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年二百四十三章
  • 正文 第一年二百四十三章

    作品:《遮天

        “凶手抓住了,被兵士揪出,这下真相将大白了。”隔了一日,人族第一城内传来喧哗声。

        许多人向中心广场飞去,在那里一个披头散发的男子出现,被扔在了地上。他浑身血淋淋,在刺杀一位修士时失手,被几位兵士擒拿,绑缚到了此地当众审判。

        然而人们失望了,这是一位半圣,怎能杀死一位道行高深的真正圣人?观其识海发现,他并非斩杀圣人的凶手。

        这件事发生,更加让人忧患,人人自危,相互提防,若是诸雄皆效仿暗杀之道,会出大乱子!

        “这可是人族第一城,怎么会有暗杀出现,连城主都找不出真凶,岂不会被人钻空子,说不定有人会夜袭我们。”龙马琢磨。

        城池巨大,宏伟壮阔,街道两旁建筑物团簇,诸雄分散居住,互不信任,不敢过于靠近。

        星辉洒落,如薄烟缭绕,夜深人静时,一声惨叫响起,是如此的突兀,让人发瘆。

        一队兵士如一股洪流般扑杀了过去,可惜依然无所获,只见到一具鲜血汩汩而涌的尸体。

        城内一阵大乱,许多人冷漠的看向那里,亦有一些人冲了过去,赶到现场。

        “真是可惜,这还是一个孩子,只有三十岁就已斩道多年,达到了半圣境界,实乃一代天骄,就这样被人扼杀了。”

        一个男子轻叹,虽然看起来很年轻,但事实上早已一百八十多岁,有资格称一个三十几岁的强者为孩子。

        “这绝对是一代人杰,若是不死,即便迈不出帝路,也能成为圣人中的王者。”

        三十几岁的半圣的确骇人听闻,让一些成圣的人都轻叹,如此强劲势头古来少见,实为一个异数。

        人们意识到,暗杀者深不可测,且选择的目标很明显,都是未来帝路上可能会有所作为的人。

        第一人是强大的圣者,第二人为潜力无边的后起之秀,第三人会是谁?所有人都觉得他多半不会收手。

        “这算什么,藏头露尾,也配走上最强试炼路吗?不敢光明一战,只会暗中杀人,生性龌龊,不过是一介鼠辈!”有人不忿。

        “也许这个人本就是一个杀手,就是需要以此种血杀证道。”另有人猜疑。

        接引使下令,全城追捕,一定要将凶手擒杀,前后死了两人都是种子级强者。

        “还未进试炼场,先遇上了这等事。”龙马自语。

        星河垂落,古城朦胧,安谧祥静,感受不到一点杀气。

        后半夜,叶凡突然睁开了眸子,化成一道金色的闪电撞碎窗子,扑向院中一处虚空。

        他一拳就粉碎了真空,金色炽电交织,他如太古凶兽出闸,又似一尊战神复生。

        咻!

        一道模糊的黑影被其震的倒飞,有鲜血洒落,而后这道身影快速融入了天地虚无中。

        叶凡一声冷哼,身体也不见了,天庭秘术尽展,如影随形,配合行字诀,杀生大术冠天下。

        这是一位圣人,手段超绝,非常强大,让叶凡都心中一凛,这绝对是一个罕见的可怕的人物。

        哧!

        他演化斗战圣法,一座火炉出现,镇压而下,凰鸣动九天,火光灼古城,恒宇炉镇压而下。

        此人洒落下一片血花,倒退而去,犹如鬼魅,非常迅疾,快过电光。

        这天下间恐怕也唯有叶凡的行字诀能追上他,几次突围,都被叶凡截断前路,阻在此地。

        “轰!”

        龙马偷袭,号称踏仙无影脚,上来就是一百零八击,每一蹄子都蹬碎了天地。

        砰!

        这个人遭了一记马蹄子,横飞数十丈远,借力没入虚空中,想以秘法消失。

        叶凡是行家,六道轮回拳轰出,粉碎了乾坤,如洪荒猛兽般的气息铺天盖地,将此人震落。

        这样的战斗自然惊动了城中诸雄,附近门庭露出一道道冷漠的眸光,向这边观望,也有人冲来援手。

        “杀!”

        整齐划一的喊杀声,如一片星河拍落在大地上,惊起无边涛澜,震耳欲聋。

        守护巨城的兵士到了,一来就是二十几人,将这个地方团团包围,扫平建筑,闯了进来。

        清冷的月辉下,叶凡独立,手中持着一张人皮,认真看个不停。

        龙马从远处跑了回来,并无发现什么刺客同伙,也没有可疑之处,口中诅咒个不停。

        “发生了什么?”一个兵士沉声问道。

        星空下影影绰绰,大批的强者到了,大多都为走上最强试炼古路的人,将这里围住。

        “有人刺杀我,不过失败了。”叶凡答道。

        现场一片鸦雀无声,这像是一层阴霾,浮在城中,让人觉得压抑,而叶凡却无恙,击退了暗杀者。不少人都露出异色,他被当做目标,绝对证明了其价值,被暗杀者认为是一种威胁。

        叶凡最后以六道轮回拳击出,打碎了一切,连那道身影都暗淡了下来,只留下一张人皮。

        这是一张相对完好的人皮,好比蛇蜕,宛若是被人脱落下来的,除却面部外,其他各处完好无缺。

        “这就是凶手的皮?”人们露出怪异之色。

        “难道被你击杀了?”

