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钓鱼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钓鱼

    作品:《遮天

        碧空如洗,天穹湛蓝的像是一块宝石,洒落莹莹光辉,让人心境开阔,精神愉悦。

        大山巍峨,银瀑似练,走在蛮岭中,猿啼虎啸,一派史前风光。

        人魔不时驻足,阵阵沉思,再回首百万年已过,那过往的,那消失的,那逝去的,一切都不在了。

        一老一少走在东荒中,漫无目的,应人魔所求,叶凡带着他观日月山河,看名山大川。

        “逝者已矣,多少人杰古皇都埋于尘埃中。”人魔轻叹。

        叶凡还未来的及安慰,野人老爷子也那坚韧、粗蛮的心与性情就自动调节好了,自语道:“没吃过斗战圣猿。”

        叶凡晕菜,赶紧让他打住,这个物种太珍贵了,而今只剩下两只,一个也不能杀,更不能吃。

        “前辈,当年我是从万龙巢将你偷出来的,当年都发生了什么?”

        “走,去万龙巢,我本就是想去见一见他们。”老野人底气很足。

        他们从中域出发,路径不少古城,在叶凡的恳请下,人魔变幻了个样子,免得打草惊蛇。

        “咦,我没看错吗,那是人族圣体,他还真是胆大包天,诸贤都在寻他,还敢跑出来!”

        他们刚进入有人烟的地域就被人跟盯上了,一些修修士露出异色,人的名树的影,叶凡也算是名动天下了。

        “不对,只是像而已,并非叶凡,容貌相去甚远。”

        “怎么回事,方才我还觉得是他,怎么很快又换了一个人?”

        一些人暗自观察,不免有些失望,而另有部分人未退走,反而更加留意了,古族名宿得悉,火速赶至。

        “此人气态沉稳,而且之前有人确信看到了其真容,这多半是叶凡所化,并非认错人。”

        很多人不死心,认真向一些小修士求证,觉得十有**是叶凡真身,用秘法掩去了容貌。

        这自然成为一道暗流,别有用心的人快速将消息传了出去,更有古族将消息禀告给了圣级古王。

        幽月城是中域十大古城之一,距离天璇遗址最近,宏伟壮阔,岁月在城墙上留下了斑驳的印记。

        一块块青石,一堵堵城墙壁,布满斧痕箭孔,是古来征战残酷的最好证明。

        叶凡与人魔一路走来,径直入城,对于暗中的窥测者并不在意,嘴角带有一丝揶揄。

        “冰糖葫芦,万年古树结出的异果,蕴天地精华,又大有圆,不甜不要钱。”

        “天上龙肉,地上驴肉,一头成精的神驴,世间大补,可以延命,补阴壮阳,刚出锅,喷香!”

        ……幽月古城,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叫卖叫卖声此起彼伏,非常的热闹。

        “这些都是人?”人魔盯着摩肩擦踵的人群,相当的惊异,街道上非常的拥挤,行人实在太多了。

        路上的行人听闻后一个个都翻白眼,觉得他脑子有问题,精神不正常。

        叶凡一阵头大,告诉他而今人族繁盛,一个地区的人口数量都要以亿为单位,就更不要说天下各地的总量了。

        “真多!”人魔点头,而后伸出一只手,从那卖糖葫芦的插架上拽下十串来,一口全部吞下。

        “嘿,老爷子好牙口,怎么样,甜吧?”卖糖葫芦的相当高兴。

        “不是万年古树结的,顶多十几年。”人魔摇头。

        卖糖葫芦的无言,还真有人相信,这是要挑刺吗?叶凡赶紧扔给他一串铜钱。

        “你这不是成精的驴肉,是一头瘟驴。”人魔坐在老字号驴肉馆中,刚吃了一口又吐了。

        叶凡赶紧拉着他走人,人魔耿直,还当这是太古呢,行事风格不变,肯定会有人遭殃。

        “是他们吗?”不远处,一道身影出现,纤尘不染,在其旁边陪同着数名高手。

        “是的,祖王,我们怀疑其中一个是人族圣体!”旁边的人回应道。

        “唔,让我来看一看。”他睁开了天目,而后瞬间变色,道:“果然是他,既然出现了,就别想走了。”

        这名祖王倒也没有妄动,第一时间进入域门,去请一些故友,他知道叶凡的厉害,一个人不能对付。

        接到消息、赶至幽月古城的不止古族,连来自域外的诸贤也有人到来,在远处匆匆一别,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他们与叶凡没有仇,但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绿铜鼎干系甚大,必须要夺来,那么只好对不起人族圣体了,胆敢不交,唯有残酷抹杀。

        “年轻人挨不住寂寞,任你妙术通天,掩去真容,可有一种本源特质是藏不住的,古贤可观到。”

        叶凡对此像是无知,陪着人魔到处走,最后穿城而过。

        人们不会想到,他与人魔走到了一起,这位老野人真的是修为震古今,有心隐藏,谁能看透?

        中域,地广人稀,大路两旁是冲天的古树,枝桠宛若擎天巨伞,快与远处山峰齐高了。

        不时有异兽嘶吼的声音传来,一头头蛮禽划空而过。

        叶凡他们走出去还不足百里,虚空就被撕开了,三尊身影出现,各个法力高深,身体笼罩神环,全为古族祖王!

