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仙衣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仙衣

    作品:《遮天

        咻!

        一颗磅礴的星辰被切为两半,麒麟杖堪比天剑,拥有绝世锋锐,轻轻一划,连硕大的星辰都要毁掉。

        它蓝的晶莹,美的炫目,代表无上的权势,为古皇的神杖,上可打仙,下可伐圣,光辉烁古今。

        火麟洞的大圣炎麒持它猛攻,成片的陨石被扫成尘埃,这宇宙间没有什么能够挡住,即便是星河也不行。

        可是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他始终不能拿下对手,这也是一个大圣,法力通玄,傲视万灵,绝对是一个劲敌。

        雷鸣震宇宙,对方又攻了过来,简单的一拳中正平和,暗合天道神威,拥有一种气吞山河之势。

        古代神明遗存下来的仙衣并非高大的机甲,非常贴身,与北斗的战衣很像,铭刻的是天地皇道。

        此人身穿宝衣,手段逆天,攻击力举世难匹,每一次都是狂涛卷万里,这一拳瞬间震碎了一个行星!

        火麟洞的大圣炎麒蹙眉,依据掌握的情况,永恒星域的人仰仗外器,自身难以功参造化,可是此人为何这样具有颠覆性。

        他能够看出,对方攻击力超级悚人,对大道的理解达到了罕见的高度,是一个难寻敌手而寂寞的人。

        炎麒是一个身份很特别的人,并非太古末年的修士,年代更为古老,是火麟洞中兴时期的巨擘,被封神源中,在今世觉醒。

        他手持麒麟杖,通体都被染成了晶莹的蓝色,杀气卷天宇,令日月星河都失色,战气澎湃。

        轰!

        他挥动权杖,蕴含无上妙术,打出了一头麒麟,高能有亿万丈,吞天纳地,将对方覆盖。

        成片的陨星出现,坠落向远方,全都是这一击所造成的,星空大震荡!

        然而,永恒的大圣依然无惧,身在麒麟神像的压迫下,口中轻叱,眉心道光冲天,借助神明战衣抗住了这一击。

        熊熊烈仙火燃烧,永恒的大圣浑身金霞洒满宇宙,让星域抖动,他的仙衣在轻鸣,背后浮现出诸多道纹,凝聚成数十把金色的战剑,一齐向前剁去。

        在灿烂的仙光中,麒麟被斩,火麟洞的大圣炎麒倒退,胸膛起伏,受到了一定的冲击,他死死的盯着对手。

        金色的光流动,永恒星域的大圣穿有黄金神衣,躯体被晶莹的宝光覆盖,这是道劫黄金铸成的甲胄,举世难寻第二副。

        仙泪绿金、永恒蓝金、道劫黄金等,每一种神金都是罕世的,古之大帝都不一定难够得到。

        这件仙衣材料纯净,通体金黄剔透,璀璨夺目,将其主人衬托的像是一个战神。

        显然,此人的年岁很大,灰色的发丝披散,眼眸深邃,他像是不属于这个时代。

        这是百万年前的道衍神明遗留下的甲胄,失传也不知都多少万年了,连永恒主星的人都一直寻不到下落,却在今日出世。

        战斗再次开启,炎麒大圣神勇,手中的麒麟权杖上下飞舞,划出一道道仙光,让宇宙都轰鸣了起来,可轻易截断星河。

        然而,永恒星域的大圣身着道衍神衣,法力冠绝一时,寸寸进逼,强势无匹。

        “轰!”

        在其身后,金色的道剑飞舞,数十柄轮动,将前方一颗又一颗行星斩掉,炎麒都不得不暂避其锋。

        火麟洞的大圣蹙眉,越打越是心惊,对方不弱于他,想分出胜负,非常艰难。

        “你不是永恒星域的修士,他们不注重开掘身体宝藏,倚仗外物,而你实力却绝顶。”炎麒老圣开口,盯着他的眼睛。

        “谁说炼器就不能通绝巅,世间道法万千,有人可以书画得道,怎就不能以外器鸣九天?”

