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征战仙路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征战仙路

    作品:《遮天

        妖皇在与谁大战?!

        他在那个年代,可以镇压诸天万界,还有人能将他逼他这一步?实在是不可思议,超越了常理。

        画面中的战斗太过恐怖了,让大圣都颤栗,再也忍不住,全部伏倒,高呼妖皇。

        那是一道又一道的灭世仙芒,炸开了宇宙,粉碎了万古青天,万域都瞬间破碎了,绝对可以格杀世上所有圣贤。

        唯有一个白衣身影屹立在苍穹下,任星辰幻灭,看沧海成烟,见天域化灰,他始终不朽,承受了这莫大的威压。

        那是盖代妖皇,白衣胜雪,眸子深邃,眸光开天辟地,内蕴星河毁灭的景象,他一动不动,长存世间。

        那么大的灾难,那么大的浩劫,任何一缕溢出的光都可以瞬杀诸天强者,可于刹那间令世上无圣,只有白骨。

        妖皇太强大了,根本就没有防御,眸子射出犀利的芒,仿佛跨越了万古,传到了这一世来,深入每个人的心灵深处。

        “轰!”

        在他的头上,有一把青金仙尺,摧天裂地,斩神灭仙,逆空而上,将乾坤击的破碎。

        在这一刻,人们分明看到那万古星空碎掉,什么都不复存在了,他这一击之力堪称震古烁今,天下无人可挡!

        大圣颤栗,这仅是妖皇随意的一击,而并非真正的大绝杀力,就已经能够灭世,毁掉诸天万域了。

        若是他们在当场,一百个,一万个,都不够杀,任何一丝细小的霞光都可以将他们所有人毁灭成千上万次。

        蝼蚁仰望苍龙,都不足以描述他们的渺小。这等差距,让人绝望,与大帝差的太远了,唯有亲身见到才能明晓。

        “妖皇,他在冲击仙域,想要成仙!”牛魔王颤声道。

        这就是仙尺断裂成五段的原因所在吗?!

        妖皇太强大了,而他的的精气神却才刚开始提升,比之方才一下子恐怖了数以十倍,更加的深不可测了,人们无法揣度,连仰望都不能。

        什么都不存在了,那里只有一个白衣身影,独立古星空中,进军仙路,征战长生,他要实现不朽!

        “这是大帝,真正的大帝出手一战,可惜我们见不到!”每一个人都心潮澎湃,诸雄跪伏在地上,抬头喃喃着。

        真正的大帝威才刚开始!可惜宇宙茫茫,混沌雾霭出现,将一切都掩盖了,他们见不到妖皇真正发威的景象。

        人们震撼了,第一次见到古之大帝出手,竟是征战仙域,想要生生打出自己的未来,杀出一个朗朗的天空。

        “进军仙域……妖皇太强大了,世间没有了任何追求,他在冲击长生路!”

        在那道白衣身影征伐仙路的过程中,成千上万道仙辉降落,可杀诸天万灵,而他却怡然不惧,在混沌中独尊。

        妖皇吼啸,要进仙域,有一种浩大的仙光在阻挡,横扫一切拂逆者,这种仙道力量毁掉了乾坤,星域大破败。

        “为什么看不到,这可是真正的大帝在出手,我们连一见的资格都没有吗?!”诸大圣声音打颤,视为终生大憾。

        “轰隆!”

        在那画面中,妖皇尺飞天而上,带着滔天的混沌气,像是打破了什么,释放仙力。

        “看到了,我看到了,妖皇出手轰击仙路!”就在这一刻,百劫道人突然大叫了起来,神色非常的激动。

        他身为大圣,且拥有一双极其诡异的眼睛,让他捕捉到了模糊的景象,见到了妖皇冲击长生路的一幅画面。

        百劫道人身心颤栗,跪倒在地,口中自语,不断的叩首,与他平日的表现大不相同,现在他像是一个虔诚的信徒。

        “妖皇至伟,为我辈带来了一丝曦光,见证仙域的存在,我相信那一定是,他几乎轰开了!”

        百劫道人大叫着,状若疯狂,再也没有了一丝游戏红尘的心态,像是一个癫狂的疯魔,脸孔都扭曲了。

        “仙域,踏上长生路,杀出一个朗朗的天空,真的可见证仙域存在吗?”其他人也都震惊,心都在颤。

        如同神话般,神魔坛上画面再转,这个时候许多人都见到了,在那万古破碎的天地间,像是出现了一条长生路。

        绝代妖皇白衣染血,一步一步前行,向着一个未知的彼岸,向着他的未来,向着不朽迈步!

        人们不知道他经历了怎样的战斗,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才打出这样一条路。

        所有人都若泥塑木雕般,那是真正的大帝在出手,开创了无上神话,打出这样一条路,一步一步前行,眸光坚定。

        强如妖皇为了征战这条路也负重创了,雪白的衣服沾满了血迹,让他的英姿更加显得卓尔不群,超尘脱俗。

        绝代妖皇英姿伟岸,黑色发丝自然披散,白衣胜雪,绽放血花点点,气质超凡,风神如玉,这是一个神一般的男子。

        打出了仙路,他杀出了一片朗朗的天空!

