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五三二章 西皇
  • 正文 第一五三二章 西皇

    作品:《遮天

        黑暗的泉眼,水质清冽,看不出霞光在飞舞了,但是叶凡凭着一种本能知道,这水质却更上了一个太台阶。

        “堪比荒古禁地的神泉!”

        难怪昔日的瑶池名动天下,许多大教都来求水,这泉眼中的水质罕见,可比肩各大生命进禁地内的神泉。

        这样的水质不论是炼药,还是饮用都有神效,可增加人的寿元,是至宝级的。

        但是刚进入地下第九层仙湖,叶凡就感受到了一种磅礴的气机,肌体都快炸开了,让人难受无比。

        这片湖泊很大,方圆数十里远。

        绿铜鼎发出莹莹的光,有它防御尚且如此,可想而知此地多那么的凶险,叶凡撑起了黄金圣域,将孩童护在心口处。

        “大帝气机!”

        仅在一瞬间,叶凡就意识到了为何如此,这个地方有古之大帝的力量,有他们留下的东西,故此才能有恐怖波动浩荡而来。

        也唯有这等神能波纹才能让绿铜鼎发光,让帝剑鸣颤,自主防御!

        杀机刺骨,让人颤栗。瑶池搬迁时,几乎将大部分刻了阵纹的古代神石都搬走了,这里不可能是帝阵。

        “敖八妮辣的瓜!”神娃小声惊叫。

        “你在说什么?”叶凡问道。

        小胖子瘪嘴,抹眼泪,竟然要哭了,到底还是一个孩子,稚子心性很简单。

        “别哭,我把你藏起来。”

        “不要,我要看一看有什么!”小胖子很倔强,一边抹眼泪,一边偷偷向前观看。

        明明是危机重重,但是叶凡还是有一股想笑的感觉,摇了摇头,收拾起心绪,向前走去。

        接下来,每走一步都有一股天崩地裂的感觉,帝器都在颤动,让他有些难以承受,威压弥漫,斩杀神佛。

        终于看到了,这片仙湖到了终点,有一个与仙湖隔绝的小池子,水质晶莹发光,撑起一个光罩,一个女子披头散发,盘坐当中,遮住了真容。

        光罩挨着一片石壁,在那里形成了一个小仙池,或许可以称之为第十层仙湖,可是方圆却只有一丈而已。

        “西皇母!”

        叶凡大惊失色,这是一个无缺的女子,通体没有伤口,不像太皇那般碎掉后强大的精气都散掉了,故此她无比迫人,让手持帝兵都感觉到了无以伦比的压力。

        叶凡心惊,想不到瑶池剧变与西皇母有关,是她一手开创了此教,也是因她而差点终结吗?

        小小的泉池中,那个女子栩栩如生,肌体流动神则,尽管相距还有数里远,但却压迫的人欲窒息。

        一股诡异的气机在弥漫,自西皇母的身体散发出,让人阵阵心悸,令人怀疑她到底是否真的死去了!

        突然,叶凡感觉到了一股冰冷的杀机,恍惚间像是见到那个女子散乱的发丝间有一对眸子睁开了,慑人心魄。

        叶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女子睁开了眸子?这怎么可能,西皇母早已死去很多万年了,瑶池上下都知道她坐化了,怎么还活着!

        一瞬间那可怕的眸光消失了,很不真实。

        “幻觉,还是真的发生了?”他忍不住自语,感觉脊背直生寒气。

        “鬼!”神娃一声大叫,直蹬小腿,可惜仙源内空间有限,他憋的脸色发白。

        叶凡心头一跳,拉着他果断后退,愈发觉得这个地方诡异而可怕,让他阵阵不安,想不到手持帝器来到这里也是如此的不保险。

        黑暗的仙湖中,影影绰绰,像是什么东西划水而过,看起来更加瘆人了,唯有那个小池子在发光。

        “你见到了什么?”叶凡问道。

        “我看到她对我笑了。”神娃小脸发白,颤声说道。

        “胡说八道,连我的源天眼都没有见到她笑,只见到她睁开了眼睛,你怎么看到了?”叶凡轻叱道。

        “真的,我看到她笑了,那张脸很美,但是很苍白,没有一点血色。”神娃一口咬定,而且说并未见到那个女子睁眼。

        叶凡听闻后,脊椎骨嗖嗖的冒凉气,怎么两人看到的景象不一样,到底谁看错了?

        他并不多说,直接观看小胖子的仙台,读取记忆,果真见到了一张模糊而苍白的脸,仿佛就在眼前,与他对面而立。

        叶凡心中剧震,忍着轻叱的冲动,感觉这个地方更加阴冷了,真的闹鬼了?可是对于修士来说这个说法太可笑了。

        到了他们这一境界,怎么可能还会怕鬼,那是什么东西,不过是阴气聚生的场能,远无法与圣人相比。

        那个女子有帝级波动,身在瑶池底部,应该就是西皇,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发生这等诡异的事?让人觉得不祥。

        而且,为何不同的人见到的是不同的“景”,这一切是幻觉,还是说这具帝尸有古怪,能影响人的元神。

        叶凡脸上阴晴不定,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才会出现这等邪异的事,他睁开天眼,要仔细看个究竟。

