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谪仙子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谪仙子

    作品:《遮天

        叶凡并不想与他们有过多的交集,因为有管承、天荒十三骑中的二首领在此,令这群人对他敌意明显。

        他点了点头,催马而去,这个时候没必要针锋相对,早晚会在战场上见。

        “好大的架子,真当他自己是什么东西了吗?”一个年轻人见他离去,在后阴恻恻的说道。

        叶凡的耳力何其敏锐,早已练就天眼通、顺风耳,霍的回头,目中射出两道璀璨的金芒。

        这个人顿时心悸,脸色骤变,就想大声呵斥,缓解自己的压力,因为他觉得像是被一座大山压住了。

        “噗”

        可在这一瞬间,他觉得胸口憋闷,喉咙发甜,张口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苍白,差点坠落马下,身体一阵摇动。

        众人心惊,莫不变色。

        这群人一个比一个来头大,今日竟有人敢这样以气势压迫,让其中一人吐血,街上的行人都露出惊容。

        一阵嘈杂,这群人就要冲过去,坐骑嘶吼,战气澎湃。

        金冠束发的男子举起一只手,制止了他们,眸子中有一缕冷电闪过,道:“不要鲁莽。”

        其他人见状都忍了下来,端坐异兽上,以他为马首是瞻,因为此人来头非凡。

        而大街上不少人都也知晓金冠束发的男子的身世,他是已退隐下去的老统领的玄孙燕赤峰,在修炼一途上天资非凡。

        老统领虽然不问世事了,但这么多年来的影响力依然巨大无比,让各方势力都忌惮,对于他所喜欢的玄孙自然高看。

        叶凡冷漠看了他们一眼,转身离去,不再理会。

        “不能让他这么嚣张而从容的离去。”管承阴冷的说道,他与燕赤峰是旧识。

        燕赤峰肌体强健,坐在一头高大的蛮兽上,头上金冠灿灿,身着甲胄森森,背负一杆赤金战神鞭,没有说什么。

        天荒十三骑中的二首领眼神阴鸷,道:“不能让他养成惟我独尊的无敌气势。”

        人群中一人轻叱,近前几头神獒顿时人立而起,口中咆哮着,向前扑去。

        “管兄二十几年前,你是何等的惊艳,却败在了那个人的手中,今日又被此人压制,看我们如何为你出气。”

        这十几人除却坐骑外,也有一些战兽带走身边,此时皆奔腾、前冲。

        金冠束发的男子没有约束九子魔麒虎,任这九头荒兽齐动,它们为战兽当中的王,啸声似雷鸣,扑向叶凡与龙马,血气弥漫,恐怖无比。

        一群人都冷笑,即便他们碍于城规不能出手,也要让叶凡狼狈一番,令他说不出什么,毕竟只是兽乱而已。

        大街上人们都变色,不敢阻挡,纷纷避让,怕大祸临头。

        这十几人都在坐在蛮兽上,静等着看笑话。

        叶凡霍的的调转马头,取出一张半人多高的大弓,果断而坚决,毫不犹豫的张弓,射出一支白骨箭。

        “噗”

        一道白光破空,接着血光迸溅,冲在最前方的一头古兽眉心被洞穿,呜咽了一声,摔倒在血泊中。

        “嗷吼……”

        荒兽冲了上来,九子魔麒虎虽然还没有成年,但是已具备兽王气象,吼动山河,半个城池都在轰鸣。

        这是一种恐怖的兽类,是燕赤峰深入宇宙、自星空深处降服来的战宠,只要长大成年,将是绝世臂助。

        叶凡静如磐石,连眼睛都未曾眨一下,一箭接一箭,接连射出,白光炽盛,气息如汪洋般的滔天。

        他的动作太快了,没有人没能阻止,像是闪电般迅猛,射出一支又一支以圣兽骨刺制成的白骨箭。

        “噗”、“噗”……血腥而暴戾,十几支骨箭射出,神威浩荡,划破长空,六头异兽、九子魔麒虎等全部被射穿,被钉死了在地上,鲜血淋淋!

        只有几头不堪的战兽落在后面,未冲到近前,逃过一劫,夹着尾巴哀鸣,窜了回来。

        大街上鸦雀无声,静到了极点,谁也没有想到叶凡如此果决,毫不留情,当街雷霆射杀荒兽。

        战兽的主人等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脸色难看,他们以为叶凡只是会喝退荒兽,闹个狼狈而已,不曾想这么的冷酷,肆无忌惮。

        “你……好狠,在城中血杀,违背了城规,犯了死罪!”一人叫道。

        燕赤峰脸色阴沉似水,九子魔麒虎是他的宠兽,为了得到,花费了太多的精力,在宇宙中与成年的荒兽大战,艰险异常。

        此时竟被让人全部射杀,像是抽了他一巴掌。

        大街上很静,行人皆避退,都知晓老统领的玄孙不好惹,而今被人当众针锋相对,多半不会善了。

        “发生了什么?!”城中的兵士冲来,大声呵斥。

        叶凡神色平淡,没有说一句话,后方那群人一个个目露杀光,似是要冲过来。

        燕赤峰脸色阴晴不定,最后平静的回应道:“没什么,我的战宠受惊,差点伤人,被格杀在街上。”

        十几位兵士长出了一口气,还真怕燕赤峰不依不饶,将事情闹大,那样的话麻烦会不小。

        “老统领的后人果然气度不凡。”一位兵长抱拳,而后离去,没有过多干预。

        叶凡调转马头,向碧波仙林而去。

        长街上发生的事自然传了出去,不少人都咋舌,在这阴云密布、气氛紧张的时刻,竟又发生了这等事。

        “要去参加这次小聚,多半会发生些什么。”

