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闯燕族重地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闯燕族重地

    作品:《遮天

        叶凡立马横枪,来到了燕族的府邸前,这是一片古老的建筑,透发着沧桑,自上古遗存至今,气势恢宏而磅礴。

        四周有一株株古树,枝桠似虬般苍劲,遮天蔽日,一片葱郁,将此地衬托的清净出世。

        羽仙、芮玮自然也跟来了,一同望着这片宏伟的古老宅院,占地很广,像是一片小型城池。

        “叶兄还是算了吧,这样闹下去不好,接引使都心有忌惮,我们肯定招惹不起对方。”芮玮小声劝道。

        “怕什么,在星空古路上,万事都要讲一个理字,如果他们敢乱来,我们也不用守什么规矩。”羽仙瞪了他一眼。

        叶凡知晓,羽仙有不小的来头,按照谪仙子的侍女灵儿所说,前路有一绝代人杰与其有关,非常难惹。

        “我只是昨天晚上路过时碰巧见到而已,也可能看错了。”芮玮解释。

        “什么看错了,分明是他们故意让你见到的,让你告诉叶兄,这是**裸的挑衅。”羽仙声音清脆。

        路面上的青石有些地方坑洼不平,长年累月被踩踏,道路中间与两旁高度明显不同,这是时间的洗礼。

        府邸前有一对雄壮的石麒麟,朱红色大门敞开,能够见到里面的一切,一名仆人见到他们三个停在外面,转身向里走去。

        “我们肯定不能硬闯,先找个地方去喝一杯酒,也许他们呆会儿就会出来。”芮玮道,不愿惹事,怕闹出大麻烦。

        “也好。”叶凡点头,不想将两人拖下来,再者并未亲眼见到那几名异族。

        不远处就有茶楼、酒肆等,他们找了一个小铺子坐下来,要了三碗灵药粥与一些蛟龙肉脯,城中的食物都是为修士准备的。

        在星空古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五谷凡食,不是灵药就是珍禽异兽,蕴含有浓烈的天地之精。

        而今,叶凡一战动圣城,将大统领都给毙掉了,许多人都认识他,见到后无不心怀敬畏。

        他的出现自然引来很多目光,人们在密切关注,不知他为何来此,敏锐的觉察到,这里多半会成为风云之地。

        红日东升,已经很高,街道上的人越来越多,燕家的大门前有几个下人探头探脑,向这边看来。

        叶凡站起身,没有骑马,大步走了过去,茶馆、酒肆等地的人顿时都一阵低语,很多人都跟着站起。

        街上,无论是本城原住民还是试炼者莫不为叶凡让路,一战立威,敢杀一城大统领的人绝对是不可惹的霸主。

        他的威名震动了人族第二圣城,可以预想,若是这样一路走下去,多半会留下一段不朽的传说。

        人们怀着敬畏之心,纷纷让路,叶凡径直来到燕族府邸前,前方是数十阶汉白玉台阶,显得庄严而大气,另有拴兽桩数十根。

        不少人都跟在后面,而府邸前更是空出一大块场地,除却叶凡三人外,没有人临近。

        “他想做什么,难道想闯燕府吗?这是前任大统领燕宇的养身之地,连接引使平日都要给他两分面子。”

        “难道说那几名异族在燕府不成?”

        不少人露出异色,这是一处重地,燕赤峰的玄祖为前任大统领,虽然寿元无多,将要坐化,但毕竟还活着,无人敢触怒。

        “你们是什么人,站在我燕府前作甚?”一个下人站在汉白玉台阶上,向下望来,道:“闲杂人等不得在此徘徊。”

        众人闻言,心中一震,更是有些怒气,给这个下人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才对,这分明是有人指使。

        “你们三个,速速离去,不得在此堵路。”那个下人点指。

        羽仙明眸圆睁,贝齿紧咬,道:“你一介奴仆,也敢对我们指点,这是城中的大路,又非你燕族之地,哪轮得到你嚣张跋扈!”

        显然,这个仆从得到过指点,故意挑衅,道:“这是我燕家门前路,我自然能说,闲杂人赶紧散去,不得阻在这里。”

        走上星空古路的试炼者,哪一个是“闲杂人”,这称得上是一种羞辱,尤其是出自一个奴仆之口。

        不仅是站在前方的叶凡、羽仙、芮玮变色,就是其他人也都愤懑,觉得很刺耳,燕家行事太过猖狂,即便是故意为之,也欺人太甚。

        羽仙美眸闪动冷光,就要动手,就在这时叶凡透过敞开的朱红大门见到了院中的一道身影,正是曾经在太古道场围杀他的异族之一,带着一缕冷笑向外看了一眼。

        叶凡大步向前,登临汉白玉石台阶,要进府邸,眸光中杀意凛凛。

        “站住,你一个闲杂人也敢进乱闯我燕府,还不速速止步!”这名下人大声说道。

        整条街道都安静了下来,经过昨日一战,还有谁敢这样对叶凡说话,都对他无比敬畏,就是城中第一人接引使都不能如此只是一个下人而已,却敢这么说话,这燕家太强势过头了吧,再怎么说也羞辱人过甚了。

        当然,众人也明白,这是故意为之,就是要挑衅叶凡出手,此时的燕府绝对是龙潭虎穴!

