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星岸
  • 正文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星岸

    作品:《遮天

        昏暗的宇宙,一片岛礁漂浮,模模糊糊,自古长存,难以接近,这就是神话古域的彼岸吗?

        仅有的星辰微光洒落,不能照耀出的它的全部,岛礁上那道虚影朦胧,几近虚无,他是谁,为何在此?

        面对他,每个人都心生敬畏,如对一位不朽的古神,骨头都在颤,想要跪伏下去。在岛礁上,模糊的身影周围诸道共鸣,天音震耳,像是一位道祖在讲天地道,阐释长僧不朽的秘密。

        这个人的等阶无法估量,让人灵魂悸动,即便强如金蛇四郎君都一语不发,在远处静观。

        神族、吞天兽、圣灵、食金兽、地尸等亦沉默,身处一方,冷静的关注,这个人到底是谁?太过神秘了!

        药香扑鼻,天空中晶莹灿烂,不时有古药坠落,叶凡摊开手掌,一株药龄在两万年的紫云藤飞来,蒸腾紫雾,出现在其掌中。

        “这有点不可思议,太诡异了,这是哪里来的药草,怎么会不断从天而降,源头在何方?”庞博以强大的灵觉搜索,始终无果。

        最为灿烂的药草自然是生命古树的叶子,片片剔透,精气澎湃,让黑暗的宇宙都渐明亮了起来。

        它们化作一片光雨,落在虚空中,引发了一场大轰动,古兽中的霸主、统领、君王等全都争抢,性命相搏,血水飞溅。

        不要说是他们,就连龙马都加入了进去,共有几十片生命古树的叶子,每一片都是瑰宝,划出的光辉震撼人心。

        庞博出手,震开一头冲向自己的古兽霸主,即将得到一枚璀璨的树叶。突然间,一只血红的大手拍来,血腥刺鼻,一片血海汹涌。

        “你敢!”庞博轻叱,遭遇了年轻至尊中的血兽袭击,与他争夺这片仙叶。

        “砰”

        两人对撞了一掌,爆发出灿烂的芒,这个地方顿时被撕裂,彻底破碎。

        血兽并不恋战,因为他深知除却庞博外,叶凡可能更为可怕,他一冲而过。庞博伸手抓向树叶,要收归己有。

        血兽虽然飞离而去,但是身体却像是一个无底洞般,吸收十方精气,将各种古药、仙叶都想掠走。

        在血兽的掌心中,有一个很小的古盆,虽然只有三寸高,但是却可吞纳万物,非常的可怕。它故意沧桑,上面以太古神文刻写着两个字:聚宝。

        这是聚宝古盆,虽然不是帝器,但也是非常的神秘,可以洗劫诸敌的兵器、法宝等,让人防不胜防。

        “该死的!”庞博气的大叫,那片叶子眼看到手却又飞走了,冲向聚宝盆,非战力不敌,而是这宗宝贝让人无奈。

        叶凡口中发出一声轻叱,迅速出手,运转兵字诀,通体散发出一缕缕神辉,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牵引聚宝盆。

        仙叶倒飞,从宝盆的边缘退了回来,而且盆中一声轻鸣,两件很强大的圣器颤动,被强行夺了出来。

        血兽一声咆哮,眼中凶光大盛,这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还是头一遭有人反夺他的宝贝。

        “锵”

        连聚宝古盆都颤动了起来,差点被叶凡夺走,但血兽终究超凡入圣,极度强大,掌心光华一闪,强行收起了古盆。

        轰隆!

        突然,岛礁上散发出一股沧桑古意,震撼了整片星空,除却少数几片生命古树神叶,大多数都化作一片光雨,环绕到了那道模糊的身影周围,诸雄不敢妄动了。

        道音不绝,那道模糊的身影口诵真经,在天地中轰鸣,阐释诸天不变的妙理,让人动容,渐渐沉醉。

        “他懂青帝古经?”庞博心中剧跳,无比的震撼,他听到了青帝妙法,是妖帝的古经真义,他用心去聆听。

        同一时间,神族的莘岚、金蛇族四位郎君、太古神魔的后代桑古等也都露出一脸惊容,他们亦听到了各自所修经文的要义,用心去揣摩。

        其实,不止是他们,所有人都如此,包括诸多的古兽霸主等,甚至是没有资格来到近前的密密麻麻的古生物,亦在远处聆听到了道音,感悟自己的法。

        “他在诵我的经?”叶凡露出诧异之色,这没有道理,应该是不可能的事,他的经属于自创,还没有在世上流传,怎么会被此人得知。

        他通过庞博、龙马等人的表现立刻明白了,此人诵的是一股笼统的大道真义,让每一个人都心有所感,悟各自的法。

        这可真是了不得的手段,称之为逆天也不为过,绝对是道行高深到了极致的体现,不然何以能如此。

        这个时候,连那壮年大圣灰蛟都现身了,站在不远处,用心去聆听,浑身发光,感悟自己的道。

        桑古、地尸、铜蚁王、吞天古兽等先后觉醒,也如叶凡般洞悉了此种奥秘,全都震撼。

        这片星空下,聚集了这么多的古兽不是没有道理,不仅每隔一段时间有古药落下,还有人阐释大道,让他们悟法。

        “神之彼岸,一旦达到,可见诸神,时隔无尽岁月后,又开始不时落下不死仙药,证明神要觉醒了吗,要见我等!”

