小草,立身在叶凡的身边。

        “小囡囡,你没事就好。”这个丫头拍了拍胸脯,长出了一口气。

        “小姐姐,谢谢你。”小囡囡双眼看不到,但是却能感知周围几人的气息,小可怜现在比刚才好多了,被笼罩在叶凡的黄金光中,冻红的小脸慢慢恢复了正常。

        “道友,能否听老朽一言。”前方一个老道士出现。

        “说!”叶凡平静的看着他。

        “人形仙药关乎甚大,即便你暂时可以力压群雄,但是自信能走得出紫微星域吗,全天下的人都会阻你。不若我等大教相商,共参长生法,如何?”

        “没的商量!”叶凡冷冰冰的回应。

        “道友你太过了,真以为天下无敌了吗,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若是能炼出一路仙丹,肯定让你先选丹,保证皆大欢喜。”另有一位老者站出说道。

        他们的身后都分别有一个大势力,都是一方巨头,有了不得的身份。

        然而,当叶凡听到炼药这些言语后,脸色一下子难看了,杀机毕露,断喝道:“我可以告诉你们,小囡囡是不是神药,是我的亲人,欲打她的主意,先过了我这一关!”

        众人闻言,顿时哗然。

        “道友你太霸道了,想独吞不死药吗,你要想明白,这是在与全天下修士为敌。好不容易出现了一种成仙的契机,而你却要断所有人的路,这是要挑战当世诸雄!”

        叶凡冷静的可怕,默默的看着所有人,很长时间后才道:“我不想杀人,不愿滥杀无辜,但若是逼我,就别怪大地上流血漂橹,圣地绝断!”

        众人闻言震惊,这也太嚣张了,真以为可以覆灭紫微星域诸教吗?!

        叶凡一句话也不说,只打出几道烙印碎片,那是在北斗星域他与小囡囡相处的画面,明白无误的告诉众人,他与小女孩的关系,并非什么不死药之因故。

        沉默中蕴含无尽杀气,叶凡冷漠的盯着所有人,他尽量让自己克制,不想杀太多的人。该说的,该解释的,都做了,若还是有人不知死活,那他就没有必要手软了。

        “道友,即便你与她有些关系,但恐怕也是因为她为仙药的缘故吧,你想让她成为你的专属仙药吗,这恐怕很难,因为我等天下人都不答应!”

        “你算个屁,也能代表天下人!”叶凡持剑,立劈而下,噗的一声将此人劈为两半。

        他的杀气更重了,望向群雄。

        “如果加上执天下牛耳的神庭,如何?!”有人冷漠的说道。

        所谓的神庭就是灭掉紫微神朝、从域外而降的恐怖大势力,欲修建古天庭,而今在紫微星空下号称神庭。

        “对,若是再加上冥岭长生观,北地广寒宫呢,够不够分量?”

        “再加上贺州天妖盟、大荒始魔教、神州白虎庄等够不够,能不能代表的了天下人?!”

        一群人大喝,其余者见状全都附和,一个个士气高涨,分外激动,这天下的绝顶大势力似乎都表态了。

        即便当中或许有个别人是在冒充,滥竽充数,但是也足够了,最起码调动起了所有人的心绪,跟着一起吼动。

        “全天下人”施压,即便再强也得低头。

        “圣体叶凡你觉得如何?!”有人喝道。

        “我觉得很可笑,你们若是自认为代表的了全天下人,那我就都杀个干净!”叶凡爆发了,最后一丝克制消失。

        轰!

        他像是一头猛虎出闸,手中一震,铁剑横扫,鲜血化成一道道鲜艳的光,在这个地方绽放。

        他毫不保留,动用兵字诀,人群中各种法器倒转,像是在碾压一般,死尸成片,血泥在被筑成。

        “啊……”

        这一日,此地化成了炼狱,叶凡大开杀戒,尽斩“全天下人”,毫不留情。

        黄金神藏展出,一气化三清施出,天帝拳大开大合……这是一场流血的盛会,整片冰原都被染红了,到处都是血水,到处都是碎骨块。

        叶凡蒙住了小囡囡的双眼,也堵住了她的耳朵,化成杀神,横扫了西北极地!

        半日后,消息传出,整片天下都寂静了半刻,而后喧沸冲天。

        西北极地,诸雄横尸,**成的修士都死了,但凡出现在那片冰原,不接受叶凡的警告者,几乎都化成了碎骨与血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