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域外落幕
  • 正文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域外落幕

    作品:《遮天

        叶凡字字铿锵,掷地有声,屹立在苍穹上,对一位圣人吐出了杀音!

        “大言不惭,你想冒犯人族圣者吗?”九霄圣地的老妪一边倒退一边阴恻恻的说道。

        “你可曾见到我惧怕过圣人,太古万族都照杀不误,刚才更是格杀过一位杀圣,我会因此而屈服?”叶凡冷漠的说道。

        他神色坚毅,眸光锐利,浑身都在发光,每一个毛孔都在散发战气,渊海般的气息汹涌而出,宛若一尊神魔!

        “你已得罪古族,还想与人族对立吗,到时候可真是举世皆敌,天下再无你容身之地!”九霄圣地的老妪叫道。

        “你能代表的了整个人族吗?人族若都是如你们一般真的没有希望了。”叶凡嘲弄,脸上带着一丝蔑视,道:“即便我真的举世皆敌,你们也不在所谓的‘敌’内,因为你们不够资格,区区一个九霄圣地而已,大不了平掉!”

        如果说叶凡前几句还是针锋相对、进行责问,那么后面就是不加掩饰的讽刺以及看不起了,当着诸圣地与各大古教的面削这些人的脸。

        谁都没有想到叶凡这么的强势,一语震天下,扬言要平掉一个圣地,这是何等的“大逆不道”!?

        “你……对圣人不尊,莫要以为天下无人可制你,在诸圣地底蕴面前,你还不够看。”老妪脸色铁青。

        “人族圣者不可辱,你大逆不道,想欺师灭祖。”四象圣地的那位老者骑在金睛碧鳞兽上,色厉内荏的叫道,不断的倒退。

        “我佩服你们的勇气。”叶凡冷笑,向前逼去。

        黄金血气宛若一片瀚海,铺天盖地的澎湃了过去,压的人要窒息,那头金睛碧鳞兽哀鸣,跪伏在了地上,老者栽倒,身躯颤抖,面对圣威,难以自制的颤抖。

        同一时间,那名老妪也脸色雪白,浑身哆嗦,骨节噼啪响个不停,双膝折断,跪了下来。

        这些人剧烈挣扎,但是身体却不受控制,承受不住这种威势,全都瘫软,如面对神明。

        叶凡而今可战圣人,溢出的每一缕气息都不弱圣者,自然让他们感觉到了如对高山、如临大岳的般的压迫。

        为首的老者还有那个老妪,躯体多处裂开,溅出血液,披头散发,血迹斑斑,跪在虚空中!

        一道圣威扫来,冲向叶凡,要将他禁锢,暗中的圣者出手,传说威严的声音,道:“够了!”

        “你说够了就够了?我行事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叶凡并不退步,即便来者是圣人,他也无惧,对这种做派很不满。

        他径直挥拳,简单而直接,光束刺目,撕开了天宇,震散了那片圣威。

        场中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叶凡可谓足够强势,连圣人都敢拂逆,就差追上去轰杀了!

        “年轻人你刚愎自用,且咄咄逼人,欠缺磨练,我今日教育你一番。”这个圣者很不满,话语很冷。

        “这天下间,若是有人可以教育我也轮不上你!”叶凡不留情面。

        “你就是这样对前辈古人说话吗?不懂得尊重前贤。”那名老妪披头散发的叫道。

        “哪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叶凡横眉,眸光扫过,她顿时大口吐血,被这种强大的气势压的骨头断了多根。

        “针对人族圣者,你……大逆不道。”另一名老者也叫道。

        叶凡一步踏出,顿时让其横飞,血肉模糊,而后盯着天宇某处,道:“卫易大圣去域外战古族了,你身为人族圣者都做了什么,在这里跟我摆前贤古圣的资格,以身份压我,值得我尊敬?”

        “轰!”

        回应他的是一只土黄色的大手,方圆足有上万丈,压盖下来,声势惊天!

        这是古圣冷漠无情的回应,要镇压他,散发着不可侵犯的威压,代表了天地间的法度。

        叶凡举拳轰天,六道真义无敌,古老的小宇宙在轮回,逆空而上,击向那片圣威!

        金色的拳头无坚不摧,竟将那个土黄色的大手抵住了,接连碰撞,不落下风,连混沌气都打出来了。

        当神雾消失,宇宙星辉洒落下来时,人们发现叶凡屹立在那里,周身无损。

        他再次向前逼去,对老妪还有骑金睛碧鳞兽的老者出手。

        “年轻人你太过狠辣了,难道还想除掉圣地的人不成?”黑暗天宇上,那个圣者再次发音,非常的愤怒。

        “诸圣地名气不算坏,可有一小撮人却如老鼠屎,我现在要做的就是除掉他们。”叶凡下了杀手。

        “不……”老妪大叫。

        天宇中,圣人怒了,向下出手,一缕缕道痕落下,却始终难以镇压叶凡。

        “原来是一个山魈,这就是你们九霄室圣地的底蕴?”叶凡大笑,所谓的圣人只是一个上古精怪。

        这是九霄圣地昔日的护山兽,被封到了这一世,恼羞成怒,发动滔天圣威,要与他死战。

        “我就说人族圣者怎会如此,一只山魈也敢来作乱,滚!”叶凡大喝。

        没有人能看到发生了什么,天宇上激烈交锋,最终一声怒吼传来,山魈划破长空,头也不回的遁走了。

        诸圣地的人面面相觑,叶凡可真是生猛,打跑了一个圣人!尽管那是一个山魈,但毕竟来自圣地,必有过人之处。

        “我要昏了,他……将九霄圣地的圣人打跑了?”

