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禁区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禁区

    作品:《遮天

        群山摇动,万兽皆惊,化成洪流在山脉中逃窜,群禽展翅,飞向远空,它们被叶凡释放出的气息吓到惶恐,大多直接瘫软在了地上,簌簌颤抖个不停。

        片刻后,叶凡恢复平静,血气内敛,身心空灵,他在山中漫步。

        “自然大道,筑道妙经,虽非我道,却为不世传承……”

        叶凡难以平和的走上这条路,但是却深知这是一种筑道的鸿篇仙著,值得借鉴之处太多了。

        为了完成试炼,也为了走出自己的路,他认真的参悟了三天三夜,而后才起身离去。

        第三十六区早已无人,中年道姑等共二十三人被叶凡杀了个干净,没有外人涉足此地。

        第三十七去也一片安静,随着君威山主五人的败亡,再也没有一个争雄者出现,叶凡出没两地中,望不见对手。

        “五万年的小药王!”龙马像是啃白菜一般直接一口咬掉了半株,非常的满意,若是让旁人看到,一定会痛彻心扉,骂它败家。

        殒圣岛上古药很多,但达到数万年药龄的就少见了,毕竟每隔一万年都会有一批人闯过。

        在接下来日的几日里,叶凡开始跨界,左五界、右五界都曾出现他的身影,身上的镣铐一堆,数以百万斤,宛若血色神铁铸成,光泽闪动,非常惊人。

        最后,他将目光瞄向了中心禁地,与龙马一起向前进发,那里有圣兽嘶吼,有冲天血光。

        殒圣岛共有五十区,其中前四十九区为试炼地,最后一区较为特别,位于岛中心,与每一区都相连。大统领曾警告,不让试炼者接近此地,没有必要,只需在前四十九区感悟完毕即可。

        相传,中心地是一片禁区,连古圣进去多半都得殒落,历来都是强者的埋骨场。

        叶凡与龙马前行,一路并未遇到危险,直到临近此地后才觉察到了一种煞气。

        黑云翻涌,前方巨山耸入苍宇,宛若捅入了宇宙中,可以看到如翼龙般的恐怖生物振翅。

        而那仅是一种凶禽,可撕裂不少试炼者,但却也不是食物链最顶端的存在,面对一股股强大的气息,它在颤栗。

        “中心禁区到底有什么,吸引了一批强大的存在盘踞,不肯离开,肯定有什么秘密。”

        叶凡最终进入了到了里面,立时感觉到了一股难言的杀机,像是从万古前透发而至。

        龙马跟在后面,心中有点没底,因为它很快就发现了一头圣兽,正在远处是一片原始老林中窥视他们。

        这才刚进来而已,就见到了一头圣兽,天知道这里最强大的存在有多么恐怖。

        “骨碌碌”

        龙马踩出一个头骨,能有石碾子那么大,看样子历经数十万年了,依然没有彻底的腐朽。

        “圣骨,这不属于人类,当年此地发生过惨烈的大战!”龙马自语道。

        “这山有点怪。”叶凡惊疑不定。

        前方有一座山,不算很高,但却有相当惨烈的气息弥漫出,上面的植被不多,且都是古阴木。

        它上面的土壤很少,通体成灰白色,看起来很陡峭,用手触及,发出阵阵清脆之音。

        “不对,这是一颗牙齿,并非山峰!”叶凡终于看出了端倪,这是一颗高达百丈的“矮山”,材质为牙齿。

        这简直骇人听闻,到底是多么巨大的生灵,一颗牙齿都堪比山峰,座落在此,本体会多么的庞大?

        在这一刻,他们终于明白此地为何叫殒圣岛了,当年的一战必然惊世,死了很多圣人。

        “又见到了一头圣兽!”龙马小声发出警示。

        一头穿山甲浑身成铅灰色,并不是很巨大,长只有十几丈,穿透一片石山,消失在了前方。

        “铮铮铮……”

        突然,叶凡他们遭到了攻击,当迈入一片沼泽时,腾起阵阵剑光,这是圣级的力量,泥沼中有枯骨在沉浮。

        这里交织出一片秩序神链,要将叶凡与龙马绞杀,圣威冲击,法则的力量弥漫。

        “这里是一片战场,死去的强者,他们的遗存下来的法则至今不散,对于后人来说是一片杀场,而对于一些强大的圣兽来说却是难得的悟道地。”龙马道。

        而今,叶凡战力飙升,这自然难以困住他们,所有法则都被他压制,让这个地方慢慢平静。

        咻!

        一条水蛟修成的精怪,啃食过古圣的骨头,拥有不凡神通,袭向叶凡他们。结果龙马一蹄子直接踩死,出现一滩污血,结束了生命。

        “这里的生物很诡异,不以境界衡量,竟吃下了圣骨,敢攻击我等。”

        他们更加小心,继续上路,走了很久,在一座石山脚下发下一个古洞,火焰喷涌,炽热澎湃。

        叶凡神色一滞,感受到了一种绝望的情绪波动,他迈步走了进去,紧接着倒退了出来,出了一层虚汗。

        化道的力量!

