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神桥通天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神桥通天

    作品:《遮天

        五色孔雀并非不强,相反在年轻一代中罕有敌手,绝世强大。他在异域称雄,于一条古路上横杀了所有竞争对手,是踏着尸山骨堆走过来的,身后是诸雄化成的血海。

        在来神话古路前,他是一域传奇,在他那片星域中号称年轻一代无敌!

        眼下被叶凡徒手撕为了两半,鲜血淋淋,宛若一场幻景,让人感觉不真实。

        叶凡黑发浓密,披散在胸前背后,眸子深邃,有丝丝缕缕的冷电射出,他丢开两半尸体,像是一尊可怕的神魔立在场中央,似在睥睨诸天万域所有古路的至强者。

        这是一种震慑,极大的撼动了每一个人的心神!

        五色孔雀并非不强,真要是谨慎搏战,认真血拼的话没有人可一招毙之。败亡于此,一是他过于大意,二是叶凡集千百杀招于一式,进行了绝杀,速战速决。

        正如当年的老疯子,若是血拼石人圣灵敖莽,说不得会数百招开外,结果他一往无前,上来三拳打爆!

        今日叶凡就是如此,他有一种气吞山河的大气势,惟我独尊,上来浑身金色血液沸腾,凌压云霄,四海都因他而浩瀚起伏。黑色的大浪打上高天,都快将日月星辰击落了下来。他集无敌念于刹那,展现最强一击,格杀五色孔雀!

        菩提树下悟道,叶凡自毁人体宇宙,将一颗颗大星炸开,让一条条星河崩断,金色血肉与莹白骨骼重组,仅留下一具真身,怎能不强?

        这并不等同于简单的肉身一击,而是需要身体、经义、秘术等相合,全面提升,达到一种最高强度,展开的绝杀。

        故此最强真身一出,身化龙形曲线,割开天地,撕裂了无敌的孔雀,血雨飞洒,让他成全了人族圣体的无上威名。

        这一战,仅是初战,是叶凡大战当世年轻至尊的序曲,为至尊正名,天下只有一个人可有这种称号!

        自今日过后,各大古域将会始动,最强者的称号都将会慢慢改变,此战为日后大风暴的导火索。

        神狐目露惊骇之色,祭出的宝塔直接被叶凡一臂格挡、震碎,自然震撼,这得是多么强大的战力才能这么轻易做到?这是一个神魔!

        最为关键的是,与神狐实力相仿的五色孔雀被当场格杀,让他头皮都发麻,仅是一个照面而已啊。

        想一想刚才他们的话语,认为此人在渡劫中负伤,徒具虚名,当不堪一击,结果全都应言在他们自己的头上。

        神狐眸光狡诈,一个闪灭,速度迅疾,退向金蛇四郎君的背后,他可不想成为四条金身的屠刀,上去当炮灰。

        然而,他低估了叶凡的速度,更低估了叶凡杀他的决心,以及无敌的大气魄,径直闯了过来,杀向金蛇四郎君。

        “你……”神狐骇然,叶凡后动却比他先至,抢先截断前路,阻挡在他与金蛇四郎君之间。

        这得是多么大的胆魄,敢这样出手,背对金蛇族四位至强郎君,阻挡神狐,相当于被包围在当中。

        叶凡龙行虎步,举手投足间,日月转动,诸多大星闪烁,宛若一位天尊在出行,深深震撼了神狐,他转身就走。

        虽然有四位强援,就在不远处,可是他却无法面对叶凡这种无敌气势,这种气息让他颤栗,失去了一个争雄的心。

        这就是真正的无敌威严,养成了一股大势,叶凡还未真正绝杀,就已慑服敌手,让其信念瓦解。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大势比之真正的战力还难以修成,需要精气神高度的融合,提升到绝巅,释放本源威严方可初步做到。

        叶凡有一种必胜的信念,更有一种无敌的心志,面对诸敌,却只身闯入,一人独对千军万马也无惧,俯瞰群雄。

        正是这种养成的无敌大势,让神狐崩溃,亡命飞遁,失去了一颗平常心,而这也是其必死的因由。

        他速度再快,还能快过叶凡吗?离开金蛇四郎君,这是在加速死亡。

        后方,四条金蛇大怒,叶凡只身独闯,这种自负的无敌气势没有震住他们,反而他们血脉喷张,怒火冲天。

        这是对他们的羞辱,只身一人而已,敢这样对他们四大至尊,天下还没有一人敢如此!

        “不光你渡劫,半月前我等也渡劫了,今日取你性命!”金蛇二郎君第一个追杀了下去,他看出了门道,在同阶大战中,世上没有人可以一击格杀孔雀王,那是叶凡最强绝杀的体现,可一不可二三。

        “不!”就在这时,前方传来了神狐的恐惧大叫,因为叶凡追上了他,逼得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他也醒悟了,怎能遁走?敌人越是强大越该拖住,让金蛇四郎君来拼命,不然将来是无解的大患。

        可惜晚了,叶凡浑身绽放宝光,这一次神形显化,不光是龙形曲线那般简单,而是化成一个金色的太极仙图,且异象尽显,像是有三千神魔在诵经,全部轰杀了过来。

        他骇然失色,这种威势,这种战力,这种大气魄,谁能撄锋?又是最强攻击,要在一招内取他性命。

        神狐自然不甘,不想血拼,希望可以周旋,前车之鉴让他内心惶恐,怕血溅虚空,身死当场。

        可惜,叶凡不给他机会,行字诀快到了极致,贴在他身上打,本就差了几丈远,现在两人仿佛粘在了一起,不可分离。

        什么人可与人族圣体近战,不是没有,比如说体内淌有苍天霸血的人,可毕竟很少,而神狐显然不在此列。

        “啊……”