        大帝太过神秘与恐怖,西皇的脸上披散着发丝,盘坐的窈窕躯体几乎被乱发挡住了半截,竟然望不穿。

        到了这一刻,也只有那张模糊与苍白的脸,可以作为参考,别的都见不到。

        叶凡大睁天目,看到眼睛都快炸裂了,也看不穿,且那具尸体竟然腾起阵阵混沌雾霭,更加恐怖了。

        倏地,叶凡又感觉到了阵阵森寒,且绿铜鼎光芒炽盛,杀剑轻颤,剑芒吞吐个不停,剑体上的戮仙图血淋淋,宛若真实复活。

        恍惚间,一对冷冽的眸子又睁开了,且像是有一声轻微的叹息,无比的凄伤,充满了悲与恸。

        这是一种矛盾的场景,那眸子是如此的冷冽,而那叹息所回荡的忧伤又是这般的悲,两者相冲,很诡异。

        “救命呀,她扑过来了。”小胖子乱蹬腿,一脸的恐惧,如果能逃,早就跑叶凡的屁股后面去了。

        真是邪门了,不同的人感受不相同,叶凡都不知道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了。

        他再次倒退,而后探索神娃的识海,发现一个张苍白而模糊的脸近在咫尺,露出妖异的笑,披头撒发,非常的吓人。

        连他看着都倒吸冷气,怪不得小胖子发毛,再也不敢嘴硬,让他救命。

        站在足够远的距离处,叶凡与小胖子都慢慢平静了下来,可这个地方越发的阴冷了,像是坠入了地府世界。

        “我害怕了,想离开。”小胖子终于嘴软,很难为情的说道。

        “我先把你收起来。”叶凡说道。

        “那……我在看一小会儿!”他憋着嘴说道,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不肯让叶凡收起。

        叶凡无言,这小胖子倒挺倔强,明明怕的要死,还要跟他比,想坚持下去。

        “那里怎么多了一个人呀?”小胖子眨巴着大眼颤声说道。

        叶凡一望,真是一阵头皮发麻,那里多了一道影子,散发出阵阵雾霭,让小池显得可怖了很多倍。

        “又多了一个鬼,他是怎么出来的?”神娃小声道,恨不得逃之夭夭,永远也不要回来。

        雾霭很特别,围绕着帝级尸体,连源天眼都看不穿,直到渐渐散开,才能被慢慢收入眼底内。

        一条血淋淋的手臂泛着青紫色,长出了一些金色的长毛,非常的刺眼,有一股逼迫进人骨子里的寒气,名副其实的阴森刺骨。

        叶凡当时就怔住了,再认真细看后,则是神色大变,瞳孔急骤收缩,像是见到了厉鬼一般!

        那手臂上有伤口,流淌出鲜红的血,让他心脏怦怦剧烈跳动,有一种道则与他相呼应,产生了某种联系。

        大成圣体的血液!

        叶凡在第一时间想到了这种可能,因为越是细观越能感受到一种共鸣,透过大帝气机,透过绿铜鼎的莹莹绿光,让他的血液沸腾了起来。

        这条手臂是怎么出来的?

        叶凡向前走了几步,实在忍不住惊异,最后发现,小仙池连着一个隐蔽的洞穴,手臂是随着水波冲出来的。

        大成圣体!

        “这是无始大帝的父亲,是西皇的伴侣?”

        叶凡张口结舌,再也说不出话来,今日所见太过惊世骇俗,同时见到了两位至尊的尸体,这可能是瑶池剧变的根由。

        他呆呆发愣,好长时间后才在神娃的提醒声中回过神来。叶凡改变方位,向那个小池以及洞穴中观望,想要一见无始大帝父亲的真容。

        洞穴很隐蔽,角度换了又换,里面竟然有一口古棺,不过而今已经打开了,一具尸体倒在外面,手臂与西皇相依。

        “身上怎么有一些金色的毛发?!”

        这显然是后来生出的,像是有不祥发生,故此产生了这种变化,整具尸体被丝丝雾霭包裹,看不太真切。

        但是能看出,额骨那里出现了裂纹,有一道致命的伤口,想来当年元神被击散了。

        “发生了什么?”叶凡心中有很多不解,怔怔的盯着那两具尸体。

        相隔很远,但是他依然有粉身碎骨的感觉,且体内的圣血在面对那具大成圣体时,不由自主的奔腾,相同的体质,让他们共鸣。

        突然,随着血液沸腾,叶凡的眼前映现出了一幅不可思议的场景,仿若真实发生在眼前。

        那是一个英伟的男子,剑眉入鬓,眸子深邃如海,他健硕伟岸,整个人站在那里,让天上的日月星河都黯然失色。

        他像是整个天地的主宰者一般,屹立在苍穹下,俯视**八荒。

        然而,他此时却很疲倦,肌体不时泛出一股又一股青紫之气,尤其是额骨那里,且还有一根又一根金色的毛发自体表钻出。

        “不能陪你一起变老了,让我解脱,送我上路吧。”他转过身,对一个同样让日月星河失色的绝代丽人说道,说不出的无奈,充满了不舍。

        白衣丽人脸上满是凄伤,泪水滚落,无比哀怨,用力攥紧了他厚宽的手掌。

        “我们的孩子,若不能成仙,也能重立天庭,当主天地沉浮!”在那最后的时刻,这个男子在提到孩子时,脸上写满了骄傲与自信,光彩照人。

        水波冲来,画面暂时断裂,叶凡心中充满了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