        这口火洞是强者化道所留,至今道火都不熄灭,他与龙马差一点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我@#¥……”龙马诅咒连连,刚才只差半步,它就被动化道了,万幸修为够强,度过了这一劫。

        “中心禁区到处都是险地,容不得大意。”

        他们一路遭遇二十四险,最终都度过,来到了最深处,那里血气如剑光般,穿透天宇,没入高空。

        而且,伴随有铮铮剑鸣,一种强烈的杀机迷蒙出,让人灵魂悸动。

        “一个血湖!”

        血气冲霄,剑光铮铮,都是源自一个血色的湖泊,它直径能有十里,鲜红的刺目。

        血云澎湃,雾气蒸腾,隔着很远就能感受到那种击穿万古的杀意,一道道血芒冲天而上。

        “十丈血池,人祖人宗埋骨地。”

        在血湖旁边,有一面石碑,在岁月的侵蚀下,早已烂掉了半截,勉强能辨清上面的太古神文。

        “十丈血池,我怎么看到了十里?”龙马疑惑。

        这么多年过去了,沧海桑田,十丈血池都成为了一个湖泊,而血中的杀气还未消散,可见这位强者陨落时,被敌人打入体内的杀气多么的可怕。

        “这里有一段精神烙印……”叶凡惊讶。

        “难怪被称作最强者的试炼古路,每一步都是为了磨练,让后人变强。”龙马叹道。

        这是一段精神烙印,讲述了一个道理,除了敌人,还有自己是最强大的对手。

        这里有血色战场,可为后来者提供与自己一战的条件,能让试炼者更加认清自己,不断蜕变。

        “在这片古老的战场中,可以瞬间创造出一个自己,这是何等逆天的手段?”

        龙马不得不惊叹,开创这片古战场的人绝对有夺造化之功,任何人进去都可演化出第二个自己。

        血色战场就在湖中,有一道道血色裂缝密布,叶凡与龙马没有任何犹豫,各自进入了一道血色的裂缝。

        轰!

        叶凡进去不久,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对决就开始了,血色裂缝闭合,成为了一个封闭的世界,此战惊世,可惜无人能见到。

        直到三日后,叶凡浑身都是金色的血液,遭受了近乎毁灭性的重创,即便有者字秘这宗疗伤的无上仙术,亦是如此的惨烈。

        原因无他,他放开了手脚,与自己战斗,他会的秘术,那个人也会,他的战技,那个人很清楚!

        这是叶凡有生以来最惨烈的一战,没有其他人可比拟,势均力敌,杀到疯狂。

        当叶凡出来后,龙马正在呕吐,它浑身是血,都快成为一团烂泥了,白色的骨头都裸露了出来。

        “我从没有一次像今日这般痛恨自己,怎么这么难揍,怎么也打不死,真身几乎交代在里面。”

        龙马诅咒连连,一边大骂,一边呕吐,看样子与自己大战时,它实在是拼到疯狂了。

        “我找到了一个提升修为的方法,以后一气化三清中的虚我日后将是我的死敌!”叶凡拖着疲惫的伤体说道。

        “别,在这里还无妨,真在现实这样对抗,可能会被自己杀死!”龙马警告。

        在这个地方,即便自己的真身殒落,最终还是能复生的,这就是血色战场的妙处。

        可惜,每一个人都只有一次的机会,不能去进行第二次对决。

        叶凡与龙马退走了,回到了第三十六区域,开始疗伤,龙马吐了两日才才慢慢恢复镇静。

        “你说还有其他人在与自己对决吗?”龙马问道。

        “这是必然的,肯定还有其他人进去了。”叶凡答道。

        “我祝他们看见自己就想吐!”龙马不怀好意的诅咒。

        “当……”

        第十二日,一声钟鸣响彻殒圣岛,时间到了,所有试炼者都要退出此地,不然将被封印在此。

        叶凡换下破碎的战衣,在一个湖泊中洗净了身上的血迹,换上一身崭新的战衣,骑坐在龙马上,向外而去。

        此时,他精气神都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境界,血气如汪洋,神识如凝练如仙光,整个人如神胎转生。

        各个出口都是人影,来自各星域的强者或带着重伤,或神采奕奕,从试炼场中走出。

        “来自人王古星域的拓跋玉出来了,果然风采自信,为一代人杰!”

        许多人见到了这位锦衣公子,都觉得他像是经历了一次洗礼,整个人身上多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韵。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传出,来自阿弥陀古星域的苦头陀亦走出,脸上如刀疤般的胎记竟有佛光洒落。

        接着,羽化古星域的羽仙出现,甜美一笑,身段婀娜,让许多人眼中露出神光。

        强势的欧冶魔,还有神秘的穆广寒也都相继走出,未出任何意外。

        “第三十六区与第三十七区怎么还没有人出来?”

        “唔,那位道姑可是与二十几人一同去杀那个名为叶凡的修士去了,难道没有寻到他,此时在出口堵他?”

        “很有可能,这么多人出手,即便是种子级强者也不好受,一个人独战这么多人,几乎是必死的局面。”

        “君威山主与四位强大的修士进入了第三十七区,怎么也没有出来,难道他跨界相助去了吗?”

        “据说那君威山主是一位种子级强者,神威惊世,他若相助,这几乎可以说是一场屠杀了。”

        所有人都在等待,看向第三十六区,即便是苦头陀、欧冶魔、羽仙、穆广寒这样的人也都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