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奢侈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奢侈

    作品:《遮天

        叶凡动时如大鹏展翅,扶摇直上九万里,静时若渊海,有一种无敌大势,睥睨天下。他将两截金色蛇身扔在地上,根本就无惧他逃走,冷漠的俯视着敌手。

        金蛇二郎君丈许蛇身断为两截,金色血液溅起很高,他心中绝望,施展出了几种最强大的古术却完败,难以与大敌争锋。

        “我不甘!”他不愿做帝路上的一堆骨,出道来一路高歌无敌,自负为天下年轻一代中最强几人,今日却这样惨败。

        咻!

        两段躯体重组,化成一道金色蛇身,金色脊椎骨锵锵作响,螣蛇邪剑再次出现,璀璨夺目。

        这染上了他的本命血,威力奇大无匹,要进行最后的一搏。叶凡的神形出现,龙形曲线居中,黄金圆罩体,轰隆一声,血气冲霄,达到一种最强状态。

        “当!”

        他以拳撼剑,接连数十击,打的螣蛇邪剑颤抖,六道轮回拳现出后,金色拳头百击,最终轰的一声剑体炸开了,邪剑成为一块又一块碎片。

        而与此同时滔天的血海、无尽的尸骨浮现,像是来到了一片可怕的异域,是如此的突兀,让人颤栗。

        这是螣蛇邪剑吞纳百万生灵、养成邪胎而成就至强圣器时的血与骨,虽然不是实体,但是却栩栩如生。

        螣蛇邪剑吞过大圣的血液,更以百万生灵为基,以神猿整整一族神血为灵,而今近乎快成为大圣器了,却依然被毁,断在叶凡的拳头下。

        这一击打掉了金蛇二郎君所有的自信,让他如万丈高峰一脚踏空,跌入黑暗深渊中,浑身冰冷。

        “叶凡怎么还不杀了他,免得出现变数,对敌人不能手软才对,当果断而凌厉。”天蝎圣者道。

        庞博道:“因为还有三条蛇,叶凡这是要摸清这一族的底细,将来甚至可能会碰到一条最恐怖的老蛇。”

        最后一刻,金蛇二郎君突然面露狰狞,收起所有沮丧,眉心神霞爆射,一角阵图飞出,流动大道气息,像是可以镇压九天十地,神能狂涌。

        这是螣蛇一族的神秘古器,当年四兄弟曾以此对抗大圣,逼得灰蛟兽尊都险入危境,差点着道。

        “即便不能胜你,也可以斩你!”金蛇二郎君嘶吼,眸光森然,这个绝世大敌让他绝望,既然无法撄锋,就彻底毁掉。这是他的疯狂心念,要让叶凡形神俱灭。

        一角神图虽然被封印了,但是也能解开部分威能,一缕缕涟漪般的光波扩散,简直是神挡杀神佛挡弑佛。

        虚空寸寸崩碎!

        “当”

        突然,叶凡身前绿光大盛,他将残缺不堪的绿鼎取了出来,挡在身前,当那些光波扩散过来后全部挡住了。

        龙马等心惊,螣蛇一族果然可怕,竟然逼得叶凡动用了这宗大杀器,这是多年未有的事!

        绿铜鼎神秘莫测,为古天庭遗存世上的唯一神器,不主动攻伐,一直都是防御为主。

        “这是什么?古天庭……”金蛇二郎君大叫,脸上露出惊容。

        叶凡持绿鼎上前,光波无法接近他,撞向金蛇二郎君以及那幅神图,轰隆一声,这一角古阵图耀眼无比,撕裂开虚空,冲上了云霄,竟然遁走了。

        “我螣蛇一脉的祖器竟飞走了……”金蛇二郎君骇然失色。

        数十万里外,一片大荒中古木参天,猿啼虎啸,金蛇族其他三位郎君头上都有一角阵图浮现,正在运转金蛇天功,想凭借阵图间的感应寻到二郎君。

        突然,天际尽头光芒大盛,一道璀璨的神虹从天而降,一角古阵图落下,与他们三人的祖器相合,组成一个无缺的古图。

        在上面,有各种图案,上至神祇,下到飞禽走兽,中心处万灵拥簇一条成神的螣蛇,景象震世,因为它张口就可吞诸天大星。

        “老二凶多吉少了。”金蛇族大郎君一声轻叹,眸子中射出两道璀璨的神光,望向天际,森然无比。

        “二哥命不久矣,可能已经不在个世上了,是人族圣体所为吗,我要杀了他!”金蛇三郎君怒吼,四人中以他脾气最冲,动辄就会杀人,伏尸成千上万,在其背后出现一片血海,上击高天。

        “人族圣体,我要以最残忍的手段将你虐杀。可叹二哥还没有练成‘螣蛇化神’那一无敌法门,不然的话谁与争锋。”

        “你们两个将螣蛇化神练成,我们想尽办法除掉人族圣体。”金蛇大郎君开口,神色越发的阴沉了。

        “自然要除他,我要一口一口吞掉他的金色血肉!”

