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九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九

    作品:《遮天

        九条龙拉着一口青铜棺椁,不知起点,不知终点,无尽岁月来,在宇宙中漂浮,驶向未知的远方。

        它承载了太多的秘密,自古至今,都不能破开迷雾,难以揭示它的来历。

        而今,竟在这西山石刻上见到它的图痕,怎不让人震惊,太过突然,为何会被人烙刻在了此地?!

        用手抹除刻图的苔藓,拂去杂质,露出斑驳古痕,九条如真龙横亘,苍劲有力,像是要透壁而出,升天离去。在它们的后方,铁链冰冷,连着一口青铜巨棺,壮阔而宏伟。

        “这是……谁刻下的,这里有什么秘密?!”庞博情绪波动很剧烈。

        他们之所以来到星空这一岸,踏上了修炼的道路,一切都是因为九龙拉棺,将他们带入了一个光怪陆离,浩瀚壮阔的修行界。

        毫无疑问,九条拉棺载有惊世大秘,自古长存,在宇宙中漂浮而不毁,葬下了什么等待着后世人去探索。

        这里很特别,为何刻有它的图案,叶凡身心宁静,默诵数百古字,正是得自这口古棺。

        “咦,发生了变化,有光纹流动!”黑熊圣人惊呼。

        在叶凡默诵铜棺中的经文时,这片石壁散发出一道道波纹,如湖中的涟漪,一道道的扩散出来。

        叶凡心中吃了一惊,正如将巴掌长的石棺放在九重棺壁刻前对比时般,产生了同样的变化,有光华似水波般起伏。

        “动了,九龙飞升了,拉着古棺冲向了苍穹!”天蝎圣人一脸惊憾之色,眸光灿烂,看着这一幕。

        在石壁上,九龙拉棺飞上高天,真的动了,隐约间甚至传来了隆隆响声,气势迫人,风雷大作。

        “不对,只是石刻图案在变换,并非它真的动了。”叶凡睁开了天眼,发现是一些模糊的石刻在显化,乍一看像是它在动。

        这是一种道痕,以假乱真,连圣人都可欺骗,让人心惊,对这片石壁愈加觉得高深莫测。

        过了片刻波纹消失,任叶凡诵经,石壁上也没有异常发生了,一切都平静了下来,壁刻古朴自然。

        此时,庞博早已将第九幅刻图上的苔藓除去,露出一片坑坑洼洼之地,纵横交错,划痕成百上千道。

        “被毁去了,这最后一幅图是什么?”庞博自语,觉得一定至关重要,更为神秘才对,不曾想不复存在。

        龙马上前,用力在石壁上刻写,想留下印记,却发现撼之不动,这片石壁坚若撑天支柱,不要说是毁掉,就是剖下一粒砂都不能。

        唯有最后一图不显,让人浮想联翩,心中惊异莫名,总觉得错过了什么重要的大秘。

        “最后四幅图,一幅比一幅惊人,你们说蕴含了怎样的奥义,前一幅可是九龙拉棺,第九幅难道是成仙大秘?!”庞博用手摩挲,上面坑坑洼洼,真相早已被抹去。

        “我来试试看。”叶凡神色凝重,对就这九幅石刻非常看重,他盘坐在石壁前,浑身发光,运转一种秘术。

        在地球上,他曾得到一卷吠陀经,里面有溯古求源地方妙术,可以追溯源头,让历史真相再现。

        他额骨发光,晶莹剔透,宛若一面神镜,射出一道炽盛的光,落在第九幅毁去的刻痕上,这里顿时剧震。

        天道轰鸣,风雷大作,隐约间,鬼哭神嚎,天地一下子黑暗了下来,有一具具神魔尸体虚影等浮现。

        他们大骇,这幅图到底隐藏了怎样的秘密,竟然让天地都变色,产生了这样惊人的异象,实在是让人悚然与震惊。

        叶凡满头都是汗水,脸色雪白,浑身的金色血气都快速暗淡,消耗实在是太大了,但却不能破开雾霭,那一具具神魔虚影震动,鬼哭神嚎声更加清晰了,几乎临近,要压落在他的身上。

        大道震动,乾坤隆隆,像是有神鬼的秘密,有成仙的契机,藏在一幅残图上,让人毛骨颤抖。

        最终,叶凡失败了,出了一身的凉汗,运转吠陀经中的古术,第一次这般吃力,且一无所获。他有一种感觉,再这样下去,自己多半会遭遇不测,这一切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这是怎样一股力量?”庞博、龙马、黑熊圣人都等全都大震,满脸的惊色。

        叶凡平静下来,这种妙术所发出的光敛去了,而天地中的各种异象也渐渐不见,神魔尸体,鬼哭神嚎等皆消失了。

        天地复归清宁,可怕景象暗淡、溃散,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西山如故,与原先一般无二。

        “我想这最起码是一位准帝抹除的,不然决不可能如此,这么漫长的岁月过去了,还让我倍感压力。”

        叶凡甚至认为,毁掉的第九幅石刻图也在散发诡异力量,有一股惊人的神威,刚才的异象未尝没有它的波动。

        前五福壁图是关于那名老人的,劈柴、喂马,最终乘龙而去,消失不见。后面四图与他无关,不是一个故事,像是被附加上的。

        “是这个老人留下的吗,他是什么身份?前四图是他的部分往事,后四幅图有什么意义?”

