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当街杀神骑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当街杀神骑

    作品:《遮天

        星辉垂落,这片府邸中很宁静,一缕清气飘过,没有丝毫的波澜。

        表面看起来院落中很宁静,但是叶凡所化清气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并没有什么发现,只是修士的本能直觉。

        他落在院墙不远处,没入大地下,施展通天动地的源术,谨慎的观察。

        不久后,一双眸子由雾气凝聚而成,在在地底仰望,叶凡心中杀机腾起,眸光冰冷。

        府邸中除却天皇十三骑外还有几位种子级强者,更有城中的两名兵士,正在等待他进入局中。

        这些人隐于法阵内,谈笑风生,对饮美酒,与外界隔绝,若非他源术通神,可以借助大地龙气捕捉上方的异动,根本无觉。

        这是一个坑,等着他向里跳,不一定非要现场格杀他,只需他出现,有这些人见证就可让他背上杀圣的黑锅。

        真到了那个时候,谁还会听他解释,竞争者会藉此除他,人族第一城的诸多修士会对他群起而攻之!

        这是一个恶毒的陷阱,天荒十三骑的二号人物并没有想真正去刺杀他,而是反过来引他入瓮,阴险毒辣。

        叶凡在来之前,就意识到今晚多半不是一起简单的袭杀,而是有针对性的使绊子,现在被证实了。

        “哧!”

        地上的法阵中,天荒十三骑中的首领,突然持一杆紫色的战矛,猛的刺入了地下,双目中爆发出可怖的光芒。

        这个变故让许多人都吃了一惊,不明所以,尤其是十三骑中排名后几位的人都是一阵胆寒,对他无比惧怕。

        “顾兄,发生了什么?”一位种子级强者问道。

        天荒十三骑中的首领顾凌,眸子中射出野性的光芒,**着上身,强健有力的古铜宝体充满了压迫感,道:“有人在地下窥视我等。”

        一缕清气在地下散开,消失不见,什么都没有留下,那道紫色的锋芒能刺死圣人,却不能刺中清气。

        叶凡心中一凛,这绝对是一个强大的敌手,比一般的种子强者恐怖很多倍,难怪在路上时就惊动了接引使。

        “我也有所感应,可是他却一下子不复存在了。”天荒十三骑中的二号人物双目射出青芒,甲胄覆盖全身,似一尊远古的魔神,如渊海般深不可测。

        “没错,有人窥视,又刹那消散了。”一位兵士开口,让在场人的人一惊,这是星空古路上的一个失败者,却如此的强大。

        不用想也知道,他在前路上遇到了无敌人杰,不然凭其修为,怎么会退到人族第一城。

        “会是他吗,真是让人忌惮。”天荒十三骑中很少说话的第五号人物阴冷的说道。

        “这个人是一个威胁,静等他来杀戮,却不曾想没有动手,看来想结果他的性命有些难度。”另一人说道。

        叶凡越强与谨慎对他们的威胁越大,若是在后面的试炼路上动手,不付出一定的代价多半难以收局。

        “不能让他活下去了,要弄死他!”天荒十三骑中的二号人物青色眸光慑人,像是来自的地狱的魔神,话语阴寒冷酷,似毒蛇吐信。

        星辉下一缕缕清气聚在一起,落在叶凡的院中,没入其头顶,此气可聚可散,并非一定要回本体。

        但这终究是一股体内神精,若没有什么变故,他并不愿散掉,强壮己身。

        叶凡站起身来,道:“既然到了这一地步,我便当着你们的面直接杀人好了!”

        说罢他笑了,而后打坐养神,陷入沉眠,根本就不在意外切的一切了。

        这一夜,天荒十三骑空守了半夜,请几位种子级强者与两名军士来见证,白费了力气。

        清晨,街道上恢复了繁华,人来人往,阳光灿烂,但是一些修士心头的阴霾却更浓了,昨夜又死了三人。

        血色恐怖,谁也不知会继续到何时,很明显一些强者假借杀圣之名也出手了,人人自危。

        到底还有几日才能离去,赶往人族一下处古关?这是所有人的疑问,都迫切想离开。

        接引使不作为,任事态严重,有的人甚至怀疑与他有关,一股不好的预感浮上人们的心头。

        紧张气氛弥漫,在这关键时刻,叶凡像是彻底悠闲了下来,在城中四逛,路经城门时感受到一双目光射来,冷而寒。

        他不禁回头观看,正是当初进城时,那个与他冲突的兵士,是一个强大的兵长。

        此人穿着黑色的铁衣,手持一杆青铜戈,站在城门那里,冷漠而无情的看着他,嘴角隐去一抹残酷的笑。

        “是他……”

        叶凡确信,是昨夜两名兵士中的一人,做客天荒十三骑的居处,在那里饮酒守候了半夜。

        “还真是动了一番心思,将对我有敌意的兵长找了出来。”

