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五二五章 镇杀
  • 正文 第一五二五章 镇杀

    作品:《遮天

        叶凡在人族古路上的战绩,虽然通过一些异域强者传回来了一些,但是无人可以确认,而今还是叶凡自己第一次说起,顿时引发一场大波澜,只言片语就足以轰动天下!

        圣灵是什么?受上苍庇护,同阶无敌,杀之不得,不然早晚有朝一日会发生不祥,几乎无人敢惹。

        而今,他却说杀了没有十个也有八个,这实在是骇人听闻!

        “天啊,这是真的吗?”众人震惊。

        当此时刻,世人皆惊,各族都听到了一些传闻,如今只不过是进一步确认而已。

        “人族圣体太过可怖,这样发展下去,将来谁制的了他?”各族强者都忧心忡忡,深感头大。

        月灵公主黛眉微蹙,她感觉很不妙,刚与域外圣灵一脉建立起关系,结果现在直接就惹上了风头正劲的叶凡,他连须弥山都敢攻打,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此时,但凡强者都在轻叹,亲眼目睹叶凡杀大圣如劈柴,这等威势任谁都要恐惧。

        若说谁在难受,自然当属石中轩,叶凡根本就没有看得起他,完全是一副俯视的姿态,视他如无物。

        石中轩体内流淌有皇血,身份高贵,无论走到哪里众人都要敬他,而今却被人说的这般不堪,当着这么多人,他还有什么颜面?

        “人族圣体!”石中轩脸色铁青,咬牙大喝了出来。

        满头浓密的发丝飞舞,一双眸子寒冷的能冰封苍穹,他一步步走来,震的整片大地都在颤抖,一双斜飞入双鬓的剑眉,尽显杀伐气息。

        “舍弃帝器,你可敢与我一战?!”他话语冷而平静,像是从万载冰窖中传出的一般,让每一个人都觉得血液都被冻住了,对其实力表示惊憾。

        叶凡背负仙剑,冷淡的扫了他一眼,道:“同阶一战,我从不会用它,就算大圣初阶也无妨,杀你真的不难。”

        石中轩向来自负,是一个高傲的人,怎能受得了这种言语,喝道:“你说我不配,我更羞与你这样的人并列当世,今日以生死论英雄!”

        到了现在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他今日若是胆怯遁去,将来何以在这天地间立足,走到那里都会被人耻笑。

        对于一个自负的人来说,舍去一战外,再也没有什么选择,只能用事实来证明谁才是强者。

        “别向自己脸上贴金,你真的不配与我等并列。”后方,龙马喊道。

        “杀!”

        石中轩怒意攀升到了极致,血液沸腾,让他本身的战力亦达到了顶点,黑发乱舞,眼眸塞过闪电,直接就杀了过来。

        在这一刻,该族的可怕之处尽显无疑,身上出现九道神环,一层层将他包裹在当中,宛若有九道仙门重叠,他居于中心。

        这日月山河间的精气像是一道道大瀑布般倾泻了过来,与其躯体凝结为一体,茫茫一片,化成了他的力量。

        每一步迈出,这天地都一声剧震,明明高不过丈,但却像是一个耸入苍穹的巨人过境,要将这大地踩的沉陷。

        而且,上天降下瑞彩,一缕缕,一条条,全部连接在了他的身上,绽放出最为璀璨的光芒。

        石中轩的躯体爆发出了一股强大的气势,日月河山都要被压裂了,他举手投足,能摘下域外星辰来,神威盖世。

        这是他的道,亦是圣灵的道,至强无比,与天地大势凝结为一体,施展了真正的天人合一之术,挟诸天万道之力向叶凡打来。

        圣灵之强大,举世皆知,关于他们有着太多的传说。

        首先自然是就是体质非凡,举世难寻可撄锋者,远超同阶。而此时石中轩就是靠肉身杀来,掌指若裂天剑,周围的山河全部如纸糊的一般,在这股强大的波动下化成了土灰!

        石中轩听闻过叶凡在北斗的传说,自然知道其肉身的强大,但是他却偏要以此来对决,证明圣灵才是天下无双。

        他气冲斗牛,波动惊的域外漂浮的陨星都要坠落了下来,掌指之力惊世,达到了他所能够施展的极尽。

        叶凡神色冷漠,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非常的强势,居高临下,要力压对手,在途中将身体调整到了最佳状态。

        轰隆一声,他直接挥动右拳,以强击强,以硬撼硬,直面石中轩!

        天帝拳,在北斗世人面前展现,威压九重天,撼动九幽狱,茫茫金光沸腾,席卷四面八方,气吞山河。

        众人震撼莫名。

        “人族圣体,你去死,焉能与我圣灵一脉争第一!”石中轩大吼,为自己增加信心,全身的精气神沸腾,他几乎化成了一片道则,冲撞而来。

        “轰!”

        这一击,惊天动地,拳与掌相交,结结实实的撞在了一起,一道道巨大的光束撕裂了天地,蔓延向四面八方。

        众人躲避的足够远,但还是感觉肌体生疼,那炽盛的光几乎要耀瞎了人的眼睛。

        巨大的裂缝,纵横交错,似裂到了域外,恐怖无比,这一击劈开了此地。

        若非许多尊大圣出手,护住了此地,这片大荒必然要被打沉了,什么都不复存在!

