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星空布阵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星空布阵

    作品:《遮天

        星域浩瀚,光辉点点,没有人可以走到尽头,美丽的星空也不蕴含了多少秘密。

        古往今来,在这星路上一批又一批年轻人心怀梦想,踏向远方,朝着自己的目标而行,用一腔热血去奋斗,用生命去拼搏,诠释理想,绽开了一朵又一朵艳丽的生命之花。

        在路上,百舸争流,群雄竞逐。绝代霸王将要对决来自葬帝星的圣体,喧沸冲霄,搅起滔天风波,牵动了众多修士的心。

        这一战不可避免,所有人都在等待!

        人族第五十城坐落宇宙中,不在行星上,上方星光灿烂,自那天宇中倾泻下,一道道银瀑,非常的美丽。

        可是又有谁知,这里葬下了太多的血与骨,承受万古的沧桑、沉重,无论是现在,还是古天庭时代,这里都为重地。

        叶凡轻叹了一口气,望着无垠的宇宙,璀璨的星河,自语道:“多少人杰征战天路,心怀梦想,满腔热血,最终却血染异域,成为冰冷的骨。”

        这些年来,他踏古路而行,看到了太多的生与死,不少惊艳的人雄伏尸,时至今日他竟有了一丝厌倦。

        “这样不可不好,需要饱满的斗志才行!”杨云腾说道,这个老人对霸王将至、与圣体对决的事情很担忧,出言提醒。

        “我只是有些感慨而已,真要对上他,将会斗志昂扬,拼战到底。”叶凡道。

        星空葬下了太多的人杰,多年后唯一登临绝巅的人回首,会发现身后是一条淌血的路,尸骨无数。

        这就是辉煌吗?于寂静中独自品味这种残酷。

        “这其实并不是一条血路,只是激烈竞逐所致,人人奋起,群雄争霸,演变到了这一步。”接引使说道。

        这是古天庭时代就早已存在的路,为最古遗迹,本是一条可以让后人崛起的通天之路,结果却越发的残酷了。

        接引使又道:“其实,为了长生,为了不朽,为了能够迈出那一步,即便血水滔天,死去太多的人也值得。”

        所有人都在人世争渡,可是至今为止都失败了,即便是古之大帝也难以长生,败给了无情的岁月。

        成仙,自古以来,一代又一代人杰与天骄的梦想,可是始终不可求。

        接引使说的也许有些无情,但却也未尝不是一种真实,如果有人踏出了那一步,牺牲一代人、几代人又何妨,将为后人指出一条真实的仙路。

        若真正成功,意义深远,将无法估量,功高震万古,功绩胜过古之大帝。

        叶凡独自走向古城门,将从这里进入星空中。现在论仙还太早,不是他这个境界所能触摸的,而今还有其他事要做。

        “道友要去哪里?”忽然,一个老者开口,从未见过,在后方跟来。

        “进星空。”叶凡答道。

        “唔,老朽听闻,你将与霸王争雄,怎么选在这个时间段离去?”老者询问。

        “但凡我立身之地都是战场,他随时可以杀来,我没有时间等他。”叶凡觉察到了什么,故意这样说道。

        “这不太好吧,既然约战,自然要选择在万众瞩目之地,怎么能失约?”老者说道。

        叶凡冷哂,道:“我何曾说过一定在这里对决,你太操心了吧?”

        言罢,他迈出城门,一步到到了星空中,因为第五十城就建造在星空下,看起来巍峨而祥和神圣。

        “李钧信使你怎么在这里,接引使正在等你呢。”守护城门的一个兵长上前对老者说道“好,我这就去。”老者点头。

        银辉一缕缕,这片星空布有法阵,可以聚集星河,笼罩古城,立身在这块区域浑身都被星辉缭绕,显得朦胧而圣洁。

        叶凡在古城外站了一会儿,被洁白光辉淹没,感受到了一种祥和与宁静,在凡人眼中他们已是仙,可修士却不这样认为。

        若是有仙,他们是否也在追求着什么?

        叶凡回头看了一眼,城门已然关上,他轻声自语道:“古路上,各大接引使、护道者也不是一心啊。”

        人族第五十城的接引使赵公义与一些至强的护道者不希望两大至尊体质现在碰撞,可是前路却有人希望进行倾世一战,从这个信使的身上就可窥到一些端倪。

        甚至,星空古路的一些守护者,可能会表现出一种敌意。

        叶凡进入星空自然不是要离去,眼下最紧迫的事就是备战,将与霸王一争高下,于星空中血拼,竞逐至尊位。

        宇宙中,星辉闪耀,叶凡眺望古天庭留下的巨大神图,两颗生命古星为极点,陨石群等为阴阳分割线,这里有葬掉了太多的秘辛。

        “此地就是我的战场!”

