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血战入城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血战入城

    作品:《遮天

        鲜红的神血洒落,冰冷的圣器交击,恐怖的仙光吞天,这一役如神魔大战,残酷而激烈,席卷八方宏伟磅礴的巨城如蛰伏的神狮,透发着一种威严,不可侵犯,叶凡他们径直打了进来,引发一场大轰动。

        多少年了,没有人敢在城中放肆,这是从未有过之事,竟有试炼者一路大战到此,举城皆惊,莫不关注。

        叶凡只身一人大战顾凌、管承、天荒十三骑的二号首领等,战到沸腾,血气贯通了天上地下。

        这一路上,他们生死相搏,破坏力之强大让人震惊,从血色试炼场到登上五色祭坛,再到人族第二处圣城,波及甚广。

        天外陨石燃烧,古星四裂,黑暗的宇宙撕开,这是他们在路上战到狂时的景象。

        而今进入城中,每一个人依然精力旺盛,战意不减,杀到黑发乱舞,鲜血四溅,天宇摇动。

        叶凡身上战衣破碎,头盖骨中血气如真龙,冲破苍穹,眼眸像是冷电一般的慑人,手中的黑色长枪裂天、毁星辰,有一种气吞山河之雄姿。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艰难的大战,天荒十三骑的首领战力惊人,更甚兵长管承,实乃一个大敌。

        黑发披散,**着的强健如虬龙般的古铜色的上身,眸子射出犀利如野兽般的可怕光束,手中紫色战矛洞穿天地,每一击都像是一轮紫色的太阳炸碎了。

        两人如两道星河冲击,激烈对决,留下一道道残芒,长枪对战矛,锵锵作响,一黑一紫两道闪电交织。

        每一枪都洞穿天宇,能够击碎冰冷宇宙中的陨星,枪芒大盛,神威滔天。

        天荒十三骑中的二号首领,亦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身披青金甲胄,手持大戟,横扫乾坤,神勇如魔神。

        宏伟巨城中的上古法阵全部复苏,许多道纹却在瞬间被磨灭,更有一些天外陨石被冲起的锋芒粉碎,可见这一战之残酷。

        众人都沾有血迹,全部负伤,可是却依然在舍生忘死,浴血搏杀。

        而在这一路上,共同上路的试炼者因为这一战而被波及,有一些人因此遭创,更有四人毙命。

        由此可窥一斑,战斗到了何等程度,双方都杀到血液沸腾,只想着战死对方,什么都不顾了。

        “这是什么人,胆子也太大了,竟一路血战到了圣城中,开试炼路从未有之先河。”

        “那居中而立,横战八方的男子是谁,一人独战数雄,好强大的血气,好恐怖的战意,古来少见!”

        城中的不少强大的修士赶到,一边观战一边议论。

        “住手,你们竟敢亵渎圣城,都想以身试法吗,违背城规将杀无赦!”

        守护这座古城的兵士大喝,一个个都脸色铁青,过去即便是那传说中可证道的几位无上人杰都是下马进来的。可眼前这几人一个个野性十足,铁血杀戮进来,成为了“战疯子”。

        城门处兵士不多,身在其他地段的统领等闻言带着数十人赶来,黑着脸,大声呼喝,让他们住手。

        而且,接引使都被惊动了,在古城深处传来一道震耳欲聋的道喝,让几人停战,不然将镇杀之。

        第二圣城人声喧沸,所有人都咋舌,百里巨城内所有人都得悉了,莫不怔怔,这是怎样的一批试炼者?实在胆大包天!

        “多少年了,我尤记得那些冠绝各片古老星域、最为恐怖的强人过城时,也没有这般。”

        “平静了多年,终于起了大波澜,这些人难道要掀翻圣城不成?”

        叶凡等人未通名,却已引得十方关注,血战进城中,想不引人瞩目都不行。

        他们终于罢手了,一个个杀气弥漫,相互冷漠对视,并未退步。

        这一战,龙马遭受了不轻的创创,叶凡虽有伤痕,但并无大碍。天荒十三骑皆血染战衣,两头圣兽则差点殒落,浑身是血,瘫在了地上。管承眼路冷酷的光,左胸被叶凡一枪洞穿,心脏都碎裂了,鲜血在地上汇成一条小河,触目惊心,差点神灭。

        苦头陀、穆广寒、拓跋玉、欧冶魔等同来的试炼者皆站在远处,虽未出手,但却亲眼目睹了这一战,深知惨烈的程度。

        此城是星空古路上的第二圣城,但比之第一城要宏伟与巨大很多倍,气氛更加的庄严与肃穆。

        第二圣城的大统领神色不是很好看,盯着他们看了很长时间,才道:“你们真是好气魄,将人族圣城当成了试炼场不成,想与全城强者决战吗?”

