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尹天德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尹天德

    作品:《遮天

        叶凡大步上前,这么多年来神色从没有像现在这般激动,径直来到高大的圣墙下,用手摩挲这幅图案,认真观看。

        小囡囡失踪多少年了?一百多年了!

        当年,他遍寻东荒,踏遍中州,满世界寻找,就是不可见。可怜的小女孩像是凭空消失了,再也没有见到。

        也不是没有猜想,最起码他心中有一大片迷雾,推测她到了哪里,可是却没有那些地方的坐标,无法去见。

        这是叶凡的一大遗憾,寻找了很多年都没有见到小囡囡,想不到却在人族最后一关得见其刻图,让他倍感震惊。

        这是一个高手所留,划刻入神,宛若有灵一般,小女孩泫然欲泣,像是要从石壁中抹着眼泪走出来。

        恍惚间,叶凡似乎又听到了弱弱的声音,胆怯而稚嫩。

        “这幅图是谁所留?!”庞博也走了过来,大声问道,神色亦很激动,犹记得当年的种种,任谁见到都会很怜惜那个小家伙。

        姬紫月用手摸刻图,轻语道:“应该是近几年刻出来的。”她还曾经抱过那个小家伙,当时喜欢的不得了,不曾想一别就是上百载。

        “这是一个绝世强者所留,当是五年前刻在上面的。”昆仑三杰中的一人上前说道。

        “他是谁?”叶凡迫切的问道。

        修道多年,他心止如水,无论遇到多么大的事都是镇定自若,泰山崩于眼前而平静无波,可是今日却心绪不宁,很想立刻找到小囡囡。

        破破烂烂的小衣服,露出脚趾洞的小鞋子,一个人在人海乞讨,怯怯的,低着头,像是做错事的样子,挂着泪水的大眼……这些画面瞬间浮上心头,让叶凡心中难以平静。

        “药糊糊好吃吗?”被阴阳教恶对,饿的小家伙一边眼巴巴的看着,一边问其他孩童,这些都让叶凡至今想来还心酸。

        “他名为尹天德,功高震世,似乎专门为等你而来。”昆仑三杰中的一人说道。

        “是他!”叶凡眼中爆射寒光,像是闪电一般撕裂了虚空,让整片街道都瞬间安静了下里,一时间静到了极点。

        叶凡不会忘记这个人,绝对是一个绝世恐怖的大敌!

        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没有她的音讯,居然在人族最后一关出现,留下了这样的痕迹。

        “紫微古星域的尹天德?!”庞博吃了一惊,站到近前来,观看这幅刻图,真切感受到了一种自然而成的道韵。

        姬紫月等人都曾听叶凡说起过当年在紫微古星域的经历,一个个全都露出凝重之色。

        因为,叶凡在点评当今这一代最可怕的几人时,曾单独提到过此人,必然是一个绝世大敌,将来可能会有一场无法想象的恶战。

        “能有多厉害?”龙马曾听叶凡说过,但没注意细听,未放在心里,而今再次提到此人,自然有些不忿。

        “将来若相遇,必有一战,到那时你就知道他的厉害了,若是大意,死无葬身之地。”叶凡告诫它。

        他很少这样评价一个人,但对这个只短暂接触,并未真正交锋过的人记忆犹新,深知其强大。

        要知道,当年尹天德可是才刚斩道而已,就敢虎口夺食,从几位大成王者手中生生抢走了神灵古经。

        那些都是什么人?金乌王、清古道人、光明王、人王,这些人一个比一个来头大!

        不说其他,单轮紫微古星域那个老人王,最起码就拥有八禁,因为这种体质太可怕了,于人族中称尊,五万年、十万年一见。

        而光明体号称是与神体齐名的体质,神圣至强。

        至于清古道人,则一样了不得,来自紫微冥岭长生观,从其观名就可以揣度出一二来。

        当年,尹天德才刚斩道而已,就敢向这些在天地萧条的后荒古时代斩道的大成王者出手,夺走神灵古经,足以说明了问题。

        “很多年前,我进入紫微古星域时,这个人就已触发了神禁。”叶凡补充了一句,因为这个秘密,是他从伊轻舞那里得到的,绝不会有错。

        “神禁?!”龙马倒吸冷气,这一次没走神,真的听清了。

        昔日那一战,若非叶凡横插一手,者字秘就会被尹天德合一了,独掌手中,结果意外被叶凡抢去半页,这是一个过节。

        此外,叶凡降临紫微古星域时,第一战就是宰了尹天德的弟弟,这是一个大仇,没的化解。

        “尹天德他什么意思,难道小囡囡在他的手中,这是在挑衅与威胁我们吗?!”庞博震怒,恨不得立刻斩了此人。

        姬紫月也开始磨动小虎牙,月牙大眼难得的露出一缕杀气,他们虽然没有叶凡与小囡囡相处的时间长,但也都非常喜欢她。

        叶凡轻叹,还记得当年他与老疯子、黑皇、李黑水、小囡囡共闯圣崖时的情景,看到轮回湖,小囡囡说见到了一颗紫色的大星,那是将来的景。

        叶凡也曾想过,也许那是紫微古星域,小囡囡可能流落到了那里,只是不知坐标,无法前往去寻觅。

        现在看来,猜想可能为真了,不然尹天德何以知道小囡囡?