        古兽中的霸主自语,盯着那岛礁上的模糊身影,用心在体味那种大道感悟。

        “这个地方果然神秘,自古长存,有诸多的迷。”庞博也早已清醒了,依然在悟法,但却不像刚才那么震撼,在与叶凡交谈。

        十几位年轻的至尊都心中生疑,感觉这个地方迷雾重重,所有人都放开了神识,却都没有发现,古药等到底是从何处坠落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岛礁上的身影消失了,诵经声止住,天地间恢复了清宁,几十片仙叶飞向四面八方,引发一场血战。

        这是一场激烈的大战,无论是霸主,还是灰蛟这样的大圣,亦或是金蛇四郎君这样的无敌天骄,都在争夺。

        庞博、龙马等抢到一些药草,已经退后,不想过多参与进去,为此血拼,那不是他们来此的真正目的。

        叶凡手指夹着一片叶子,用心去感应,确信是生命古树的叶子无疑,因为他在永恒古星域得到过。

        当然,那是从母株上断裂下来多年的枝叶,而这个则是从树上刚飘落下来的新叶,明显感觉到了两者的不同。

        叶凡自语道:“我们接近目的了,所谓的古树应该就在‘彼岸’。”

        血雨纷飞,尸骨成山,古兽狂暴,诸多霸主降临,参与到这场争夺大战中,除却灰蛟外,古猎区还有几头这个级数的恐怖兽尊,让金蛇四郎君、桑古、地尸、神族莘岚等都不得不避退。

        这个地方是古来就存在的神地,是无尽古兽大军获得天大好处的地方,怎可容忍外来者染指,一致对外,追杀他们。

        在这个过城中,年轻的至尊不时被迫联手,斩杀了几头霸主,终于洞悉了不少秘密。

        群兽在依据古训,守护神话彼岸,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得到莫大的好处。

        古猎区,豢养,神之彼岸……这些相互依存,不是独立的关系。这里是一处重要的道土,神话彼岸的存在才吸引了诸多古兽君主来朝拜。

        岛礁是与诸神栖居地沟通的桥梁,相传这里有一片神灵海,一旦度过去,就意味着得到了天地的认可,可得见诸神、大帝,海的对岸是众生都渴望的地方!

        “我怎么没见到海?”庞博疑惑。

        因为,从霸主头颅中搜到的记忆显示,所有古药、仙叶都是海的另一岸漂过来的,是诸神赏赐下的东西。

        “苦海不显,唯有被诸神认可,才能见到。而想要渡海,成功到达另一岸,则需要更大的造化,灰蛟大圣、古兽霸主都在等这样的机会。”叶凡道,他进一步了解后,露出沉思之色。

        事实上,不要说灰蛟等,就是他们的祖先,无尽岁月来古猎区内出现的诸多兽尊,没有多少人到过海的对岸。

        此外,叶凡从这头霸主的识海中得到了一则惊人的消息。古猎区内不少古兽见到了一口神灵古棺,横渡苦海,到达了另一岸。

        “生命古树在彼岸,那口古棺也过去了,看来非要渡海才行,可是如何才能见到海?”叶凡琢磨。

        这分明是宇宙星空,怎么会有一片浩大的神海,不符合常理。如何才能见到,怎么过去?

        “不久前,诸神居住的彼岸,有一个发疯的生灵冲出,手中攥着一截生命古树枝杈,可惜未能拦住,消失了。”

        叶凡他们又得到这样一则消息,再次印证了黄金城的传言等,确有其事,而今灰蛟等兽尊正在藉此寻找突破口,要渡海到对岸。

        一场血战,整整持续了两天两夜,至此古药、仙叶等才被瓜分,落下帷幕。

        叶凡他们待风波过去重新回到了岛礁,认真研究这里的一切,了解彼岸,寻找苦海,以及推测那道模糊的身影到底是什么。

        “很像古之大帝的一道化身,那种威势不是常人可以比拟的。”庞博说道。

        “你说对了,那是神话时代的一位天尊,这里的礁石是他的道台,为其悟道地,留下了他不可磨灭的道痕。”神族天女莘岚出现,她也回来了。

        神族,有不少关于诸神的记载,自然也少不了神话时代的天尊等,她依据这里的一切猜测到了那个模糊道影的身份。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的确有一片苦海,为诸神设下的,很难渡过,而在海的另一岸,应是一颗生命古星。”莘岚说出了这样一则推论。

        按照她所说,那颗古星属于神话时代,与外界隔绝,可能隐含了天大的秘密,自古至今都不曾被外界所感知!

        那里多半极为重要,不然也不会以天尊曾经悟道的礁石为桥梁,作为一岸。

        叶凡等人心头的迷雾被吹散了一些,但是也有更多的疑问了,难道对岸真的栖居有诸神,健在世间?

        依此他们推测到了很多,神话狩猎区是彼岸的诸神布下的,用以来守护此地。而天降古药、神叶等,是在喂养这些古兽,令他们不会离去。

        “有这般大手笔,我们可能会得见众神?!”庞博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