        他的一条手臂被叶凡抓住,嘎嘣一声,猩红的血水四溅,当场被扯了下来,神狐大叫,其神魄被压制,乱了分寸。

        可以说一步错步步错,他走到这一步,几乎是自己踏上了灭亡的道路,心中畏惧,被叶凡所慑,不能真正一战。

        事实上,能在一条古路称尊,成为至强者的人,有这样的表现也算罕见了。

        当然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叶凡那种无敌大势有多么的恐怖,让敌人畏惧于此,说出去诸敌都不见得相信。

        “放我一马,必舍死相报。”神狐叫道,眼神惊恐。

        “你确信能说到做到吗?”叶凡发出一声道喝,直接震在其元神上,他心中所想无所遁形,全部显现。

        “啊……不!”神狐恐惧大叫,他知道完了,心底的想法都被人瞧见,没有什么活路了。

        “暗藏祸心,欲日后取我命,狡诈阴狠,留你不得!”叶凡翻手拍下,神狐的头颅顿时碎裂,鲜红的血水与惨白的脑浆四溅,元神成灰。

        “这……”远处,不少人见到这一幕全都呆住了,那可是一条古路上的至强者,可是在叶凡面前却如小鸡仔般,直接拍死了。

        轰隆!

        远处,渡劫声不断,另有几人在渡劫,引天地之力让苦海澎湃,剧烈汹涌。

        雷声不绝,电闪雷鸣,全都很惊人,而这一边叶凡回过头来与金蛇而郎君对视,将要交手。

        “长虫,休要以多欺寡,庞爷来也,过来领死。”庞博冲上前来,古铜色皮肤绽放宝辉,拦截金蛇族至尊。

        “本座在此,容不得你们放肆!”龙马一副傲视群雄的样子,回首一声啸,十二圣者呼啦一声全围了上来。

        “铮!”

        不远处,金蛇二郎君口吐出一道仙芒,那是一口蛇剑,是在百万尸骨中孕育出来的,号称可以斩仙诛神。

        这是一口金色的邪剑,用百万生灵的血骨与魂火淬炼,可以说拥有无量戾气,是一柄杀劫之剑,只要劈中敌手,哪怕只划开一道口子,也会当场化成一滩脓血。

        此剑至邪至恶,而为了成全它,金蛇二郎君将另一条古路的神猿一脉所有族人都灭了,血洗了个干净,全部作为淬炼此剑的血骨与魂火而用。

        金蛇大郎君未动,即便叶凡如此强势,他也没有急于出手,只是冷冷的盯着。三郎君被庞博阻住,四郎君被龙马领着一群人要进行“单挑”。

        “轰隆!”

        天崩地裂,鬼哭神嚎,整片黑色的汪洋炸开了,沸腾上宇宙,将一些大星直接打了下来,恐怖无边。

        所有人都震撼,不少强者被淹没在黑色大浪中,部分人倚仗秘宝等冲了上来,逃过一场死劫。

        “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震撼。

        浪涛卷天,一颗又一颗星辰像是飞沙走石般坠落,或者炸碎在虚空中。

        在那黑色的苦海下,出现恐怖的神光,冲天而上,化作一道神桥飞快冲向远方,直达彼岸。

        人们惊呆了,神桥出现,这是他们都在希冀、但是却一直不能出现的壮阔景观!

        天地剧变,苦海茫茫,命泉喷涌,不光那九口泉眼,而更大的范围内都化成了神液,连为一体,构筑出通天神桥,没入神之彼岸。

        连日来不断有人渡劫,更有大圣等轰击苦海,虽然相对苦海很渺小,就像是几只蚊虫飞来飞去,但终究是惊醒了巨人。

        “跨神桥,达神之彼岸!”叶凡大喝,呼唤庞博、龙马等十二圣者,这个时候不能落后,谁知道神桥能持续多久。

        叶凡运转兵字诀,将一干人全部带了过来,此外他以无上**力,阻断了金蛇二郎君的回路,不让他离去。

        轰隆!

        浪涛冲天,神桥的构建过程太恐怖了,直接将所有人掀飞,诸雄拼尽全力飞了上去,站在璀璨而而茫茫无边的神桥上。

        大浪滔天,这根本不像是在跨桥,而像是被神涛席卷、直接打向对岸,这是一处不明的虚空!

        众人站在璀璨神桥上,根本不用动,像是化虹了一般,直接飞向遥远的一片天域深处。

        一刹那,虚空之门大开,这是另一片天地,根本不是在苦海古域,他们在接近进真正的神之彼岸!

        有人想取命泉,却全都是一场空,此时命泉光化了,也正是因此才构建成通天桥梁,击碎一域,达到另一岸。

        它穿透虚空,等若横跨一片古星域,与苦海也不知相距多远,不在同一域了。

        众人恍然,而后震撼莫名,横渡苦海,前往诸神的栖居地,根本不是度过有形的黑色汪洋,而是要这样直达天庭。

        “嗡!”

        在这神桥上,金蛇二郎君正在与叶凡激战,他感觉到不妙,因为与金蛇族另外三位至尊分开了,只剩下了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