        “这才刚刚到半圣境,他就……赶走了一位圣者!”

        人们瞠目结舌,叶凡的强势有目共睹,这个结果实在是有点让人说不出话来。

        “天地间有道理,若是讲不通,还有一个杀字!”叶凡针对四象圣地与九霄圣地的人喝道,锋芒毕露。

        咻!

        两道光飞出,老妪与那位骑坐金睛碧鳞兽的老者额骨被洞穿,全都栽倒在虚空中,被毙性命。

        接下来再无人敢乱闯,有条不紊的灭杀远古神朝的杀手,收拾残局。

        杀圣齐罗寻到了四枚世界石,得到了两大神朝的杀圣妙术,至于其他等神料丝毫未取。

        诸圣地上前,开始瓜分无量宝藏,这无疑是惊人的,可重组出两个圣地来。

        齐罗不争,不代表大黑狗、龙马这样的人不出手,加入进来,参与瓜分,各种神材等恨不得一网打尽。

        “啊……”

        地狱神子大叫,被叶凡一指点中,金色神芒射穿头骨,死于非命,天大的神通也挡不住。

        人世间的神女也未能太过一劫,亦死在了叶凡的手中,指芒破长空,她他钉死在宇宙中。

        到头来,两大神朝的神子与神女还都是死在了宿敌的手中,没有摆脱掉这一命运。

        叶瞳浑身是血,伤势不轻,他天赋惊人,斩道后可与地狱神子一战,尽管未能亲手灭敌,但也足以自傲了。

        要不了多久,他就可以赶上来,与叶凡昔日的敌人抗衡,两年多过去,真的走道了这一步,可代师而战了!

        两大神朝崩毁,从此烟消云散。

        诸圣地收获甚丰,当然不包括四象圣地等,全都被排除在外,未曾尽力者根本不能接近此地。

        “呜……”大哭的声音传来,古老的白骨殿堂被拆掉,诸圣地迎回各自先人的枯骨。

        不可能都是圣骨,那只是一小部分而已,特殊体质的人杰骸骨占了多数,大多未成长起来,即便如此也够惊人了。

        黑皇、龙马可谓盆满钵满,将天之村应得的那份都给划落了过来,并未漏过一件,少过一点。

        这是一笔惊人的财富!

        “嗡”

        紫府圣女浑身溢霞光,将远处一片虚空震碎,一具干尸出现,快速恢复了生机,想要逃走,这竟是一位大成王者。

        有个别漏网之鱼利用秘宝隐伏在此,紫府圣女与道相合,灵觉敏锐无比,这些人无所遁形。

        最终收拾完残局,姜逸飞、瑶池圣女等眸光璀璨,向前走来,对叶凡与圣皇子表示恭喜,顺利渡劫,斩灭神朝,这是一场大捷。

        地狱与人世间覆灭,但大战却还未止戈,宇宙深处卫易在与万龙巢的乾仑大圣对峙,动用了极道兵器。

        叶凡、杀圣齐罗、姬子等赶过去时神色凝重,这必然是将是一场天崩地裂的决战,胜负难料。

        “道友请息怒,万事和为贵。”

        就在这生死相向的时刻,苍老的声音传来,一个看起来犹若老农的朴实身影出现,浑拓大圣挡在了双方中间。

        叶凡、猴子等人都无言了,每次大战最终都少不了这个老古董,总会于关键时刻赶来劝架,不管有用与否。

        “乾仑兄,卫易道友,你我修道至今,走到这一步不容易,成仙路将开启,何必于此时分生死,伤了和气。”

        两大神朝崩,结局注定,乾仑蹙眉,最终漠然,卫易也没有进逼,双方默契的收手了。

        天崩地裂的大对决没有出现,就此落幕,一场浩劫消卸在无形中。

        经此一役,古族是彻底的忌惮了,再也不敢试探,觉得人族的水太深了!

        昔日,盖九幽震慑万族也就罢了,而今居然又多了一位大圣,平日间不显山不露水,关键时刻能站出。

        这远比人族圣者一起跳出来更有威慑力!

        因为他们不知人族是否还有这样隐伏的绝代强者,实在是摸不准了。且,通过这一役,古族看出诸圣地的水亦很深,有底蕴未出,让他们警醒。

        “两大远古杀手神朝覆灭了……”

        消息传出,整颗古星都是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全都震撼,无比惊悚。

        这是一场巨大的风暴!

        “什么,绿铜鼎出现了,在人族圣体叶凡手里?”在风波中,这则消息被人传了出来,更是引发一场巨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