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惨烈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惨烈

    作品:《遮天

        星空下第一!

        而今这两大无敌体质争锋,就是预演了这一种可能,未来的帝路尸骨如山,这注定将会是当中极为关键的一战。

        “噗”

        鲜血飞起三千尺,如神虹划过宇宙,妖艳而凄美,金色的血液与紫血四溅,叶凡与霸王战到了狂,杀的遍体鳞伤,惨烈无比。

        霸王可能会提升战力,以圣人王境界压制叶凡,而他则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若是如此,将不择手段除掉命中注定的宿敌。

        “轰隆!”

        霸拳盖世,每一次挥动都是带着苍茫大宇宙的气息,在霸王的背后有一尊巨大的虚影,矗立星空中,俯视苍生万物。

        日月星河都围绕此巨影转动,这像是一个开天辟地的神!

        星河倒转,血花飞舞,霸拳挥动到极尽,什么都可以破灭。若非叶凡掌握有六道轮回拳,这一战将无比的艰难,战意太过可怕了。

        两人迅疾如闪电移动,像是两颗大星在接连碰撞,伴随着电闪雷鸣,炽盛光辉爆炸,打到天宇颤栗,星空暗淡。

        拳拳见血,骨骼碎裂,惨不忍睹,圣体与霸体血肉横飞,这种级别的战斗惨况触目惊心,震慑住了所有人。

        黑暗的宇宙中,诸雄通体冰凉,苍天霸血一脉的年轻至尊与圣体这一战太过惨烈。

        这是一场血拼,生死搏杀,竞逐天下第一。

        圣体与霸王势均力敌,都浑身血淋淋,打到半边身子破烂,白骨茬都露了出来,让人见之脊背都生出了寒气。

        人们鸦雀无声,那己身进行对比,感觉到了莫大的差距,望穿宇宙古路,在这个境界中还有几人可与这两人一战?

        每一个人都悚然,浑身寒毛倒竖,因为惊惧与发毛而生出了一层小疙瘩。

        此时也唯有龙马能够叫的出来,并不紧张与惶恐,它叼住了那两块烤的油亮、散发着肉香的肋骨。

        “霸体的血骨,世间难寻,实在难得!”它大咧咧的评价,喀嚓一口咬下一条肉,上面有紫色神霞闪烁,是内蕴的霸血菁华。

        诸雄中许多人都不知道它的来历,全都一阵愕然,这马也太强悍了。

        这是一匹马,还是一头狼,怎么吃肉?这是不少人心中的疑问,无论境界多么高深,但种族天性都会保留一些才对。

        “本座从不吃素,那不是我的风格。除非是不死仙药,不然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方显英雄本色。”龙马大言不惭的说道。

        一群人都有点晕菜,叶凡与霸王激烈争锋,血液四溅,而这一边却这样的另类,让人有点不适应。

        “轰隆!”

        紫麒麟散发神辉,浑身晶莹透亮,每一块鳞片都如神金铸成,剔透闪亮,拥有金属的冷冽与厚沉感。

        它踏碎宇宙,像是一道紫色洪流,浩荡星空,强势碾压而来,一声咆哮,十方俱颤!

        紫麒麟如它的主人般狂野,战气滔天,向前扑杀,每一次跃起都是很长的一段距离,踏天宇而行,光辉万丈。

        它要绝杀龙马!

        主战场内,霸王脸色冷酷,移形换位,狂霸到了极致,满头浓密长发乱舞,瞳孔像是两把锋锐的刀子,近乎疯魔了。

        “噗”

        鲜血喷溅,霸王肉身剧痛,左肩头未能避开叶凡的金色拳头,当场被击穿,紫血洒落,莹白骨块脱落数片。

        可他却也利用这个机会剖开了叶凡的胸膛,将其心脏撕下来一角,那金色的血液顿时狂涌,如泉水般喷出。

        血淋淋的画面越发的触目惊心,让人从头寒到脚,全都发毛,这两人遭受了极为严重的伤创,换作别人早已身死道消。

        大战到了这般光景,两人所争的已不是一般的胜负,不仅是个人的生死,还有祖先的渴望与荣耀。

        两脉相争,孰弱孰强?自古至今,大战这么多代,也许该画上一个句号了。

        霸王不会被条条框框束缚,但在可控范围内,更希望在同阶亲手格杀宿敌,如此才能证明苍天霸血一脉至强,星空下第一!

        此外,任谁都知道,大帝同辈无敌,除却乱古外,每一位帝皇都是一路血战到巅峰、杀死诸多绝世大敌的。

        霸王自然也有一种心结,他想检验自己,即便是在这个黄金盛世,他也能在同辈中胜出,杀尽一切敌手,不然何以成道。

        如此做,是比肩古之大帝年轻时最有力的证明!

        “啊……”霸王长啸,身上沉重的甲胄金属光泽早已暗淡,破破烂烂,紫瞳闪烁幽光,越发的强势了。

        这么多年来,叶凡征战无数,头一次战到这般惨烈,号称不灭的圣躯都被打到破烂,金色血液淌落,战到癫狂。

        “太阴一转千万年,血洗天地。”霸王大吼,左手捏印,突然打出了太阴仙经的一种秘术。

        这是一种至柔的神印,拥有可怕的力量,自他的指端散出,像是可以化掉整片宇宙,黑雾弥漫,看起来轻飘飘,但是却没有什么可以阻挡。

        叶凡以左手格挡,差点被化掉,鲜血淋淋,白骨露出。而后,他的腹部光芒大盛,诵经声传出,接引太阴之力进入轮海内的太极仙图,迅速转化、瓦解。

        而在这一击中,叶凡见到了霸王的一股精气神,除却那无敌的意志外,还包括了其部分人生经历。

        可以看出霸王的多么的恐怖,将无上秘术与精神意志等融在了一起,更上一层楼!

