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血洗古路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血洗古路

    作品:《遮天

        血洗人族古路,古往今来,有几个人敢说这样的话?叶凡话语铿锵,掷地有声,震慑住了全城人。

        曾有人崩碎过古路,他的名字的叫青帝;曾有人炼化过一域,他的名字叫无始;曾有人于路上弹指灭数十族,她被称作狠人;曾有人……但凡这种惊世骇俗的狂人,不是灰飞烟灭了,就是成为了大帝,彰显出他们超凡入圣的天资潜能。

        而今,叶凡也发怒了,想要展开一场大清洗,血溅人族古道,让人心惊肉跳,觉得有一股寒气在向骨头缝中灌,心都在冷冽。

        戚天脸色阴晴不定,非常的难看,身为人族护道者参与到这种事情上来,实在是不光彩到了极点。

        四位大圣封城,要杀一个圣人王,到头来却是这样一个结果,这不仅很可耻,也可能会很可悲。

        庞博断喝,道:“戚天,你为老不尊,还有没有一点羞耻心,认为人族护道者,你护谁了?与异族勾结,残害同族精英,做出这等人神共愤的事,不杀你天理难容!”

        戚天脸色铁青,更加的难看了,身为大圣,立身在圣域这么多年,有几人敢这样与他说话,今日却是百般体验皆上心头。

        他眸子开合间,出现一缕寒光,意识到今日可能凶多吉少,当下直扑庞博、姬紫月等人而去,想要捉几人。

        锵!

        叶凡震剑,一道亮光飞起,炽盛浓烈,像是一颗太阳划空而过,拉出一道长长的尾光,刺目无比。

        戚天一声大叫,竭尽所能避退,身子虽然模糊,近乎解体,但还是被一缕杀气擦中后脚,身子当场剧震。

        噗的一声轻响,他下半截身子炸烂,化成肉酱与血雾,虽然只是擦中了一点而已,但这毕竟是帝器,神能极大。

        戚天横飞了出去,鲜血淋淋,双目寒冷,惊怒羞恼,各种负面情绪涌起,身为一代大圣居然会被人这样像劈稻草人般折辱。

        他忍不住嘶吼,但是能改变什么?无济于事。

        “圣体,万事莫做绝,你还未成长为大圣,想要称尊还早了一些。”戚天擦净嘴角的血迹,重组了身体。

        远处,姬紫月叹息,道:“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做绝?有谁比的过你,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吗,人族护道者,对比所行之事,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叶凡神色冷冽,到了现在还有什么可说的,他睁开了源天眼,眸光烁烁,猛力一挥剑,劈向远处那个背着大葫芦的男子,正是早先到来、为银血大圣与刘丰一家助威的人。

        他早就看出,此人与戚天容貌有几分相似,尽管未出手,但却有一种敌意。

        这个时候,他一剑落下,宛若古天庭的神山压落,直接砸在了那个人的身上,怎么抵抗都没用,噗的一声,血肉飞溅,骨头成灰,眨眼就形神俱灭,只剩下一团血雾散开。

        “啊,你!”戚天大叫,惊怒交加,气的喷出一口鲜血,浑身都在哆嗦。

        这的确是他的子嗣之一,而且颇受他看重,就这样一声未吭的被劈成了碎块,让他的心都在滴血。

        “总是在看别人的凄苦,真正轮到你自己又如何?”叶凡轻语,声音不高,但是却让戚天暴怒,用手点指他说不出话来。

        “身为人族古路上的大圣,走到你这一步,也算是将人族护道者的路走绝了,杀你十次、百次都罪有应得。”姬皓月说道,即便是对一位大圣说话,也有一种威严。

        “喀嚓”

        就在这一刻,人族最后一城发出裂响,各种阵纹浮现,直冲云天,它竟然要四分五裂了。

        戚天豁出去了,要毁掉此城,拉上叶凡等人陪葬。短时间打不开,就彻底的激活城中本源阵纹,启动“玉石俱焚”这种古禁制。

        他是人族护道者,对最后一关自然了解颇多,锁龙门一落,这里将成为一团困局,神来了都很难重开。

        然而,城中有一绝密古阵,一旦激活,将可改变一切,只是这样一来什么都不复存在了,会与城一起化成尘埃。

        轰隆!

        叶凡头上的万物母气鼎轰然作响,快速放大,一下子笼罩了此城,他大喝道:“不想死的速进鼎,我来救你们!”

        城中居民何其多,叶凡运转法力,只要是不抵抗的全都在第一时间被吸进鼎中,被护在里面。

        “哧”

        而他自己则用力劈下,长剑如虹,怒斩人族最后一城,在隆隆大响声中,帝器发威,神明都不能阻挡。

        没有任何悬念,这座古城被劈开了,最强防御也挡不住,在隆隆声中化成尘埃。

        城中的古阵还没有彻底毁掉此地,叶凡就先劈开了,最后一关的“玉石俱焚”阵纹都没有这么迅猛。

        哧!