        午时过后,叶凡逛遍了全城,进入一家酒肆,坐下来独饮,他在等天荒十三骑,要当众血杀。

        小酒馆临街,在外面也摆了几张桌椅,兼做露天生意,出入的人不是很多。

        半刻钟后,街道另一个方向传来隆隆声,一群铁骑驰来,让古街一阵摇动,不少人躲避。

        天荒十三骑来了,要进一家酒阙,这是他们的习惯,近几日都是如此,选择这个时间段出现。

        “你活不了多久!”对面,天荒十三骑的一位骑士说道,话语不高,一般的人听不到。

        叶凡一直在关注他们,凭他的耳力自然能清晰听闻。

        这些人中不少人都带着冷笑,杀意不加掩饰,老十二与老十三更是挑衅,冲着他比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可以说,这是一种羞辱,走上试炼古路后,这样的动作是一种严重的轻蔑与挑衅。

        这个地方有几家大酒阙,自然有不少修士,而今人人自危,都希望在这种场合多做交流,寻到结盟者。

        不少人都见到了这一幕,意识到今日可能会有一场大冲突,这两方结怨已深,早晚会爆发。

        “你们有些人活不过今天。”叶凡轻语,饮下一杯酒。

        “你说什么,挑衅我等,想找死吗?”老十三暴烈的说道。

        “你在主动招惹我等,若不赔罪,当场击杀你!”老十二**裸的挑事,进行恫吓与威胁。

        “请你说的清楚一些,不然别怪我们无情。”当中的第九号人物,转过身来阴冷的说道。

        他们选择性的忽略了片刻前的主动挑衅,而是抓住叶凡这一句不放,希望将事情闹大。

        他们需要有一个合适的理由击杀叶凡,一直希望他主动挑事,然后与兵士共同镇杀他。

        天荒十三骑中的第十号人物还有老十一则直接逼了过来,这两人皆杀机毕露,不怕出事,一直苦于没借口。

        “你这是在寻死!”

        “看你怎么活命,这可是你先惹我等的!”

        最为激进的老十二与老十三残忍的笑了,跟着逼了过来,这一次连二号人物都意动了,觉得叶凡可能忍不住了,也许是联合兵士格杀他的好机会。

        即便他再强,能强过城中兵士的合法镇杀吗?那显然不可能!

        看着这些人逼来,叶凡很平静,坐在那里自斟自饮,可是空气却紧张到了极致,附近所有酒楼的窗都打开了,街道上更是一阵死寂,所有人都在关注。

        “即便你现在道歉也没用,跪下来求饶也杀无赦!”老十二叫嚣,逼叶凡出手。

        这有些欺人太甚,当面羞辱,一般人很难忍受,太过直接与暴戾了。

        叶凡未动,平静的饮酒,小酒肆内却走出一人,身材修长强健,身穿紫衣,黑发如瀑,很是英武,但细看的话,容貌又很模糊,拖着一口铁剑,在地上划出一道道火星。

        他来到街上,径直走向天荒十三骑,打量每一个人。

        “你是谁,滚到一边去,今日我们只想杀那个姓叶的。”老十三非常跋扈,到现在都没有什么掩饰了。

        “噗!”

        血光迸溅,谁也没有想到,紫衣男子在老十三话语落毕的刹那,暴起发难!

        他轮动铁剑,比闪电都快!直接将老十三给立劈了,鲜血飞洒,喷涌的到处都是,连那坐骑都化为了两截。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头皮发炸,这一切太突然了,谁敢在城中当街杀人?

        这违反了城规,需要以命偿还!

        这个人行事无所顾忌,实在过于干脆与果断,尤其是他这一剑绝世犀利,强如圣人都难躲过。

        “杀人了!”有人大叫,街道上彻底大乱。

        众多修士血脉喷张,他们知道今日必有大事发生,敢当街杀天荒十三骑,必然大有来头,将是一场剧变。

        “啊……”

        天荒十三骑当场炸开了,不少人大叫、怒吼着,这一切太突然了,此人嚣张的过分,暴起发难,当众杀人,谁也没有料到。

        “老十三!”

        天荒十三骑中一些人大叫,怒到极致,各种光飞舞,一起向前打去。

        紫衣人自然就是叶凡,施展一气化三清,这是他的道身,当街格杀大敌。他就是要如此,当众击杀,斩开这些人的面子与尊严,杀个彻底。

        哧!

        叶凡准备充足,一剑过后,第二剑已劈出,比这些人行动的更迅疾,当天荒十三骑中的一些人震怒、围攻上来时,他手中的滴血的铁剑已经离老十二的头颅不及半尺。

        完全是一气呵成,一切都是在电火石花间发生的,杀过老十三后,叶凡中途没有任何停顿。

        “啊……”

        老十二大叫,脸色苍白,身上发出无量光,且有各种兵器冲出、阻挡,但还是晚了。

        “噗”

        铁剑横空,劈过他的头颅,斩掉了多半张脸,鲜血飞溅起六七尺高!

        叶凡一剑劈出,天荒十三骑中老十二的半颗头颅飞起,天灵盖被斩为两半,当场横死,鲜血淋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