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古路危机征兆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古路危机征兆

    作品:《遮天

        “吼嗷……”

        巨大的咆哮,像是一柄大锤砸在每一个人的心头,竟透过封印古城的法阵透进来,让许多人气血翻腾,几乎要栽倒在地上。

        所有人都惊呆了,这个石人太强大了,其浑身血气弥漫,笼罩天宇,气贯苍穹,像是一片汪洋在滔天。

        他挥动的那个拳头,跟一座小山砸下来了一般,在攻击人族第十圣城,隆隆而鸣,神威盖世。

        第十圣城有两层法阵守护,因为是一处特别之地,坐落一颗生命古星的上空,面对下方有极其强横的生灵。故此,两层法阵都是大圣级的,自古有之,从来不损,而此时却剧烈的抖动,像是要被攻破了。

        “太恐怖了,这个石人到底达到了什么境界,竟然要撼动了此城?”

        “一尊石人,是被那头圣人王级的暴龙请来的,它……来自宇宙深处,有什么来头?!”

        所有人心中都震撼,脸上充满了惧意,这尊石人太过强横,透发出的血气比星河还壮阔,惊人心魄。

        它每一击都是天崩地裂,古之大圣最深境界的法阵共有两层,要被震破了,让人头皮发麻,全都震惊。

        这一刻,全城的人都被惊动了,无数的原住民,还有数以千计的试炼者,全都张口结舌,呼吸急促。

        “它是一头圣灵吗!怎么会这样,谁能降服他?”

        关于圣灵,自古以来,传说太多了,他们的恐怖与强横深入到人的骨子中,简直就是无敌的代名词。

        从古至今,除却古之大帝外,还有什么存在,能够镇压他们?

        而且,有无尽的轶闻,真正的圣灵一旦大圆满,完全是无惧古之大帝的,因为那将会是同一个级数的存在,古今无敌!

        此时,许多人浑身冰冷,若是这样的绝世存在,第十城绝对守不住,全城的人都要陪葬,死在太空中。

        谁也没有想到,今日会有这等祸事,尤其是刚进城的这批试炼者,一个个头皮冰凉,如坠冰窖中。

        “不是成了气候的无上圣灵,它因意外过早出世了,不然即便有最繁复的大圣圆满级阵纹守护,此城也必破无疑!”

        有年老的修士自语,还算是有些信心,认为这个石人即便很凶狂,且法力滔天,也决不可能攻进来。

        “虽然不是无敌圣灵,但也是一宗祸事,这片星域深处不止一头石人,以前曾有人见到过更强大的一头。”

        这是一个事实,也是许多人脸色苍白的原因,因为有一位老执法者在坐化前,曾经言称,看到过一头绝世恐怖的石人,至今让都让人忧虑。

        “嗷吼……”

        石人咆哮,挥动小山般的拳头,砸在第十城上空,一道道阵纹浮现,一条条古老的印记显化,如一簇簇仙火在燃烧,大道轰鸣,气吞苍宇。

        接引使被惊动了,站在一座道台上,仰望天穹,道:“这头生灵确实可怕,一只脚早已步入大圣境,另一只脚也只差一个脚后跟了。”

        那头暴龙也在嘶吼,不断俯冲,发动攻击,它是一头绝顶圣兽王,攻击力超级惊悚,怒吼连连。

        “人族速将我的孩儿交出,不然血洗你们的古城,没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这头莽荒霸龙怒叫着。

        果然如城中修士所猜想的那般,有手段通天者将这头暴龙所产下的神卵盗走了,让它愤怒。

        这下子等于掀开了一个魔盒,惹出了大祸,引得恐怖的圣兽王攻城。

        不过也能够从侧面看出,留下来的试炼者有多么的不凡,竟然可以将一位圣人王绝巅的暴龙的幼子盗走,自身修为必然惊人。

        “这是谁干的,真是手段通天,将一头霸王龙的神卵洗劫走,为满城人惹来了大患,成为了祸胎。”

        “该死的,让我们所有人都陷入了被动中,一个人牵连了整座古城,这个盗神卵的人真是好手段。”

        城中诸雄反应各不相同,有的人很佩服,有的人则恨得牙根都痒痒,静观紧张局势的发展。

        “驮兰圣王,为何这样兴师问罪?”接引使腾空而起,显然认识这头暴龙,向它开口,询问起因与经过。

        第十圣城悬在这颗古星的太空上,围绕大地旋转,犹如一颗卫星,身居城中的修士自然深知地上的一些强横存在的名头。

        驮兰是一个很危险的圣兽王,有不小的名气,平日间井水不犯河水,互不侵犯。

        “你人族欺人太甚,见我族君上坐化,欺我孤儿寡母!”驮兰圣兽王怒吼。

        她口中的君上,曾是下方这颗古星上的无敌存在,是一位大圣级的霸王龙,俯瞰天下,威慑这片宇宙星空七八千年了。

        可是再强大的人,也抵抗不住岁月,终是在四年前坐化了,肌体冰冷,失去了生机。

        而驮兰产下的神卵,是那位大圣级君上的后代,而今被人盗去了,自然让驮兰暴怒。

        孕育数十上百年,小暴龙君主终于要出世了,结果却是这样一个下场,怎能让驮兰不震怒?