        离开血色战场,到最后只有一百四十七人活着来到这里,其他人都殒落了,此时鸦雀无声。

        “你是天荒十三骑中的顾凌,我听闻了,你是管承,又踏上了这条路……”

        大统领冷着脸,将血战几人的名字一个个点了出来,顿时引发一阵骚动。

        “天皇十三骑的首领,这可是一个在路上时、名字就已传进城中的绝顶级种子强者,想不到竟是他。”

        “管承,听着有些耳熟,难道是他……十几年前就是一个绝世猛人,苦修这么多年再次上路,与天荒十三骑联手,都未能将那个男子拿下,真是可怕。”

        城中一片嘈杂,得悉血战中几人的身份,不少人都露出惊容,无不议论。

        天荒十三骑的首领顾凌身上有几道枪伤,血洞惊人,管承更是心脏都碎掉了,怎不让人心惊。

        虽然那围在中央年轻男子也是伤痕累累,但只身独对这么多人,让人感觉到了阵阵寒意。

        “原来他就是那个名为叶凡的热,知晓了,据那边传过来的消息,在第一城时勇不可挡。”

        各座圣城间有联系,消息已经提前传了过来,不然人们不可能提前知晓。

        “接引使特赦,惜你们修为过人,这次不予计较,但没有下次了,若是再违背城规妄动杀伐,格杀勿论。”

        一场风波就这样平息了,矛盾未激化,只是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

        不管怎样说,叶凡他们一路血战进城,影响还是很大的,甚至波及到了星空中。

        “什么,有人得到了道之源?二十几年前有得到了,这一世怎么又出现了,不太可能,真是乱了!”

        风波刚要平静,这则消息传出,第二圣城躁动了,诸多强者震撼,心中久久不能宁静。

        而且,影响并非止于此地,透过特殊的渠道传到了星空古路前方,宇宙深处的某些圣城也得悉了。

        第二圣城暗流涌动,前路亦是雾霭重重,有一些异动,道之源再现让一些人心绪不宁。

        宇宙深处,一块漂浮的大陆,无比的广袤,上面建有一座古城,城外山岭横亘,生机勃勃。

        这是星空古路上的一处重地,也不知多少关之后了。

        一处神园内,亭台楼阁点缀,洁白石拱小桥下流水潺潺,仙气氤氲,蒸腾而上。

        小湖中竟有一株古莲生长,巨大无边,结有十二品莲台,瑞雾袅袅,混沌气缭绕,端的是神秘无比。

        即便是一般的修士也能够看出,这绝对是一宗恐怖的天材地宝,能炼化为长存不朽的绝世法器。

        在园中有一个古朴的道台,雾气蒙蒙,模糊间可见到一个女子盘坐在上,一动不动,正对小湖,静等古莲彻底成熟。

        “小姐,后方传来一则消息,有人得到了道之源。”这时,一个水灵灵、秀气动人的女子走来,钟天地之灵慧,可是却做侍女打扮。

        道台上模糊的女子身影似露出一缕疑色,轻语道:“二十三年前,道之源不是被帝天得去了吗,怎么又出现了?”

        她的嗓音带着一种磁性,如同天籁,即便是初听这种惊人的消息,也很平静与恬淡。

        这名侍女青丝如瀑,肌肤莹白,瓜子脸,大眼灵动,靓丽若精灵,对道台上的女子施礼,道:“消息为真,不过那个人却不像帝天公子那样成功收纳,道之源不认可他。”

        她认真禀报,将所得详情告知了道台上的女子。

        “此事非同小可,关乎甚大,道之源蕴含有绝大的秘密,我要去第二城圣城走上一趟。”道台上身影模糊的女子说道。

        灵动的小侍女露出笑容,道:“二十几年前帝天公子得到道之源,也有小姐的一份功劳,而今若是小姐也拥有,这星空古路上谁与相抗。”

        “帝天惊才绝艳,天资冠古凌今,能得道之源并不意外,与我无关。可前路争战激烈,这一世过于可怕,简直就是一个神话时代,强如帝天得到了天地的认可,却也遇到了几位绝世大敌,难说谁能笑到最后。我去第二城,是想见一下那名镇封了道之源的修士,看一看能否让他割爱,送予帝天。”

        小侍女不乐意了,道:“帝天公子已得到了真正的道之源,小姐你何必如此,当与那后方的修士交换,自己留下才对。”

        “帝天得到了道之源,若再融合一份,也许能演化出惊世的仙宝,那很重要。”道台上的女子说道。

        “小姐你蒙上苍眷顾,得到了混沌仙仙土中的十二品莲台,若是再得到道之源岂不是更妙。”小侍女劝说。

        “我为了等待混沌莲台成熟,耽搁时间太久了,前路上帝天若无助力,恐怕会很艰难。这是一个神话时代,都有各自的势力,唯有结盟才能前行,站上绝巅。”道台上的女子说道,自此不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