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地球古人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地球古人

    作品:《遮天

        一头青牛缓步而来,皮毛光亮,跟青绸缎子似的,体格粗壮,雄健有力,硕大的头颅上犄角粗长,糙质无光泽。

        它从星空深处悠悠走来,让许多人都大吃了一惊,这副卖相与从容引人关注,怎么看都非凡俗。

        在上面有一个老者,相貌清癯,额头饱满,眼眸清澈,无为而出世,身躯不染红尘气。

        诸贤都很难看出其修为,唯有血凰山的老族长等眸子开阖间神光一缕缕,深刻看出了什么。

        高手!

        而且是一个让人不敢轻易招惹的绝世高手!

        一般的修士看不出老者的深浅,但却能通过其坐骑判断出一二,全都盯住了那头体格健壮的青牛。

        “一头圣牛!”

        众人深吸凉气,代步坐骑达到了圣级,这可真是惊世骇俗,在场的诸贤都露出异色。

        坐骑都如此了,主人能弱吗?绝对来头惊人,不是大圣也差不多,要不然圣牛岂会屈服。

        “你是……牛义,真的……是义儿吗!?”突然,大力牛魔族一位老圣人身躯一颤,摇着硕大的牛头,睁开眼睛,露出不可思议之色盯着前方。

        “牛义……是他,消失了两千年,竟成为圣人了!”大力牛魔族另一人怪叫,显然很吃惊。

        两头老牛如此失态,自然让引发轰动,域外所有修士都睁大了眼睛,盯着自星空深处而来的一人一牛。

        这是什么人,两千多年前古族还没有出世,他怎么会降服走了牛魔族的一位强者?

        “哞……”青牛发出鸣音,透过神识震出,莽荒气息席卷星空。

        “见过叔祖。”青牛向这边点头见礼,也有些激动。

        “他是谁,你为何成为了其坐骑,这些年去了哪里?”两头老牛神色不善,盯着那位老者,向牛义询问,戾气浓重,大有一言不合就出手的意思。

        “两千年前,我复苏后离开了牛魔洞……”牛义解释,让他们不要发怒。

        昔日,牛义还很弱小,只能算是一个“小牛犊子”,忍不住寂寞而提前出世,相遇了一位高人,而今回来却已是圣人。

        经过一番密语,两头老牛魔杀气敛去,但看向那个清癯老者依然是神色不善,因为任他们劝说牛义也不想归族。

        “道友来自何方,怎么称呼?”火麟洞的一位老圣人王开口,眯缝着眼睛,真切感受到了眼前此人的强大。

        “老朽尹喜,路径此地,并无他意。”老者带着微笑说道,和善而从容。

        若是叶凡在此一定会大吃一惊,这是中国春秋时期的一位古人,而今真身竟然出现在了北斗星域。

        尹喜驾牛而来,自是受到了其师的影响,这一脉恬淡超然,与世无争,讲究道法自然,心静无为。

        诸多修士惊异,这绝对是一位强大的人族高手,来自域外,看来星空深处人族一点也不弱小,让人忌惮。

        “道友也是为成仙路而来吗?”血凰山的一位老圣人问道。

        “踏破天路,我辈修士只为成仙,老朽自也有此意。”尹喜并不隐瞒,很是率真。

        事实上,自域外来的人有哪个不是为成仙路而至,很是明显,想必以后来的人会更多。

        无论是人族,还是古族,都不愿无故与域外修士交恶,自不会有人挑衅,尤其是这样一位不凡的古圣。

        “仙路若开,天地必乱,诸圣并起,老朽此地事了,亦要回故土走上一遭,守护函谷关,各位告辞。”尹喜说罢,驾牛远去,慢慢消失在星辉下,进入下方的生命源地。

        当叶凡听闻后目瞪口呆,第一时间冲向域外,后又追入大荒中,寻找尹喜这位星空对岸的古人。

        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位牛人会于此时出现,昔日镇守函谷关的贤者,竟然在北斗星域现身了。

        “成仙路将要开启,其他古人是否也会出现?”叶凡自语。

        他遍寻大地,也没有发现尹喜的踪影,不知道去了哪里,不能探知。

        叶凡知道,大劫将至,成仙路真的可能存在,不然尹喜这等人物怎会出现?

        “他说未来要去镇守函谷关,到底会发生什么,成仙路出现,将有前所未有的大战吗?”

        叶凡过去就已知晓,来自飞仙星、来自其他古域的生灵曾沿着一条古路攻打过古中国,将来会再现吗?

        仙门消失了,就此不显,一场杀劫落下帷幕,让许多圣人都心惊肉跳。

        人们深刻意识到,争夺成仙路的残酷,一位域外高手出现就闹出了如此大的风波,将来会有怎样的杀伐!?