        几人讨论,却没有商谈出一个结果来,重点关注后几幅图。

        其中,第六幅是神话时代九重棺,第七幅是不死天刀与一枚石壳神卵,第八幅是九龙拉棺,第九幅已毁。

        石壁上的几幅图,共出现两口古棺,两者完全不同,葬的应该不是一个人,按照常理来说,后四幅图各不相关,彼此独立。

        就在这时,他们几乎同时心生感应,仙台抖动,额骨光芒大盛,照耀在了石壁上,上面出现一行行小字,为太古神文。

        “心有几许惆怅,神已接近暮殇,明知仙路虚妄,也只能拼命前闯。”

        这段话道出了一种无奈,同时也说明了此人高深莫测,最起码也应该是一位准帝,不然何以会说这样的话。

        石壁发光,一行行古字浮现,记述一些往事,果然是那个劈柴的老人留下的,最终乘龙离去,只能“拼命向前”。

        后四幅图并非为虚,都是他亲眼目睹的东西,言有惊天大秘,故此著图,给后人以启示,但却没有明说。

        但其中不乏警告的意思!

        “叶子还是将你手中的石棺扔掉吧,葬于星空中,不然我总觉得那东西不太对劲,带在身上会出大问题。”庞博说道。

        叶凡思索,指向石壁最下方,那里还有最后一句话,竟是注释,这后四幅图都是在仙路上见到的。

        关于几幅图的排列顺序,是依照老者见到的先后时间定下的,本身并不代表什么。只是提到,最后一幅图也许不该出现世上,他犹豫再三,最终抹除了。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石棺、不死天刀、九龙拉棺都在仙路上,有些东西已与他们有了交集,这似乎有点不太对劲。

        庞博盯着那柄不死天刀,感觉到了浩荡万古的杀气,像是要劈掉诸天万域,透过石壁扑面而来,让人肌体将裂。

        “这把名动古今的天刀,还有这枚蛋是怎么回事,不死天皇底留了什么后手?!”

        叶凡斩了天皇子,而今这柄刀下还有一枚蛋,让人感觉诡异,心中隐约间有些不安。

        “有一种传说,不死天皇是一头仙凰降世,即便不为真,也多半有些隐情与秘辛,这枚蛋是他自己涅槃了,还是另一个人?”庞博说出这样一则可怕的猜想。

        这让众人心头都是一震,彼此相互看了一眼,既然让昔日手持柴刀的老者敬而远之,想来此刀与蛋大有问题。

        这最后几幅图各自是独立的,没有什么联系,但个个惊人,让人生畏。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们停在了这颗古星上,在大道压制下的生命古地磨砺己身,进行修炼。

        这片石壁成为了他们道场,时时推演,默默观研,叶凡观前五幅图后,开始不动用法力,选择性遗忘。

        “终有一天,这个世界都将不复存在,所有的道都将为虚,唯存我心,唯有我身,是为真一。”

        他不动用法力,不用道则,徒步苦行于这个世间。

        叶凡劈柴、喂马,行走于这颗星辰上,曾在一古城中为小吏,也在边疆当过战将,还曾与一群读书人周游名山大川。

        四年后,他回归了自我,千丈红尘中,天下万职,我身独过,虽谈不上大悟,但也有沉淀与收获。

        “我的道……”这些年来,他一直想思索接下来的修行路,开创自己的经义,而今思绪渐臻成熟。

        在这一日,西山石壁晶莹欲滴,叶凡、庞博、龙马、黑熊圣人等打坐时,经义共鸣,发出异声,隆隆作响。

        就连那天上的大道都压制不住,显然他们在这四年中都有进步,成就不凡,此时剖开了天地禁锢,让这里道音隆隆。

        “咦,石壁上又出现了古字……”天蝎圣者惊呼。

        石壁上,苔藓等早已除去,而今受道光滋润,剔透如玉台,一行太古神文浮现而出。

        依然是那个老者所留,讲述了一种推测,神话时代九重棺坠落人间,也许是因为某种原因,自主降临在了尘世上,要沿着某种路径前行。

        而且,他刻下了一幅古图,是一片又有一片古老的星域,注有坐标,是他所走过的路。曾在这条路上见到过不死天刀,看到过神卵,遇到过诸神古棺,以及抹去的第九幅石刻上的一切……

        “走,我们去看一看,究竟有什么!”他们上路,再次踏入了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