        ……

        断山残岭,满目疮痍,战斗已经结束,叶凡一指点在金蛇二郎君的额骨上,鲜血喷溅,地上出现一条巨大的蛇尸。

        不再是一丈长,其真身长达千丈,横亘在山脉中,通体呈金色,璀璨夺目,鳞片长达一两米,闪烁金属光泽。

        清冷的月辉洒落,山中腾起阵阵火光,叶凡、庞博、龙马、黄金狮子等围坐在一起,篝火堆上挂着一块又一块金黄油亮的肉脯。

        而在火堆旁还有一坛又一坛的美酒,香气扑鼻,在这夜色下飘出去很远,他们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这辈子还是头一次吃螣蛇,味道真不咋地,硬邦邦的嚼不动。”龙马说道。

        “你不该吃肉。”天蝎圣者说道。

        “本座可不是吃素的,什么狮子头、熊掌、龙肝、凤髓,我都爱吃。”龙马灌了一坛子酒,大咧咧的说道。

        顿时有几股杀气扑来,黄金狮子、黑熊圣者、九尾鳄龙、青鸾等全都瞪眼,盯着它。

        可叹金蛇二郎君,本为一代天骄,而今却被人击杀,架在篝火上烧烤,成为了别人的盘中餐,传出去没有人会相信。

        “蛇不能烤来吃,应该做成蛇羹,炖着吃。来,叶子把鼎拿过来,放上神话时代的古天尊的命泉神液,煮螣蛇吃。”庞博说道。

        黑熊圣者举起一双熊掌赞成,道:“好主意,必然够滋够味!我去找几株药草,当作调料。看这里群山万壑,到处都是古岳,说不定有数万年的老药,炖肉最合适。”

        这可以用极度奢华来形容,万物母气一缕缕的垂落,上面鲲鹏、朱雀、混沌神祇等栩栩如生,而今成为了陪衬。

        一缕缕混沌气在缭绕在鼎口,这样的神物天地间能寻到几座?而今真是大材小用,成为了几个吃货的器皿。

        叶凡、庞博等催动神力,掌指间吞吐火焰,在鼎下加温,以神火蒸煮。

        鼎内,混沌迷蒙,古天尊的命泉神液汩汩涌动,金色的螣蛇肉沉浮,龙马、黄金狮子等向里丢入几株古药,天蝎圣者则放进去几条古藤根茎,香气扑鼻。

        有肉香,有命泉清香,也有药香,这样一锅肉汤,不说空前绝后也差不多了,罕见的螣蛇肉,用万物母气鼎来煮,用天尊神液来熬,人间能得几回见?

        “能享用这样一餐足矣。”九尾鳄龙长叹,这简直太奢侈了,他觉得这样进食可能会遭天谴,有些不真实。

        众人吃的尽兴,最后连淌都喝了干净,毕竟那可是神液,每一滴都能生死人肉白骨,让一群人浑身精气澎湃,身体都快炸裂了。

        “虽然看起来是这一锅的神液,但是古天尊的身体莫名放大了,如果化为正常人高矮,这么一锅命泉神液其实连一滴都没有。”龙马道。

        这是事实,且远不足真正的一滴天尊命泉液,不然这将是世上最逆天的东西,古之大帝的命泉神液,谁能得到?

        清晨,雾霭飘动,带着一潮湿的气息,晨露在曦光中闪烁五色十光。

        叶凡、庞博、龙马等出山,走向浩瀚的大地,向着有生灵的城池进军,事实上他们已经在山中见过一些异种生物,但大多没有什么高深的道行,对整片大世界了解有限。

        “轰隆”、“轰隆”……

        突然,巨大的声响传来。

        他们吃了一惊,因为地平线上渐渐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足有百丈,跟一座山峰似的,雄壮威武。

        这是一头巨猿,阔口獠牙,一身黄色毛发,闪烁淡金光华,扛着一条石棍,上面挂着一个数十丈长的奇异生物,显然这是他的猎物。

        “这个世界的生物未免太大了吧?”

        “唔,虽然个子大,但是实力并不是多么惊悚,也就在化龙秘境,但样的大个子肉身肯定是少有人能比拟。”

        “我去向他问问此星的情况。”龙马腾起,来到巨猿的近前,以神念传音,向它询问。

        巨猿显然意识到了来人的强大,并未因其躯体小而轻视,有问必答,非常配合,很出乎几人预料。

        这是一处古老的生命源地,名字就叫做“彼岸”,栖居有一群极度强大的生物,巨猿只是最底层的生灵。

        他用石棍点指远方,称那里有城廓,有繁华重镇,各种族都有出没。

        “唔,真是彼岸啊。”众人面面相觑。

        按照巨猿所说,这个世界真的有诸神,只是他接近不了,因为等阶不够,不能去朝拜。

        这则惊人的消息让他们顿时动容,觉得这颗古星上会有可怕的存在。

        “你可曾听说过神话时代的古棺?”龙马继续问道。

        “自然听说过,一口石棺,共有九重,数十年前降临大地上,所有人都知道。”巨猿的回答让他们一呆,原以为极为隐秘,肯定要大费周折,哪曾想这里所有人都知道!

        “在哪里?”

        “自然是在仙域。”巨猿说道。

        “什么,仙域,世上真的有这个地方?!”众人都呆住了。

        “等一等,你慢点讲,仙域在哪里,是怎样一个地方?”叶凡郑重的问道。

        “仙域就是诸神的栖居地,是长生之乡,就在那个方向。”巨猿又用大棒子指点,遥指一个方向。

        众人无言了,这巨猿又回答了上来,真是一点悬念都没有,什么都知道。

        “你知晓生命古树吗?”龙马问道,他从未见过姬家兄妹,自然也不会对他们有什么感情可言。它对神话时代的九重棺不是那么上心,只想知道生命古树的事。

        “当然知道。”巨猿憨厚的点头。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