        成仙路还未开启,但是诸圣仿佛已经看到血流成河、尸骨如山的画面,必将无比的残酷。

        “有人现在就想清场了,将来能活下几人?北斗星域说不定都会因此而被打碎,不复存在。”

        前路未知,让人彷徨,心有忧惧,万古一见的可怕大世到来,必然是人命比草贱,仙路会被血染。

        这段时间来,暗流涌动。

        火桑星的金乌族,通天星的神族……还有许多域外的散修等先后现身,让北斗都越发的复杂与动荡。

        且,域外有莫名古迹出现,有强者赶来,将自己的行宫安置在星空中,并未真身降临。

        北斗的气氛越来越紧张了,让人要窒息,这个时间段仿佛是那暴风雨前的宁静!

        各族都很紧张,但凡斩道者莫不想成圣,因为唯有如此才能在未来的天地大局中有一席之地,可以争那成仙的契机。

        “怎么会这样,两位老祖就这么消失了……”

        神灵小界中,一片白骨筑成的殿宇间,最为古老的殿堂内传出嘶吼,充满了不甘,杀气冲破九重天。

        “不会的,杀祖不死,必会再现,连大圣都奈何不了他们!”

        骨殿摇动,特质体质的头骨、圣人的枯骨发出晶莹的光泽,两尊杀圣杀机毕露,宛若汪洋汹涌。

        南岭,妖皇殿前,一道身影背对古殿,仰望星空,道:“成仙路真的会出现吗,几年内,还是几百年后,唯一的血路上将会死去多少人?”

        西漠,须弥山上,亦有老僧望天,以心问道,整座大雷音寺都一片庄严肃穆,神圣祥和。

        局势越发的复杂了,让修士担忧,人们不知前路,不能明断未来,连诸圣心中都很忐忑。

        这段日子以来,七大生命禁区很宁静,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可越是这种平和越是让人觉得气氛沉重。

        “哈哈,要成功了,终于要提炼出来了!”大黑狗咧着大嘴,白灿灿的大牙呲到了耳根处,一脸的奸相与喜悦。

        龙马也是大眼瞪的很圆,浑身散发瑞兽的祥光,龙鳞闪烁,火焰滔天,在此等候。

        天之村很祥和,人们并未感受到外界的紧张,充满了收获的喜悦,因为宝药将要炼成了。

        “不用担心失败了,可以将龙脉火精等熄灭了,温养最后的两天,进化液就可以出炉了。”

        杀圣齐罗说道,眉头舒张开了,长达数月之久的守护,而今终于可以长出一口气了。

        这承载了天庭未来的希望,可让年轻的后辈脱胎换骨,战力飙升,让他们的实力提升一大截,他已经看到了天庭中兴的场景。

        鼎在起伏,仙气将它包裹,各种异象纷呈,气象万千,近乎逆天,都是宛若神话般的生灵在环绕它。

        龙凤和鸣,白虎跃天,玄武出海,神祇翱于九天上,人形生物举霞飞升……祥光一片片,瑞彩一道道,完全将鼎淹没了,簇拥于中央。

        仅需最后的两日就可以开启药炉,取出进化宝液!

        天之村有些老人的年岁很大了,可若等若活着的古经,此时满是褶皱的脸上露出了笑,口中喃喃自语,像是在祈祷。

        他们等了很多年,期待天庭变强,恢复昔日荣耀,一生都快过去了,身体都不支了,而今终于看到了曙光。

        “天启爷爷,你眼中都带泪了。”小雀儿说道,为老人擦拭。

        “爷爷很高兴,终于盼到了这一天。”天启老人说道。

        其他几位老人也是如此,他们未如齐罗那般成圣,早已是风烛残年,头发都快落光了。

        燕一夕在也场,扶着两位老人,对他们很尊敬,他自来到天之村后常与几位老人下棋,得到过指点,受益颇多。

        “天庭复立,必将大兴。纵是现在死去,我们也瞑目了。”几位老人颤颤巍巍,语音激动,老泪差点落下。

        “嘿,是吗,我看你们还是死不瞑目算了,本座送你们所有人上路!”

        杀气突然降临,席卷了整片天之村,古圣威势滔天,降临而下。

        几位老人、小雀儿、燕一夕等顿时大口咳血,五脏都裂了,身体将崩碎,不断倒退。

        轰!

        电火石花间,杀圣齐罗脚踩行字诀,时间像是在倒流,化为一道电光横挡在前,阻住了古圣威压。

        “真是一场大造化,你们忙了这么久终于炼成了进化宝液,我等特来收取,你们可以上路了!”

        另一尊杀圣出现,冷酷的大笑,声音冰寒刺骨,探出一只大手向着万物母气鼎抓去。