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神出世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神出世

    作品:《遮天

        食金兽是一个强手,绝非一般的人可比,连身体都打不碎,最多变形而已。

        它拥有极高的战力,在一域称尊,罕有敌手,而今也拦阻叶凡去路,让庞博等人都大动杀机。但是却没有时间去激战,后方的一群人追了下来,一旦被困住后果不堪设想。

        “走了!”叶凡低喝。

        这是一场剧战,叶凡他们虽在逃,但是并未慌乱,进行了几次激烈的大对抗,杀出一条血路冲向远方。

        最终,他们杀出重围。

        这件事传了出去后影响甚大,无论是原住民还是来自域外的强者都深知了叶凡的勇武,神域走出的强者与诸多年轻至尊联手都没有能够将他留下。

        “大魔头叶凡真是难惹,神军出动,都被他逃走了,真是不可思议。”

        “你们可曾听闻,神域走出的人是谁,是归隐多年的天纵圣王——燕冲天,号称星空下第二!连他都没有能够留住那个人。”

        “这……此域外魔头难道真的可以号称天下第一不成?”

        这一战,叶凡魔名更盛,彼岸将他视为第一魔,一个渎神者能活到现在对他们来说很不可思议。

        然而,这一战的后果也是可怕的,除却燕冲天这个号称星空下第二的天纵圣王外,还有更恐怖的人物出现了。

        神域走出了一尊神老,境界达到了大圣境,要亲手屠魔,灭杀叶凡与金蛇郎君等大恶。

        而且域外降临的强者也都有异动,比如石人圣灵持仙泪绿金尺在寻叶凡,古族大圣亦是如此,想在这个世界将他除掉。

        大荒深处,重峦叠嶂,万仞高崖,千丈绝壁,猿啼虎啸。

        叶凡他们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杀气,故此隐伏了起来,进入一片山脉最深处,静修道术,参悟古法,暂时离开红尘。

        这是一座山谷,格外幽静,几乎没有什么声音。谷中有一口寒潭,水质清澈,可是向下望去却一片漆黑,深不见底。

        龙马很欠,伸出一只蹄子放了下去,当场咧嘴,像是针扎般剧痛,很快就缩了回来,在其脚上结了厚厚的一层玄冰,冻彻骨髓。

        这也就是它,换作寻常人直接就冰封、碎掉了,显然寒潭不一般。

        而奇怪之处在于,相邻的一座山谷中还有一口岩浆眼,不是火山,与地齐平,汩汩涌动炽热液体。

        黄金狮子曾尝试了一下,那种火非常炽热,几可以烧死斩道者,显然这里不是凡土。

        “这个地方还真是不一般,你们看,两座山谷间相隔的山岭,是不是很像一头虬龙?”庞博立身在半空中向下指点。

        “不错,这一幅天成的阴阳图,我在此布置一番,可将源天神阵发挥到极尽,让我等安心修炼。”叶凡自语。

        他取出一些阵台,列在两座山谷间,认真布局,刻下一座又一座金色的法阵,这个地方成为了他们的栖居地。

        而后,他又将无始大帝的欺天阵纹布下,彻底让这个地方从天地间消失了,归于虚无。

        “你们安心在这里修行,忍上一段岁月,将来天下任何一地都可去得。”叶凡道,他取出菩提树,栽种在谷中。

        因为有古天尊的命泉神液,这种神树长势旺盛,满树碧翠,晶莹欲滴,树叶摇动时会发出阵阵大道轰鸣,宛若有人在诵经。

        “你不在这里吗,要去哪里?”庞博蹙眉。

        “我想出去转一转,我有源术,可以改天换地,别人很难认出我。”叶凡道,他的修行不是闭关那么简单,完善经文需要慢慢来,不可能一蹴而就。

        “你的大道伤……”庞博担忧。

        “道伤因修四极秘境而起,只要我的经义完满,修炼到绝巅当可愈合,不成问题。”叶凡答道。

        “轰隆”

        就在当日神域剧震,一古浩大的神念席卷**八荒,冲向彼岸各地!

        这种气势磅礴浩瀚,如日月坠落,似群星璀璨,照耀的天下一片绚烂,一股至圣至神的气息流淌,让每一个人都敬畏。

        “神迹!”

        “神在世间显化了!”

        神域至高统治者君临天下,各族叩首,莫不敬畏,全都胆战心惊。

        这是一股浩大的信仰力,源自神域,与世间各族的神像共鸣,隆隆作响,故此席卷了乾坤,气吞河山。

        身化亿万,他所获得的信仰力在这一刻分解,冲向天下各地,神亲自出手了,寻找叶凡,要诛杀域外魔头。

        叶凡刚一踏出山谷,就感应到了天地间的流光溢彩,深感震撼,这种磅礴的信仰力他曾在须弥山见到过!

