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太古道场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太古道场

    作品:《遮天

        清冷的夜空中,弦月高挂,星辉争艳,垂下一缕缕的银芒,让这个古城内腾起阵阵薄烟般的光雾。

        叶凡坐在房脊上,看着夜空,龙马说的对,压制境界越发艰难了,要尽快选择一颗古星了。如今形势恶劣,有很多危机,成圣迫在眉睫。

        城中很复杂,竟有星空古路深处回来的强者,最为糟蹋的是,此城的一些巨头也心怀叵测,他有理由相信,护城的兵士靠不住。

        只是不知道那位接引使如何,这是一个极为关键性的人。

        寒鸦鸣叫,在冰冷的夜空中格外的幽远,不远处一条河水流淌而过,邻着这片房舍。

        “咻!”

        叶凡瞬间从房脊消失,手中持一杆长枪猛的刺进了河中,哗啦一声水响,他从河中挑出一具躯体,自天灵盖没入,已经毙命。

        他所面对的势力没有几个是善类,尤其是道之源、古经诸物加身,令不少人觊觎,注定不得安宁了。

        也许唯有将居心叵测者大杀一方,才能彻底解决后患。

        后半夜,万籁俱寂,唯有星辉点点,城中很宁静,远处一座高大的建筑物上,天荒十三骑中的二首领手持一把大弓,上面搭了一杆战矛般的巨箭,血槽很深,呈暗红色,内里竟刻有叶凡二字,鲜血点点,淌落下来。

        这是一件禁器,经过绝世高手的加持,在一定距离内有一种可怕的诡异之力,防不胜防。

        他竭尽所能,拉开了这把大弓,腾出阵阵龙虎之气,血色的巨箭宛若战矛,锋锐冰寒,对准了叶凡的居所。

        一声异啸传出,血色的巨箭洞碎虚空,摧枯拉朽,瞬间而至!

        与此同时,叶凡浑身发寒,眉心间隐约间出现丝丝血纹,仙台要碎开一般,冰寒生疼。

        这种感觉犹如对决君威山主时,对方施展了一宗诡异的禁术,让他心神不宁。在这一刻,叶凡身化龙形曲线,演化金色太极,同时撑起异象,冲天而起。

        同时,他祭出了万物母气鼎,当的一声,正好迎上那杆血色的巨箭,发出一声震天巨响。

        噗!

        血色巨箭寸寸断裂,而后猛的炸开,一股强大的能量在高天上弥漫,惊动了百里巨城内所有人。

        古城有禁制,但纵然如此,天穹还是被撕裂了,宇宙星辉齐涌,飓风惨烈,倾泻向黑暗的星域中。

        还好有高手第一时间修复禁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全城高手刚才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高层建筑上,光影一闪,天荒十三骑中的二号首领自原地消失,出现在另一座府邸中,离开了现场。

        叶凡眸光冷冽,第一时间冲上了那座高楼,可惜终究是晚了一步,没有能堵住敌手。

        金碧辉煌的大厅中,雕梁画栋,手臂粗的神烛照耀,令这里一片通明,天荒十三骑中的二首领道:“这一箭真的威力奇绝,可惜还是没有能杀死他。”

        燕赤峰蹙眉,认真询问,道:“他怎么破解的,要知道这一箭可以轻易抹杀拥有数千年道行的强大古圣。”

        “被万物母气源根铸成的鼎挡住了,寸寸崩毁。”天荒十三骑中的二首领说道,虽然只是为了将水搅浑,并没指望一击必杀,但还是很遗憾。

        “这就难怪了,昔年铸造此箭时耗去了无数的天材地宝,秘刻上了数千言的咒文,有破万法的无上神能,可瞬杀圣人,唯一的缺点就是怕坚物所挡。”燕赤峰道,这是其玄祖留给他的护身至宝。

        此箭可破万法,克制无尽神术,轻易斩人元神,可是却于物理攻击方面有所欠缺。

        天荒十三骑中的二首领见到了叶凡的黄金圆以及模糊的异象,隐约间觉得,没有鼎多半也难伤其身,不过他没有多说,他只有一个目的,为叶凡多树敌人。

        “轰!”

        后半夜,又是一声巨响,一个巨大的紫金锤从天而降,将叶凡的居所砸成了飞灰,圣气一缕缕。

        叶凡立身在天空中,阴沉着脸,他决定主动出手,欲在这后半夜大开杀戒。

        究竟有那些人欲对他不利,他深知,现在没有必要讲什么证据,统统杀掉就是。

        然而,大统领及时出现了,让他不得不罢手,未能付之行动。

        “城中不太宁静,希望你要克制。”于瀚说道。

        叶凡没有说什么,静如深渊,落在河畔一块青石上,闭目打坐。

        清晨,霞光照耀,一个充满朝气的清早出现了,昨夜的一切并未惊起什么波澜,城内一派繁华。

        “当……”

