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圣体来了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圣体来了

    作品:《遮天

        龙马露出一缕冷冽之意,马蹄子差点直接扬起来,但关键时刻还是忍住了,冷眼向前看去。

        四男子雄姿高挑,大步走进来,都有一种迫人的气势。而五名女子皆面容姣好,秀发如绸缎,如几只仙蝶飞来,眸波流转,姿色出众。

        “还愣着作甚,还不离开?”站在靠后的一个女子蹙了蹙眉,美眸盯着那石桌上的九枚上古玉块,露出一缕缕异彩。

        “赶紧离开!”一名男子挥手,似是有些不耐烦,虽非中心人物,但是架子不小。他眸光灿灿,看向木盒中的那枚种子,顿时露出惊容。

        “哪来的蟊贼!”龙马沉下了脸。

        “这是我们的试炼场,你们无故闯入这片区域,且要盗取我等的宝藏,此时还有理了吗?”有几人横眉冷视。

        “信口雌黄,这是我的洞府,想做强盗也不能这么无耻!”九尾鳄龙大怒。

        它不是一个善茬儿,不久前还吞食过十几位人族强者呢,怎么可能容忍别人在他的地盘上行霸道之事。

        这是一群气质不俗的男女,都有不凡的气象,尤以为首的一男一女最为突,他恩实力超凡入圣,一缕缕圣辉弥漫。

        为首的那个男子开口了,道:“这片区域确实划分给了我们,并非虚言。现在,我们也不想妄动干戈,请你速速离去。”

        在说这些话时,他只看着叶凡,没有理会龙马与九尾鳄龙,显然意识到这才是正主。

        “我从未听说这种事。”叶凡冷淡的说道。

        为首的男子,雄姿勃发,黑发如瀑,强健的肌体古铜色的,眸子很犀利慑人,有一道道神环缭绕在体外,一看就是少有的强者,圣辉迷蒙。

        “你对这片区域不了解,难道是新来的试炼者?”他眉头微蹙,眸光扫过叶凡,又看向龙马,而后心头一震,像是想起了什么。

        为首的那名女子,眉目如画,唇红齿白,轻启红唇,道:“这颗古星非常浩瀚,有诸多适合修道的净土,早在十几年前就划分出了一些有名的区域,此地在我等的道土范围内。”

        “胡说八道,这是我的洞府,什么时候成为你们的道土了?欺人太甚。”九尾鳄龙凶气腾腾。

        “给他们废话作甚。”旁边,一个男子已经很不耐烦,盯着叶凡手中的那枚种子露出一缕贪婪色。

        另外两名女子也是盯着上古玉块看个不停,想要立刻据为己有。

        “同为人族试炼者,我们也不想无情出手,能避免流血最好,你们若不离开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另一人沉声道。

        “我不想多说什么了,给你们三息时间,立刻从洞府中消失,不然后果自负!”一名男子语气冷冽。

        叶凡表情冷淡,没有一丝表示,只是低着头看那枚种子,并不理会他的话语。

        龙马心头则窜起了一股火焰,道:“你们一个个以为自己是圣人王了吗,都给我滚,不然杀无赦!”

        它相当的霸气,决定出手,同时给了九尾鳄龙一蹄子,道:“一会儿给我狠狠的杀!”

        九尾鳄龙本是最强的一种异兽,天资超绝,体内有淌有龙血,今日被一头恶马压了一头,心中早已憋了一肚子火,此时又被人欺到头上来,早就忍不住了。

        它是一头凶兽,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够束缚它,自然也没有什么讲究,直接袭杀,放了攻击。

        几条金色的龙尾摆动,发出风雷之响,黄金神光大作,像是如一条又一条山岭般飞出,璀璨夺目,雷鸣震耳。

        上来就是杀手锏,九尾齐震,压落下来,洞府内的法阵都在磨灭,苍穹都在崩碎。

        这些人快速躲避,其中一人慢了一些,一条手臂噗的一声炸开看,被黄金鳄尾扫中,化成了血雾。

        “孽障,一头畜生而已,竟敢伤人,将此地围住,一个也不要放走!”受创者怒吼。

        其他人也都喝斥,这是一群实力不俗的试炼者,一个个抖手祭出一杆杆阵旗,封印大湖,进行攻杀。

        只有为首的一对男女蹙眉,心中有些不安,因为他们盯着叶凡还有龙马,想到了近一年来的传闻。

        “葬帝星……圣体!”

        “该不会真的是他吧?”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看,倒吸冷气,一匹生有鳞片的赤马,一个传说中无敌的人族宝体……若真是这对组合,那可真是一对硬骨头,他们多半踢到了铁板,为首的一对男女神色一滞,全都有些后悔。

        这个时候,容不得他们多想,龙马与九尾鳄龙闯阵旗,冲杀了过来,与他们开始了大战。

        这是一群实力不弱的人,尤其可怕的是,他们精研法阵,在战斗的过程中布下一重又一重阵旗,围剿龙马与九尾鳄龙。

        大战竟很激烈,几座圣人法阵先后成型,一道道剑气横扫,乱天动地!