        “尹天德在哪里?”叶凡沉声问道。

        “这个人深不可测,十年前到了此地,等了你五年,始终不可见,便上路了,最后留下了这幅刻图。”天罡道士说道。

        “是的,这个人真是了得,据闻他从其他族的强者,不杀人族古路,而是另一族的黄金古路,独立绝巅,横跨各路作战,最终破关,而后又到了这里。”另有其他人补充。

        尹天德,是一个强大的天骄人物,这一点毋庸置疑,征战星路百余年,横扫天下无敌手。

        他远在另一片星域,听闻到了叶凡的名字,了解到了彼岸等,跨域而来,可惜未曾见到,给叶凡留了一页战书,将来于各族终点进入的唯一帝关前间,一决高下。

        闯过人族这最后一关,只要达到条件,就可进入唯一真路,到达那帝关前,尹天德在前面等着他呢!

        “一轮黑日当空,挡在前方,值得警醒。”姬紫月说道。

        “他有没有提这个小女孩怎样了?”叶凡问众人。

        “没有,他只说前路等你,一旦相见,一切尽知。”有人说道,看来人族最后一关很多人都见过了尹天德。

        一个大敌等在前方,让叶凡刹那充满了斗志!而今,能被他看在眼中,认作大敌的人的真的不多了。

        “小囡囡不会有事吧?”庞博担忧。

        关心则乱,叶凡起初也很焦急,此时慢慢冷静了下来,不再忧虑,道:“这个世间能害她的人不多。”

        因为,他想到了过去的一些事情,进入不死山、圣崖等生命绝地,她如履平地,可观大帝阵纹的真实脉络,连圣灵见到她都惧怕不已。

        黑皇甘愿让她骑坐,老疯子对其惊叹。

        越是强大越是了解多的人对她越是敬畏,过去叶凡称得上是一个刚出道的毛头小子,看不出什么,也感觉不到什么。

        现在想来,至强的生灵难以真正伤害到她,一旦触及,可能会让她体内莫名的力量觉醒。

        尽管如此,即便想到了这些,叶凡还是不能彻底的安心,决定要尽快找到他,杀向万族汇聚的唯一帝关前,见到尹天德,分个高下。

        万流归海,海纳百川,最后至高的唯一路就是如此,将会遇到整片宇宙最强大的天骄俊杰!

        人族最后一关很宏大,中心地带,各种岛屿,酒楼等漂浮天空中,看起来很壮观。

        叶凡他们被一群人环绕,来到中心广场,登上一座曾经有古之大帝来品尝够美味的老字号酒楼。

        “据传,无始大帝来过,青帝来过,都曾登上过此楼,在此小饮。”

        “切,传说而已,谁能肯定的说,昔日那两人是无始大帝,是青帝。”

        有人争辩。

        这是一片很宏大的琼楼玉宇,内部雕梁画柱,金碧辉煌,有很多貌美的女修士穿梭,送菜倒酒,宛若一群被贬落在人间的仙子。

        或清秀出尘,或妖娆妩媚,或火辣大胆,一个个风采不同,表现不一。

        叶凡他们的到来,自然引发侧目,诸雄全都在暗暗关注,不少人眼中都有异色,因为他们的名气太大了,响彻人族古路。

        这么多人跟来,请叶凡他们一行人来此饮酒、畅谈,他们自然不愿拂人美意,他们推杯换盏,自然聊到很多战役。

        美丽的女子为他们斟酒,如蝴蝶绕树,翩然起舞,这里很是热闹。

        “叶兄,过了这一关,你就将进入另一个世界了,祝你成道!”有人起身敬酒。

        “这个,一般来说,没有大圣级的实力,是不能过这一关的,难以进入那终极帝路。”另有人说道,小声提醒。

        “哪有那么严格,再者说了,叶凡杀过各域诸多至尊,他目前是圣人王亦足矣,能直接进入另一的战场。”

        众人提起这些年来的战斗,少不了论及叶凡的战绩,可谓很辉煌,众人溢美之词自不会少。

        突然,有人冷哼,一双眸光很慑人,竟然源自一个十几岁的小娃娃,他掉头就离去了,眼中写满了怨毒。

        “这是谁家的孩子,好强的怨念?”庞博蹙眉。

        众人都摇头,表示不知,说从来未曾见过。

        一道神念在琼楼玉宇间回响,道:“人族圣体何在,过来一叙如何?”

        “阁下是谁,找我有事吗?”叶凡问道,看向辉煌的大殿外。

        “你欠了我一样东西,今日要讨回。”从外面走来一群人,其中一个老者道:“将万物母气鼎拿来。”

        叶凡还没有什么表示,龙马当即就大怒了,道:“好大的口气,你们是谁?”

        “万物母气源根是我的祖先所留,属于我族,今日请你归还仙料!”有人冷漠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