        炎麒闻听心中一凛,这绝对是一个难惹的人物,触摸到了自己的路,借助外器明证己身。

        渐渐地,两人都快力竭了,古皇兵何其可怕,能够将大圣活活吸干,成为骷髅骨,长时间下来他们都不支了,嘴角溢血。

        “大圣请速回,永恒主星快守不住了,一场浩劫来临,将生灵涂炭。”虚弱的哀嚎从星空中传来。

        永恒主星的大圣顿时变色,满头灰色发丝倒舞,他转身就走,撕开宇宙,向回赶去。

        “哪里走!”

        火麟洞的炎麒大圣阻拦,手中剔透如蓝钻般的麒麟杖切开虚空,横击而出,想将他缠住。

        道火喷涌,金色烈焰飞腾,道衍神衣光辉上亿缕,灿若神明,他向后震了一击,加速远去。

        然而,自麒麟杖内飞出的巨大麒麟却差点将他扑杀,让其口中溢出的血迹多了十几缕。

        炎麒大笑,道:“走不了,除非你付出相应的代价,不然只能看着永恒被毁掉。”

        一追一逃,大战在继续,两者间蓝光与金光不时迸发,动辄就会毁掉星河,若是其他人在此,一定会冷汗遍体。

        永恒星域,大战到了最后阶段,一艘艘宇宙飞船炸开,一个个小行星燃烧起来,整片星域都火光冲天,如末日来临。

        惨叫声起伏,那是神识溃散的余波,传向十方,永恒主星的强者节节败退,抵挡不住古族。

        在九凰王、麟天王的带领下,古族勇猛直前,势不可当,斩掉一处处可伤圣人的战争工事,快速推进。

        “啊……”

        曹家的一个圣人被大力牛魔族的老圣人以牛角挑杀,死在星空中。

        “天亡我永恒吗,这么多年来,我们远征各地,称尊星海中,到头来竟惹出这么多的圣兽。”

        北斗的圣级强者过多,让永恒主星的人绝望,仅这个方位就有十几位古圣,各个法力通天!

        他们没的选择,冲向永恒主星,在星空中战不下去了,防御工事几乎被摧毁了大半。

        “百万年前诞生过神明,数十万年来的辉煌,璀璨的永恒文明难道在今日走到了终点吗?”连圣人都绝望了。

        永恒星域,无论是修士还是凡人透过屏幕观看到这一战后,都从头凉到了脚,这一战他们大败。

        血淋淋事实,结局已注定,将落下最后的帷幕。

        “上苍啊,何其不公,让我永恒繁盛至今,为何突然要毁灭?”

        “呜呜呜……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圣兽,这不符合常理,北斗那颗古星怎会如此可怕。”

        人们哀呼、痛哭,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们战败了,主力都退了回来,也许将会被扫平。

        永恒主星一片愁云惨淡,哀哭声四起,连圣人都战败了,他们何去何从,生命可能会在今日全部结束。

        “吼……”

        突然,一声长啸传来,道劫黄金仙衣的光华照亮了整片宇宙,永恒主星的大圣撕开星域,冲了回来。

        “速退!”