        大钟悠悠,接引使终于出面,他像是预感到了什么,不想让这些人修养太长时间,要立时开启太古试炼场。

        踏上星空古路的试炼者,一个个精神饱满,谁都不想错过,都在等待这一刻。

        “燕赤峰也要进去,这些年来他进去多次了,得到了莫大的好处。”城中原住民中有人低语。

        一群蛮兽飞驰,踏着长空,离地十几丈高,呼啸而至。

        除却燕赤峰外,还有城中一些大势力的子弟,虽然这样进去有些不符规矩,但是对本城子弟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帝天的人也到了,几位老者站在人群外,眸光停在叶凡身上有些冷冽,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大统领。

        苦头陀、拓跋玉、欧冶魔等分站一方,面无表情,等待太古道场开启,磨砺自己。

        远处,管承走来,与天荒十三骑的二首领在一起,向燕赤峰那些子弟而去。

        就在古城广场上,凭空出现十二道门户,通向一片太古的试炼场,神门璀璨,内部仿佛是一片仙域。

        “唔,你们好自为之,多多磨砺己身,当年曾有人在这里得到了莫大的机缘,而今威名震古路,如谪仙子、大魔神等都曾在此感悟颇深。”

        接引使说道,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青诗仙子。

        管承站在这里,用力握紧拳头,指节有些发青,因为他忆起了另一个可让天地为之而变色的名字,对于昔年很多人来说代表了一种禁忌。

        犹记得当年,那一人一骑,马踏长空而过,一枪将他连人带骑钉在地上,鲜血淋淋,那是何等的张扬霸气。

        而这个人纵横星空,所向无敌,数年前听闻他曾在星空深处被诸雄围猎,大战一夜,毁掉了一段星路,震动苍茫古域。

        这么多年过去了,管承至今想来还有一种被洪荒猛兽的盯住的感觉,浑身寒毛会倒竖,这是一种难言的压抑心绪。

        那个人至今无敌,在星空古路最前方所向披靡,能与之一战者真的不多。

        就是在这片太古道场中,那个人曾经打破道场禁制,只身冲向域外,唯有管承见到,连接引使都不曾知晓,当时的霸气身姿至今让他想来都浑身冰冷。

        重履故地,他一下子就能想到了那位冷酷的年轻至尊,不禁攥紧了拳头。

        当日,管承见叶凡单人匹马进城,一枪刺死中年道姑的金翅天鹏,让他想到了自己的遭遇。同样被人一枪穿透,鲜血淋淋,让他触景生情,没有道理,没有选择的憎恨起叶凡,故此也就有了后来的冲突。

        十几年来的修养,他重新恢复了信念,实力大涨,故此又踏上了古路,自第一关开始从头再来。

        可而今他又有些犹豫了,站在这里,他不自禁的想到了昔年那个人的威势,身体有些发冷。

        管承看着朝霞中的叶凡,在其身上感受到了一种相似的特质,自语道:“我惧恨的是这种无敌的气质。”

        十二道门户开启,试炼者进入太古道场,一些大势力的子弟也跟随深入,接引使与大统领以及兵士都没有阻拦。

        而后,神门缓缓闭合了。

        这是一片苍茫大地,浩瀚壮阔,许多古兽在嘶吼,都是太古异种,至今在外界早已绝迹,不曾想能在这里见到。

        几只金乌划过长空,留下一串串火光。一头龙雀展翅抓起一条山脉,用以筑巢,遮天蔽日,恐怖无边。

        叶凡走进来后,闭上了眸子,一步一步向前而去,用心去感受这种磅礴大气,有一种无穷无尽的力量在汹涌。

        力之道!

        时间之力、空间之力、天地之力、万物之力……诸多法门,万般道统,都离不开力,内蕴在内。

        叶凡觉得这个世界让他亲近,浑身血气腾腾,体内如雷鸣,散发出至强的战力,这片大地让他圣血澎湃。

        人族圣体,肉身无双,力量无穷,来到这个地方自然而然的融入到了这种气氛中。

        叶凡徒步行走,丈量过每一寸土地,闭眸感悟自然万物,捕捉力之道,浑身精血滚滚,像是一座巨山在移动,压的古地隆隆作响,像是要沉陷了。

        最后,他如一颗星辰般,每一次移动,都让天地万物共鸣,法则无尽,一条条秩序神链交织,击穿了山河。

        璀璨的神链与他肉身相邻,让他看起来炫目无比,他像是一只仙凰,在仙域内浴火重生。

        这个世界,诸多凶禽猛兽都颤栗,即便有圣兽出没,也都远远的对他避开了。

        叶凡有一种冲动,想撕开这片山河,打破禁制,超脱这里,冲向道场外部的世界,看一看究竟来到了何处。

        “时间还早,我慢慢体悟。”

        叶凡没有莽撞,感悟半个月,他睁开了眼睛,金电撕裂虚空,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举手抬足,可以摘星捉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