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不死天皇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不死天皇

    作品:《遮天

        叶凡震撼到了极致,身化一道光追了过去,可是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见到,狠人虚化,那个可怜而孤单的小女孩消失了。

        他没有看清那张脸,不能确定,只有那双清澈的眸子让人难忘,烙印进了他的心头。

        “为什么这么快就不见了?”叶凡喃喃,心中涌起滔天骇浪。

        他想到了很多,那双纯净的眼睛让他心颤,有点熟悉,有些可怜,触动人心,他心中波澜起伏。

        可惜,在狠人在化成三四岁的小女孩时,鬼脸面具才慢慢隐去,那张稚嫩的小脸一闪而过,不能真正看清,有一层混沌雾霭笼罩。

        叶凡心绪起伏,久久难以平静,他想到了许多,难道狠人从来未曾死去吗?这得是多么惊人的事!

        不应该才对,种种迹象表明,在这个世上没有人可以长生,不死太过虚幻,谁也做不到,难住了古往今来所有至强的大帝。

        即便有长生,也是要进仙域,在这个世界中不可能!

        叶凡沉默,像石化了一般,久久的在这个地方发呆,仰望苍穹不语。

        他只相信当世,无论是过去,还是来生,对于他来说都是虚幻的,从来不信,自始至终都不存于心间。

        而此时,他却有些迷惘了,那双噙着泪水的大眼,那个可怜兮兮的小女孩,为何让他心中生疑?

        叶凡心中有点茫然,真的有人做到了吗,可以在这个世上轮回不死?这与他的认知相冲突,让他陷入矛盾中。

        漫长的时间,叶凡一动不动,身上光雨点点,躯体像是瓦解了,他几乎化道!

        刹那惊醒,他赫然发现自己处在了危险的边缘,差一点就化作道则,融在天罚中,成为天地规则秩序的一部分。

        这简直比经历过十场生死血战还要可怕,只差一步,他就化道了,从此不复存在!

        “几乎动摇我的心志,让我迷茫,这……或许才是最可怕之处,也是这道天劫的真义吧?不论其他,相信自己的道,一路走下去就是了。”

        叶凡自语,渐渐清醒,眸子射出犀利的芒,暂时抛开了刚才的一切。

        “最惊艳的大帝,果然可怕!”叶凡自语。

        狠人惊艳万古,竟有真实的声音,与见到的所有大帝都不同,像是依然保留有生命意志,烙印在天地中,而非被天劫主导。

        叶凡浑身破碎,者字秘运转,金色血液倒流,骨骼噼啪作响,很久以后才修复到最强状态。

        当他再次张开眼睛时,两道金色的光束射出,刺透了天劫,让雷海外的诸大圣都一怔,心生感应,露出惊容。

        宫阙中,叶凡神色一滞,万物母气鼎出现了第七个窟窿,这是何时打上的,并未见到狠人击穿此鼎。

        这是一个人形痕迹,曲线优美,分明是一个女子,烙印鼎壁上,拥有一种神秘而至高的道韵,栩栩如生。

        叶凡静观很长时间,而后推开殿门,步履坚定,向前行去,寻找下一座天宫。他想闯到底,看一看究竟都会遇到谁。

        第八座天宫非常的宏伟,有一种特别的力量在流动,若隐若无间,这不像是一个人的古阙,而像是容纳了众生万物。

        没错,这种感觉很真实,这座宫阙一点也不冷清,似乎有一道又一道的神志在这里祈祷、诵经。

        这显得很神秘,宏伟的巨宫,磅礴壮阔,比山岳还高,耸立在这里,镇压万古乾坤。

        “是谁在这里?”叶凡心有疑惑,这座宫阙太过非凡了,恢宏浩大,让人忍不住要臣服下去。

        “轰隆!”

        叶凡推开殿门,刹那间,感受到了一种至高的威严,像是有一尊天帝巍然端坐在上,俯视着他。

        而且,在这一刻,一种喧沸冲来,贯入耳中!

        他从外面进来,很不适应,这是一种巨大的反差,这里像是另一个世界,无穷无尽。到处都是生灵,嘶吼声,诵经声,祈祷声,交融在一起,震耳欲聋,突然这样迎面扑来,让人震惊。

        这一切太突然了,不可理解。

        在恢宏的天阙中,有诸天万域的所有生灵,全都跪伏在地,像是在朝拜,无比的虔诚,传出古老的祭祀音。

        “这是……怎么回事?”叶凡眸光犀利,扫视每一道身影。

        万灵共存,全都充满了敬畏,众生都在祭神,场面宏大,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像是有三千古佛在禅唱,又像是有上万魔尊在嘶吼,交融在一起,撼动人的心灵,让人不受控制,要跪伏下去,叩首朝拜。

        这是一个极其壮观的场面,众生在膜拜,万族共尊一个神明,传出了各种神音,隆隆而响,震耳欲聋。

        像是跨越了太古,从那史前时代传来。

        叶凡神色凝重,额骨裂开一道缝隙,射出一缕又一缕晶莹的仙辉,在哧哧声中,一道又一道虚影破灭,全都化成了电光。

        他对抗那种浩瀚的威压,将在此膜拜的万族生灵虚影逐一的扫灭,让这里的秩序规则渐渐归于清宁。

        确切的说,那不是真正的祭祀音,只是一条条秩序神链,虽然表现的很真实,但与狠人发出的真正声音不同。

        可这也足以让人震惊,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需要万灵膜拜,虔诚信仰,跪伏在地上礼敬?