        想不到这个世界也有,神域自古到现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汲取众生信仰力,早已累积了汪洋般的神圣念力。

        而今,当世的神只不过是动用了他所能拥有的部分,就气吞山河,卷动八方,可想而知有多么的可怕。

        叶凡庆幸准备充足,早已刻好欺天阵纹,遮掩了己身的气息,并未被这种纯净的念力感应到。他立刻沿原路返回,冲入阴阳山谷,封绝了与外界的通道。

        “什么,那尊神出来了,可能远超大圣?”庞博等人震撼。

        在他们看来,神域的主宰者多半只是大圣最巅峰的无敌存在,手中掌握有帝器,故此才能号令天下,格杀大圣。

        现在看来,似乎超越了这个范畴。

        “不敢说一定是准帝,但多半一只脚已经迈进去了,真正的绝世强大。”叶凡露出凝重之色。

        外界,天翻地覆,神走出了神域,让其这么多年来所得到的信仰之力洒遍天下,与每一个子民沟通,寻找渎神者。

        “不对头,渎神者身上有什么吗,让神都在神域中坐不住了,君临天下,到底所谓何故,不应是一缕化身被杀那么简单!”

        各大种族的祖地不少老古董都心有疑惑。

        人们不相信以神的无上尊严会为了一个圣人王而大动干戈,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万物母气鼎……那个人手上拥有一件至尊器的雏形,落入神的手中将来可能会成为神器!”

        “不仅如此,那个人也懂得收集信仰力,是一尊魔神,正是其鼎内的念力毁掉了神的一缕化身,这样的人绝不能容忍成长起来。”

        神域中传出了这样的消息,引发一场轩然大波,彼岸寻找叶凡的人更多了,想将其当作礼物献给神。

        然而,接连数日,第一魔头叶凡踪迹渺然,像是人间蒸发了,根本不见身影。

        这让天下震动,神走出了神域,动用了信仰之力,竟然没有能够将域外的魔头给寻出来,这不符合常理。

        “轰隆!”

        天崩地裂,神光璀璨,一片大荒中冲起滔天血雾,天狗大圣阵亡,被神杀了个干净。

        他是一尊大圣,与灰蛟、金蟾并立,同为兽尊,他的实力毋庸置疑,但却难当神威,被诛杀了个干净。

        这让域外来的人都震撼,这已不是第一尊大圣被杀,难道这个神真的可以做到星空下无敌了?!

        一时间,天下俱寂,域外降临的诸雄噤若寒蝉,都沉默了下来,神不可力敌。

        八日后,一片乱葬岗大爆炸,躲在此地的另一尊大圣被格杀,鲜血淋淋,染红了这里,同样来自域外。

        彼岸大地震,天下沸腾,所有人都震撼莫名,神的信徒们顶礼膜拜,四海皆惊,感叹神为至尊的强大。

        然而,半个月过去了,一则事实不得不引人思索,神出来了,依然没有能够将渎神者寻出。

        “这是怎么了,神无所不能,与众生互感,神威席卷天下,怎么会发现不了那个渎神者?”

        一个月过了,叶凡依然未被寻出,没有一点讯息,不能被发现,这让彼岸众人更加不解。

        “怎么回事,为何还不能诛杀,神是至高的,一念动天下,怎么连一个域外魔头都找不出来?”

        众人满怀疑惑,心中出现各种疑虑。

        两个月后,魔头不见,神返回了神域,天下间出现一种异样气氛。

        “难道神到了晚年,我曾听说,神之感应一旦衰退,便是新老神交替时期到了。”

        一则流言传遍天下,引发一场大震动与惶恐。

        神震怒,再次踏出神域,展现了无量神能,将散布谣言的一族诛杀了个干净,让十方俱颤,无比恐惧。

        同时,他在外面行走了十几日,寻找渎神者,可是依然无果,没有收获。

        当神返回神域时,流言再起,有人暗中言称,神真的老了,可能就在近几年内坐化,各族当早作打算,礼敬新神。

        且,就在这个时候,天下第一魔头“叶凡”又一次出现,横行天下,向人们证明他还好好的活着,神奈何不了他。

        天下大哗,神闻讯而出,十方山河都颤抖了,可是依然扑空,没有能够有所获。

        这一次不用别人传播流言,各族已经动摇,觉得神可能真的时日无多了,没有了昔日的神之感应,命不久矣。

        “新神将诞生,神成为了过去。”

        这些消息一出,神之彼岸剧震,整片世界大动荡,信仰之力不稳,输送向神域的光点锐减,发生了最为直接的变化。

        神预感到了什么,走出神域,持神器而行,威压天地,进入过一族又一族,想要这镇压住大势,守住自己的气运。

        然而,就在神行走天下时,域外魔头叶凡又出现了,与其相距不足万里,一闪而没,许多人都曾见到,传遍天下。

        “神不行了,真的命不久矣,万里内都无任何感应了,我想真正的至神马上要诞生了,取他而立。”

        “老神将殒,这是一个更迭与轮回,他命不久矣,我等该考虑立新的神像膜拜了。”

        流言四起,震动天下。

        不要说是外界,就是神域都充斥着一股诡异的气氛,有不少人在暗中活动,压抑的让人要窒息。

        在接下来的十年中,神的光辉越发的暗淡了,因为渎神者不时跳出来,已经不只叶凡一人,陆续出现多人,当然还是以他为最,逍遥十年在外,依然活的很好。

        事实上,叶凡并未出去挑衅,一直躲在山谷中,他感觉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有人在针对神,绝对是一场大动乱与惊世大恐怖。

        十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天下有半数人都认为神不行了,坐化在即,迎来了可怕的晚年。

        十年时光,神所能得到的信仰力下降到了最低程度,且混乱不堪,许多都是杂念,像是一个王朝将要终结、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