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地府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地府

    作品:《遮天

        阴雾弥漫,白骨遍地,前方一队阴兵能有十几人,身披重甲,手持长戟、战戈,充满了一种肃杀之气。

        他们在这个地方巡视,冷气森森,在他们的身上根本就没有一点生命波动,像是一具具冰冷的人偶。

        “这么多的鬼,我们来到地府了吗?”小破孩咋舌,由起初的脸色雪白到现在的逐步适应,一颗小心脏慢慢坚韧了起来。

        叶凡蹙眉,他可能见到了一个千古以来都存在超级大势力,堪称极尽恐怖的传承,这绝对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

        阴兵借道,征战远方!

        自古至今都有这些传说,可是少有人知晓其中的隐秘,这分明是在跨星域调兵遣将,这是何等的恐怖,光想一想就让人头皮发麻。

        他可不相信什么厉鬼传说,这必然是一个无上的组织!

        叶凡睁开天目,仔细观察这些阴兵,全都是死去也不知道多少万年的古尸,有些甲胄分明是太古的铁衣样式。

        “叔叔,我们不会真的来到地府了吧?”小破孩小声说道,心中七上八下。

        叶凡一怔,道:“地府……这片星空也有传说吗?”

        “是呀,死人去的地方,也叫冥土,民间不都是这样说吗?”小家伙扑闪着大眼,天真的反问道。

        叶凡听闻此言顿时呆住了,无论是在地球,还是在北斗,亦或是在这条星空古路上,都有这样的传说。

        他走上修炼道路后对这些传闻一直嗤之以鼻,修士本身可以飞天遁地,移山填海,已经算是凡人口中的上仙,还信什么地府鬼怪。

        在这一刻,叶凡发现他忽略了一个极为严重的事实,诸多星空古地都有地府传说,被他选择性的漏过去了。

        “地府……在天庭的统治下,神话时代真实存在这样一个组织,并没有彻底湮灭,它还在统驭冥土!”

        叶凡激灵灵打了个冷颤,他瞬息想到了很多问题,这么多年来他忽略了一个可怕的问题,谁说天庭的一切彻底成烟了?

        无尽岁月来,古天庭不仅是一小部分遗族存活下那么简单,应该有相当大的一批部众传下道统。

        古天庭这个庞然大物并不是真的成为了飞灰,还有迹可循,可能依然有些神在统治一些古老的星域!

        叶凡越想越有可能,不是苟延残喘,不是只余下一些后裔那么简单,也许有的统治区域从来就没有衰败过。

        “最起码地府还在,这么多的阴兵借道,这是何等庞大的一股势力,可以跨星域的调动兵马,可以形容为绝世大恐怖!”

        叶凡曾向许多位接引使请教过,人族的星空古路是神话时代的遗产,早在古天庭时代就已经存在了,后人继承了下来。

        “同一条路,就这样一路走下去,可能会遇到古天庭的一切。”

        叶凡睁开天目,认真观看这些阴兵,透过甲胄,见到了他们的真容,大多都是人族,可也有个别是妖族、古族等。

        “天庭统治下的地府,不分种族,只是目前这段古路属于人族,最后将是神族、人族、妖族、等支路合一,通向终极古地。”

        叶凡绕过这队阴兵向前行去,在一座片开阔地见到了一座巨大的城池,在白骨上筑就不朽的王城。

        一道又一道的黑雾缭绕,阴兵不是很多,从容出入这座古城,进行巡视。

        “这一切与源天师有什么关系,因何而产生了交集?”叶凡自语。

        这简直就是一片小型的冥土世界,没有生灵,都是这种死气沉沉的古尸,不知为何可以这样行走,成为一队队的战兵。

        真的难以想象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陨星上会有这样一座巨大的古城,让人心惊,它埋葬了无尽的秘密。

        “叔叔,你想做什么,难道要大闹地府吗?”杨熙眼中由早先的不安到泰然,再到现在的兴奋,这个过转变过程很迅速。

        “唔,真的要去看一看。”叶凡点头,关于这一切需要去看个透彻,当中隐藏了太多的的秘密。

        他一步迈出就是数以百里,将这颗不算大的陨星转了个遍,到处都是阴雾,骸骨随处可见,像极了冥土世界。

        阴兵不是很多,都聚在这座古城,像是守护着什么东西,这是一座重要的地府雄关。

        砰!