        九凰王变色,他还差一点就会成为大圣,神识敏锐,裂开天宇,带着身边的圣人快速遁走了。

        其他人也感觉大事不妙,全都飞逃,极道仙威隔着一片繁星压了过来,让他们身体欲裂。

        神识啸音震乾坤,终是有三位圣人慢了一步,刚踏进域门,就被那黄金仙光扫中,连哼都没有能够哼一声就成为了血雾。

        永恒主星的大圣回来了,不过却付出不小的代价,口中咳血,道衍黄金神衣都染红了。

        “留下神衣!”火麟洞的炎麒大圣追到,举起蓝色神杖向前劈来。

        金光一闪,道衍仙衣护主,穿透天地,飞落向前方那颗巨大的星辰上。

        “你不出来的话别怪我无情,毁掉这可生命古星!”炎麒冷漠的说道,高高举起了蓝色的神杖。

        现在进化液都不是那么重要了,若是能够得到古代神明的宝衣,等到古皇子实力足够时将其炼化,据为己有,火麟洞的底蕴谁能相比,必将天下无敌。

        永恒主星一片哀哭声,人们四方奔走,不少星门出现,许多大势力想要背井离乡,横渡天宇而去,活着总比死去强。

        “有极道古皇兵镇压在此,谁能够离去?”炎麒冷酷的说道,缓缓压落麒麟杖,皇威沸腾,席卷古星。

        但是就在此时,一条条瑞气蓬勃而起,绕着古星旋转,将此地护住了,不允许皇威落下。

        炎麒大吃一惊,他压着麒麟杖,原本想切开此星上的一块大陆,然而却被一股可怕的力量所阻。

        “古皇大道!”

        他不得不变色,想起了一些事情,脸上阴晴不定,最终默默的收起了麒麟杖。

        “怎么回事?”有圣人不解,上前请教。

        “诞生过古皇的星辰,烙印有他们的大道,想要毁掉,会遭受一定的反噬。”炎麒皱眉说道。

        众人闻听,一阵发怔。

        “是刚才那个身穿道劫黄金仙衣的大圣激活的吗?”

        炎麒点头,道:“是他。这颗古星很不凡,让人吃惊,自古至今,最起码出过两位古皇级人物,受两种大道庇护。”

        “怎么会这样,难道就这样算了吗?”其他古族急切,想得到永恒主星的进化液等秘密。

        “我早已受够了他们,居然称呼我等为圣兽,恨不得立刻冲进去大开杀戒,屠个干净!”一位背生黑色鹏翅的祖王说道。

        炎麒认真思忖后,道:“不要妄动,先等一等,此地诞生过两位至尊,不能贸然入内,多半有一场杀劫。”

        “我希望此地有一个神明的子嗣留下来陪我一战!”火麒子开口,躯体修长强健,双目如电,盯着永恒主星。

        大地上,各大族全都沉默了,此时大道封天,连星门都没有办法打开,无法离去。

        “严审须陀族,一定要查个清楚!”

        “不错,须陀族误了整颗古星,他们一定与那些圣兽有勾结,弄出一张神皮,导致銮封、弥罗的绝世强者离去,不然这一役不见得会败。”

        不少人在叫嚷,建议立刻缉拿须陀族所有人。

        坦牟星域此时已冷冷清清,所有人都上路了,向着更远的一处星域而去,探索那处生命古地。

        “找到了,真的有一颗生命古星!”两日后,一个佣兵团的强者惊喜的大叫。

        并不止他们发现,许多人都有感应,探测到了生命星特有的波动,一艘艘宇宙母船向前冲去。

        除却曹家、日不落王族、沧海族、梵族等不朽的传承外,圣光佣兵团自然也在列,赶到了这片全新的星域。

        “真的有一颗生命星辰!”

        “奇迹啊!”

        所有人都欢呼,千辛万苦,踏遍星宇,竟然寻觅到了。

        叶凡一直盘坐飞船内,当临近古星后他瞬间睁开了眸子,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不祥阴影浮上心头。

        老佣兵霍白若有所觉,他在舱中站起,自语道:“我怎么觉得大难临头了,像是置身在了杀场中。”

        “老霍头你又生出错觉了,终于寻到了这颗生命古星,多半会见到传说中的生命之树,你发什么梦呓?”其他佣兵取笑。

        “唉,我老霍别的本事没有,但是对生死的预料却堪称佣兵界第一,不然何以同代的人都死光了,我还能活下来。”霍白道。

        “霍叔你说的对,有的人天生有一种可怕的本能,你若是心有所感,还是赶紧离开吧。”道一开口,一路上他很随和,笑容可亲,与他的金发一样灿烂,此时却露出郑重之色。说完后,他回首遥望星域深处,正是永恒主星的坐标方位,像是要看透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