        黎明到来,这件事引发了一场大波,诸多兵士在这里还原战斗场景,却并未有更大的收获。

        在接下来的两日里,城中没有发生暗杀,一片宁静,有人猜测那个凶手被叶凡击毙了,也有人摇头。

        兵士将那人皮取走,送到了接引使府,一直没有什么结构。

        “这个人绝对没死,我不知道他究竟有什么秘法。”叶凡清楚的知道,击落下一张人皮,并非真的斩掉了凶手。

        “看样子他短时间内不会出现了。”龙马道。

        叶凡沉思,道:“若是纯粹来刺杀我也就罢了,可若是藉此来突显我,引起他人关注,为我树竞争对手于四方,成为一个明着的靶子,那就有阴谋的味道了。”

        接下来的几日都很安宁,再无流血事件发生,人们一直等待接试炼场开启,可是接引使始终没有什么表示。

        养精蓄锐多日,不少人都不再闭关,走上了街头,进入了茶馆、酒楼等,静待时机。

        叶凡出行,遇到了一个单薄的少年,曾于第一次遭遇天荒十三骑时善意提醒过他,说这条路上强者不为他人退。

        虽然到了人族第一城,但是叶凡对一些事还不算了解,唯有他是独自上路,其他星域都有同路人。

        “他们为何来了那么多人?”

        叶凡虚心请教,他发现有的星域来的人未免太多了,动辄就是十数名,都源自一个古地。

        “来多少人,完全是由各自星域的古路守护者决定,没有特别限制,除非有隐忧。”

        最强试炼古路是一处埋骨场,死的都是英杰,即便拥有帝资也可能会殒落途中,太过凶险,能活着而归的并不多。

        出于自身星域长期强盛考虑,一些古地自然不会派出很多人马,一般都只是十几名。

        “十几名……”叶凡一怔,据他所知,奇士府一般遣出三人,唯有这一世最为特殊,并未加以限制,那是因为成仙路将启,凶吉难料。

        “也有一些古地因宿敌可怕,不得已只能遣出三两名,怕被报复。”

        叶凡闻言,顿时一怔,看来这古路上的讲究很多,此前奇士府的老府主却未细说。

        北斗可能有不世大敌,前路多半有最恐怖的竞争者,这么多万年来仇恨都在延续吗?

        “你……来自北斗!?”少年吃惊的睁大了眼睛,而后低声告诫他,最好不要向人提起。

        “为什么?”

        “我曾听闻,那是一颗葬帝之星,人杰并起,神灵之子蛰伏,这么多万年来成为不少星域的竞争公敌。”

        叶凡深感意外,前路可能会举世皆敌!而今所见到的人还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大批的人早已上路。

        星空中细小古路很多,有的路一帆风顺,有的被古之大帝干预过,磨难重重,但凡强大的古星域,道路都很难走。

        “据说,有人族古路,也有神族古路等,最终殊途同归,汇向一条主干。”单薄的少年名芮玮,讲述了他知道的一些秘辛。

        踏上这条古路,并非所有人都是为了证道来,各有目的,因为最终只有一个人有成帝的契机。

        有些人很理智,不想闯到最后,因为整片宇宙的强者都去争,那是何其惨烈,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芮玮道:“以我来说,能成圣就行,而我最重要的目的是为了族人寻到一颗生命古星,因为我们的天域空间快干涸了。”

        叶凡默然,芮玮的出生地是一片混沌净土,就如同杀手神朝的天域、狠人的混沌仙土。

        这是他们的祖地,被一远古大圣发现,起初该族无比繁盛,因为古药、神珍很多,可是而今已不适合居住了。

        “很多人并非来自生命星辰,而是来自古之盖代强者开辟的小世界,有的至今还在繁盛,有的没落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芮玮轻叹,他们的神灵小界快枯寂了,资源有限,此时他身上连一块神源都没有,因为都留给了族内更为需要它的孩童,进城后他一直露宿在街头。

        “真正有资格争夺帝路的人都来强盛而辉煌的古老星辰,比如说那天荒十三骑就是来自一片强大的古星域。”芮玮道。

        叶凡暗自叹了一口气,送给芮玮一座玉鼎,里面有数百株古药,还有一堆神源。

        “我们去前方那酒楼看一看,有不少人出入,想来有最新些消息。”

        两人刚进这座悬浮天空中的巨阙内就听闻到了一则消息,明日众人将进入试炼场,这绝对是一件大事。

        巨阙中,一个锦衣公子独坐一桌,轻摇折扇,无人敢接近,据说来自一片很强大的古星域,天纵奇才,已经成圣。

        另一边,一个头陀戴着金箍,束着乱发,脸上有一道如刀疤般的胎记,虽为佛门弟子,但是长相不是很和善。

        叶凡心中一怔,除却北斗的西漠,其他星域亦有强大的佛门?很快,他听到了别人的议论,此头陀来自一片名为阿弥陀的古老星域。

        这宫阙**有**个桌位很特殊,别人不敢靠近,他们是四百三十七位试炼者中最为强大的人!

        除了他们外,自然还有不少人,拉派结盟,志同道合者走到了一起。

        “暗杀者是谁,我想很多人都应该意识到了,不就是那个名为叶凡的人吗,说什么他击退了刺杀者,分明是在做戏,就是他自己!”有人尖厉的说道。

        叶凡向那边望去,除却见到了说话的人,还见到了那个曾险些交手的中年道姑。

        “明日就要进试炼场了,有他好看,哼哼哼……”那些人全都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