        “啊……”

        一声不甘的大叫传来,石中轩横飞而起,自刺目的光团中跌落了出来,一双手鲜血淋淋,一个断裂,另一个化成了齑粉。

        他在虚空中一步一步倒退,脚下出现一道道巨大的裂缝,于虚空间蔓延出去数十上百里,最后的余波尚且如此,可想而知,他刚才遭受了怎样的重击。

        “喀嚓!”

        石中轩的一双石臂继续传来碎裂声,从双手那里开始,寸寸炸碎,鲜血混着石皮,飞向四面八方。

        “噗”

        到了最后,石中轩大口咳血,一双手臂彻底折断,唯有鲜血流淌,皇血发出莹莹光束,烁烁迫人。

        强大如圣灵,肉身强度亦不如叶凡,石中轩不信邪,想要用事实来证明,结果却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这对于他来说,是不可承受之重!

        刚才话已出口,结果到头来却是晴空霹雳,震的他几乎栽倒在地上,身体的创痛远比不上心中的挫败感。

        他是这般的骄傲与自负,一直都笼罩着的神环,走到那里都被人恭敬,而今却于诸天万域众雄的面前惨败,让他还有什么颜面?

        他仰天发出一声悲啸,浑身都在颤抖。

        光华散尽,叶凡立在原地,连片衣角都没有破损,超然出尘,但是人们不会忘记刚才他那霸绝天地的一拳。

        仅仅一拳而已,粉碎乾坤,破灭敌手最强攻势,这是多么恐怖的秘术?

        直到这个时候,来自不死山的暗菩才眯起了眼睛,第一次都露出异色,对叶凡刚才那一拳似在回味。

        至于其他人则早已震惊,一拳粉碎圣灵的一双臂膀,实在骇人听闻,这等强大的战力,继续发展下去,将来真的很难有人制约叶凡了。

        风凰露出惊容,仅一拳而已,这让她忍不住一声轻叹,目前来看,根本就没有办法超越。

        其他人亦如此,这是一个让人近乎绝望的战绩。

        “我不服!”石中轩黑发倒竖,一绺绺如鬼手在舞动,神色悲愤,他血脉特别,是该族皇血一脉与其他族大圣结合的产物。

        为了摆脱石人难以全满的桎梏,他的诞生有非凡的意义,但是却败的这般彻底,让他心中如被百虫啃食。

        他通体发光,浑身血液燃烧,断臂处骨骼嘎嘣嘎嘣作响,重新生长而出,这一次是血肉化成的手臂,强健有力,流动宝光。

        “锵”

        与此同时,一杆方天画戟出现在他的手中,巨大的戟刃闪烁冰冷的锋芒,寒光四射,冷气森森,让远山的无尽大树落叶纷舞,像是到了深秋季节。

        刷的一声,他立劈了过来,一道闪电划破天际,则是戟刃的锋芒,惊世骇俗,诸圣一齐上都会被劈碎。

        圣灵本身足够强大,肉身强度极高,被他持在手中的兵器自然不是凡品,是一件稀世圣器。

        叶凡也并不想耽搁时间,怕出现什么变故,直冲而进,依然是徒手迎击,这一次人们看的真切,一双金色的拳头挟万缕道光,镇压而下。

        “喀嚓”

        戟刃被击碎下一大块,锵的一声,大戟易主,被叶凡夺了过去,这件稀世兵器换了一个主人。

        “你!”

        石中轩羞愤不已,第一次也就罢了,第二次依然如此,刹那就落了下风,抵抗不住。

        一道雪亮的光芒闪过,叶凡舞动方天画戟,反劈而下,石中轩面色惨变,快速躲避。

        然而,这是徒劳的,避过了一击,却避不过叶凡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像他们这种对决,都是法则与秩序神链飞舞,最轻微的波动都足以撕裂天地,更何况是全力出手。

        “噗”

        最终,石中轩被叶凡拦腰斩断,惨叫了一声,下半截炸开。他怒吼着,上半截躯体想要逃走。但是早已没有机会了,叶凡再次挥动大戟,鲜血迸溅,将其头颅斩落,托在戟刃上。

        “手下留情!”月灵公主呼唤。

        而石中轩的仆人更是一个个眼睛血红,冲了上来,要营救他们的主子。

        叶凡冷淡的瞥了一眼众人,手中大戟一抖,噗的一声轻响,石中轩的头颅炸开,血肉模糊,元神寂灭。

        突然,一股危险气息爆发,这杆圣器想要反噬叶凡,他冷漠的振臂,轰隆一声,将内部的神祇震裂。

        而后,他将大戟扔了出去,丢给了金翅大鹏王。

        “噗”、“噗”……与此同时,叶凡挥动天帝拳,将的圣灵族冲上前来的几个仆人全部打的爆碎,血液飞溅,形神俱灭。

        这个场面震撼住了每一个人,就是这般简单,从星空古路上回来的叶凡近乎无敌了,同辈难有抗手。

        “在古路上,像你这样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平淡的声音震的许多人灵魂都在发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