        叶凡登临数十级台阶,神色冷漠,向前走去,芮玮冲了上来,拉住他一条手臂,道:“何需与一个奴仆一般见识,不能进燕府,这是设局引你入瓮。”

        羽仙也冲了上来,咬牙切齿,道:“可恨,让我来!”她轻灵如仙,袅娜而行,直奔那名下人而去。

        叶凡伸手一把抓住了她,龙行虎步,径直到了台阶上,俯视这名下人,让他差点瘫软在地上。

        “你们……都走开,不得在燕府搅闹,不然后果自负!”他色厉内荏。

        “啪”

        叶凡一巴掌挥出,将此人直接扇碎,各种碎骨与血肉溅的到处都是,这么多年了,他在仙三斩道境连圣人都屠过了,更遑论是现在,谁也不能阻。

        “叶兄,你要冷静,不要鲁莽,他们肯定有绝世高手坐镇,有恃无恐,正等你上门呢。”

        轰!

        叶凡接下来只有一个动作,单手持冰冷而粗长的黑金长枪,一枪将整座宏伟的门挑起,轰隆一声震碎在天空中。

        他将燕家占地数十丈的雄伟门楼直接洞穿、粉碎,尘埃纷纷扬扬,以实际行动向人族第二圣城的燕家表达了决心。

        叶凡雄姿伟岸,黑发披散,站在燕族府邸前,而后霍的转过身来,面对街上诸雄,眸子中射出两道冷电,沉声道:“诸位,我们都是踏上星空古路的强者,都是一域雄主,皆心存无敌信念,可是在此,我们遭遇了什么?连一个下人都敢如此嚣张,辱我等试炼者,这怎么能忍?他们辱的不是我一个人,而是所有试炼者,刚才那种嘴脸只是针对我吗?是所有人!你们还有一颗无敌的心吗,能忍受这样的侮辱吗?!”

        他的话语掷地有声,在整条街道上回荡,道:“六名异族进入太古道场,肆无忌惮,围杀试炼者,破坏规矩,是有人故意放他们就进去的,可是而今却依然逍遥法外!他们没有被惩处,我们需要一个说法!不然谁能够保证,下一次进试炼场不会被人暗害?看一看燕族做了什么,公然包庇异族,破坏星空古路上的公平,破坏法则,败坏规矩!诸位有目共睹,他们刚才做了什么,在挑衅,在鄙薄试炼者的尊严,是可忍孰不可忍!有没有人敢与我一同杀进去?将燕族掀翻,洗尽耻辱!”

        叶凡大吼道,手中黑色长枪闪烁冰冷的金属光泽,斜指南天,气吞山河,其威如海啸般汹涌。

        “我们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在试炼场中遭受异族围杀,必须要有一个说法,不然前路会有更多的人来破坏规矩,我相信古路上的执法者,若是到来,一定会支持我们!今日,必须有要有一个说法!就让我来第一个出手吧,杀进燕族,斩掉这种不公,总有人要站出来!”

        叶凡喝道,大步前行,向着院中闯去,手中长枪铮铮作响,一道道锋芒撕裂天地。

        “没错,要有一个说法,这样破坏规矩,若是每一个试炼场都如此,总有一天我们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要讨一个公道。将异族放进太古道场,最终却没有一个说法,还让他们逍遥法外,此时他们更是被接进了燕族府邸中,这可是前任大统领的宅院,这意味了什么,不说个明白,此事不能罢休!”

        很多试炼者都大喊了起来,在后跟进,说到底是大统领于瀚做的太过了,身为护法者,却暗害修士,让每一个人都胆寒,怕这样的事情在后面继续发生。

        此时不是为了叶凡,而是为了他们自己日后的安全考虑,也要在后助威一把,尽管很多人都不会出手,但还是跟了进来。

        而更多的人则是唯恐不乱,大声叫嚷,城中的原住民也起哄,对燕族不满的人真的太多了,他们平日过于嚣张跋扈,早已激起了公愤。

        “杀进去,问个明白,燕家为何这么大胆,包庇异族,无故杀害试炼者。”

        “我想问一问燕族,谁给你们的权利,连一个奴仆都敢如此嚣张,羞辱我等,你们想做什么?!”

        这个地方彻底大乱,真正出手的没有一个,只有叶凡一人在前,但是后方的人却在呐喊,无论是起哄或者是鼓噪,显得声势浩大。

        “哪里走!”

        叶凡大喝,一眼就见到了两名异族强者,这两人本来是故意露面的,就是为了挑衅叶凡,让他闯进来。可是不曾想到发生了这等变故,一群人嘶吼,被叶凡鼓动起来,闯进大院中。

        两人撕开虚空,转身想遁走。

        “呜呜……”

        一声异啸传来,叶凡抖手将手中的黑色长枪掷了出去,一道乌光穿透天宇,噗的一声将一人洞穿,血雨纷飞,长枪钉着他插在一座巨阙前,鲜血淋淋!

        同一时间,叶凡弯弓,一支白骨箭射出,噗的一声将第二人活活射杀,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爆碎在天空中,血雨与碎骨洒落。

        “今日叶某向燕族讨个说法!”叶凡大吼,黑发飞舞。

        “我看谁敢在燕族重地搅闹?!”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