        第一个冲出去的不是别人,竟然是戚天,在古城四分五裂的刹那,他第一个逃走了。所谓的想同归于尽,半真半假,显然有恫吓的味道,他要为自己创造逃生的机会。

        叶凡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深吸了一口气,驾驭帝器先点指向银血大圣,竟然没有立刻去杀戚天。

        这是一片可怕的杀光,几乎是刹那间,银血大圣就就被斩爆了,只余下小半截躯体横飞,元神直接遁了出来。

        叶凡控制剑光,向前轻轻一划,银血大圣惨叫,元神被吸附了过来,暗红色的剑体上那些古老的图案在发光。

        戮仙场景浮现,这道元神成为一个囚徒,没入那些图案中,被禁锢在了剑体上。

        银血大圣惨呼,这是古来凶名最盛的杀剑,被封在当中,简直是炼狱般的折磨,比下九幽地府还要可怕。

        他撕心裂肺的惨叫,但是很快昏厥了过去,成为暗红剑体上一个牢笼刻痕内的小点,不省人事。

        叶凡头的上鼎翻落,所有人都被倒了出来,他片刻不停留,裹带着姬紫月、庞博等人,驾驭帝器冲了出去。

        这是一道璀璨的剑光,斩破了宇宙,横渡整片天宇,瞬息就追上了戚天,吓得他亡魂皆冒,批命飞遁。

        然而,任他法力通天、不断撕开虚空横渡都无用,一缕剑气早在城中时就锁定了他,而今化成仙光斩破虚空如影随形。

        “人族圣体反了,速告知所有护道者,请来帝兵,镇压此獠!”戚天大吼,拼却力气逃亡。

        他身为人族护道者,自然有神光台,故此可以快速驾临其他古城,亡命飞遁,用力嘶吼,希望有人站出来阻挡叶凡。

        “老家伙临死前还泼脏水,真是无耻之极!”庞博大骂道,边说边将手中那个执法者给斩了。

        这是与刘明德一起出现的执法者,与庞博对决,被其镇压,而今直接格杀,留着也无用了。

        “诸位同道,圣体反了,投靠异族,欲杀我人族古路上所有精英高手,快快出手,共同抗衡。”戚天大吼,亡命飞遁。

        “这老王羔子忒不要脸了,自己勾结异族,却倒打一耙,实在是一个无耻之徒。”龙马自愧不如,这老货太没下限了。

        十圣者等都气愤不已,恨不得立刻扑杀了他,没见过这么卑劣而无德的人,很想一拳碾爆他。

        可以说,到了现在戚天什么都顾不上了,只要能活命,就算是污蔑一位大帝都没问题,管他什么阴损与否。

        “叶子,给他一剑,活劈了算了,不然这个卑无耻的老东西指不定还会说出什么呢。”庞博建议。

        叶凡神色很平静,道:“我就是要给他机会逃命,慢慢跟着就是了。”

        “你……真要血洗古路,将一群蛇鼠之辈都引出来?”庞博瞬间明白了他要做什么,露出凝重之色。

        “没错,与他有交情的人估计会阻拦,看他遁向何地,我们一路杀过去。”姬紫月点头道。

        戚天逃亡,连过三城,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这可是一位大圣啊,被人族圣体追杀,像是撵狗一般,实在让人震惊。

        “人族圣体反了,成为了人类的叛徒,与异族巨擘勾结,诸位速去报信,请动帝器,告知各路护道者。”戚天像是疯了一般嘶吼。

        然而,效果很不明显,几乎无人上前相助。

        事实上,有谁会相信叶凡反出人族古路,他已经历练完毕,走到了最后一关,怎么可能会造反?不用脑子去想也知道怎么回事,戚天与人族圣体有怨,在这条路上尽人皆知。

        但是,连过几城后真的有人站了出来,冲上高天,远远高喊:“戚天前辈德高望重,是值得我等尊敬的长者,或许与叶道友你有什么误会,才导致了这样的不睦,能否先停下,有话好说。”

        回应给他的只是一剑,一道仙芒扫过,他直接崩碎,化成了一团血雾,形神皆灭。

        众人倒吸冷气,全都意识到了什么,露出悚然之色,暗道戚天一脉要倒大霉了。

        戚天在前奔行,顾不上后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撕开虚空,以神光台横渡向下一座城池。

        “叶道友,怎能如此,万事好商量,戚天他……”又是一座古城,又有人出来拦阻,好言相劝,为戚天辩护。

        “噗”

        一道血光闪过,他化为了一滩血迹。

        这是一条血路!

        戚天到了后来也意识到了,咬牙吐了一口血,但是却管不了那么多,亲朋故友站出来总能为他拖延一段时间,尽管这个代价很沉重。

        前方的人不知,后方被路过的古城相继传开,洞悉了真相,一片哗然。

        “戚天太无耻了,人渣啊!”

        “分明是自己勾结异族,结果却抢先泼脏水,活该被人族圣体持帝器追杀。”

        “叶姓圣体是故意的,要血洗古路,将相关人全部杀个干净啊!”

        这一日,人族古路大震动,鲜血飞溅,喧沸上天,叶凡追杀人族大圣戚天,震动整片星空,绞杀了很多人。

        这真的是在血洗这一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