        叶凡运转兵字诀,旷野中一个阴兵倒飞,刹那就被他拘禁了过来,身披重甲的的古尸张口就要厉啸。他抬起金色的手掌,直接压落,这个阴兵一动不能动了。

        他一指点向阴兵,读取其仙台记忆,然而喀嚓一声,其额骨碎掉了,那里早已腐朽,没有什么旧忆,只有一道魔念在体识海回响:“守护此城。”

        叶凡而今何其强大,阴兵剧烈抗争都无用,当被扒下这层甲胄后它浑身都出现了裂纹,而后化成了尘埃,接着甲胄亦是如此,随风而灭。

        “这是以什么手段将他们从地下召唤出来返回战场的?”叶凡百思不得其解。

        他不断的出手,接连俘获十几个阴兵,几乎都发生了相同的现象,整具躯体成为沙尘,像是一瞬间经历了数十上百万年。

        只有一个特例,其中一个阴兵浑身乌光大盛,而后急骤缩小,化作拇指大的墨玉人偶,叮的一声坠落在地上,通体闪烁妖异的光。

        叶凡捡起,看了又看,在太古炼狱时就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段德捉了一个阴兵,最后化成一个乌黑的人偶。

        过了很多年,段德才琢磨出一个大概,说这是一个阴符,为某一至高存在创造出的阴兵,用以召唤真正的古尸为仆。

        在雄关外难有什么大收获,叶凡潜行匿踪,来到城墙前,施展行字诀横穿了进去,尽管有阵纹相阻,但是却难以留住他。

        城中一片死寂,没有一点生命波动,只有稀疏的阴兵在古老的街道上行走,看不到一点异常处。

        突然,整座古城阴气澎湃,激烈的暴动了起来,各种冷森森的气息朝着他这里聚来。

        这是一座死城,而叶凡是一个生命体,被强大而诡异的古阵纹络感应到,引动了满城的阴兵向这里杀来。

        “何人……闯我地府?”一个嘶哑的声音传来,低沉而慑人,他瞬息而至,带着滔天的阴雾。

        这是一个阴兵中的将领,身披黑色的甲胄,露出一对冷幽幽的眸子,像是鬼火般在跳动,散发着惊人的圣威。在他的身后黑压压的一大片,跟着数百阴兵各持兵器向叶凡合围而来。

        “终于遇到一个有神识波动的。”叶凡自语,不惊反喜。

        很快,他大吃了一惊,这个阴兵将领的仙台是黑色的,与修士的圣洁不同,那里阴气万重,像是鬼窟。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你们都是什么存在,为何守护在此?”叶凡问道。

        “地府路上……一道关,你为何……闯了进来?”他声音嘶哑,说话不是很清晰,神识很散乱。

        “地府在哪里?”叶凡再问。

        “不知,你……要加入我们。”他突然一声长啸,整座雄关都震动,远处密密麻麻,到处都是阴兵,向这里冲来。

        同一时间,又是一声长啸,第二位阴兵将领出现,化成一道黑色的魔光冲至,围攻叶凡。

        这是一场不能避免的战斗,阴兵将领的思绪很简单,要将叶凡化为他们当中的一员,成为尸体,进入地府。

        “百鬼夜行,群尸乱舞,叔叔赶紧闯地府轮回吧,成功了我们就是神!”小破孩兴奋的叫着。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叶凡不去理会,开始战斗,六道轮回拳一出,金色血气澎湃,诸多阴兵化为一缕黑烟,极少量成为墨玉人偶,坠落在地。

        强大如而今的叶凡,完全可以称尊一方,即便是在地府的一道古关内也依然无惧,可以镇压一域。

        噗、噗……一声又一声拳鸣,叶凡的拳力绝对可以轻易打破山川万物,摧枯拉朽,成片的阴兵化作了飞灰。

        叶凡一只金色大手落下,如天帝下界,两大将领便一动都不能动了,全都被镇压,任他们百般嘶吼都无用。

        叶凡搜索他们的黑色仙台,里面无比混乱,他们只有简单的意识,奉命守护此地,没有其他杂念,这是阴兵过境时所需要的一处重要的冥土。

        “叔叔,你真的太强大了,战败了地府,我们成神了吗?”杨熙叫道。

        叶凡一阵头大,预感到不妙,他接触到了古往今来的一桩惊天大秘,天庭覆灭了,冥土的统治并未崩溃,这么漫长的岁月一直在调兵遣将,究竟在征伐何方?

        “我能不能从这个地方进入神话时代的地府?”他轻声自语,押着两个将领前行,在古城中寻觅。

        突然,叶凡心中一凛,浑身发光,金色血液沸腾,密密麻麻的红色毛发自他的体表向外生长,浑身刺痛,心中不安。

        古城中央,有一道道源天纹络,纵横交错,发出刺目的光,全部激活了。

        有一缕缕血水沿着那些阵纹蔓延,让此地看起来妖邪无比,充斥着诡异而强大的一种法力波动。

        就在那个血色阵纹中央,有一道高大的身影,浑身长满了红色的毛发,背对着他,像是一个恶魔般。

        “给我灭!”

        叶凡大喝,金色血雾浮现,将躯体外的不祥气息隔断,浑身血色毛发被烧了个干净,肌体排出丝丝缕缕的阴气。

        “你是第几代源天祖师,亦或是星空中的存在?”

        “不知起点,不知终点,轮回尽头,都将落幕。”这个浑身都是红毛的高大身影霍的转过身来,连眸子都血红色的。

        八月将要落幕,各位好大帝,开始扫荡仓库吧,吧最后的月票投来吧,不然过期变质,会产生神祇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