        这位石人是一个准大圣,再有数十年,很有可能就要晋阶成功了,是昔日霸王龙君上的故友,因驮兰哭诉与求助,杀将而来。

        起因就是这么的简单,神卵被盗,人族修士越过了底线,让圣兽王暴怒,将要不惜代价的攻城。

        接引使蹙眉,道:“我方才以玄天宝镜照耀全城,神卵绝不在城中,此中肯定有什么误会。”

        他耐心解释,人族试炼者虽然有胆大包天者,但多半也不敢如此肆无忌惮。

        “这颗古星莽荒深处有一些古老的存在,深不可测,就连昔日的君上都不能言一定可以只手遮天,可能有与他同代的强者还未坐化。”

        接引使耐心分析,劝驮兰不要动怒,称可能是古星上的道行高深的古兽在作乱也说不定,也许是在栽赃嫁祸。

        “我不信,这么多年来,你人族究竟带走了多少圣兽后裔,你会不知?这一次肯定是有人铤而走险!”驮兰怒吼道。

        它是暴龙之躯,如一座青色的山峰般,每一次挥动神力都将古城打的隆隆摇动。

        而那个石人更是恐怖,言称若是没有一个说法,它必将召唤故友,征伐此地,讨一个说法。

        城中很多人惴惴不安,这是一股兽潮风暴,一个弄不好,就会是城毁人族尽灭的下场,因为来犯者太强大了。

        许多人相信,多半就是试炼者所为,毕竟这枚神卵太惊人了,若为坐骑,将来注定可以横扫一片星域。

        它的父母,一个是大圣级的君上,另一个则是圣人王级的暴龙,如此血脉,实在惊人,是非常理想的神兽幼崽。

        无论是谁都得心动,甚至有人怀疑,可能是接引使这个级数的人盗走的。

        “驮兰圣王,暂且息怒如何,我会给你一个交代。”接引使站在斑驳石台上,与两强对话,让他们停止攻伐,密语了很长时间。

        驮兰道:“好,我暂时相信你,给你们一段时间,可到时候若不能还我孩儿,必与你们决战!”

        石人也生硬的点头,道:“我那未曾谋面的侄儿若是出了意外,我一定会举旗,召唤故友,来此讨个说法。”

        两人暗中听了接引使的分析后,也不能确定,究竟是人族所为,还是古星上的其他强者做的。

        他们也不愿与人族翻脸,毕竟大圣级的暴龙君上坐化了,想与人族对抗,实在很艰难,在这条古路上,人族的总体实力让各片星域都忌惮。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人族经营的地盘!

        石人退走,驮兰回归下方的古星上,一场风波暂时平息,但是并不算结束。

        紧接着,接引使下达了命令,让诸多试炼者动身,寻找这次危机的根因,查看是古兽作乱,还是只是单纯的有人族修士盗走了神卵。

        无论数十年前就来到这里的修士,还是叶凡他们这样刚赶到的人,都要经历这次试炼,探查真相。

        因为,接引使等人感受到了一丝危机,这可能不是一起简单的事件,也许是一次动乱的前奏。

        “唔,我人族强者曾在宇宙深处见到过一艘古船,由几头圣兽拉着,作为脚力,实在恐怖,也许与此有关。”

        “老执法者许岩坐化前,真的在星空深处见到了一尊强大的石人,恐怖滔天,血气裂日月,亦是在那片星域出现的,多半有什么关联!”

        第十城内,一座密室中,接引使与两位老人交谈,讨论这次事件,全都在蹙眉。

        “听闻前方亦发生了一些乱子,我担心,有可怕存在主导这一切,将一个个点串联起来,而后引爆,那将是一场绝世大危机!”

        “真的需要注意,要将这些报上去,而后我们先努力化解我们自己这边的阴云。”

        第十圣城,巍峨壮阔,气势宏伟,城墙如山岭一般,高大厚沉,透发着一股大气。

        叶凡他们进城只一日,还来不及熟悉与了解,就要与那些停驻在此数十年的修士一起上路,将进入古星深处,探查疑云。

        这是一次危险的试炼,也是一种巨大的机遇与挑战。

        谁都知道,这颗古星神秘无比,有诸多天才地宝,有仙经碑文,有古之大帝的秘辛,有人祖留下的法器……平日间,许多地方都不允许踏足,一是怕试炼者被圣兽攻击,出于保护他们的目的,严禁入内。二是涉及到了很多遗秘,不能泄露。

        而这一次,接引使告知,可量力而行,试炼者自己觉得能进入一些禁区,大可入内,不会有人阻拦。

        一些强大的修士摩拳擦掌,不少人停驻在此数十年了,一直不上路,就是在等待这数年难得一遇的机会,准备寻找帝经、人族祖器等。

        相传,昔日有年轻的大帝、人王体、圣体等无敌血脉曾在这里获得过极其逆天的东西,连这种人都看重,事后称叹,旁人自然更加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