        叶凡迈步,日月倒转,星光飞射,他将行字诀修到了出神入化之境,在这里勘测,将进行一番正式的部署。

        同阶一战,他无惧任何人,但若是有人违反古路约定,自前路杀回,以高境界压制,那么他就危矣。

        “源天古阵复活吧,再现昔日风采。”叶凡在陨石群中出没,认真修复一座又一座太古法阵,许多原本都磨灭了,被他复原,闪烁光华。

        复活古阵,需要全身心的投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要将精气神刻在当中,故此也就了通灵法阵之说。

        他并不是要将这块星域的神阵全都还原,那显然不可能,工程量太过浩大,只需要布下一座战场足矣。

        其中,有一座法阵他最为看重,第四代源天祖师吴奕立身地府死城广场时,那片道纹繁奥复杂,有一条条血迹沿着阵图流淌,增加了神能,宏大而磅礴。

        可以说,那一战吴奕藉此近乎先天不败,血拼叶凡,那幅阵图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不断让其战力增幅。

        “叶道友留步。”

        星空中传来一阵神念波动,一行人向这里赶来,刚才在城门见到的老者赫然在当中,正是他开口相阻。

        叶凡止步,向他们望去,一行共有六人,除却老者外、柳云亦在列,其中更有一个女子生的花容月貌,俏丽多姿。

        而为首者则不是多么的出众,中等身材,长相普通,但是这个人的修为却让人不能小觑,是一位很强大的圣人王。

        “你们有事吗?”叶凡问道。

        “听闻叶兄将要离开这片星空,我等特意追下来相劝,既然与霸王约战,这样不声不响的离去不太好吧。”这个容貌姣好的女子淡淡的说道。

        叶凡知道,这些人都站在霸王一边,以为他要远行,一路追下来阻止他离开。

        “你是谁?”

        “徐莉仙子是人族第八十一城接引使之幼女。”柳云在旁开口介绍道。

        叶凡闻言点了点头,道:“我的事与人族第八十一城无关吧?”

        九九归真,显然第八十一城极其重要,身为此城的接引使自然不是凡俗之辈,而今他的女儿竟然来了,这代表了一些守护者的倾向。

        “怎么与我无关,圣体与霸王对决的事早已传遍古路,我也是观战中的一员,有资格进行监督。”徐莉娥眉微挑,仰着莹白圆润的下巴,像是一只高傲的孔雀。

        “莫名其妙。”叶凡这样评价道。

        “你说谁莫名其妙,自己不战而逃,不敢与霸王一战,却对我乱说话!”徐莉粉脸上写满了不屑。

        叶凡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道:“你们来此挑衅,觉得可以替霸王击毙我是吗?”

        “霸王英姿伟岸,格杀你自不费吹灰之力,何需我们动手,只是不想你遁走,阻止你离去而已。”徐莉说到到霸王时,神采焕发,美眸中流动着惊人的光彩,倾慕之情不加掩饰。

        “花痴。”叶凡漫不经心的吐出这两个字。

        徐莉顿时满脑门子黑线,咬牙切齿,像是一头雌豹般,很不得立刻扑上去。

        “叶兄,大丈夫生在人世间,当轰轰烈烈,岂能惧战。”那个老信使说道,正是他向几人通风报信,追了下来“跟你没多大关系吧?”叶凡瞥了他一眼。

        “我想叶兄并不是要离去,是在勘察战场吗?”为首的那个看起来很平凡普通的男子开口说道。

        “切,他是想逃离古路,就此遁走,霸王一来谁与争雄,他心中害怕了。”徐莉不依不饶的挤对,实在是被叶凡刚才的话气坏了。

        叶凡没有理睬徐莉,而是看向为首的男子,道:“你又是谁?”

        “戚征!”男子答道。

        “这是人族古路护道者戚天前辈的长孙。”柳云在旁说道,毫不掩饰,点出了男子的非凡身份。

        “好大的来头。”叶凡说道。

        这些人果然没有一个是简单之辈,人族第八十一城接引使的幼女,古路上护道者的长孙等都来了,可见前路的守护者倾向性很严重,他们的后人到了,足以说明了一些问题。

        叶凡轻叹,人族第五十城的赵公义对他颇为照顾,前路自然也有人会站在霸王一边,这是不可避免的。

        “你们的来意我已清楚,我若是真的要离开这片星空,你们又能如何?”叶凡平淡的问道。

        “叶道兄真的怕了吗?”老信使说道。

        “我就知道他会逃,古路上谁敢与霸王争雄,连帝天、大魔神、人王都得避退!”徐莉扬着雪白晶莹的下颌,露出一缕冷笑。

        戚征平静的说道:“我们都知道,叶兄是说笑,不可能离去。然而,我还是要提醒一下叶兄,你若真的想走,我们会拦截,不允许你离开这片星空。因为霸王说了,一定要在此地决战。”

        叶凡淡淡的笑了,道:“你们在讲笑话吗,不知道的还以为霸王成为了人族大帝,你们可以跪拜、倾慕,但别把他的意志强加于我,你们尊为法旨,在我眼中是废纸,而他于来来说只是一个对手,仅此而已。”

        一行人的脸色都阴沉了下来。

        “唔,你们是一起上来拦截我,拼个生死,还是直接乖乖地替我去挖矿?不听话可是要杀头、打屁股的。”叶凡看向他们,虽然说的很轻松,但却有一个无形的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