        其中一个背生金色双翼,如同雷神。另一个身如青猿,高大魁梧。第三位血电绕体,劈啪作响,宛若神祇。

        “上苍垂怜,让我等在此相遇人族圣体,这是要赐予我等仙鼎,而得以参悟成仙契机吗?”

        三位祖王眸子中光束慑人,如几道闪电劈来,盯着叶凡,难掩喜悦之色。

        “你们高兴的太早了,绿铜鼎属于我们。”天上传来话语,一个青衣男子与一个白衣中年人驾驭祥云,缓缓降落,这是来自域外的古圣。

        “我等先到于此,两位想横插一手吗?”一名祖王冷声喝道。

        “人族圣体的死活我不管,生杀予夺随你们,但是绿鼎必须留下。”一位域外古贤说道。

        “人我们要,鼎也要留下!”三名祖王针锋相对。

        双方各不退让,视叶凡为盘中餐,将他与人魔当成了猎物,不知危机随时可能会爆发。

        “前辈觉得这几人怎样,有天狗族的,满足了你吃狗肉的愿望,还有一头青猿,勉强能做道猴脑菜,另外这来自域外的两位,族类怪异,说不定会有惊喜!”

        叶凡肆无忌惮的说着,像是在菜场挑鱼捡鸡,相当的从容,让几位古圣顿时变色。

        “你算什么东西,敢对我等他指点!”一名祖王阴沉着脸,他背生一对金翅,头颅为天狗相,非常的狰狞,自高天上一步向前迈来,踏向叶凡与人魔,想将他们踩在脚底。

        他自恃成圣多年,胜过一般的古圣,对叶凡相当的不客气,也是想以高姿态先行震慑他。

        “将鼎拿来!”来自域外的强者青衣猎猎,黑发齐腰,亦探出一只大手,一把抓向叶凡,更为干脆,想直接裂其躯,夺其绿铜鼎。

        叶凡冷笑连连,道:“一个个跟我装大半蒜,当自己是古皇了吗?还是觉得能君临天下,故此在我面前作绝代高人状,当心我一个个打你们成猪头!”

        轰!

        人魔的强盛气势爆发了,瞬息冲天,自古至今,谁敢拿脚丫子踩他?谁敢视他如无物,当年舍古皇兵外,无人可镇压。

        这种惊人的野性力量扩散出后,天空中的五道人影跟煮饺子一样噼里啪啦的坠落下来,根本就经受不住,遭到了强烈的冲击。

        人魔拎着晶莹的白骨棒走上前来,在噗噗声中,将几人都给砸的骨断筋折,只能发出一声声惨哼。

        三位古王与域外的两位古圣,全都惊恐,做梦也没有想到,一个糟老头子会比太古蛮龙还凶残。

        当见到他**着上身、拎着特有的骨棒露出真容后,他们彻底绝望了,想抽自己的嘴巴,一下子猜到了这主是谁。

        这些日子一来,太古人魔惊天下,瞬息便可联想到!

        “敢拿脚来踩踏我们?”叶凡上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大脚丫子直接印了下去,一顿蛮力踩踏。

        几声怒吼,他们元神出窍,撞碎天灵盖想要撕破虚空遁走,结果等待他们的是一杆白骨大棍,全部被敲碎,死了个透彻。

        按照叶凡的想法,准备四处走动一下,不时小露下真身,谁敢对他不利,一个个的都钓出来,进行反杀。

        可惜,他的钓鱼行动未能实施,人魔直接告诉他,时间不多,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化魔,还是赶紧上路要紧。

        “唉!”

        叶凡一声长叹,只得作罢,不然他将会布下一场杀劫,将对他最仇视的祖王与古圣大杀一番。

        北风呼啸,寒气刺骨,这是一片白茫茫的冰原,在那天地尽头是一座座巍峨的雪峰。

        这是北域的一片高地,常年冰雪连天,没有化开过,很神秘与古老。

        七八万年前曾有一个名为幽冥宫的古圣地坐落在此,被北域姜家一位绝代神王手持恒宇炉扫灭。

        据说,那是一个黑暗动乱的年代,有人说此圣地是古族扶持的,故被姜家神王灭掉了。

        时过境迁,岁月远去,真相慢慢揭晓,幽冥宫为古族傀儡无疑,因为在这雪山之下就是万龙巢!

        高地上原本冰峰万座,在七八年前那一战中扫平,只剩下百余里的雪山,依然巍峨磅礴,矗立前方。

        滚滚龙气不时自雪山裂缝中溢出,让整片区域都充满了一股威严与磅礴之气!

        地底深处,鬼斧神工,这是上苍最恐怖的作品,九个巨大的龙洞连向更深处,那里皇者之气弥漫,让人窒息。

        而那极尽之地,更是有一座混沌龙巢,传说那是真龙所筑,狠人已沉棺当中。

        此时,一座广阔的古洞中,乾仑大圣正在与自己的孙子镭战交谈着什么。

        “祖父尽可放心,我以布下妙局,由不得那人族圣体不跳,我要让他明知必死,也要义无反顾,他会跪下来舔我的脚底板。”镭战阴森的说道。

        叶凡与人魔到了雪山中,自不会再掩饰真容,因为本来就是为砸万龙巢而至,要出一口恶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