        “燕赤峰多半要因此而踏上星空古路,他蛰伏这么多年,该动身了。”

        城池中有丽山碧水,自然是不多见,巍峨的山峰,一株株奇异的古木,溪水潺潺,鸟鸣幽幽,分外出世。

        叶凡在山门前下马,递上请柬,径直入内,穿过一片古树林,来到一块绿草如茵、奇葩盛开的山地前。

        山崖上,青松挺拔,清泉汩汩而涌,垂落下来,成为五颜六色的小瀑布,烟霞氤氲。

        芳草地前一些人盘坐,身前都有玉桌摆放,上面有灵果美酒等,在玉器中闪动晶莹光泽。

        在那前方,有一个灵动的少女正在抚琴,带着一丝俏皮,纤秀玉指灵动,弹奏出一曲非常悦耳的琴音。

        似是感应到修士来了不少,她开始认真拨弦,缕缕仙音流淌,拂过百花,刹那开放,划过清泉,氤氲蒸腾,散向高空,招来各种鸟雀,围绕她起舞。

        很多修士都心惊,没有道力波动,只有一种空明的琴韵,却能造成了这种景象。

        叶凡一怔,而后沉默良久,他想到了一个人,空灵如仙,超越凡俗,一曲琴音可涤进红尘气。

        可惜再难见到了,他亲手送那个人上路,结束了他的一生。

        “我是一条可怜的鱼儿,这么多年来,一次次奋力跃起,每一次都以为摆脱了那条河流……”这些话还在耳畔,即便是仇敌,也让人难忘。

        “我弹的不好,大家见笑了。哦,小姐来了。”这个灵动的少女站起身来,以手指头绕自己一绺秀发,站在一旁也很活泼。

        “灵儿姑娘太谦逊了,琴音令百花绽放,万鸟来朝,地涌烟霞,这等异象齐出,有几人可比。”

        “妙音动天地,世间能得几回闻。”

        众人纷纷真心的赞叹。

        少女不好意思的浅笑,道:“我的琴音算什么,小姐的才算得道,她一曲弹罢,可让朽骨焕发生机……”

        一个女子走来,打断了她的话语,道:“灵儿又顽皮了,诸位不要听她乱说。”

        毫无疑问她就是青诗仙子,身段婀娜,缭绕着的仙雾散开,露出仙颜,明眸皓齿,清丽绝俗,笑起来温和亲切。

        她青丝光可鉴人,黛眉弯弯,皮肤雪白细腻,眸子蕴含诗韵,有一种堪破尘世的灵动。

        “我曾听闻二十几年前谪仙子一曲笛音悠悠贯苍宇,让四位圣人瞬间化道,端的是惊仙泣神。”一位老者说道。

        众人闻言,莫不凛然。

        青诗仙子是一位绝代美人,就是比其他丽人更加出众也不会这样让人怦然心动,毕竟在场修士到了这等境界,于人海中见多了美丽女子。可是她有一种特别的气质,越看越是超凡,她的美是与道韵相合的,散发着让人亲切、心灵宁静的气息,让人不自禁生出好感。

        她身段高挑,仙颜灿烂,藕臂无暇,胸部饱满,小蛮腰纤细圆润,**笔直修长,步履轻灵,像是凌波而来,白衣飞舞,飘逸超脱。

        “都是谣传,当不得真。”青诗说道,笑容可亲,请在场的修士落座,对故人以及新至未曾见过的人都致意,不冷落每一个人。

        这个时候,燕赤峰、管承、天荒十三骑中的二首领等人也到了,与叶凡隔着很远,冷漠而视。

        青诗仙子请了不少人,总体气氛欢愉、热烈,有城中的名宿,如大统领、几大家族的主人等,亦有新晋的高手。

        不多时,天荒十三骑的首领顾凌也到了,并未与燕赤峰等一起来,让叶凡诧异。

        至于拓跋玉、苦头陀、羽仙、欧冶魔、穆广寒等也在被邀请之列,早已到来,坐在花草地间。

        “喂,我们是为你而来,好吧,有求于人,肯定要先给好处。”一道活泼灵动的神念暗中传来。

        叶凡讶异,没有想到谪仙子的小侍女会这样,一副自来熟的样子,要告诉他一些事。

        “我听闻你将天荒十三骑给杀的差不多了,我建议最好还是别杀绝,尤其是那前两人。”她轻语传音。

        “为什么?”叶凡问道。

        “他们星空古路深处那个大魔神的十三扈从,而今才上路而已。大魔神要是知道,被你杀了个干净,即便自己不动手,随便一道命令出来,也会让你的前路鲜血滔天。”

        “大魔神是谁,有多么可怕?”叶凡心中一动。

        小侍女似乎很头疼,咕哝了一句,以纤细白皙的小手抚着莹白的额头,蹙眉说道:“天啊,你什么都不知道,从哪片星域来的,就没有一个‘前辈’指点过你?大魔神是一个叫古荒的年轻人,让前路很多人杰束手无策,也许能打遍天古路无敌手,认真来讲,除却少数几人外无人可与之撄锋。”

        “对了,跟你一起的这批试炼者,如苦头陀、羽仙、拓跋玉、穆广寒等没有一个是简单之辈,都与前路的一些人有关。”小侍女头疼的说道。

        “其实,青诗这次回来,主要是为了道之源。”就在这时谪仙子开口。

        所有人都一怔,没有想到她当众提出,这样的直接,以其灵慧的心思来说不应如此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