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见鬼了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见鬼了

    作品:《遮天

        “什么?!”

        一群人都惊叫,这太过不可思议,竟然是太古的人,眼前这位野人老爷子曾亲眼见到过。

        流动出史前神明的力量,被古之大帝级的的法阵守护,难道说这是一尊太古皇不成?

        众人齐刷刷将目光望向猴子,人魔曾经见到过的这个级数的存在,最大的可能就是斗战圣皇。

        圣猿子被看毛了,脑瓜仁都疼,虽然伤感,但是他可以确定,自己的父亲真的坐化掉了,不可能留下什么躯体。

        那还能是谁?一群人都惊疑不定。

        “应该不是圣猿,因为该族的功法霸烈无边,与这种大道法则不相符,有点像是狠人大帝!”李黑水道。

        有上古法阵守护,人们并不能真切的感受到那种气息,只能触到丝丝缕缕而已,还不能确定。

        所有人都盯住了人魔,这位活祖宗眸光异常,正在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个仙茧,神色怪异。

        众人请教老野人,得到明确的回应,并不是斗战圣皇,而是一个非常诡异的强者。

        “铮铮铮……”

        十万八千天剑齐鸣,一齐劈了过来,人魔挥动剔透的白骨棒震散剑气,抬脚向前走去,在阵中迈出了关键的几步。

        这是古之大帝的一角残缺法阵,但却也厉害非凡,圣人进来都会被炼化成劫灰,大黑狗来破解第一次都失败了。

        人魔横行太古年间,堪称一位盖世强者,但是在这个地方却不得不认真对待,以通玄道法慢慢前行。

        在这几步的路上,叶凡等人自然不可避免的询问沉睡的强者在太古年间的身份。

        “不知道,只见过一面。”人魔摇头,他并不能确定。

        但他记忆深刻,那时他同修太阴与太阳,他的身心出了大问题,白天为神,夜间为魔,惹出天大的祸乱。

        其闭关地寸草不生,山川尽毁,在其发疯时,他撕开大地,竟在闭关的地脉下,发现了一个人,与仙茧中的躯体一模一样。

        众人面面相觑,阵阵寒气袭体。

        一个在太古年间就沉睡的人,怎么可能会是凡俗,后来又跑进了太阳深处,此时散发着神明的气机,越想越是惊人。

        “然后呢?”人们紧张的问道。

        “他跑了,而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人魔答道。

        这让人不解,充满怀疑,一个强绝的人没有说一句话,冲出地脉就逃了,实在是诡异。

        人魔依稀记得,那个人一脸的迷茫,跑的时候,肉身撕裂了宇宙,转瞬了没了踪影。

        当时,他很遗憾,因为正好化为魔,需要大量的血食,结果却错过了猎物。

        众人都无语了,这位野人老爷子还真朴实,当年的想法,现在也好意思说出来,真是什么都敢吃啊!

        那可能是一尊神明,他却一点都不在乎。

        人魔超级恐怖,古之大帝的留下的这一角阵纹可阻杀世间绝顶强者,但是他走一步停一阵,慢慢破解,接近了混沌气缭绕的仙茧。

        这让大黑狗相当的敬畏,这是道行高深的极致体现,将法与阵结合,用强通关。

        “这一角阵纹大概能占到全阵图的十分之一,能通过者莫不是盖世人杰。”这是黑皇的评判。

        当然,无形中它也在抬高自己,因为它觉得给它时间慢慢研究,多半也能破解出一条生路来。

        当接近那朦胧的茧后,各种光雾流动,在众人的恳请下,人魔震散了混沌,扫开火精,双手划动,出现一块神镜。

        它看映照虚无,返本还源,破开虚妄,让那枚仙茧不再神秘莫测。

        众人全都屏住了呼吸,想观看这尊太古神明到底是什么样子,镜中初时模糊,逐渐清澈,一道身影显露出来。

        这是一个男子,当即人们就将心中的一位大帝排除在外了,决不可能是狠人。

        “这太古神明真讲究,浑身都是神材,那是传说中的仙缕神衣吧?”黑皇口水哗哗的流。

        “好多宝贝!”小光头花花也眨巴着眼睛,眼神火热,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

        “从下到上,从脚到胸都是神物……”黑皇说道,很快又露出了一丝狐疑,因为似乎有点眼熟。

        “胸口放着一颗招魂神珠,这可是逆天的神珍,据说元神被打散,都能给召唤回来重组。”大黑狗彻底直眼了。

        它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洗劫掉这个太古年间的神人!

        “脖子上挂着一个长命锁,这像是被众人祈祷、念叨过好的一件无上圣物……可是他妈的,我怎么看着这具躯体有点眼熟?”大黑狗挠头,一脸的不解。

        “我看着也眼熟,这么胖,这么富态……”花花也小声嘀咕。

        不光是他们,连龙马也口中吐白烟,叶凡他们也一阵愕然,这具躯体怎么这么怪啊?

