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强者为尊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强者为尊

    作品:《遮天

        这片山峰很壮丽,占地很广,各种古木生长,扎根在悬崖峭壁上,青翠碧绿,闪烁霞光,像是碧玉刻成。

        更有灵泉汩汩,沿着绝壁垂落,化作一道道银瀑,若九天银河倾泻而下,伴随着阵阵薄烟与彩雾。

        至于古药遍地皆是,扎根在山脚下、峭崖上、道台前,清香扑鼻,光泽点点,摇曳出一缕缕瑞光与一阵阵芬芳。

        “叔叔,那是什么?”小破孩大眼睛骨碌碌的转动,看什么都好奇。

        “那是一只麒麟兽,拥有稀薄的仙灵血脉。”叶凡答道,告诉他这并非是真正的麒麟,只是其留在世上的一种血脉。

        在石壁前,有一只麒麟独卧,紫气蒸腾,一片氤氲,在周围芝兰生长,遍地霞光,这是一片古药长势旺盛之地,没有一株杂草。

        “那只火红的小鸟是什么,呀,它吐火了,将一座山峰都给熔化了。”杨熙吃惊,小嘴巴张的很大,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些生灵。

        “那是一只火雀,相传为朱雀的后代,唔,能成长到一步很不容易。”叶凡说道。

        这只火雀不过巴掌大,通体鲜红,羽毛艳丽,如凰血赤金铸成,轻轻一震翅,法力滔天,在火山口出没,让大道都阵阵轰鸣。

        苍家山门内,数十上百座山峰并立,有许多珍禽瑞兽出没,个个都是荒古前的异种,有些在外界很难见到了。

        一个中年男子看不下去了,喝道:“圣体你不要过分,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以为我苍族一脉无人吗,速速退去,不然后果自负!”

        “我并没有闯进苍家,只是领这个孩子在外面看一看而已,这有何不可?”叶凡很平静的说道。

        “这是我族的净土,外人、尤其是你圣体一脉不得踏足,这是在冒犯我们的威严!”他喝斥道。

        叶凡当即沉下了脸,道:“这样就算是冒犯你们了吗,那我想问一问,你们在另一颗古星又做了什么?闯入圣体一脉的家中,折辱与践踏,这孩子自小到大,身上淤青、血痕不断,你们也真能下的去手!”

        山门内,这群人神色一滞,而后阴沉了下来,无比的冷漠,没有立刻回应。

        “这么多年来,圣体一脉可曾惹过谁,你们动辄就欺压,羞辱的还不够过分吗?我今日带着这个孩子来此就算是冒犯你们了吗,两相比较,这算什么!”叶凡喝道。

        这些人算是看出来了,来自葬帝星的圣体领着小童来者不善,他们相互看了一眼,神色冷冽,敌意甚重。

        “叔叔……”杨熙小声叫道。

        “没事,他们一点也不可怕,说不定还会欢迎我们进去呢。”叶凡来这里想抹除掉小杨熙心中的阴霾。

        “我才不怕,将来我会亲手将他们所有人都打败!”小家伙挺起胸脯说道,神采飞扬。

        “失败者的后代而已,也敢来我们这里说三道四?”苍家山门内有一个年轻人终于忍不住了,冷森森的讽刺。

        “在这个世界,强者为尊,我们的祖上赢了圣体,苍天霸体的后人注定要胜过被淘汰的圣族血脉,藉你们来磨砺己身,有何不可?”

        这是一种高高在上的自负,亦是一种强烈的敌意,带着一种优越感,亦是在**裸的折辱。

        当然,开口的两人也知道深浅,并不敢走出山门,只是在净土内讽刺,站在山峰上抱着双臂,冷漠的向下看着。

        “是吗,强者为尊,这个世界还真是残酷。那好吧,我也努力做一回强者试试看。”叶凡说罢,嗖的一声消失了。

        “轰!”

        山门前的上古大阵受到冲击,释放出滔天的神力波动,各种道纹交织,磨灭一切入侵者,恐怖的圣威在弥漫。

        然而,这根本挡不住叶凡,他将行字诀修到了出神入化之境,这一秘术一运转,上可入九天,下可进幽泉,天上地下无不可去,是破阵的一种极尽法门。

        古圣杀阵没有能够拦阻住叶凡,他进入了山门,出现在那座山峰上,果断的出手。

        “阻止他!”

        一群人大叫,敌袭迅疾,快如神电,瞬息而至,让人反应不过来。

        砰!

        当一些强者出手时,叶凡早已抓住两个年轻男子倒退而去,闯出了山门。

        这是一种震慑,与万军中取敌人首级,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叶凡直接将两个出言不逊的年轻人给捉了出来。

        “既然强者为尊,那么对不住你们这两个弱者了,我也要需要磨砺,拿你们来练练手!”叶凡很冷酷的说道。

        “啪”

        他一巴掌甩出,将一个男子抽飞,血液飞溅,而后紧接着跟了上去,将其自半空中踏了下来,踩着他落在地上。

        “嗷呜……”此人惨叫,有点不像人的声音了,整具躯体差点被叶凡一脚给踏断,这一切都是他留情的结果,不然哪里还有什么命在。

        “不要!”另一个人大叫,吓得亡魂皆冒,他刚才看着都觉得浑身剧痛,而马上就要轮到他了。

        叶凡自然不会停下来,将他放在身前,猛力摆动右腿,而后大力的轮起,像是踢球般将他踢飞了出去。

        “轰!”