        叶凡的额骨内,射出的仙辉更炽盛了,一步一步上前,大片的生灵归于虚无,一切都因秩序神链在断裂。

        到了后来,他有些心惊了,因为有些虚影很非凡,像极了真正的神灵,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场面?连神都跪在地上,朝着天阙中心那道最为威严的身影叩首膜拜!

        不止一尊,接连数以十尊,很像是真正的神明,虔诚叩首,膜拜上面的最为威严的那道身影。

        叶凡挥动金色的拳头,眸子绽放神光,一路横扫,那些光影最终都消失了。

        这些生灵都不具备战力,由电光与道则化成,不然叶凡将会面对万族的至高强者,甚至有神灵,那种景象不可想象!

        在这座天宫中央,坐着一个威严的至尊,像是高坐九重天上,俯视万界,宇宙**八荒,惟我独尊。

        这是一种大气魄,有一种庞大的压力,自然扩散而出,让诸天万域都在颤抖,一切都源自那宝座的上的一个人。

        他通体溢出一缕缕的光,刚才众生朝拜、万族共尊的种种景象,就是由这成千上万缕的霞光映照出的。

        可以想见,这真实发生过,而今不过是历史的重现,他有无上的威严,让诸天万域所有强者朝拜。

        这是谁?竟有这么浩大的气势,真可谓气吞万里,雄视苍茫宇宙,万古来惟我独尊。

        叶凡感受到了一种巨大的压力,像是有一道道天刀在割裂肌体,他与这个人对视,想要看清他的一切。

        此人岿然不动,像是磐石般,静静的坐在那里,就那样冷漠的看着他,身影很模糊,看不真切。

        “不死天皇!”

        叶凡盯着他,良久吐出这样四个字,所有迹象都表明,应该就是他!

        古往今来,谁有这么大的威势?帝尊应该有,统驭茫茫宇宙,诸神共尊。

        但这个人不像,应该不是。

        叶凡在他身上感受了一种熟悉,似曾相识,昔日被他击毙的天皇子有这个人身上的一些影子。

        不死天皇,在太古万族中是一个不可超越的神话,在那个时期,天上地下,只尊他一个人,各族皆膜拜。

        在各族心中,他是一个超越神明的存在!

        “终于见到了……”叶凡自语。

        这么多年来,踏上修炼路,接触太古万族后,他的耳朵都快磨出茧子来了,各族对不死天皇的推崇可以说达到了一个极致,经久不衰,至今都在传诵。

        天皇子的体质,曾被誉为天下第一,超越所有人,无可比拟,流淌有五色神血,修行一栽胜过寻常人百年。

        他的至强血脉与无敌的体质,让叶凡、圣皇子都曾亲身感受过,即便镇压了,都极其难以杀死,若非道心不够坚定,缺少磨砺,必将是当世最可怕的人之一。

        而今,叶凡见到了天皇子的父亲,真正无敌血脉的源头,万族共拜的不死天皇!

        尽管身影模糊,但是若隐若无间,可以见到与天皇子很像,但却没有那种幼稚,也没有那种心浮气躁,此人如渊似岳,静静的坐在那里,让人心神都要崩溃了。

        轰隆!

        叶凡面对他时,浑身的金色血气腾的冲起,像是火焰般在跳动,他神色坚毅,眸光璀璨,面对这传诵万古的至强者,无一丝惧意。

        “轰”

        不死天皇站了起来,天地都是一颤。他的眸子中五色霞光流转,非常的真实,宛若有血肉!他盯着叶凡头上的破损的鼎,默默的看着,而后一步一步逼来。

        这是一种巨大的浩劫,他只是徒步而来而已,诸天万域都仿佛摇动了起来,天地大道隆隆作响。

        他在吞吐日月星河,有一种无以伦比的庞大气象,这真的不像是一个人了,的确像是一个超越神明的存在!

        叶凡出手,一拳向前轰去,金色的拳头打碎万古虚空,无论是何人,即便是不死天皇降临,横阻在前,也要将其打下神坛!

        这条路,一旦踏上就不能回头,两旁是万丈绝崖,唯有向前,一路血战,尸骨填满帝路上的深渊,杀上绝巅。

        轰隆一声,万古青天剧震,两个拳头撞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