        “是了,他的太阴仙经是在古路上得到的,青诗仙子也在那藏经处有所获,却没有他得到的完整。”叶凡心头一动,得悉了这一情况。

        “轰!”

        滔天狂力澎湃,霸王左手太阴神印,是为至柔,而右手则是霸拳,乃是至刚,绝世大恐怖无边。

        阴阳并济,这一次更为恐怖,以至阳霸拳为主,打出了神魔呼啸的声音,显化出一具具身影,迅速席卷茫茫宇宙星空。

        叶凡长啸,体内的太极仙图浮现,与他交融在一起,他成为了龙形曲线,以自己的轮海经文拼战。

        当然,也夹杂着六道轮回拳,每一击都有血与肉的残碎,金色血液、紫血划过,让这片星空分外的妖艳。

        透过霸拳,叶凡见到了一种可怕到极致的精气神,这种无敌拳法伴随了苍天霸血一脉的始与终。

        击杀神族、灭杀圣灵、继承人族天尊的道统,融合在一起,霸体一脉的至尊开创了这种无敌拳意。

        甚至,叶凡能够从这种精气意志见到了该族所在的那颗古老的母星的部分微妙。

        那是一种大恐怖!绝对的压制,任何道统都不能在那里繁衍,唯有霸血后裔,只有这一族才能修行。

        比之人族第五十城的霸体埋骨地更甚过百倍、千倍、万倍,那是一个又一个霸体至尊坐化后形成的压制,是他们的仙土,是他人的魔域。

        时至今日,那里只有霸体传承,几乎见不到其他道统了。

        透过精气意志,最让叶凡震惊的是,他见到了一副模糊的画面,霸体是在一株人参果树下出生的。

        “人参果树……不是属于容成氏吗?怎么落在了那颗古星上!”他大受触动。

        果然,这个天地间,有着太多的异人,苍天霸血一脉的年轻至尊竟在一株不死仙药树下诞生,实为莫大的造化。

        而后,叶凡又见到了一幅画面,一头紫麒麟带着四五岁的霸体进入一座刻有“霸”字的古洞,至此消失。

        “轰!”

        霸王觉察到叶凡在探寻,因为他也透过蕴含在拳意中的精气神触到了叶凡的部分经历,两者都不愿被人窥视隐秘,瞬间隔断气息,但却血拼到底。

        “霸王想血杀来自葬帝星的圣体以证明自己同阶最强,这是年轻至尊的自负,亦是一种无敌的信念,可眼下久攻不下他多半失去了耐心,将不再压制境界。”接引使赵公义一脸凝重之色。

        杨云腾心中一沉,满脸忧色,霸王不是一个善类,绝不会束缚自己,他知道对方随时会提升境界。

        一缕缕紫霞溢出,从霸王的身体上垂落,像是一道道紫色的河流,整片星域都在动荡,他的眸子更为可怕了。

        所有人都意识到,苍天霸血一脉的年轻至尊可能要提升自己的境界,不再墨守规矩,将绝杀宿敌。

        然而,人们发现,叶凡无比镇静,没有任何的不安,依然在从容不迫的对战。

        轰!

        突然,天崩地裂,星河颤抖,整片宇宙星空都摇动了,一股狂暴的气息沸腾。

        霸王成为天地间的唯一,被星河环绕,背后出现了一尊更为庞大的的虚影,如天神下界,俯视宿敌。

        “破开了封印,他终于要绝杀圣体了。”

        “是了,苍天霸血一脉的年轻至尊展现出了足够的实力,不弱于圣体,这些足以明证了他的至强。”

        并非不敌,刚才的战绩说明了一切,已经足够。既然为宿敌,他自然也可以不择手段,而今扼杀并驾齐驱的圣体,不让他成长起来,是最好的选择。

        “吼……”

        霸王一啸,星空崩,其背后虚影磅礴巨大,如神魔复活,竟然睁开了一双冷漠的眸子。

        而且,有一株人参果树的虚影在他的头颅上方浮现,像是要真实显化而出。

        霸王毫不犹豫,扑杀向叶凡,挟这片大宇宙的力量,破灭一切敌手与阻挡,这种狂霸的波动让人惊悚!

        然而,对面那具躯体突然散开了,化成了一股清气,扩散向远方,消失在宇宙深处。

        霸王一击扑空,天宇崩毁,他一阵出神,冷漠的望向星空中。

        “发生了什么,来自葬帝星的圣体怎么突然消失了?”这是所有人的疑惑,而后全都瞠目结舌。

        宇宙深处,一道模糊的身影盘坐,周围道痕一缕缕,宛若是一尊古帝复生,平静的开口,却只有一个字,道:“战!”

        “刚才是你的一具道身?”霸王瞳孔中闪烁出一缕幽森的光。

        “不错。”宇宙深处,叶凡真身盘坐在那里,镇定的开口,宛若是道的载体,身影模糊,看不真切。

        这……太嚣张了!

        所有人都发呆,竟然以一具道身来战霸王,这是对其狂野与霸气无边的当头一棒!圣体真身竟一直在观战,还未出动。

        果然,霸王低吼,强忍住了某种情绪波动,眸子内日月毁灭,星河崩碎,变得越发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