        远处,一座矮山被此人撞塌,烟尘弥漫,那里传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不断的哀嚎。

        “弱肉强食,不过如此,今天我比你们强,看来很适合在这里磨砺一番。”叶凡拉着小杨熙上前,一脚一个再次踢飞,让两人撞进乱石堆中。

        这是暴打!

        当着苍家的面,在他们的山门前拾掇该族的子弟,在这一刹那间安静到了极点,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紧接着,净土中炸开了,诸多法宝飞来,全都闪烁霞光,轰杀叶凡,要将他击毙在此。

        叶凡很平静,没后花费力气去对抗,运转兵字诀直接将两个俘虏给控制起来,迎上这些兵器、法宝,结果光华尽退,攻击立时止住。

        “圣体你激怒了我苍族,这是对我们的羞辱,今日你别想遁走!”山门内有脾气暴烈的人当场大吼。

        “若不是接引使相护,你们早就灭族了。失败者的后人,今日竟来到我族门前动手,绝不能容忍!”

        这是从未有之事,这么多年来,一代又一代,他们占尽了优势,何曾被宿敌一脉这样“欺压”过,全都目眦欲裂。

        叶凡不紧不慢,将两个年轻人又是一顿暴打,领着小破孩踏在他们的身上,神色恬淡,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依照你们的思维方式在进行,我强,踩踏你们于脚底,这不是很正常吗?失败者而已,不就是要被如此对待吗!”

        在说这些话时,他又是一番狠狠的修理,将两人的骨头都快拆散了,最终像是丢垃圾一般扔进山门内。

        轰!

        苍族中,爆发出一股绝世霸气,一座石山崩开,一个如魔神般的身影冲关而出,来到高天上。

        “来自葬帝星的圣体,你竟敢辱我族,苍天霸血不可欺,今日你走不了!”

        叶凡反应很平淡,一副不是很在意的样子,道:“不算什么折辱吧?”

        苍家一群人抓狂,这么多年来谁敢来此搅闹,这是头一次,这个人居然说不算什么,实在可恨,所有人都大怒。

        叶凡依然云淡风轻,道:“这种事情你们不是常做吗,我远不及也,做的不好之处还请你们见谅。”

        “拆!”所有人都差点跳脚,这是赤露露的抽打,还这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恼可很,许多人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

        这个出关的圣者非常的威猛,高大雄伟,状若魔神,什么都不想说了,就要冲杀出来。

        忽然,一个老者无声无息的出现,一把拉住了他的臂膀,不让他走出山门,其他人也安静下来。

        “年轻人你过分了。”老者面无表情的说道。

        “谈不上吧?”叶凡还是老样子,不强硬,不暴烈,有点散漫,在说这些话时甚至带着疑问,像是还在征询对方的意见。

        “可恼啊!”一些人气的想活剥了他,忍不住想出手。

        “年轻人要知道进退才好。”这个老者沉下了脸,盯着他道:“闯我祖上陵园,是为不敬,更是一种羞辱,来我族门前……”

        “我觉得这些罪责都不成立。”叶凡摇头,打断了他的话语,道:“古往今来,很多人去那座大坟上凭吊,人族第五十城尽人皆知,怎么到我这里就不行了?”

        一群人大怒,很多人喝斥出声。

        “你们这一族与我苍天霸血一脉是宿敌,一个失败者而已,登临巨坟是最为严重的挑衅,别人登临那里情有可原,你们这一族绝对不行!”

        “失败者的后人有什么资格登上我族重地,这是一种耻辱!”

        有许多青年怒目而视,他们年轻气盛,面对圣体一族时有一种自负与优越感,自然忍受不住了。

        “你们说这是一种耻辱,那为何去另一颗古星上的圣体孤坟前放肆,更是欺压他的后代,还在其坟前的石壁上刻字,这不更严重吗,为何总是双重标准?”叶凡冷漠的说道。

        “你放肆!”苍族内的一些人已经忍无可忍。

        “我一点也不放肆。”叶凡摇了摇头,又恢复了漫不经心的样子,道:“我可没有对你们的祖上不敬,更未乱刻字。只是在那里采摘了两株药王而已,这是你们欺凌小杨熙、致使他遍体鳞伤而应该补偿的药草。”

        苍家一群人差点吐血,那可是两株药王啊,在这个世间最是珍贵,让大圣都为它们折腰,能够延命。该族一些寿元无多的存在,得悉这一切后想死的心情都有了。

        叶凡散漫的说道:“你们放心,我临去前,在那里布下了一些源天法阵,将十几株稀珍古药移栽了进去,料想两三万年后都会成为药王,你们不吃亏。”

        一群人又想吐血了,在他们的祖地移栽古药,这是谁的药田,再说谁能等两三万年那么久远,一个个莫不想活吃了他。

        “不知道两三万年后,我还有没有机会再去采摘自己栽种的古药。”叶凡又一次自说自说,自我感觉良好。

        “你大爷的!”这是所有人都想差点骂出来的话。

        此时此刻,唯有小杨熙一脸崇拜之色的看着叶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