        所有人都都惊呆了,全部震撼,这是在创造历史,开创从未有的神话!众人近乎要窒息,全都血液沸腾,忍不住要大声吼啸。

        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一定有,从未曾听说过,有人要踏进仙域,走出长生路!

        妖皇成仙了吗?

        人们热血沸腾,仿佛是自己在经历这段神话,开创古来从未有之无上盛事,想要大喊大叫,让宇宙天地尽知晓。

        诸圣颤抖,虔诚无比,发自真心的跪了下去。这是绝代的白衣妖皇,这个神一般的男子,值得人们真心尊敬。

        “噗”

        在那条让古来无尽人杰希冀、悲恸、绝望的仙路上,妖皇张口喷出一口血液,是那样的凄艳,竟让众人的心跟着而痛。

        妖皇身体摇动,差点要摔倒在路上,鲜红的血洒在白色战衣上,点点绽放,是如此的醒目,让人心颤。

        人们没有想到,他负伤这般重,超乎了想象。这可是一位大帝,居然走路都在晃动,在仙路上艰难迈步。

        “古之大帝受伤了……”

        人们灵魂颤栗,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可想象的事,大帝代表了世间的极道,可镇压万古青天,从未听说他们会遭重创。

        正常情况下来说,他们于世间无敌,独尊九天十地,不会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即便再轻微也不可能。

        “我终是老了,不负当年盛况……”妖皇自语,有一种落寞。

        他虽然英姿伟岸,面庞依旧年轻,但是眸子中却是万古的沧桑,这是他的晚年,早已失去了巅峰盛期。

        再伟大的存在,也终有老去的一天,这是无可奈何的事,这是大帝的悲哀。

        他们的元神将灭,影响全身各处,导致血气枯干,会失去昔日无敌的辉煌,这是不可避免、早晚会到来的一天。

        所有人都很紧张,屏住了呼吸。这个地方,鸦雀无声,人们的心都在颤,一瞬不瞬的关注,妖皇能否将这条路走到尽头,开创长生,迈上他的不朽高峰?

        若然成真,将颠覆古往今来人们的认知!

        众人几乎窒息了,等待最终的结果,这是一种煎熬,是成为仙,还是黯然落幕?

        绝代妖皇迈步,他难以稳住身形了,剧烈的摇动,几次都差点摔倒在地上,这可是古之大帝,何曾这样困苦过……

        无所不能,镇压九天十地的存在,此时却摇摇欲坠,步履艰难,要倒在那条路上。

        “砰!”

        突然,那条路崩断了,前不见仙,后不见路,什么都不复存在,妖皇横着飞了出去,血溅虚空。

        “败了……”

        人们心中一紧,像是被一只大手揪住了一般,跟着剧痛,这……是一种万古大恨!

        无尽混沌瀑布垂落,将那里淹没,将一代妖皇埋葬,什么都看不到了,只有声音传出。

        “万古啊,只显一瞬,唯一正确的地点,与天一争的巅峰战力,诸多因素合在一起,也许能冲破……极尽升华。可惜,我老了,不复巅峰战力。”

        妖皇落寞,带着无尽的遗憾,话语苍凉,只差了一点,却倒在了仙路上。

        在这一刻,他的思绪似乎贯穿了古今未来,让每一个人都清晰的感受有到了那种心情。

        一只雪兔,原本是最弱小的生灵,可是它却一步一步前行,最终化作了天上地下无敌的妖皇,开创出最为璀璨的盛世,名震万古。

        雪月清,他天纵奇才,纵横了一生,在那万古一现的瞬间,战出仙路,闯了上去,但最后却未能行到终点。

        那个稍纵即逝的“时间点”来的太晚了,那时他已不再年轻,纵为大帝也有衰败时,只差一点,终未能进军仙路尽点。

        诸雄沉默,一个个心有所感,为绝代妖皇叹息,只差那么一步,终究是失败了。

        人们为他而可惜,心有戚戚焉,真的太遗憾了,这个神一般的男子不是不强,他最强的状态已逝去了。

        妖皇到底有多神伟?若是血气旺盛,正是战力巅峰时,也许就成功了!

        可惜了,这个神一样的男子,到头来人们心中都只能这样惋惜,默叹。妖皇之缺憾烙印在每一个人的心头,有一种共鸣。

        “再来一次,以吾命相抗!”

        在那埋葬妖皇的混沌神瀑中,一把量天尺冲起,代年老的妖皇而战!冲向那断掉的仙路,想要重新打出一条通道。

        “错过了,时间已逝……”妖皇喃喃。

        逆天的仙尺不甘,为妖皇而悲,它挥动极道之力,冲击向那神话的终点,想要改变这缺憾的结局。

        真正的大帝神威!在那里,时间紊乱,空间崩坏,彻底大乱,众人什么都见不到了。

        最终的结果,早已注定,妖皇尺失败,青金铸成的尺身折断,内蕴的神祇近乎磨灭,毁在了仙路上,它断成了五截。

        “仙路不要也罢,怎能失去你……”绝代妖皇白衣染血,一个人孤独地在风中叹息,站在黄土堆旁,亲手埋葬了陪伴自己征战了一生的兵器。

        他已老去,无力为妖皇尺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