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谁与争雄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谁与争雄

    作品:《遮天

        古路竞争激烈,不知有多少人杰殒落,埋骨他乡,可是有谁会为他们回首、驻足,留下眸光,一堆白骨不会引人注意。

        这是一条染血的路,注定了残酷,伴随着强者的孤独,最后只成就一个人的辉煌。

        这么多年来,人们早已习惯一个又一个人雄喋血落幕,唯有圣体与霸体争锋之战,如此不同,引得诸城关注,聚起滔天风云。

        这是一场名人战,值得整条星空古路强者侧目!

        “什么?绝代霸王受伤了,这是数十年来第一次遭遇重创,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这可真是让人惊憾,体内流淌有苍天霸血的年轻至尊竟然……差点殒落,让人不敢相信。”

        前方,一片喧哗,山川崩塌,古陵散发出一缕缕帝威,霸王是横着飞出来的,浑身都是紫色血液,神华灿烂,伤口密密麻麻,他近乎解体。

        谁也未曾料到,苍天霸血一脉的年轻至尊在这块漂浮于宇宙中的古大陆上遭创,强如他的不朽体魄都差一点四分五裂。

        古陵中一个神秘强人叫板,苍天霸体出现,要攻破古之大帝的坟墓入口,去夺逆天的造化,结果内部阵纹复苏,差点将他绞杀。

        所有人都见到了这一幕,莫不心头剧跳,这么多年了,这是霸王第一次被负创,在古路上从来都是无敌的。

        轰!

        大帝威势惊人,那是一股滔天的混沌雾霭,隆隆而想,像是九天银河垂落了下来,将古陵入口给淹没。

        绝代霸王就是这样被击飞的,仅是被一道帝纹边沿稍微擦了一下而已,就已经如此,可想而知当中的恐怖。

        “绝代霸王太自负了,见到有人能够进入帝坟,他自认为在年轻一代中无敌,为最强至尊,故此也直接硬闯,结果遭遇了不测。”

        人们全都心旌震动,非苍天霸体不够强,而是古之大帝的威严不可亵渎,这样进攻陵园遭受重创并不算什么稀奇。

        紫色霸血沸腾,贯冲云霄,霸王当场疗伤,拥有逆天的神术,躯体上血迹倒流,伤口当场愈合,精气神快速提升。

        遭受这样的重创,他却可以迅疾复原,让人震撼。

        “坟中那货真不好对付,绝对是他引动了出口处的帝纹,不然我们攻打那么长时间怎么没事。”

        “绝对的,这不可能是一个厚道人,看他要收我们当弟子那架势就知道,脸皮厚的没边。”

        五大高手暗中议论,他们亲眼目睹了这一切,比别人了解的更多,自然知道更多的底细。

        这块古大陆也不知道在宇宙中漂浮多少年了,疑为古之大帝的陵寝,霸王受伤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

        因为,这些年来不仅有人族的一位大圣,异族的两尊古老邪神,还有一个圣灵都先后在类似的大陆上殒落。

        这更加彰显出了苍天霸血的超凡,被尊为年轻一代中的几大至尊级人物,果然逆天!

        茫茫混沌雾霭消退,古之大帝气息收敛,霸王在一片古岳上方盘坐,浑身都被紫气淹没,看起来像是修复了伤体,但却并未起身。

        有人猜测,他可能伤了本源。

        突然,一道恐怖的身影飞天而过,快到人的眼睛跟不上他的轨迹,时间都仿佛在倒流,虚空都在扭曲。

        “轰!”

        此人一片模糊,冲到了霸王近前,一拳轰杀,强大到了绝巅,四方天宇都被他震裂了,时间长河像是在倒卷!

        霸王刷的睁开了眼睛,射出两道紫色的神电,撕开了虚空,他一拳击出,与来人对抗,整片大天宇被粉碎。

        在那里爆发出了刺目的光,像是有一轮太阳炸开了,扩散向宇宙中,横扫这一域,极其绚烂而慑人。

        所有人都惊呆了,这个人太强大了,竟然敢去杀正在疗伤中的霸王,绝对是几位年轻至尊之一,不然何以敢出手。

        因为,苍天霸体即便有伤,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对抗衡的,唯有那几人才有机会。

        那里狂霸无匹,像是有两位太古神灵在战斗,璀璨的光彻底淹没了天宇,什么都见不到了,只有茫茫道波。

        “啊……”

        一位圣人王惨叫,只因未来得及退走,被炽盛的光波扫中,直接断为两截,坠落下高天,血染长空。

        远处,人们都发毛了,这是何等的战力?