        这些人咄咄逼人,自也有非凡的实力,不然也不会如此自信,也许个体战力不及,但是演化这片法阵却是很繁复奥妙。

        “轰!”

        恐怖的波动爆发,像是海啸一般冲来,瞬间就将方圆数千里的大湖蒸干了,让整片天地都成为一片炽烈的银焰。

        那一个发光的银盘,初时如明月,而后化成了燃烧的太阳,扩散出毁灭性的波动。

        “绝世禁器!”龙马大叫,浑身鳞片翕张,向里灌冷气,这种波动太强了,若是打在身上,即便扛过去,也得要脱一层皮。

        九尾鳄龙转身就逃,它是一头凶兽,从来就没有什么束缚自己的道德规矩,没有什么讲究,它可不想自己成为烤鳄龙肉。

        这两大圣兽都没有料到,对方有这么绝世霸道的禁器,这种波动多半可杀上比它们境界高手很多的强者。

        铸成这样的禁器,一定花费了不可估量的代价,耗费的天材地宝难以想象,此时自毁燃烧,古圣都得发毛。

        这是为首的那对男女合力祭出的,他们在战斗中确信,这应该就是来自葬帝星的那一人一马,顿时头皮发麻,不想纠缠下去了,故此想快速摆脱、遁走。

        另外七人有些不解,他们觉得没有必要这么快亮底牌,且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传音,竟要退走。

        这些人不解,即便这两头凶兽的强大超出了预料,但他们也不是没有一战的实力,怎么未分胜负就先逃?

        “轰!”

        一声天崩地裂的声响传来。

        这些人快速明白了为首的男女为何做出这样的选择了,他们皆心头发冷,一个个也都头也不回的飞遁。

        洞府中的男子出手了,实力之强大,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他头顶着一座鼎,万物母气垂落,且缭绕有一道道星河,混沌迷蒙,万法不侵!

        他就那样笔直的冲撞了进来,强势剖开了一座座法阵,且硬撼绝世禁器,一拳打了过去。

        这个场面非常震撼,银盘发光,绝世杀气滔天,但是却被那座鼎给抵住了,不能打穿进去。

        且,那个人的金色拳头,强势的砸在了银盘上,清晰的发出了一声碎裂的声响,他将禁器给打爆了。

        嗡隆一声,天地崩开,禁器四分五裂,银焰沸腾,席卷十方!

        在灿烂的光芒中,金色血气澎湃,且在其腹部有一个太极图飞出,快速的旋转,将各种毁灭之光都给磨灭了。

        “金色的血气、一头赤鳞马、万物母气鼎,他……来自葬帝星,是……传说中的圣体!”

        “十万年未见的圣体来了,怎么被我们撞上了!”

        “葬帝星的……圣体来了!”

        这些人胆寒,终于知道踢到了铁板,没有一人敢久留,全都飞逃。

        叶凡那无敌的一击,粉碎了他们的战下去的意志!

        龙马、九尾鳄龙在后紧追不舍,一路追杀了下去,可是这群人却生不出战意,极速逃遁。

        九位强者是这片区域的佼佼者,最起码在方圆数万里内少有试炼者敢惹,可是今日却一路大败。

        最终,叶凡亲自拦住了为首的那一男一女,而龙马与九尾鳄龙则将其他人都给击成重伤,一截断前路。

        尤其是,其中两个出言不逊的人被九位鳄龙在途中给吞食了。

        这些人一个都未能逃走,一个个面如死灰,再也没有了不久前的自信,全都发毛。

        叶凡搜索了其中一人的神识,发现确实有修士割地,划分区域,但这片地带却绝对不像他们所说的那样,成为了强者的道场。

        “你们九个胆子倒不小,男的自裁吧,女的留下来暖床当丫髻。”龙马故意凶焰滔天的说道。

        九位鳄龙第一次对龙马露出一脸崇敬之色,连连点头,它是一头凶兽,什么都不怕,没有什么规矩束缚。

        活下来的七人顿时脸色发白,其中一个女子最是不济,重伤加上惊吓,直接昏厥了过去。

        叶凡轻叹了一声,带着龙马与九尾鳄龙转身离去,帝路残酷,路上多尸骨,他没有选择,只能一路征战,也许将来他在的脚下会伏尸成千上万。

        此时,他还能控制,倒也不愿多造杀劫。

        “葬帝星的圣体来了!”

        这则消息像是一股飓风,快速席卷这片山川,大湖成为了一个禁地,这片区域的人都退走了,再也没有人敢打扰叶凡。

        “葬帝星……圣体……这下子有的好看了,有些人不再寂寞了,肯定会找上门去的。”

        “谨慎一些,现在各种消息乱传将,据说有圣灵率领千军万马,要攻打这片星域,而今我等积蓄实力最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