        这是一尊史前的神明?

        诸多神物加身,胖躯明晃晃的刺眼,不怎么伟岸,更谈不上神武,倒是有点像一个……神棍。

        雾气散尽,神镜彻底清晰了,露出了此人的脸,显化出了太古神明的真容。

        “狗日的————段德!”

        “我拆,怎么是他!”

        “闹鬼了,段德怎么睡在此地,不是死在太初古矿了吗?”

        “怎么会是无良道士!?”

        一群人跟见了鬼一样,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所谓的太古神明是这个神棍。

        不久前,段德进太初禁地,被古矿中的无上存在点碎,化成了清气,虽然众人怀疑,他多半没死,但在太阳中心见到他,还是一阵错愕。

        这太过匪夷所思了,人魔一百多万年前就曾见到过他?

        “真的是一个人吗?”人们严重怀疑。

        人魔即将踏过阵纹,出现在那仙茧前,然而就在这时,虚空一震,一股磅礴的气息垂落而下,散发着让人难以抗拒的压力。

        古之大帝的力量波动!

        众人全都大吃一惊,人魔也蹙眉,止住脚步,望向火精深处,那里竟隐藏着一件器物。

        直到外敌入侵,它才被一道道奇异纹络催动,散发出一缕缕乌光,恐怖无边!

        “吞天魔盖!”大黑狗恨不得立刻夺来,可却不敢出手。

        毫无疑问,这的段胖子无疑,有此魔盖足以证明真身,此前人们感应到的无上气机也是它溢出的。

        “狗日的段德,真没死,跑到这里装死来了,还不快醒来。”

        只有人魔蹙眉,而后倒退了一步,道:“这个魔盖被一种怪异的神纹催发,若是强闯过去,它理会立刻垂落,裹带神茧破空消失。”

        “这死胖子还挺谨慎,早已安排好了,即便破解了残缺的神阵,他还是能跑路。”

        段德处在一种奇妙的状态,没有人能唤醒,通体被至阳之气裹住,在洗炼真身,净化血肉。

        “他在修渡劫天功,这混账真是大手笔,最难过的那一关就是需要至阳仙气炼体,他借助了古矿中的无上存在劈出的仙气,引渡进自身体内,而后又跑进至阳神日中温养来了。”

        众人感叹,瞬间想透了其中的因果。

        万物相生相克,人体内都有生死二气,不可避免,而段德却要化尽体内的最后一丝阴气,成为纯阳体,这是要走怎样的一条路?

        渡劫天功是道教的一位天尊开创的,即便证道了,也没有使此功大圆满,难道死胖子有大气魄,要臻至无缺境?

        “我怎么觉得段师伯……很诡异,有点吓人。”花花躲在叶凡背后,露出一颗小光头说道。

        在场的人一怔,而后全都想到一阵不自然,此人在一百多万年前就曾出现过?

        人魔不会记错,若是为真,当中的古怪之处太多了,他是以神源封存下来的不成?

        可野人老爷子明确说过,并非如此,没见到神源封裹。

        段德一生都是在墓中寻觅,说他在寻宝,要挖尽墓中一切,有些解释不通。

        他所要找的东西似乎远比这些珍贵!

        “你们若是与他熟识,我就不出手了。”野人老爷子虽然这样说道,但是眼中却出现了火热之色,像是盯住了一头强大的猎物。

        “这胖子的肉……不好吃!”

        “祖宗,你胃口够好,我可以带你去火麟洞还有万龙巢,那里的麒麟还有龙绝对膘肥体壮。”

        一群人阻拦,还真怕他把段德给嘎嘣嘎嘣的嚼了,虽说无良道士来历诡异,但毕竟是朋友一场。

        人魔没动,一双眼睛内仙芒如丝如缕,盯着那枚茧,像是要看透一切。

        “他不是当年那个人……”野人老爷子竟说出了这样飘忽的一句话。

        众人不解,一齐望向他。

        “肉身气息一样,可是灵魂却不一样了,这个灵魂并未留下岁月的印记,年龄不会很大。”人魔继续说道。

        人们都是一呆,这其中有不少诡异之处,但一时间难以想个通透。

        “太古那个人仅肉身就可瞬杀他成千上万次。”这是人魔道出的另一则骇人的结论。

        “祖宗,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人们不得不惊。

        “他这具肉身有大问题!”说到这里,人魔眸光炽盛,像是火炬般在燃烧,惊的所有人全都倒退。

        谁也没有想到,他会神色动容,如此失态,绝对发现了了不得的事情。

        “他的体内有……神话中的轮回印,而且竟然足有四道!”狂野的人魔老爷子露出了震惊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