        神秘人战力无匹,绝代霸王亦盖世神勇,这仅是他们大战的余波而已,就有这样恐怖的力量,简直可以横扫一域!

        在那里,有一种斩尽苍生、需要万灵俯首膜拜的绝代霸者气息在扩散,让人心中颤栗。

        “伪装,你并未受伤。”一道神音传来,刹那远去,融入黑暗的宇宙中,破天而去。

        轰隆!

        霸王在后轰杀了一拳,紫色战体撕开虚空,茫茫波动冲入冰冷的宇宙,让星域都在颤栗,恐怖滔天,他追了下去。

        所有人都震惊,刚才那个人绝对是年轻至尊中的一人,不然何以能有这等惊悚级的实力,镇住了每一个人。

        “他是谁,太过强大了,想利用这个机会击杀霸王!”

        “是横扫乾坤的大魔神古荒,还是君临前路的帝天?!”

        这让每一个人颤栗,两人离去了,但是大战的余波还在浩荡,他们自认为远无法相比,许多人的身体竟然在这种盖世神威下痉挛。

        几大年轻的至尊,从来没有进行过生死大战,不能一击必杀,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出手的,刚才终于有人按捺不住了。

        而让人心头剧烈跳动的是,霸王根本就没有负伤,这一切都是伪装,他猜到有人会对他出手,想看一看究竟是谁对他有敌意。

        轰隆!

        天地间,紫气滔天,霸王屹立在那里,黑发披散,眸子中绽放紫电,像是一尊古神般,拥有一种气吞山河,**八荒惟我独尊的气概。

        他一步自星空踏下,像是天神下凡般,重新降临在这块大陆上。

        绝代霸王在试炼者中从来都是无敌的,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始终都如此,还没有人可以伤他。

        他身上紫气澎湃,一缕缕垂落而下,宛若一道道大瀑布,席卷苍茫大地,浩荡整片天宇,这个世上像是没有什么人可以撼动他,睥睨天下,雄视八荒。

        没有负创,刚才是故意伪装,这一惊人的真相被揭示后,对于这块大陆上的诸雄来说,可以说是一种最高震慑。

        霸王刚才是想干掉一个对手吗?可惜未能如愿。

        星空古路上谁与争锋?人们对他的忌惮更深了,这个体内流淌有苍天霸血的人太过神勇,不可抗衡。

        这一次,他调转身躯再次冲向帝坟入口,认真观察,依然准备攻伐,将之打开,去夺逆天的造化。

        “霸王太强大了,这样的表现简直已经断了其他人的希望,唯有几位年轻的至尊可与他撄锋,一路争雄下去。”

        “这几人何时能有真正一战?”

        “快了,我觉得霸王与圣体一战落幕后,他将会全力以赴,同年轻的几大至尊分出胜负,竞逐帝路。”

        帝坟前,慢慢平静了下来,古路上诸多修士避退,不敢去打扰霸王,刚才他的绝代霸气镇住了所有人。

        “喂,我说外面那个紫血怪物,你是不是活腻了,怎么总是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有种就进来与我一战,不然赶紧跪安、走人!”

        在霸王一人气吞山河、独尊这块大陆时,古陵深处再次响起了此前那个嚣张的声音,浑然未将苍天霸血看在眼中。

        所有人都咋舌,这位可真是神人。

        唯有早先的五大高手腹诽,暗暗鄙视这个家伙,明明是自己被困在了里面,出不来,等着别人打开,却是这样一副姿态。

        “这个家伙天生有一种优越感吗,难得一直在心理催眠自己,他是无敌的,他是至尊?”

        “不对,这个人多半真的与圣体是莫逆之交,这是想将霸王激怒,留在这里,为那葬帝星的圣体争取时间。”

        五大高手得出这样的结论后,对这个厚脸皮的人倒也生出了几许敬意。

        可是一想到这个家伙对他们那么无下限,而且啃棺材板,这种稍微高大起来的形象就立刻崩溃了,总觉得这不是一个好货。

        “苍天霸体你服了吗?”古陵深处传来不屑的声音。

        当众人听到这样的叫板,顿时又是一阵流汗,这主的优越感太强烈了,还没真正对决呢就将自己置身在九天上,俯瞰人间一切了,根本不把霸王看在眼中。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断有人赶来,不是与霸王争锋,而是来拜大神,都想看一看、听一听坟中人何等的嚣张霸气。要知道数十年来,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这样批驳霸王,不将他看在眼中,绝无仅有。

        一时间“大神”动古路,许多人佩服的五体投地,不管这位真实力如何,而今绝对是堪称一个神人,是唯一的一个说要一个指头按死霸王,让他跪下来唱臣服的猛人。

        不管怎样说,他依旧活蹦乱跳,身在古陵中活的好好的。

        “霸王可敢与我一战!”这一日,星空中又传来一声道喝。消息从一座人族圣城传来,另有一人挑战霸王。

        人们哗然,这是怎么了,为何接二连三有人挑战苍天霸血的地位,想撼动这位年轻的至尊,这让人心惊。

        很快,人们证实,这是一尊强大的妖族强者,竟然踏上了人族的星空古路,亦是来自葬帝星,曾被尊为南妖。

        “妖族敢走人族古路,这需要一种大气魄,一个弄不好就是天下共敌,被群起而围杀之,这个人了不得。”

        “听闻他要离开人族古路了,被一位古妖带入另一条路,对他格外的看重,或许这真的是一个很逆天的存在。”

        许多人热议,圣体与霸体的对决竟然引发了这么多的波澜,此起彼伏,不断有人站出,全都是因为将发生的一场宿命战。

        “都是来自葬帝星的人吗,我一并杀个干净算了!”体内流淌有苍天霸血的年轻至尊终于开口,尽显绝代霸气,冷漠无情。

        人族第五十城,叶凡得悉了这一切,近日有信使往来,将最近的传闻带了过来,引发了一场热论。

        叶凡心中波澜起伏,有听到了一位故人的音讯,心中激动无比,当即就站了出来,让柳云代为传讯。

        “告诉浑战,若不怯战,立时出现!若想多活几年,立刻从古路上消失,从此不要给我摆什么年轻至尊的架子,不然必镇杀他!”

        此言一出,顿时引发一场轰动,沿着古路传了下去。

        叶凡会说出这种话,并非什么偏激冲动,实在是担心古坟中的庞博,可以确信肯定是他,怕古陵真的被霸王打开,他会发生不测。

        接引使第一时间出现了,找上了他,一脸的焦急,道:“有护道者出面,要压制霸王,让他退走,你怎么在这个时候叫战了?”

        “来就来呗,谁怕谁!”叶凡道。

        “他比你早走上星空古路,境界高了你一截,万不可在此时与他决战。”接引使严肃的告诫道。

        “他若是来与我同阶争锋,我便与他公平一战,他若是以境界压我,那么……”

        “那么,你能怎样?”接引使问道。

        “那我就不择手段的杀了他!”叶凡说的斩钉截铁。

        接引使:“@##@#¥……”

        “接引使大人你在说什么?”

        “你是不是和大墓里那个家伙一个妈生的,怎么都这样的嚣张,当苍天霸血是什么了,说杀就杀?!”接引使真的不淡定了。

        反观叶凡,相当的平静,道:“虽然杀他的难度相当的大,但毕竟可以一试,并不是没有办法。”

        接引使郑重的说道:“你怎么杀?他早已步入圣人王多年了,强如帝天,恐怖如大魔神,无敌如人王,至今都没有能伤他一根头发。那些人哪一个不是年轻一代的至尊,威名都已经传到了其他种族的古路上,可是一直都不能斩他,他们间相互忌惮,谁都不敢率先妄动。”

        叶凡镇定的说道:“真正公平一战,我无惧任何人。但若是靠境界来压我,没有机会我也要创造机会斩他,胆敢回来,人族第五十城所在的这片星域就是他的埋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